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16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文臣:《孙方友研究》编后记

(2017-08-25 16:03:47)

《孙方友研究》编后记

 杨文臣

杨文臣:《孙方友研究》编后记《孙方友研究》杨文臣编著,河南大学出版社,2017年7月版


孙方友的文学生涯堪称辉煌,全国小小说金麻雀奖,首届吴承恩奖,6次蝉联《小小说选刊》两年一度大奖,4次荣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一等奖……这些重量级奖项足以说明一切。读者如果翻翻这本集子中的文章,会看到文坛同人和评论者们都对孙方友及其文字击节叹赏、赞不绝口。然而,大多数人却避开了对孙方友的文学成就和文学地位进行正面评价。不错,“小小说之王”、“蒲松龄之后就是孙方友”、“中国当代笔记小说最重要的奠基人”等等评价确实不低,但都是谈论他在小小说领域的成就和贡献。如果把他和各种文体的优秀作家放在一起、把他放在整个文学史中,我们当如何评价?南丁先生用了一个很重的字眼:“伟大”——“他是当代伟大的小说家”。1

为什么只有南丁先生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一方面,是我们自知自己没有南丁先生在文坛上的分量,我们担心越位发言会贻笑大方。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我们对孙方友的研究还不够,我们还没有真正深刻地认识到孙方友的价值和意义,正如何向阳所说,“对于方友的研究,其实跟他的创造是不匹配的。”2

孙方友是民间文化滋养的精灵”,民间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关系是什么?和我们推重的经史文化、高雅文化或庙堂文化相比,民间文化是一种粗糙的、等而下之的文化形态吗?民间文化中包含了怎样的生命精神?面对孙方友精镂细刻出的五行八作、器物工艺,除了凭吊感怀,我们还能还应该悟到些什么?还有那些奇士奇女,匪枭巨骗,他们和我们的生命存在有着怎样的关系?当下,发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呼声很高,但没有什么实质性成效,孙方友在文学上的努力能为民族文化精神的重建做出怎样的贡献?孙方友的写作使用的是传统的叙事语言和叙事手法,其中就没有我们津津乐道的现代、后现代的精神和元素吗?进而言之,传统就意味着过去、意味着保守吗?我们慨叹中国当代文论的“失语”,慨叹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之艰难,孙方友的写作是否能给我们一些启迪?类似文化上、文学上和文论上的课题,我们都还没有做深入的思考,甚至在我们的视野之外。不过,细读下本书第一部分选编的孙方友的创作谈和访谈,我们就会发现他对于上述课题是有自觉意识的,自然他也把相应的探索和思考融入他的作品中,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我们大抵还是只把他当成了一个“传奇”作家,我们轻视和忽略了他的思想和他文学中深蕴的思想。

南丁先生真诚而朴淡:“我说方友传世,我说方友伟大,绝不是一时激动绝不是感情用事,可靠吗?值得相信吗?且不论。但是,我知道,我说了不算。当代作家,谁人传世,谁人不朽,谁人伟大,当代人说了都不算。需要等待,等待那个绝对权威的历史老人发声。”3等待不是什么都不做。如果没有巴赫金,现在我们可能只是把拉伯雷当成一个出色的儿童作家或滑稽作家,我们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把他和但丁、莎士比亚相提并论(在巴赫金眼中,他甚至比后两者更伟大)。孙方友和拉伯雷一样是民间文化在文学领域中最卓越的表达者,可只有南丁先生说他伟大。是的,南丁先生说的也不算,他可能够不上伟大;但如果他够得上伟大,却因我们重视和研究的不够而被湮没了,那将是我们莫大的悲哀和损失。——毕竟,“那个绝对权威的历史老人”的公正有时也要依靠学人们的笃思明辨。

 

注释:

(1) 南丁:《再说孙方友》,见本书“研究论文选辑”部分。

(2) 参见刘海燕整理:《孙方友<<font face="宋体">陈州笔记>研讨会综述》,见本书“研究论文选辑”部分。

(3) 南丁:《再说孙方友》,见本书“研究论文选辑”部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