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盛京关捷
盛京关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972,457
  • 关注人气:8,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弘扬民族团结还原顺治厚葬崇祯的盛大场面

(2014-07-16 06:01:07)
标签:

情感

分类: 长篇连载
弘扬民族团结还原顺治厚葬崇祯的盛大场面
            根据《清实录》、《内史院满文档案》等史料记载,博主在长篇历史小说《顺治迁都》里还原了顺治帝厚葬崇祯的盛大场面,顺治三百年前的壮举,有力地加强了民族大团结。

顺治手持一部《通鉴》看了大学士陈名夏一眼。

顺治:“汉大臣们,你们都是饱学之士,朕刚读完《通鉴》,你们认为历朝历代圣明之君当属哪一位?”

陈名夏:“臣以为是唐太宗。”

   顺治:“陈爱卿讲得不错,可是朕认为明太祖的各种立法可垂永久。可惜,他的后世子孙执行的不连贯。传旨。”

         执事太监:“择日迁明太祖灵位入历代帝王庙。明神宗陵如其他十二陵,以时致祭,设守陵户。十三陵,每陵夫二十四名。田二十二顷。重葬崇祯帝。从此定制、除万历陵不设之外,其十二陵、各设太监二名,夫八名,照役给田。仍命户部按量分给岁时祭品。命修缮祖陵,设守陵户,定祭礼。同时,对明朝各诸侯王一律按本朝亲王郡王对待。命辅国公叶布舒镇国公高塞、都统柏达里、散秩大臣完颜洪阿等与大学士陈名夏等用黄舆把明代神主移往历代帝王庙。

陈名夏:“皇上圣明!但臣有一事不明。”

顺治:“陈爱卿请讲。”

陈名夏:“皇上对明陵如此恭敬,可是皇上您知道吗?崇祯的哥哥,也就是天启皇帝朱由校,在天启二年、三年,两次对您的祖陵金代皇陵进行大肆捣毁。 他甚至把金太祖睿陵主陵脉的龙头砍掉一半,在咽喉的地方挖一个深洞,往里面填满鹅卵石,以断其‘王气’,还把金陵地面上的主殿配殿全部砸毁,他还扒开墓道,掘开地宫……”

顺治一时语塞,表情愤怒,他手捻佛珠,沉吟许久,终于面露微笑,这是安崇阿脸上经常浮现的那种阳光般的微笑,他从容作答。

顺治:“陈爱卿,你是在考朕吗?”

陈名夏:“为臣不敢。”

顺治:“天启是天启,顺治是顺治。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那,朕为什么要学天启呢?天启死后17年,明朝亡了。可是,朕还年少,我大清也正当少年。这怎么可以放在一起说呢?陈爱卿不会是要劝朕也到明陵上去放一把火吗?”

陈名夏听了,如闻天音,他激动得大叫起来。

陈名夏:“皇上考试合格,臣考皇上臣有罪。”

顺治:“爱卿无罪。陈爱卿,朕想问一下,现在明陵的状况如何?”

陈名夏:“还好,当前还没有发现太大的损坏。”

顺治:“传旨工部尚书星讷,继续修缮明陵。”

执事太监:“扎!”

……

迁都的第三天早上,安崇阿刚刚醒来,侍卫处领班就勿勿来到到安大人府,传来一道圣旨,让他随驾去昌平,参加崇祯帝的葬礼。关于这件事,前天,顺治帝在朝上与陈名夏的谈话中已透露了信息,经过两天时间,看起来已经准备好了相关事宜,特别是昌平那边对崇祯新陵的修建想必是已经完成了。安崇阿这样想。

皇上这个时候可能早就起来办理朝政了,安崇阿有些心疼。他不敢怠慢,喝了几口马奶,就上马带人直奔日本客馆。安崇阿向国田等人说明了情况,希望他们在客馆好好休息。不料德川慧子跳着脚要跟去,中岛一听说德川慧子要去,他也提出要去。国田尽管相信安崇阿办事沉稳,但他不放心自己的儿子,于是,也提出一同去,安崇阿也就同意带他们去参加崇祯帝的葬礼。国田叫过来宫岐,叮嘱了一番。

国田:“宫岐君,我们要去昌平,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是吧安大人?是的,那好,宫岐君,这十几号人我就交给你了,记住不许外出,不许喝酒,要喝,等我晚上回来一起喝再喝。”

