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16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2019-05-21 08:55:20)
标签:

文化

《鸡公山百景图》序

墨白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在我看来,厚积薄发、大器晚成,这两个词尤其适合易嘉勋先生,而《鸡公山百景图》正是对我观点的最好注释。

2017年7月间,年过花甲的易嘉勋先生从南宁邕江岸边回到故乡信阳,再次来到鸡公山,像当年李可染、白雪石先后行走漓江一样,开始他的《鸡公山百景图》的写生与创作。这的夏季,在穿过高大的枫杨、银杏与云彬之后的阳光下,或在长满苔藓的石阶上,在被雾雨迷漫了身影变得神秘有着不同风格的老别墅前,或在被我们的目光忽视但具有最佳构图角度的山崖边,易嘉勋先生都留下了他痴迷专注的身影。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易嘉勋使用水彩、水粉、油画、水墨等不同艺术形式多次来到鸡公山写生,直至2018年7、8月间,在长达四十多年积累的创作素材的基础上,经过提炼与升华,易先生终于创作出了使人心清气爽的《鸡公山百景图》。

1952年出生的易嘉勋自6岁起开始习画,60年来从未间断。易嘉勋的水彩、水粉、油画受毕业于广州美院的谢敏适先生启蒙,后师承靳尚宜先生,但我最初看到他对色彩在绘画里的感悟与运用却是和水墨联系在一起的,我的眼睛被他在《牡丹蕴•意象水墨研究》一书里使蓝色与橙色画出的水墨牡丹所刺痛,他用色的大胆以至颠覆了我以往对国画牡丹的阅读经验。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易嘉勋的工笔人物早年受李中文先生启蒙,随后喜欢上了方增先国画人物的清新与写实风格;1990年他到浙江美术学院师承刘国辉、冯远、唐勇力、吴山明等学习国画人物(我这里说到的方增先与刘国辉几位都是新浙江画派第二代人物中的翘楚),在随后的一年里,易嘉勋在阅遍浙江美院图书馆藏书的同时,还临摹了诸如《韩熙载夜宴图》《唐宫仕女图》《汉宫春晓图》等一批中国古典人物画经典,那时候的他像一头饥饿的牛突然闯进草木旺盛的草原,不停地咀嚼、消化有史以来人类不同国度不同门类的文学与艺术。国画人物在绘画过程中注重技巧与基本功的训练,无论是在造型、构图、线条、色彩等方面的综合性经验积累,还是在刻画建筑物的准确与描绘草木的灵动等方面,后来都被易嘉勋先生在《鸡公山百景图》里得到了探索性的运用与发展。

2004年,易嘉勋休创作假回到信阳,他寻找古银杏树的足迹遍布鸡公山、李家寨、灵山、新县等地,从他后来创作的《银杏树系列》里,我们能寻出早年王鸿、张步对他国画山水的影响,而易嘉勋在山水花鸟画方面取得的成就则集中体现在他的《爬山虎系列》作品里。《爬山虎系列》在赋予爬山虎“向上攀登的精神”面貌的同时,把“人体永恒的美”创造性地融进了构图。爬山虎的藤蔓本属花鸟,但在山崖上攀延时就成为了山水,把山水花鸟与国画人物的绘画技法巧妙地融为一体,易嘉勋先生成功地把爬山虎的藤蔓拟人化,这对中国山水画史而言是个创举。

易嘉勋对绘画基础的训练从水彩、水粉、油画等西画技法入手,接着通过人物白描体悟中国画的奥妙,继而再入花鸟山水画的创作传神,这路一道走下来,虽然接受的程序是人生命运的使然,但他扎实的绘画功底与艺术修养全然展现在《鸡公山百景图》里,显得处处得心应手,最终水到渠成。《鸡公山百景图》的成功虽然得益于新浙江画派与漓江画派的影响,但经深入观察发现,却是易嘉勋采李可染、白雪石、陆俨少、黄格胜等众家之长,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绘画风格的一个艰辛的过程。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虽然没人把李可染和白雪石归入漓江画派别,但两人皆是因画桂林山水而蜚声画坛的艺术家。李可染从50多岁起数次赴桂林漓江写生,并创作出《漓江胜境图》等大量作品,最好地阐释了他“采一炼十”的艺术主张。易嘉勋认同李可染的“从单纯到丰富,再由丰富归之于单纯”的绘画理论,并在《鸡公山百景图》里实践了以线性笔墨为主以渲染笔墨为辅的绘画技法(尽管易嘉勋在他的《牡丹蕴•意象水墨》里已经将渲染水墨运用得出神入化),使得他的绘画结构合理而意境深邃。白雪石先生年逾60开始赴桂林并在其后的20多年间多次沿漓江徒步旅行写生,创作出了多幅令人心旷神怡的漓江山水画。从白雪石这里,易嘉勋感悟到,国画山水对继承传统绘画笔墨的造型虽然重要,但不能因此而受到拘泥,要在中西绘画融合中寻求突破。

