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riard-少年アリス-STELLA小冊SS はじまりのたね

(2013-01-08 22:31:52)
标签:

blg

游戏

杂谈

分类:

原初的种子

 

「漆黑一片呢」

从地上掉落下的孩子看了周围一圈这样说道。

白兔因为孩子的话感到新鲜,放松了嘴角。

啊啊,也许是这样呢。这就是所谓的“黑”么?

「是晚上了么?可我还不困啊」

——夜晚,听着耳生的词。

「这个世界不存在夜晚哦,这里是‘兔之穴’。只有黑暗」

「黑暗」

「这里是地上和地下交汇的场所。也许不只和地上,跟其他地方也是联系着的呢。不需要的东西不好的东西会被扔掉」

白兔的话令怀中的小孩微微僵直了身躯。

因为是面对面一般抱起,白兔不清楚孩子是什么表情。

孩子到底是对什么做出反应的呢?

——隐约感觉孩子是害怕黑暗的生物。

「我不害怕哦。因为这里就像是我的……庭园一样。」

「庭园么?」

「对」

白兔思索起孩子的话来。

白兔只是这个“巢穴”的守门人。为了不让邪恶的东西进入地下之国而一直呆在这里消除危害是他的职责。

原想用一刻也不能离开庭园的园丁来打比方,可孩子似乎无法理解。

……是啊。马上要去的地方有公馆。你一定会喜欢的。」

「嗯……可我想快点回自己家」

孩子的声音微微带着泪。

「嗯——刚才也说过了,我所知道的掉下来的人没有回到地上去了的。」

有一半是谎话。如果不具有相当程度的“力”,能够开启通向地上道路的只有白兔。

从地上掉下的“异乡人”哭着恳求白兔“送回地上”,可白兔一次也没有听从他们的愿望。

「把人带到地上去很麻烦哦。大的东西即使带上也无法保持稳定是常有的事呢。」

「不能、回去吗?」

孩子的声音带上了微妙的温度。

白兔感觉似乎知道其中的含义。

从地上掉下的人们有个特征。

如果不是强烈希望“想要逃出去”或是“想要消失”是无法到达这里的。

让这么幼小的生物有如此强的执念,地上一定对这孩子来说是不好的存在吧。

「小姐,是你的话也许能回去,因为你还小。比起那个来想点更开心的事吧。这个世界很有趣哦」

……不是小姐哦」

「那么,是Alice对吧」

「不对啦,我的名字是有纯」

Alice更可爱啊,被托付了世界的美丽名字」

世界正开始出现些微的衰颓。世代更替的时候到了。

王很快就会寻找Alice了吧。

这个孩子一定会得到王的青睐。因为不管怎么说也是“异乡人”。

 

2

「这家伙怎么回事」

刚一踏进帽子屋的住所就被柴郡猫抓住了。

从黑暗的“兔之穴”出来,眼睛适应光线之前听到树上传来“咔嚓”声。

下一瞬间眼前是傲慢不逊的紫色眼瞳。

「白兔会来参加茶会真稀奇啊」

柴郡猫轻声落地,看着躲在白兔身后的有纯。

有纯被突然出现的少年吓到,用白兔做盾牌想要从柴郡猫身边逃开。

「啊,喂、干嘛要逃跑啊!」

柴郡猫又追了上去。

身形大小相同的两个小孩在白兔周围骨碌碌转起了圈。

「呐你们两个小伙伴要好好相处哦」

「别说我小!」

Alice也是,不逃走也没关系的。我想柴郡猫应该和你一样年纪哦。」

开始觉得照看小孩麻烦的白兔一把抱住逃跑中的有纯,就这么塞给了柴郡猫。

「好了好了,喝茶的时间到了。柴郡猫要好好带着Alice来哦。」

「啊,喂等等白兔!」

白兔无视柴郡猫的声音朝庭园走去。

……呐,你就是下一个Alice啊」

「不是哦,我的名字叫……

柴郡猫倾听有纯讲述着事件的经过。

「帽子屋」

白兔打过招呼,帽子屋一脸意外的表情。

「真是难得呢。‘职务’没有问题吗?」

「现在这个时期还有余裕啦。不过是喝一杯茶的空闲」

「是吗?请尽情享用吧」

庭园里摆放的桌子上,蛋糕点心与红茶搁不下似的列成排。

「对了,刚刚捡了一个从地上掉下来的小孩」

「小孩」

「和柴郡猫差不多大吧,还没满10岁的样子」

「我们的外表不是和地上的年龄有差异的?」

「停止发育前大致都相同啦」

白兔这样说道,一边望向庭院入口。

正好这时候柴郡猫牵着有纯的手到了。

「啊啊,柴郡猫也来了呢」

帽子屋有些困扰地微笑道。

「更小的会来呢」

「是啊」

「准备好甜食孩子就会来了哦」

「那也不费事」

帽子屋开始为预想的客人准备起点心。

「呐帽子屋,这家伙说喜欢苹果派」

柴郡猫似乎早早问出了有纯的喜好。

「有哦……初次见面,我是帽子屋。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有纯吃惊似的望着在眼前跪下的帽子屋。