宫岐:“放心吧,我在家看守着船员们,不会有事的。”

这样,安崇阿带着德川慧子、国田、中岛等三人一路来到紫禁城,他让三人在午门外等候,自己进宫见皇上。安崇阿刚走到乾清宫门前,突然,乾清宫宫门大开,顺治帝和摄政王率人走了出来。安崇阿说了“皇上早”,他刚要下跪,顺治说:“免,安大人,我们快走吧。”这样,安崇阿和皇上及扈从们一起出宫,三个日本人见安崇阿在午门外上了马,也就一同打马向他这边骑了过来,有一个侍卫刚要拦,安崇阿说:“别拦,他们是皇上的客人。”那个侍卫听他这样说,也摆手让他们加入扈从大队。

就这样,顺治帝多尔衮带着王公大臣直奔昌平崇祯的陵园。
    
顺治元年,也就是崇祯十七年(1644年)319日的中午,李自成率领农民军攻入了皇宫。在清理宫殿的过程中,他没有找到崇祯帝。于是,他下令献帝者,赏万金,封伯爵;匿者,灭族"。可仍是不见崇祯的影子。

直到一天以后,即二十日的中午,他们才发现崇祯帝己经上吊自杀。李自成命人去煤山,用一块门板将将崇祯帝抬到东华门,同时,到坤宁宫将在那里自杀的周皇后的尸体也抬到东华门。就这样,他们将帝后二人装入一个简陋的柳木棺内,同时,搭盖了一个临时的灵棚。帝后的棺椁在东华门的灵棚内连续停了好多天,明朝的官员摄于李自成的淫威,没有人敢去祭祀。崇祯的灵前冷冷清清.

崇祯帝生前并没有预建陵寝,这样,下葬成了问题。李自成想了好半天,最后只好决定将崇祯帝、周皇后葬入昌平田贵妃的墓中。田贵妃叫田秀英,陕西籍客商田弘遇的女儿,姿色娇艳,体有异香,善梳妆、下棋、弹琴。于两年前去世,葬在昌平天寿山。323日,李自成对崇祯进行了重新改殡。以红漆棺殡帝,黝漆棺殡周后。崇祯帝头戴翼善冠,身着衮玉渗金袍,周皇后也按照礼制加了凤冠和袍带。李自成在勿勿忙忙之中,能够做到这样,也算可以了。崇祯就这样草草地下葬了。

 多尔衮率部进入北京的第三天,命令全体军民为崇祯服丧三天,同时,为崇祯加谥号为“庄烈愍皇帝”为他的墓命名“思陵”同时,对这座陵园进行大规模修建。朝廷迁都进京后,顺治帝再做决定要重新安葬崇祯,并且规定,从此以后,年年在崇祯自缢的日子举行祭祀。

傍中午的时候,顺治帝带人来到了昌平的万寿山。皇帝停下了马,整个扈从大队也都停了下来。围绕“思陵”山上山下,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满洲人。

建成的思陵已变得异常壮观,真正的皇陵气派。

陵墓的南墙宽六十步,正中间是一扇朱漆的大门,高一丈二尺,左右两个小门紧紧地锁着。距正门十三步,就是三间的“思陵享殿”,长七丈二尺,宽四丈二尺,高近三丈,里面正中的几案上,供奉着崇祯的神位。内殿里有碑亭,上面书写“怀宗端皇帝陵”篆首“大明”都是烫金大字。碑亭南北四丈八尺,修三丈。内设大香案一个,后面是神牌,高二尺五寸,石青地,雕着龙边纹,用金粉涂了进去,上面题写‘大明钦天守道敏毅敦俭宏文襄武体仁致孝庄烈愍皇帝'。中楹为暖阁,有长槅六扇,中供木主三,中间是庄烈愍皇帝,左边是周后,右边是田妃。周后神主题曰 ‘大明孝敬贞烈慈惠庄敏承天配圣端后皇后’,田妃神主仅存‘恭懿'二字。配殿三楹,都是黑瓦。殿前大杏树一株。陵寝门三,距殿址四步,穴墙为门,中广二丈四尺,修一丈二尺,傍则户矣。碑石广一丈六尺,修六尺,雕龙,方座,高丈许,题曰‘庄烈愍皇帝之陵'。石几距离楼有十步,长五尺,博二尺。石几的前面有五个石器,一律高八尺,方式雕龙。宝城距石几最近,周围的墙高六尺。中间以石灰起冢,高四尺,缭以短垣,左边有松树八株,右边有松树七株。

