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你敢说我就敢不信
你敢说我就敢不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668
  • 关注人气:1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存在,婶婶的脑海里?

(2013-04-21 12:44:58)

  这几天,在网上与各级别的中医爱好者“讨论”问题,给我枯燥的商旅带来了不少乐趣,只是影响工作和休息的效率。昨天有位名"@晋东南zj"的作家网友,看了我们的论战,在网上建议几位出版人向我约稿,写本《说说中医》,谢谢他的抬举,对这一说法,大家也就是莞尔一笑,但是有位"@从道者医托丹娜",发表了如下的评论:
  “好东西自己享用然后再与亲朋好友分享就行。中医说与不说,它就在那里。有的人感受到了,有的人感受不到。与不信宗教的人谈《心经》无疑是找拍砖,与不信中医的人说中医亦近乎找死。于我而言,中医在我心里,中医在我家人心里,这已足够,这也比任何东西重要。”

  这段话信息量不小,又涉及到我,回复一下:
  一、【好东西自己享用然后再与亲朋好友分享就行。】

  很早以前,为了能和各级别中医爱好者减少误会,更好地交流,我就在博客里说明过----关于中医,我认为每人均最少拥有以下三个权力:
  1.喜欢权
  有很多人烦赵本山、小沈阳,但同样有很多人喜欢他们。无论你是哪种,你都有这个权力。
  不过,如果某人非要别人喜欢他们或厌恶他们,就越界了。
  同理,中医的支持者有权信中医、喝亡老急、用霸王洗发水。特别是在自己的空间里,不涉及商业欺诈、不对未成年人洗脑,谁会管他对中医爱得死去活来?
  2.不喜欢权
  不喜欢中医者,也有权输出他认为对的价值观,继续批判中医,继续进行这个有趣的社会实践课题。
  3.鄙视权
  如果中医的支持者默默地信、默默地用、默默地喜欢,那么,这种盲从类似于大仲马讽刺的“忠于他的不忠”,其执着的态度虽然令人惋惜,但也是令人敬佩的。
  对那些批评中医的言论,如果中医支持者有不同意的观点,请按讨论学术问题的一般规范,发表意见。
  但是,在多年来和中医信徒的过招中,我发现了他们的共同点:知识性、事实性的错误很多;阅读能力弱;以道德批判代替学术思辩;超爱讲故事贴标签;逻辑混乱;自说自话;选择性失明;有些还不太文明…面对此类水准的中医信徒,我们有权鄙视之。
  公平的是,如果批判中医者也是这种水准,也犯此类错误,别人同样有权鄙视之。
  如果"@从道者医托丹娜"真的如她描述自己那样,对中医“自己享用然后再与亲朋好友分享就行”,那是她的天然权力----这简直是废话。

 

  二、【中医说与不说,它就在那里。】
  有人否认中医的存在吗?
  大家讨论的恰恰是中医存在的问题。
  这种说法,类似于对着空气打拳。

 

  三、【有的人感受到了,有的人感受不到。】
  类似上一句,还是对着空气打拳。
  真实情况恰好相反,是多年来主流医学界发现了中医大量的问题,而中医粉选择性失明,心理性地视而不见,“感受不到”。
  不讨论核心问题,篡改别人的观点,或者说些“正确但无意义的话”,浪费有限的微博字数、浪费别人的时间,还“感受不到”。
  这是讨论问题中的常见病,但在中医粉丝里更加常见。也许是中医粉丝受“取类比象”思维影响太多的缘故。

 

  四、【与不信宗教的人谈《心经》无疑是找拍砖,与不信中医的人说中医亦近乎找死。】
  这话我同意。这次跑来我博客发表评论的中医信徒们真的都是找死。
  但是,她这个比喻----
  1、暴露了在她心中,中医不是科学,而是宗教。
  2、如果是宗教,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因为诉诸信仰听上去深奥,实际上是承认不讲理。相当于宣称:从现在起,我不再遵守逻辑、不再承认事实、不再做科学实验,而只承认我的“信仰”。可见,“诉诸信仰”和疯子没区别。当然,大多数人并不是疯子,开始时他还是试图以逻辑和事实来讨论,只是当他无法自圆其说时,才试图以“信仰”来搪塞。“我是有信仰的人,你少废话。”
  3、与不信中医的人说中医亦近乎找死。----与不懂数理化的人讨论数理化,为什么不是找死?与不懂文学艺术的人讨论文学艺术为什么不是找死?既然是找死,是这些人“朽木不可雕”?还是中医有问题?某种科学,一说理就被说死,一论证就被证死,这是什么科学啊?
  4、@从道者医托丹娜这种说法,貌似流水不争先,与世无忤,但在现实世界中,中医爱好者特别是信徒这一级别者,攻击性很强,有我博客的评论为证。他们不喜欢就事论事,不文明的言论脱口而出,甚至频频爆出污言秽语。象@从道者医托丹娜这样不论观点正确与否,但能够娓娓道来、温和文明地说理者太罕有了。其实宗教也一样,很多人误以为宗教是内敛的,是无争的,好象宗教人士只在封闭的空间里自修,“面壁十年”,忘记了那些走街串巷兢兢业业的传教士和杀人无算的宗教圣战、宗教清洗,忘记了基督教“信我者上天堂,不信我者下地狱 ”的基本教义。
  事实是,在GCD追求的所谓“和谐”上,宗教做得很差,不同的宗教教义并无多少共识,大多数宗教都攻击其他的宗教是假的。

 

  五、【于我而言,中医在我心里,中医在我家人心里,这已足够,这也比任何东西重要。】
  这个说法姿态挺优雅,但说法与行动不自洽----这也是中医粉丝的常见病。“在心里已足够”----为什么还要发微博?还要发表评论?还要追求传播?
  就象流行歌曲唱的“你存在,我婶婶的脑海里”,可是那是艺术形式,不是科学。而且又没说“这已足够”,也就保留了除“存在于婶婶的脑海里”,还要存在于浅水湾的别墅、地中海的游轮、托斯卡纳的阳光里的多种可能性。


  反衬别人不够和谐,摆出自以为美好的“破丝”,不如先把道理说清楚,而不是“说死”。

你存在,婶婶的脑海里?


  多年来与中医爱好者的交往,使我明白了中医同情者、中医粉丝一旦变成中医信徒,就会基本丧失对自己信仰进行客观分析的能力。他们只会记住对信仰有利的东西----哪怕是谎言或牵强附会的东西,而会把不利的东西自动忽略掉。他们大多数无力做出事实、论据层面上的反驳,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丝毫怀疑。人的思维一旦陷入这种只会接受有利信息的过滤模式,辩论失去了主要意义。
  哪怕他是个还算友善、温和、文明的中医信徒、粉丝或同情者----级别任选。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