……宫野有纯」

帽子屋因为这名字稍稍睁大了眼,随后微笑道

「是个很棒的名字呢」

 

3

「喂喂」

「多玩一会啦」

「别管柴郡猫之类的了」

「和我们一起玩」

只要柴郡猫一来必定会跟来的更小的生物——D到达后预备好的点心瞬间不见了踪影。正和柴郡猫不太自然加深交流的有纯很快便被两人围住了。

「喂,这家伙在和我玩呢!你们两个去那边!」

「那是什么意思」

「你才是到那边去就好」

「这孩子是和我们一起玩哦」

「因为这孩子不知道我们是谁啊」

「呐,你觉得谁是D呢?」

被双子追问的有纯一副困惑的样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

「真棒!」

「我们是二人一体哦」

「叫我们D!」

「你们俩够了哦!」

小小的异乡人似乎在孩子们之间很有人气。

「不愧是Alice,每个人都追逐的存在呢」

白兔端着香气四溢的红茶望向孩子们。

「白兔,请别那样称呼他,很失礼啊。」

「不过那孩子绝对会是下一个‘Alice’哦。我认为是王从地上召唤过来的。」

帽子屋对此吐出一声意义复杂的叹息。

「怎么,还赖着不走吗?」

是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距离茶会结束已经过去很久,心中在意的白兔再次来到帽子屋的公馆时,客房的一间变成了孩子的房间。

「不回自己被窝,果然是很中意Alice呢」

帽子屋对惊讶的白兔困扰地微笑。

「嘛,原本异乡人由王城或这儿接收是常规。孩子稍微增加点也没什么区别」

「即便这么说至今为止这座屋子从没收留过人不是吗」

「因为成年的‘异乡人’都被带到王城去了呢」

听见从房间里传出比起丢枕头更像是乱斗的声音。

帽子屋终于进入了房间。

「差不多到‘孩子睡觉的时间’了哦,到床上去吧。」

「不要!」

「不要哦!」

D、不行哦」

帽子屋手脚麻利地将四处跑的孩子们塞进了床。

「呀,干得漂亮」

白兔从门外眺望着这番光景。

瞟了瞟想要从床上逃出来的双子,有纯老老实实盖上了毛毯。

不过到时候王一定会来接你的。因为不论怎么看都是Alice啊。

 

4

白兔的话没过多久成了现实。

「白兔」

有纯跑向伫立在庭园的白兔。手里提着像是为小身板订做的小篮子。

「什么事?Alice

「这个,是大家一块儿做的,给你」

接过篮子一看里面,装的是不太好看的曲奇和一口程度大小的馅饼。

「给我吗,真开心啊」

「因为白兔来得太少了。听说工作很忙,是真的吗?」

投来有些怀疑的眼神。

「虽然不像地上的人一样忙碌干活,不过是挺忙的」

白兔说道,一边抱起高度仅到自己腰部附近的小身体。

「一块儿去喝茶吃东西吧」

「嗯」

白兔不由自主看向有纯的脖子。

初次见面的时候,那脖子上留着触目惊心的痕迹。

痕迹已经淡了许多。

——说起来,不可思议的是不再提“想要回家”了。

这令白兔稍稍有些安心。

痛苦的事情不要想起最好。

即便是强行沉埋,那也能成为现实。

你能早些被更多的人宠爱就好了。

而后如果可以的话,成为Alice选择白兔就好了。

白兔在肉薄的脸颊上一吻。有纯露出怕痒和不满夹杂的表情。

「白兔,说了我不是女孩子啦」

「你以为在这个世界性别那种东西有意义吗?谁也不会在意的」

「那是什么意思……

有纯似乎不理解白兔的话。

「呐Alice,泡茶也行吧」

「是叫Alice吗?好名字」

突然传来富有穿透力的声音。

在帽子屋的宅地和森林的交界处站着一个男人。

与青空和森林极不相称的男人。这个世界的王。

王无视白兔,只看着他怀里的有纯。

正因为完全没有能力才感觉到王的“力”吧。在王慢慢靠近的同时有纯想要从白兔怀中下来而扭动着身躯。

白兔顺从他的意愿将他放回了地上。

有纯立刻躲到了白兔的身后。

「啊啊,没什么可怕的,我是来见你的哦」

王屈膝窥视有纯漆黑的眼瞳。

「见我……?

「对,来和你签订契约」

——啊啊,开始了。

白兔感到嘴角无意识的歪曲。

果然有纯的到来是缘于王的意志么。

王身后的广阔天空里是青色微微夹杂赤红的复杂景象。

世代交替的证明——赤色天空的气息毋庸置疑存在于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