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论家孟庆澍 选编: 《小说的多维镜像——墨白访谈录》出版

(2016-04-27 10:23:29)
标签:

文化

墨白研究

评论家孟庆澍 选编:

小说的多维镜像——墨白访谈录》出版

 



评论家孟庆澍 <wbr>选编: <wbr>《小说的多维镜像——墨白访谈录》出版

云南人民出版社,20163月版


 

 

 

墨白(1956):当代小说家,河南淮阳县新站镇人。出版长篇小说《梦游症患者》、《映在镜子里时光》、《来访的陌生人》、《欲望三部曲多部;中短篇小说集《爱情的面孔》、《霍乱》、《事实真相》、《重访锦城》、《墨白小说精选》、《癫狂艺术家》等多种;部分作品被译为日文、英文、俄文并收入多种选本。

 

孟庆澍1975—),河南汤阴人学者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汉语言文学研究》副主编、编辑部主任。著有《无政府主义与五四新文化——围绕 同人所作的考察》《历史观念文本——现代中国文学思问录》《中国近代散文史》(合著)等。

 

 

内容简介墨白的小说堪称中国当代文学“良知的声音”,这声音的源头就是经由墨白的小说所创造出的“颍河镇”。 在《小说的多维镜像》中,墨白通过和不同生活背景的批评家(教授、学者、编辑、诗人等)所进行的多视角对话,传达出自己对文学的独特理解和深入思考。自网络时代以来,人们的生活随之呈现出一种无法把握的、难于理解的玄秘性质,仅从中国当代作家对隐喻手法的运用和对人性的批判方面考量,墨白是将隐喻和现实生活结合运用的最为准确、最为锐利、也是对精神奴役最具批判性的一位小说家。基于墨白长期执着于一种富有创新精神的实验性写作,此书将作为引导我们进入文学象征意义的“颍河镇”和墨白化隐喻的“阅读钥匙”。

 

 

 

 


评论家孟庆澍 <wbr>选编: <wbr>《小说的多维镜像——墨白访谈录》出版


 

墨白漫画像·小马作

 

 


目录

 

 

以个人言说方式辐射历史和现实 张钧

以梦境颠覆现实 林舟

对文本的探索 雷霆

有一个叫颍河镇的地方 刘海燕

阅读之梦与写作之梦 刘海燕

我们应该怎样叙事 张晓雪

道德的焦虑与生命的迷惘 黄轶

历史、经验、责任与创作 龚奎林

精神自由与人格独立 高俊林

地域、文化、精神 江媛

在小说的内部构建历史 张延文

小说的传播是靠自身的力量 张延文

小说的多维镜像 江媛

叙事的核心:时间与记忆 苗梅玲

先锋从来就没有退场 孔会侠

小说叙事与阅读的差异性 孙青瑜

中国社会产生现代派文学的土壤 张延文

 

独白者的对话

——《墨白访谈录》编后记 孟庆澍


 

 

独白者的对话

——《墨白访谈录》编后记

 

孟庆澍

 

编选墨白先生的访谈录,在我不长的批评工作中,是一次难得的经验。因此,饶舌虽然令人讨厌,但在书的最末,也有必要交代几句,略陈自己的感想,以为尾声。

在我的印象中,墨白先生是一个并不太擅言辞的人。我以为他的言说欲望,大多已经通过文字得到了表达。因此,当我读过置于案头的这些访谈时,第一感乃是惊讶。在这位1980年代以来便以先锋姿态出现在文学圈,特立独行,有时甚至显有些孤独的小说家身上,竟然有如此强烈的倾诉与交流的愿望。而且呈现在里的17篇,并非其访谈的全部。这不禁引起了我对于小说家与说话,写作与谈话等问题的思考——对于一个惯以文字表达自己的人来说,口头、交谈以及声音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自然不是一个新问题。言说在书写之先,乃是再朴素不过的道理。在中土,从《论语》中的师弟问答,到禅宗的棒喝公案,再到朱熹的语录,大多脱不去“谈话”的影子。在泰西,厚厚一册《柏拉图对话录》,记载的也是苏格拉底和各色人等那絮絮叨叨的对谈。《歌德谈话录》尽管出自艾克曼事后的转述,但还能见歌德的神态口气,日后也成为可信的研究材料。虽然没人将“谈话”认真看做一种文体,可粗粗想来,在人类文明史上,竟也有那么多的智慧要靠谈话来流传,足见圣贤大哲也是耐不住寂寞的。高明如老子也明白,“道”即使再不可道,也还是要道上一道的。当然,如果仔细分辨,这些谈话的形式还是不尽相同。而且只有到了近代报刊出现之后,面对公众、预备在媒体上发表的“访谈”才慢慢普及起来,这和此前的私人谈话,又有了很大的区别。

