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 | 绑票

(2016-04-13 10:46:25)
标签:

墨白研究

孙方友

新笔记小说

《绑票》

《陈州笔记》

分类: 小说推介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 | 绑票


摘自《陈州笔记》卷一,河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12月版

 


  陈州为老灾区。包公陈州放粮,早已家喻户晓。人穷生歹心,所以陈州多匪盗。
  相传陈州南曾有一股强匪,上千人马,为首的名叫牛小个子。牛小个子文武双全,智谋过人,拉起杆子来也不小打小闹,多是囫囵吃大户或是攻城镇。打开一地,财宝抢空,然后开始大绑票。
  一般大绑票有两道程序:第一道是摸手。手上有月强者当场放生,手嫩细者上绑带走。到了匪巢,进行第二道试探。先给你端盘鱼送去,偷偷看你是从鱼头开始吃,还是从鱼身上肉多的地方下箸。要是从鱼头吃,就认定你是“肥票”,赎金海得吓人。
  这一年,陈州新上任一位知县,姓贾。贾知县久闻这股匪害人不浅,决心要消灭他们。土匪多是神出鬼没,抢完即走,很不好打。若想歼匪,情报很重要。知县筹划几日,决定派手下一名心腹深入虎穴当探子。
  被派的人叫马力,年轻力壮,且有一身好武功,在江湖上颇有名声。马力接了任务,化装一番,开始去寻匪入伙。
  几日以后,马力被两个匪徒带进了匪巢。牛小个子让人给马力去掉勒布,走上去围着马力转了一周,笑道:“老弟吃过官饭?”
  马力点了点头。
  “为何放着金碗不端,来这里受委屈?”
  马力便用提前编好的理由回答了牛小个子。牛小个子听后笑笑,双目盯着马力说:“那好,既然山穷水尽,那就别再留后路!请你说出住址,把家中亲人全搬来!”
  这下可难住了马力。他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若一齐被搬进匪巢,自己哪里还有退路?别说贾知县交的任务难以完成,怕是自己还真得误入匪道哩!可事到如今,不说又难以过关。马力一咬牙,便说了。
  牛小个子让马力写了家书,当下挑选出五六个精干的匪徒,化装一番,连夜出发,不几日便接来了马家老小。
  马力的父亲见儿子入了匪道,气得七窍生烟,不吃不喝,马力有苦说不出,只是叹气。马力的妻子很贤惠,像是非常理解丈夫的苦衷,劝马力说:“家中有我,你放心去吧!”
  当天夜里,牛小个子与马力喝血酒。酒过三巡,只见牛小个子一挥手,从屏后窜出来几条大汉,把马力绑了。
  马力疑惑地望着牛小个子,不解地问:“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牛小个子笑笑,呷了一口酒说:“请小弟先委屈几日!这一回,要看那贾知县是如何待你了!”说完,修书一封,对一匪徒说:“把此信速投陈州县衙,就说我绑了马力一家大小的肉票,让贾知县三天之内出钱赎票!”
  贾知县接到书信,气得七窍生烟,一看价钱,大得吓人。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挺丢人,便按下不讲了。
  限期转眼即过,却不见贾知县派人回信,牛小个子让人押来马力,亲自松绑,说:“看来贾知县怕丢乌纱帽,不要你了!老弟日后咋办?”
  马力双膝跪地,双手抱拳道:“跟随大哥,在所不辞!”
  牛小个子扶起马力,说:“今晚就由你把那鸟贼绑来!”
  当天晚上,马力领着一股强匪悄悄潜进县城,半夜时分,跳入县衙,仗着地形熟悉,不一时便绑住了贾知县。
  出县城十余里,是一片小树林,马力让人止了脚步,然后走近贾知县,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马力!”贾知县平静地说。
  马力摘下面罩,愤愤地问:“我一家大小遇难,你为何见死不救?”
  “我两袖清风,哪来的银钱?”
  马力冷笑一声,说:“你瞒得过我吗?”
  贾知县面呈灰色,再也没话。
  到了匪巢,牛小个子大步上前,给贾知县松了绑,恭敬地说:“大人抱歉,如此请您驾到,实则出于无奈!”
  当下,牛小个子私下摆了酒席,说是给知县压惊。酒过三巡,牛小个子说:“贾大人施政陈州,实为地方父母官!牛某误入黑道,还得请大人日后多给方便!”
  贾知县望着刀光闪闪的匪巢,万般无奈地点了点头。
  牛小个子让人取出笔墨,摊在知县面前,笑道:“空口无凭,以此为证!”
  贾知县迟疑片刻,终于掂起了狼毫。
  贾知县写完,按了指押,递给了牛小个子。牛小个子看了一遍,说:“大人若日后反悔,可别怪牛某不客气!”
  贾知县笑笑,说:“能伸能缩乃大丈夫!我乃一方父母官,尔等皆属我辖下黎民,虽手段不当,但总是为了养家糊口吧?”
  牛小个子大笑,当下放了贾知县。
  马力闻之,惊诧不已,急急找到牛小个子,不解地问:“大哥,好不容易抓了肥票,为何又白白放了?”
  牛小个子拍了拍马力的肚子,笑道:“历来官匪一家,怎能伤了和气!”说着,拿出贾知县的亲笔,递给了马力,说:“请他来,为的是日后互给方便!”
  马力看完字据,目瞪口呆,禁不住骂道:“真乃是一个狗官!”
  “何止一个!”牛小个子说着打开柜子,一把抓出一沓儿,凛凛地说:“这都是周围几个县数任大人的亲笔,你饱饱眼福吧!”
  马力直看得浑身发冷,面色发白,最后一拍桌子,仰天长啸:“原来如此!”
  牛小个子笑笑,拿起那沓儿“字据”,递给马力说:“贤弟误入黑道,气得令尊大人几日不吃不喝!你我劝他不醒,只得靠这些了!”
  不久,牛小个子病逝,马力便当了匪首。马力掌权之后,专抢富豪和官府,连连杀了十多个官员。后来李自成入关,马力便率部归随了起义军。再后来,马力战死沙场。
  据《陈州县志》记载,马力死时年仅三十六岁。
  马力死后,陈州百姓捐钱为他立了一块碑。后来清兵入侵,那碑又被推倒了。
  再后来,连墓也找不到了!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 <wbr>| <wbr>绑票


================================================
“墨白研究”微信公众号,为您展示评论家、学者、高校研究界、文学爱好者等对墨白小说的研究成果。微信搜索:mobaiyanjiu,或按住下面图标识别二维码加入关注。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 <wbr>| <wbr>绑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