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307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席新蕾:及物的先锋——论墨白的先锋写作

(2018-11-02 21:31:32)
标签:

墨白小说

文化

及物的先锋

——论墨白的先锋写作

 

席新蕾

 

(郑州大学文学院河南郑州450001

 

摘要:先锋文学以特立独行的姿态出现于80年代中期的文坛,在短时间内迅速发展成为一支影响较大文学流派。但在90年代迅速退潮,许多当时名声大噪的先锋作家发生集体哗变,纷纷放弃先锋创作。反观当下文坛,河南作家墨白作为先锋文学的坚守者之一,一方面在书写形式上坚持先锋性,另一方面,他从未放弃对现实的密切关注,可以说是“及物”的先锋。墨白不断丰富着先锋文学的实质内容,为先锋文学在当代的书写不懈探索。

关键词:先锋文学;现代主义;墨白;底层;本土化

 

先锋文学在当时中国的出现和形成气候有一个渐进的尝试过程。先锋文学的出现天然带有审美现代性的特征,它以一种标新立异的姿态出现在被政治话语挟制的80年代中期的文坛,并由于自身文学立场的独立性获得当时文艺界的关注。先锋文学坚持以形式为内容,把对形式的强调看成是对文学去政治化的坚守,从形式的角度完成对文本意义的建构。

先锋文学曾经在80年代中后期掀起过文坛的狂风巨浪,面对90年代的极速退潮,先锋作家渴望探索出一种平稳着陆的方法。墨白是在当下仍然坚持先锋写作的作家之一。他的文学写作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充满着对峙和张力。一方面,他致力于文学形式的革新,在叙事、语言和审美上都有着明显的先锋形式;另一方面,内容上他不凌空蹈虚,坚持底层写作立场,坚守住脚下的土地——颍河镇,书写贴近生活的人、事、情。他的这种自我坚持和发展不是妥协和退让,而是在不断挣扎和思索下的睿智选择。

一、先锋的形式

先锋文学的兴起来源于对西方现代派的学习,它从诞生就致力于形式的创新,以内容为形式,认为形式就是先锋的生命。这种对形式的执着来源于80年代民主化、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心态,一种在探索中的不确定性和不完整性。在今天这个时代,作家已经丧失了先验的权威。作家的价值,以及小说作品的价值,不再是对生活给出一个固定的答案,而是发现更多的生活可能性,展示出生活的多元复杂性。[1]即使先锋文学的浪潮退去,墨白依然坚持形式上的现代主义,是有一定意义的。

为了尽可能的展现出存在的复杂和多远,他的作品多运用开放式的结构、复调结构和意识流等书写方式。在开放式的小说中,作品中人物的出现和消失都无迹可考,似乎被赋予了某种使命,演绎完自己的故事就抽身离去,留下无尽的可能性。例如,在《欲望》中谭渔和在邮局工作的女人发生关系后,发现查无此人,她的手机也无法接听,她永远消失在主人公和读者的世界里,只留下无尽的遐想和猜测。再如,在《重访锦城》中,主人公谭渔历史中的锦城之行,全都是通过他的意识流动完成的。对神秘的书写也是他小说的一大特点,墨白的神秘书写指向的是对未知领域的敬畏,不能解释的事情,他用神秘书写来处理,甚至有时故意安排一些神秘的现象。这样带有某种宿命论色彩的叙述,在营造陌生化审美效果的同时,有助于个体生命的反思。

二、底层写作立场

墨白作为起步较晚的先锋作家,却一直没有放弃先锋写作。但是作为一个从乡村走出来的作家,墨白从未放弃他的底层写作立场。这种写作立场的形成自然与他出生在豫东农村,有着和民工相似的生活经历分不开。他曾做过搬运工、油漆匠,深味底层生活的艰辛和无奈,他们那一代人还深受城乡差距悬殊的影响,严格的户籍制度使得农村人进程异常艰难,如果不是通过考大学、参军等方式进城,等于就预示要一辈子留在农村。这种饱尝人间辛酸的现实记忆外化在他的作品里,就表现为对底层人民的关注,对无法超越的现实苦难的描写,对城乡二元对立的批判。不过,区别于一般的苦难叙事,在墨白这里,苦难是没有意义的,他不会让人绝地反弹,反而总是会有置人于死地的危险。阅读他的此类作品,总有一种无边无际的绝望和压抑之感,充满了灰色的阴冷气息。例如,《告密者》中的老手,因为被人举报赌博而锒铛入狱,自己却在强权压力下也成为了告密者,底层在权力的支配下互相戕害,权力是底层无法超越苦难;再如在《局部麻醉》中出身于农村的外科大夫白帆,面对出身于城市的妻子红杏出墙,自己只能默默忍受,丈夫的尊严在身份的低贱面前一文不值,但精神的折磨丝毫不减,他只能通过麻醉自己抵御苦难吞噬。这种对小人物无意义苦难的描写,表明他在坚持先锋写作的过程中并未放弃对现实生活的关怀和思考,指向的是实实在在的现实,在叙事上也继承了80年代先锋的的审美倾向——对暴力、死亡、性欲的集中展示。这种站在底层立场生发出的对社会苦难的关怀,使先锋文学有了现实的土壤。让毫无规律可循的形式套上了现实故事的框架,更易于文学生命的延续和文学意义的找寻。那种80年代中期的先锋创作,虽然在当时文坛有积极的意义,但时过境迁,失去了现实叙事的支撑,自然是无法持久发展的,现在看来不免晦涩难懂。真正有生命的文学,还是可以和读者对话,引起读者思考和共鸣的,先锋文学也需要在被大众理解和接受的过程中实现自身的艺术追求。

三、立足本土的意识

对于中国作家来说,最早产生于西方的现代派思想属于舶来品,在最初的具有代表性的先锋文学作品那里,也不乏有模仿的影子。诸如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家马尔克斯很多年以后的叙述话语,福克纳的意识流手法等。虽然在先锋文学兴起之初,这种模仿会给读者带来一种新鲜陌生的感受,但如果没有自己独特的体验,仅仅依靠这样单纯的模仿,会使先锋文学永远不可能成为引领精神独立的真正先锋

墨白延续了先锋文学在学习现代派艺术形式方面的成功经验,而在精神和原则上则向着本土回归。他立足自己生活的热土——河南周口,书写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记忆和体验。墨白的本土意识非常强烈,他也自觉地构建着属于自己的文学园地。这可以从他的颍河镇情结中看出来,这虽然是他在文学作品中虚构出来的小镇,但是它却来源于自己的家乡新站镇,他还亲自为这个文学小镇绘制了地图,这里的街道甚至邮局、药铺、商店都细致地被勾勒出来,可见他在坚持本土化创作上的努力。还应注意的是,墨白的小说终归属于先锋派文学,他对颍河镇的极力刻画,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乡乡土风物再现,而是为了营造一片属于自己的文学背景。在他的作品里,这片土地,更多地只是作为背景出现,作者要表达的更多是对现代精神世界的探寻和对存在问题的思考。

在文学思潮多变的时代,墨白作为为数不多的先锋文学坚守者,这种勇气和智慧是值得学习和敬佩的,他这种及物的先锋也为先锋文学在当代文坛的发展给出了有意义的启示和借鉴。

 

 

 

参考文献

[1]刘宏志.《墨白小说研究》[M].《先锋的形式》.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12月第1.190.

 

作者简介:

席新蕾,女,在读研究生,郑州大学文学院,研究方向:当代文学。

 

 

原载《东方品藏》2018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