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16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战争伤害了谁  ------读孙方友的小小说《鸟女》

(2018-12-26 17:10:14)
标签:

转载

战争伤害了谁
[转载]战争伤害了谁 <wbr> <wbr>------读孙方友的小小说《鸟女》
------读孙方友的小小说《鸟女》
 凌河人家
       一谈起中国的鸦片战争,眼前仿佛有大片的土地和金银河水一样的流逝;一谈起中日战争,眼前仿佛流淌着不尽的血水耸立起累累的尸骨。记得一九四五年关于美国对日投放原子弹的前期声明,中国的建筑学家梁思成建议避开东京和名古屋,因为那里是建筑的文化教科书。也记得日本政府三番五次地篡改教材掩盖中日战争的实质,令世界瞠目。战争究竟伤害了谁? 今读孙方友的小说《鸟人》,又一次陷入了这样的思考。
       作者首先把陈州从富丽堂皇的历史宫殿里小心翼翼地挖掘出来,让它散发出夺目的光芒,极尽珠光宝气。再用中日战争的硝烟熏烤,蒙上了一种凄惨的色彩。把本来具有神话般色彩的渔家姑娘于莲,一下置身于深不可测的恐惧的芦苇荡,甚或是连芦苇也荡然无存的皑皑冰雪之中渔家小院儿。 冬雪里,那满天的小鸟嘁嘁喳喳,就像浪漫的海边白帆点点,海鸥声声不绝地歌吟。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令人向往。感动得驻陈州日军中队长田中角荣想起了已逝的母亲,那是一位热爱生命的鸟类专家,面对烂漫的鸟世界,空有遗憾,自己如果懂鸟语该多么好啊!这个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找一位知音该不是难事。战争却伤害了她,叫她在另一个世界,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知音被摧残成骨肉分离精神毁灭的躯壳。眼前只有几个孩子和她一样缠裹着悲伤的孝头。
     侵华战争的第二年,  田中角荣为了热爱生命的母亲,想给鸟女于莲拍一张照片,抚慰母亲的亡魂;面姑娘的惊叫,渔父愤怒的目光,不卑不亢的冷漠的拒绝,遗憾而又尴尬地离去 。从此不再打扰于莲一家。抗日战争结束了,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面容苍老精神颓废的田中角荣再次来到于莲家,于莲已经出嫁了。听说田中角荣为了母亲想拍一张鸟女的照片,渔父驾船载田中角荣到于莲的婆家,这一笔极妙,极其丰富地展现了战争的灾难。泛着鱼腥臭的气味,田中角荣皱紧眉头,看见头发蓬乱,缠着孝布的母女,女人惊叫了一声。那女人相似拾起了一个遥远的梦幻,眼睛透露着惊讶和疑惑,最后咬紧嘴唇,平静的目光伸向远处。田中角荣低垂下他的头,那头颅里装的是什么,那么沉重。是忏悔吗?一定是灵魂的拷问。
       小说很善于布白留白,就像功夫深厚的书法艺术家善于用笔,虚实相生,风生水起。有点像郭沫若的剧本《屈原》,时间情节非常集中,对比鲜明,蕴含丰厚。所有的一切,不是在情节本身,而在于日本侵华战争的第二年到抗战胜利结束这段中间的空白。人物的变化,是这段空白的情节的作用。无论是田中角荣,还是鸟女的孝布,惊讶,疑惑,恐惧,都叫你还原到那个不堪入目骇人听闻的空白阶段。就像一首诗,计白当黑,意蕴无穷。
       孙方友的小小说,简直可以说是一首简约的史诗。田中角荣的母亲的坟墓前的鸟群,鸟女的孝布和眼神,田中角荣低垂的头颅,
把战争阶段的对生命对人性的毁灭 ,揭示得淋漓精致。也留下了更加深沉的思考,战争伤害了谁。当今世界的人们该以怎样的意识去面对战争生命以及灵魂的信仰。
[转载]战争伤害了谁 <wbr> <wbr>------读孙方友的小小说《鸟女》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