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16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晓敏访谈录:打一口深井

(2017-08-27 07:25:10)
标签: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杨晓敏访谈录:打一口深井

田洪波

 

田洪波:孙方友先生是当代小小说领域的重量级作家,曾有六篇佳作获得《小小说选刊》双年度优秀作品奖,荣获首届小小说金麻雀奖和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无论是创作数量,还是所产生的影响,都令人瞩目。他也是继许行、王奎山去世之后,小小说业界失去的又一位骁将。您与他交往甚深,我们今天聊聊孙方友的小小说吧。

杨晓敏:20137月,孙方友因心脏病复发猝然去世,时年64岁,令人扼腕叹息。多年来,在孙方友笔下,颍河水流过的陈州府(这里的陈州已成了文化意义上的符号),弥漫着神秘氛围和传奇色彩。其三教九流、风物人情、历史掌故,纷至沓来,次第涌入笔端。他一直在有意识地打造地域性的文学色彩,把一个又一个活灵活现的艺术典型请进文学的艺术殿堂。地域性文学艺术的开掘,犹如打一口深井,令后来者无法逾越,只好绕井而过。

田洪波:是的,从《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上,经常能读到“孙氏风格”的小小说:《捉鳖大王》《蚊刑》《女匪》《泥兴荷花壶》《雅盗》《女票》《霸王别姬》等等,故事跌宕,一波三折,饶有趣味,令人爱不释手。

杨晓敏:当代小小说发轫30年来,人才辈出,一种新文体得以繁荣,也为写作者自己赢得了尊严。孙方友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创作了《陈州笔记》系列,偏于叙事,写作背景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初年;《小镇人物》系列,重在写人,时间跨度从新中国诞生至今。两个浩大的系列,共计700多篇笔记体小说,孙方友用这一删繁就简的文体形式和见微知著的技法,构筑了发生在陈州大地上三个朝代的百年历史,成为当代小说发展史上一道充满传奇色彩的风景。

田洪波:在我印象里,孙方友性格开朗,与人交往,言辞坦诚,插科打诨,极为有趣,他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吧。

杨晓敏:每一方钟灵毓秀的水土,均会孕育出不同凡响的人物。古时的陈州府,即今天的周口市淮阳县区域,历来人杰地灵,这里除了古迹太昊陵、平粮台和曹植墓等,更因为是戏剧《下陈州》《陈州放粮》的发生地而蜚声海内外。孙方友是典型的农家子弟,文凭不过初中,凭此起点,写小说自然非易事,但他能掂一支笔闻鸡起舞,读书写作,通过在社会底层多年的人生历练,28岁时因发表小说而跳出农门。然后是乡文化站站长,县文联秘书,省级期刊编辑,一直到河南文学院专业作家。如此跳跃式的传奇人生,个中甘苦唯孙方友自知。

田洪波:您在微博中称孙方友为“小小说大王”,得到了许多文友包括读者的认同。一个作家在创作上如果有了鲜明标记,并能因此在文坛赢得一席之地,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杨晓敏:孙方友的笔记小小说串缀成“陈州系列”,自觉地构筑着一座地域性的文学艺术殿堂,把一个又一个活灵活现的艺术典型,请进人物画廊。孙方友的传奇,自成一家,吸收了古典笔记小说的神韵,叙述从容,描写简洁,亦庄亦谐,厚重深邃,影响深远。孙方友写小小说的“翻三番”理论,尺幅之内高潮迭起,给人以强烈刺激的快感,能连续把读者带入阅读奇效的叙事手法,应该说是对叙事文学的一个贡献。写的好,写的久,也写的有成就,按坊间说法,称孙方友是“小小说大王”,应是实至名归。

田洪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作品是一个作家的通行证。作为荣获首届小小说金麻雀奖的写作者,孙方友有哪些经典的小小说篇什,奠定了他的小小说业界地位呢?