艳阳高照,金风送暖,天地一片祥和气象。

礼部尚书郎球,指挥侍郎和部属们将崇祯和周皇后的棺椁从田贵妃的墓中恭敬地取出,然后,从陵寝中门抬进去,安放到刚刚修建的地宫里,太常寺鼓吹暑的吹鼓手们吹起了悲怆的音乐。这时,执事太监呈给顺治一篇拟好的祭文,顺治诵念起来。

德川慧子等人离安崇阿很近,也就离皇上很近了。这样,顺治帝诵读的祭文,大家都听得真真切切——“庄烈悯皇帝励精图治,宵旰焦心,原非失德之主。良由有君无臣,孤立于上,将帅拥兵而不战,文吏噂沓而营私。……逮逆渠犯阙,国势莫支,帝遂捐生以殉社稷。……朕念明崇祯帝孜孜求治,身殉社稷。若不急为阐扬,恐于千载之下,竟与失德亡国者同类并观,朕用是特制碑文一道,以昭悯恻。……

年幼的顺治读到这里,竟然哽咽起来。周围一片寂静。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嘤嘤哭泣。顺治向那个方向望去,人们的目光也不由得顺着皇帝的目光而聚成一束,集中在一个美丽的姑娘身上。

这时,一个执事太监向顺治报告。

执事太监:“启奏万岁,那是先明的坤兴公主媺娖。旁边的那个老人是她的外祖父周奎,也就是周皇后的父亲。”

顺治:“朕知道,是前天朕命人请他们一起过来的。”

热事太监:“皇上,让他们过来吗?”

顺治:“不要打扰他们,让公主哭吧。你记好了,回头让户部尚书英额尔岱封一万两银子给他们祖孙二人,护送他们回家。

执事太监:“扎!”

顺治低下头,心情特别难过。许久之后,他抬起头来,拭去泪水。这时,他看见了德川慧子。

顺治:“慧子小姐,你也来了?”

随从们让开一条路,让慧子可以向前走几步。德川慧子看了一眼安崇阿,安崇阿就带她往前走了几步。

德川慧子:“回皇上,我来了。”

这时,刑部尚书吴达海趋步上前。

吴达海:“皇上,我们刚刚捕到盗挖明陵万历皇帝郑贵妃墓的刁民王科等七人。

顺治:“这是一伙禽兽不如的东西,没有什么好审的,斩立决。”

多尔衮:“把他们拉到这思陵的前面砍,用他们七人的头祭典崇祯帝!”

吴达海:“扎!”

这时,气氛有点萧杀,谁也不知说什么好。德川慧子表现出了她的聪明。

德川慧子:“皇上,您给我写的‘敬佛’二字真是漂亮极了,我把他挂在了屋里的正墙上,每天我一睁眼就能看得到。”

顺治:“我的字算什么呀,我是刚学的。我一个小孩子会写什么字,我母后对我说,历练不够是写不了字的。我不过了练童子功而已。崇祯帝的字才叫好呢,他的字里面有忧国忧民。”说到这里,福临面露凄楚,看了一眼执事太监,执事太监当即拿出十几幅崇祯的字。见顺治称赞,身旁的大和尚弘觉也连连说好。弘觉又名道忞(15961674),明末清初临济宗杨岐派僧。字木陈,号山翁、梦隐。广东潮阳人,俗姓林。

弘觉:“是的,是的,我曾看见崇祯帝御书王维诗句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真是笔势飞动啊!”

顺治:“这样的明君,却遭到亡国的巨祸,让人不觉心生酸楚。近日,翰林院修《明史》,朕下旨让他们不要妄议崇祯帝。摄政王也是这个意思,明亡,不能让崇祯一个人来承担。”

弘觉:“先帝何修得我皇为异世知己哉!

这时,礼部尚书郎球慢慢走近前来,跪下。顺治看了摄政王多尔衮一眼,多尔衮点点头。

顺治:“郎尚书,你去传旨吧。”

郎球领了旨意,站起来,挺直了身子。

郎球:“皇上有旨,安葬前明崇祯帝大典已毕,诸王大臣随朕回京。钦此!”

 

龙旗飘扬,顺治率队向北京城方向走去,侍卫安崇阿和他的朋友们一路紧紧跟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