在绘画习惯上,易嘉勋与新浙江派画派第一代的陆俨少先生极为相似,他的许多作品像陆俨少一样也不打小稿,多是直接从写生得来,在写生之中自得章法。章法,在《鸡公山百景图》里体现在对建筑与树木关系的处理上,有的作品是以建筑为主树木为辅,有的是以树木为主建筑为辅,但在这些作品里绘画内容从来没有被分离过。在以建筑为主时,虽然树木依附建筑,但树木是动态的,是作品的灵魂;在以树木为主时,建筑则成了纵深的人文意象。同一座建筑,或者同一棵树木,因笔墨不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这看似简单,但真正要把建筑或树木的形体面貌画出神韵来,却实非易事,它要求既要纯而不杂,又要求笔墨具有撑持骨骼的力度。从陆俨少先生那里,易嘉勋真正领悟到了章法为骨架与笔墨为皮肤之间的关系。《鸡公山百景图》虽然以写实为主,但写实又不拘泥现实的构图,因了结构,树木和建筑都是可以移动的,章法不变而笔墨变,也就是章法从简而笔墨从繁;也可反过来使笔墨从简而章法从繁,一张一弛,一实一虚,一静一动,从而在一幅作品里呈现出整体的气势与神韵。

虽然易嘉勋的山水画师承漓江画派的代表人物黄格胜,但相比黄先生的《漓江百里图》长卷和《漓江百景图》,易嘉勋作品的写实性更强,生活气息也更浓厚,因而切入现实生活的力量也更热烈,因此,在其作品中,建筑与自然、历史与现实、中西技法融合等元素都在《鸡公山百景图》里得到了高度体现。中国山水画虽然不同于西方绘画追求“物境”的视觉真实,但“写实”在《鸡公山百景图》里仍是易先生追求的第一境界,在特定的自然景观里,无论建筑与自然中的山石、云雾、松、杉、杨、柏、竹、棕榈、花草等等,都在他的笔下展现出自然的灵性与活力。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对易嘉勋而言使用斗方描绘鸡公山,确实是一个挑战,尤其在构图上,容易产生雷同感,但易嘉勋在《鸡公山百景图》里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难题,也充分体现出了他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在斗方里结构出了一番新天地。

斗方的艺术形式只是易嘉勋先生以鸡公山为题绘画的一部分,未来,他还要创作立轴与手卷山水画,这些都是他创作《鸡公山百米长卷图》的序曲,为了完成《鸡公山百米长卷图》,易嘉勋已经做了多年的准备,这体现在他已经完成的广西昭平县黄姚古镇广西三江县程阳风雨桥、丽江束河古镇、湖南凤凰古城等钢笔线描山水长卷上,因此,我们期待易嘉勋先生《鸡公山百米长卷图》早日创作完成。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鸡公山百景图》以其娴熟的构图与笔墨功夫,恰到好处地表现了鸡公山的中西建筑与自然之间迷离的微妙变化,又根植于对现实生活的真切体验与感受,营造出了特有的绘画情境。易嘉勋初中毕业后作为知青到农场一待就是五年,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他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在后来长达四十余年漫长的教学生涯中他持之以恒,绘画从不间断。在现实生活中易先生淡泊名利,对前辈冯超然“学画不可名利心太重,要有殉道精神”之训鞭策自己。与此同时,易嘉勋广结陈天然、李自强、李伯安、罗镜泉、袁运生、潘公凯等这样的当代艺术名家,并潜心学习古代大师的作品,提高自我之文化修养,我们从《鸡公山百景图》里能充分感受易嘉勋先生的绘画特有的文化品格,他善于融合文化传统与现代文明之精髓,并在生活的偶然与画家的追求中获得佳境。

易先生虽然远在广西民族大学任教,但作为信阳人,他对故乡充满了情感,所以才有了《鸡公山百景图》这样一个里程碑式的系列作品。在鸡公山的文化发展史上,从来没有谁像他这样用绘画来全面反映鸡公山的自然风貌、人文景观历史变迁。即便是放在中国山水画的历史中来考察,《鸡公山百景图》对建筑与自然环境的艺术化处理,也具有超越以往作品的进步,这种艺术成就的获得,自然源自易嘉勋先生的厚积薄发,源于他对中国绘画艺术的痴迷与热爱。《鸡公山百景图》的问世,标志着易嘉勋对中国山水画的探索取得了不可低估的艺术成就,同时也成为鸡公山文化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文化事件,这对鸡公山今后的建设与发展,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2018年8月,鸡公山北岗18栋


墨白:《鸡公山百景图》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