杨晓敏:小小说作为一种时代文体,有庞大的写作群体和两代以上的热心读者,有数以百篇计的名篇选入大中专以及小学教材,既是对传统文学的一脉相承,又有独特的文体特征和艺术规律界定。小小说与小小说作家,在中国乃至更大范围内,正在成为一个具有时代创新性的字眼。

每一种文体,都会产生它的代表性作家和经典性作品。孙方友的小小说创作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曾被《小小说选刊》转载过近百篇小小说作品,荣获六次两年一度的优秀作品奖。他以多篇小小说精品佳构作支撑,如《邮差》《捉鳖大王》《蚊刑》《雅盗》《女匪》《神偷》《狱卒》《泥兴荷花壶》等,来诠释他对小小说文体的执念。作为一种系列创作,《陈州笔记》既可以成为一个作家自身创作的厚度,作为单篇看,以上这些优秀篇章又能凝集于一个文体的高度。倘若把孙方友作为一个小小说文体的忠诚实践者和先行人,或许更加能够在一种宏大视野中,凸现一个代表性作家的独特地位。

田洪波:就单篇作品而言,您似乎对《雅盗》《蚊刑》《泥兴荷花壶》等评价甚高,它们从哪些方面吸引了您关注的目光?

杨晓敏:《雅盗》在孙方友作品中,写得很有文化味儿。主人公赵仲曾中过秀才,后不得已沦为盗贼。因粗通琴棋书画,便自诩“盗亦有道”。写主人公的“雅”,博学多识,临危不乱,言谈举止,温文尔雅。写主人公的“盗”,窃画、智辨、赚人质、掉包计等,运用悖论效应,只为柳岸花明。他在行窃之余欣赏一幅名画时,竟被画中的“落魄”景况所触动,遂嗟叹于自己的身世,与名画上的树木凋零、风雪弥漫、河流封冻的场景里,骑着瘦驴过桥的人有着同样凄苦苍凉的生活遭际,亦生同病相怜之情。结尾时荡开一笔,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主人公在险境中以聪明才智脱身后,金盆洗手,以自我救赎的方式,开始了一种新的人生,生活自食其力之余,常在夜晚读《灞桥风雪图》而“泪流满面”。一个通俗的故事由于被赋予了文化背景,便显出清濯之意。

《蚊刑》最能体现孙方友写作特点的作品,给读者带来了奇妙的阅读快感,显示了作者的文字功底和文学素养。这样的故事情节编排,跌宕起伏,枝繁叶茂,既有古典笔记小说的神韵,又有现代小说的艺术成分,令读者感慨万千,思绪绵绵。它是一篇经过反复打磨技法娴熟的心血之作,一些细微处的艺术处理颇具匠心,耐人寻味,吸纳现代小说的诸多因素,注重气氛的渲染,注重人物心理的刻画,对场景的描写动静结合,虚实相间,有增一字则多减一字则少的神韵。四两之所以拨动千斤,靠的不是孔武有力,而是巧劲。以其人之道却未能治其人之身,从更深层次揭示了官场污浊与人性卑劣,在审丑中得出了一个类似荒诞不经的生活悖论。

田洪波:有人说长期以来,孙方友是被评论界一度低估的作家,您认同这种说法吗?

杨晓敏:对作家与作品,历来就有两个互补的或弥合的评价体系共同存在着。一是我们常说的体制内或曰主流,是不是因为孙方友未曾获得过全国奖项,才会有此一说。二是民间或曰文化读写市场。其实孙方友的小小说在大众读写中影响很大,这个评价体系是庞大的读者群,社会各界读者一直对孙方友的小小说情有独钟,有着追星一样的热情。事实证明,孙方友并没有被低估、被冷落和被边缘化,一个优秀作家和有价值的作品是不会被轻易忘记的。

田洪波:关于笔记体写作,也有人叫新笔记体写作,这二者有什么泾渭分明的区别吗?