在我熟悉的现代文学领域内,随着记者职业的兴起,对作家的访谈也逐渐流行起来。胡适由于在新文化界的显赫地位,常常接受报刊的采访,但人在聚光灯下、麦克风前,即使是访谈,也只能小心翼翼,讲些四平八稳的话。鲁迅接受报刊正式访问的次数要少得多,但他其实是个喜欢谈话的人。在他孤寂的前半生和热闹的后半生,与友人的闲聊都是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冯雪峰、内山完造、野口米次郎等人的回忆录里,记载的大多是鲁迅的谈话。正式而专业的书面访谈,也是有的,那就是与增田涉关于《中国小说史略》的答问。我有时会奇怪,何以没有人去写一篇《谈话者鲁迅》。对于现代文学研究,这些谈话当然极为重要,刨去那些伪造和夸张的成分,余下的内容也很能增进人们对鲁迅内面的了解。

回到今天这个传媒更加发达的时代,访谈几乎无所不在,而且正在影像化和数码化。越是有影响力和创造力的知识分子,越有更多的机会接受访谈,就像德里达所说,在媒体的推动下,这成了一种“组织化了的露面”。对于福柯、博尔赫斯和萨义德这样的人来说,访谈逐渐变成一种新的文体,一种写作、传播和存在的新方式。对于读者来说,在正襟危坐的高头讲章之外,他们也越来越期待更加随意、轻松、即兴和带有私密意味的访谈录的出现。访谈成为一种极有吸引力的、在规定动作之外的“副文本”,有些访谈录甚至广为流传,成为名著。回到上面的那个问题,对于职业写作者而言,口头、交谈以及声音意味着“必要的不务正业”——访谈带来了信息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借用卡尔维诺的说法,我们可以将访谈视为文本周边的“尘云”,我们当然可以穿过这些尘云直接接触文本,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些尘云又是与文本息息相关,乃至融为一体的。

如同其他文类,访谈也有高下之分。在我的理解中,堪称佳作的访谈应该是这样:它应该是平等的交流/交锋,而非受访者单方的表白、倾诉或者喃喃自语;它应有生动的现场感和出人意料的即兴发挥,而深度倒未必是必需品;它最好是感性的、经验的,充满了试探、激发、碰撞、争辩、诘问、敞开甚至是愤怒,它应该是有温度的,带着情绪的流动。有些经过整理的书面化访谈,可能更为条理和缜密,但已经失去了现场感而成为命题作文。更有趣的是,访谈是合作的产物,因此它的质量不仅取决于受访者。“访”与“谈”的双方决定着这场谈话是否能带来智力的愉悦和审美的快感。更有甚者,有时提问的水准决定着回答的水准。由于受访者在声誉和智识上常常处于优势地位(并不全是这样),因此访问者的心态显得格外重要。因为懒惰、未做功课,而提出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问题让受访者回答,倒也罢了;由于读书不够、见识有限,而问几个蠢问题,也能显示出阅历肤浅之外的几分天真烂漫;最令人难受的,是访问者为了克服心虚而故作高深,表现欲膨胀,将访问变成了自己的演讲,废辞滔滔不绝,而受访者反而跑起了龙套,成为配角。因此,访谈两造真正能够平视对方,在大致势均力敌的情形下,展开有质量的谈话,这样的机会是少之又少的。可见访谈实在是一件易行难精的事,其中分寸很难拿捏。故今日访谈大为流行,而并无“访谈家”出现。

由我这种苛刻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古怪标准来看,本书中所收访谈当然不能说每篇都是精品。但编选者除了形式之外,其实还有另一重史料性的考量。访谈之于受访者,诚然是自我讲述与表达,但也因此具有了传记性和个人性。倘若忠实可信,访谈是可以成为研究作家极好的第一手材料的。将这些访谈集为一编,主要也是为了后人研究的方便。对于墨白而言,在孤独艰苦的写作之余,通过对谈的方式,回望来路,思索当下,除了“艺术上的自我总结”以外,甚至藉此“学会了收发电子邮件以及对不同文本格式进行转换”,应该说不无收获。但我更看重的,乃是他在写作之余留下的这些“片段”的史料价值。它们不仅对于墨白研究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对新时期以来的中国先锋文学,乃至对当代中国小说的研究,也都是弥足珍贵的素材。将这些访谈放在一起看,诚然是一部关于墨白自己的口述史,但我们也可以将之视为一部以个人口吻讲述的1990年代以来的中国先锋文学史。个人与历史、现实与想象、意识与感觉、传统与新潮等一系列缠绕于中国当代文学中的重大命题,在这些或轻松或沉重的访谈中都有体现——在个人的回忆、反思与梳理中,是足以折射出时代的光影碎片的。

当然,墨白本人可能对我上述的借题发挥不以为然——访谈便是访谈,各有因缘,也各有去处,不过是“浮过了生命海”的过程中留下的些许痕迹。老实说,由于文学研究者的职业习惯,我对访谈的理解难免有过度阐释之嫌。说到底,如果说墨白的小说写作显示了他与外部世界的某种紧张关系,那么,这些访谈或许便是他与这个世界和解的方式。

 

2015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