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307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墨白小说 | 行为艺术

(2017-09-07 20:35:00)
标签: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墨白小说

《行为艺术》

分类: 小说推介

 

墨白小说 | 行为艺术

 

原载《花城》2013年第1期。

 

  在和平门外的琉璃厂我们再次见到了民俗学家,那时他正蹲在堆放在街道边的土陶愁眉不展。两年前,为了完成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维吾尔族模制法土陶烧制技艺》的论著,民俗学家从首都来到喀什噶尔老城东南端的阔孜其亚贝希巷,在当地政府的推荐下,正式拜86岁高龄的土陶艺人吐尔逊卡日为师,并在师傅严格的指导下开始学习接近失传的土陶制作工艺,这消息成为了当地报纸的头条新闻。每天凌晨,年过半百的民俗学家都要早起沿着纵横交错的小巷穿过一座又一座过街楼或者悬空楼,前往东湖附近采取质地细腻、粘性强牢的“色格孜”,在他肩负制作土陶的原料返回的时候,却常常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迷失方向,没法按时回到出发的地点。起初,民俗学家想通过庭院里栽种的枝叶茂盛的树丛或花卉来辨认,但后来他发现几乎在巷子里的每个庭院里都能看到绿色的树冠和花丛,那些他无法识别的桑树、无花果、石榴、杏树、玫瑰、月季、夹竹桃使他在更加迷惑。在师傅的提示下,最后他靠识别门头号码和一道长长的黄土墙壁,才能在师傅家的葡萄架边放下肩上的陶土。

 

  师傅家建在崖上的两层楼房可以从崖上出进,建在崖下的三层即可从二层下到底层,也可从最底层沿着上下互通的楼阶到达楼上任何一层。民俗学家学习制陶的第一个工序就是将陶土搬运到楼房的底层,在那里将土块砸碎筛去杂质,再洒水泡浆,等水完全融进陶土后再赤脚揉泥。在等待陶泥发酵的时间里,他会到不同楼层的房间里参观师傅家祖传的土陶制品。

 

  师傅家每一层楼房里的房间格局各不相同,他粗略地计算了一下,五层楼房加在一起共有二十多个房间,房间的墙壁上大多都建有敞开式的伊斯兰装饰风格的壁柜,那些大小不同的壁龛多为拱形,镶嵌在壁龛四周的兰底白色的石膏多为楼空花纹图案,同墙壁上挂着的和田地毯构成具有维吾尔传统色彩的居住环境。那些光线昏暗像迷宫一样的楼房常常使民俗学家忘记了身在何处,而让他着迷的是存放在不同房间里的不同时期的不同形状的陶器:用来和面盛饭放食物用的陶盆、洗浴用的土陶脸盆、洗手用的陶壶、盛水的陶缸、洗衣用的陶洗衣盆、挑水用的土陶桶,还有各种样式的土陶油灯、烛台以及婴儿摇床等等。其中有一个两侧各有五个孔眼的“阿不都壶”让他爱不释手。那个用来洗手的水壶上的孔看起来是相通的,实际上里面是封闭的,壶内的水只能从壶嘴里倒出来。民俗学家甚至在一间光线暗淡的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土陶制的捕鸟猎具,让他吃惊的是陶具上竟然还刻有一行阿拉伯数字:1626。他猜想那是陶具烧制的时间,果然,师傅的话证实了这一点。头戴花帽的老人在阳光下仔细辨认陶具上面的数字,然后一手捻着雪白的胡须说,是。1626年?是的。这一晃都快四百年了,家传的手艺到我这儿已经六代。师傅扳着手指说,第一代是苏皮,第二代是祖农,第三代是提依甫,我爷爷叫阿西木,是第四代,第五代是我父亲祖农阿西木……

 