杨晓敏:笔记体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国粹,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遗产。从《诗经》、楚辞以后,叙事文学发轫并开始兴盛,也可以说从《搜神记》、《世说新语》、唐宋笔记,到《阅微草堂笔记》、《聊斋志异》等,从“四大名著”、“三言两拍”等等,一路走来,就有文言文和白话文两大传统写法。其实《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等,也可以看作是豪华版的笔记体。所以,笔记体作为一个文学传统或者流派,是源远流长的。

当下的笔记体写作也不乏其有成就者。冯骥才的“俗世奇人”系列名扬海内外,构成作者文学成就中的皇冠明珠;汪曾祺的笔记体小说,多篇取材于聊斋故事和乡野风情,语言清丽,淡到极致,读之如饮山泉;魏继新的笔记体小说,则关注现代人的生活,题材怪诞,内涵丰富。还有孙梨、谈歌、阿城、聂鑫森、野莽、张晓林、杨小凡等,都在此领域创有佳绩。孙方友的笔记体小说,八方志异,涉猎范围广,构思巧妙,一波三折,最讲究结尾艺术。两大系列洋洋洒洒数百篇,数质兼俱,一时蔚为大观,本身就是对这种文学传统的极好的继承与发展。

田洪波:据说孙方友是在伏案中,因心脏病复发去世的,这是个让人心痛的结局。您闻讯后曾挥笔写了一首诗发在网上,表达了当时的心情。

杨晓敏:因工作关系,我与小小说领域里的许行、王奎山、孙方友等,虽有年龄、经历上的诸多差异,但在当代小小说文体的倡导和实践上,却是“同道”,近30年的携手行走,互相之间早就了解甚深,视为知音。

 

我祭奠方友兄的挽诗是:

 

当年泛舟汤泉池,从此缘定笔记体。

灵感袭来情如潮,巧绘小镇人物谱。

帝王将相风流迹,三教九流逐心底。

市井从来多逸闻,野花照例香入脾。

神偷女匪或雅盗,包氏袁家陈州里。

邮差狱卒皆异人,霸王别姬催人泪。

皇皇八卷百篇,翻三绝技名鹊起。

唐诗宋词小小说,华夏文脉多盛事。

黄钟大吕余韵长,长河小溪浪花美。

天下谁人不读君,蒲氏之后续新曲。

 

 

 

附: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获奖感言

孙方友

    

1979年秋天,我第一次走进《百花园》编辑部参加笔会的时候,还是一个新婚青年。1990年参加汤泉池笔会时,我已年近不惑。2003年获得首届“金麻雀奖”的时候,我刚刚年过半百。今天,我荣获这个“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荣誉时,已年过花甲,满头白发。三十多年过去了,人生如梦,让人感慨万千!

1978年我在《百花园》上发表的第一篇小说算起,我已经在此发表七个短篇、四十八个小小说、九个随笔和创作谈。短篇小说《颍河风情录》1982年获《百花园》优秀作品奖。从1985年《小小说选刊》创刊到今天,转载过我八十三篇作品,给过我六次两年一度的优秀作品奖。可以说,这两个刊物对我的创作尤其是小小说创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十分感谢《百花园》四任总编何秋声、余敏、王保民、杨晓敏对我的关照和帮助,感谢刘思、郭昕、邢可、李运义、金锐、李金安等诸位老师对我所发作品付出的心血。我至今已发表600多万字的长篇、中篇、短篇和小小说。我用小小说这个得心应手的武器,一举打开了《收获》、《当代》、《钟山》、《花城》、《大家》等这些不设小小说栏目的名刊大门。现在我已出版四部长篇和三十多本小说集,荣获过七十余次各级奖励。曹操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没有曹操的雄心,我只想在有生之年,努力再写出一些自己较满意的小小说,为这个新兴的文体增一块砖,添一块瓦。

多年来,《百花园》和《小小说选刊》培养了数以千计的小小说作家,举办过数百次的创作活动,促进了这个文体的欣欣向荣,不仅精心构建了庞大的作家队伍,还在实践中完善了这个文体的理论体系。中原郑州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小小说中心”。

这辈子能与小小说结缘,与郑州伊河路12号结缘,我觉得幸运与自豪!

 

作者简介

杨晓敏,河南省获嘉县人,生于195611月。河南省作协副主席、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曾在西藏高原服役14年。曾任《小小说选刊》《百花园》主编20余年,编刊千余期,著述七部、编纂图书近四百卷。

 

田洪波,1965年出生,黑龙江鸡西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小小说百余篇,出版小小说集《故事里的事》《我想我是船》《长发短缨》等多部,其作品获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并选入多种精华本,获第七届小小说金麻雀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