  民俗学家看到有古老的气息从师傅脸上那流畅的皱纹里漫溢出来在阳光里飞翔。民俗学家为那些粗犷而古朴的或红或绿或褐或土黄或墨绿或深蓝的大到100厘米左右的陶缸,小到10厘米以下的花瓶和数不清的陶器拍照,并为陶器上那些原始、洗练、简洁、纤细而柔和的线条淡雅而凝重的图案痴迷,就是休息的时候他也会把一些陶器搬到庭院的回廊上,依在雕刻有各种花卉图案的立柱上临摹土陶纹样图案。那些对称的4瓣8瓣或者12瓣的图案由各种花卉、枝叶、蔓藤所构成,边框为几何形直线、斜线、三角纹、四形纹、龛形纹、弯形纹、太阳纹、弯月纹的即写实又抽象的图案使民俗学家又一次闻到了如同从师傅的皱纹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在那气息的鼓舞下,民俗学家更加专注地学习各种制陶的工艺:模制法、粘接法、旋制法,等等,而他最初从师傅那里学到的是拉坯法。民俗学家搬着成熟的陶泥沿着狭窄的光线昏暗的楼梯来到二楼的作坊里,在师傅的指导下将一些泥料放在转动的轮盘上,他看到师傅用双脚转动着驱动轮,依靠坯泥在轮盘上的快速旋转提拉成型,师傅制陶使用的工具尽管异常的简陋,但师傅熟练的手艺使他击掌叫绝。师傅以手口和实际的操作方式教授他,可最初的时候民俗学家怎么都捏不出师傅制作的薄薄的杯子口边沿,这使民俗学家感受到这看来并不复杂的制作真要做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方法有了,但操作过程中还要凭借悟性,在没有任何图纸和模板的情况下,土陶的造型完全要靠手感和经验制作,所以每一陶器都各不相同,这就像生长在院子里的树木上的树叶。民俗学家发现,这正是维族手工制陶的价值所在。比如制釉上釉的工序,尽管你按照师傅的传教把石英砂放进铅熔液里快速的搅动分解成铅釉料,接着筛磨将釉料加水调成糊状,然后浇淋在绘好的器物胎坯上,可重要的是颜料和釉在焙烧过程中发生的化学反应,民俗学家在自己的日记上这样写道,土陶的制作不是现代工业的标准化生产,而是一个充满灵感和艺术创造性的过程,所以你只能凭借自己对那些化学成分变化的丰富实践经验来操作。

 

  最初,民俗学家在师傅的指导下,把晾干的胎坯有规律地装窑封好,先用干柴小火烧一小时左右,等窑壁变白后开始加火,又烧。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左右的炼制过程中,民俗学家通过观察口看到窑内胎坯上的色彩在慢慢地变化,那些陶坯由橘红变成橘黄红,最后陶釉变得发亮透明。民俗学家光在装窑烧制的工序上,就跟着师傅学习了将近一年。等我们那群游客跟随旅行团的导游观看民俗学家在师傅家的制陶作坊里工作的时候,他拉坯装窑起火的熟练动作已接近表演。那天在我们离开吐尔逊卡日老人家庭院的时候,民俗学家还在我们购买的他炼制的陶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在这之后的第二年,为了宣传和推广维族的手工制陶工艺,民俗学家倾尽财力,把他在喀什烧制的土陶运到首都,并举办了一次很有影响的展览。等展览结束,那些陶器制品却无处存放,他就只好雇车拉到琉璃厂,可是他把腿都跑细了也没有说服一个愿意出售他陶器的门店。那些堆放在街道里的陶器引来了市场管理人员,在争执中,民俗学家踢破了一个陶器,那个破碎的陶器一下把他内心的激愤划开了一个口子,他发疯似地掂起身边的陶器一个一个地掼在地上。当时正好有一个记者路过此处,被他描写成行为艺术的陶器破碎的声音在通过他所在的报纸在首都的上空四处传荡。而民俗学家却因他摔碎飞起的陶片刺瞎了那个和他发生纠纷的市场管理人员的一只眼睛,而被捕入狱,最终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墨白小说 <wbr>| <wbr>行为艺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