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方友新笔记体小说 | 泥人王

(2016-03-22 09:50:59)
分类: 小说推介

孙方友新笔记体小说 | 泥人王

摘自《陈州笔记》卷一,河南文艺出版社,2014年12月版

孙方友新笔记体小说 <wbr>| <wbr>泥人王


       陈州城东门里偏南的内湖中,有一座单孔石桥,小巧精致,青石雕花栏杆,桥孔近水之处,又有红石雕龙一条,头北朝南,活灵活现,故而人称金龙桥。
  据传宋仁宗时,陈州大旱三年,哀鸿遍野,路有饿殍。皇帝命曹太后之弟四国舅到陈州粜米,但他大斗进,小斗出,米里掺砂,刮民膏血,敛财聚富,抢占民女,百姓叫苦不迭。后来,曹国舅用御授紫金锤打死饥民张老汉,其女张桂英进京告状,开封府尹包拯受理此案。包公乔装打扮,私访查寻,终于在金龙桥畔将四国舅铡为两段,血染金龙,桥边草根顿成赤色,千年不变。
  从此,金龙桥就成了抑恶扬善、扶正压邪的圣地。凡来陈州的游客,多来此桥畔流连。但据人说,历朝历代,当官的极少来这里。
  由于此地铡过四国舅,也就有了刑场之说。人们忌讳血光,因而这地方住户极少,除去陈白脖儿家,还有一户姓王的。
  王家历代以捏泥人为生。陈州泥人、泥狗闻名天下,素有“活化石”之誉,王家泥人自然也算内中一绝。说起王家泥人,种类并不多,老几代只捏四个人,而且全是从戏剧《包公下陈州》中演绎而出:包公骑驴扒王八、张桂英拦桥喊冤、老包铡四国舅……每一个造型,可谓《下陈州》中一场折子戏。来金龙桥的人,在桥上眺望万亩城湖,看红根草,摸摸红石龙,接下来便到王家,买上几个泥人,算是此行的留念。
  做泥人要用胶泥,运胶泥多去城东三里常刘庄和金庄一带。那里的胶泥细腻,经晒不裂又抓色。王家人买来胶泥后,开始扳泥、捏坯、晾坯,干了,着色。晾坯要瞅好天气。晾坯的时候,满院子都是泥人。晾干了,装进子里,等天阴下雨时,再着色。
  因而,王家有着“一茓泥人一茓粮”之说。凭泥吃饭,自然也就特别讲究做工。
  王家这一代的主人叫王二,年近五十,膝下有一双儿女,阖家四口人都会捏泥人。王家捏泥人全凭捏,历来不用固定的模子,“造型”在心,一会儿便捏了出来。由于是即兴创作,王家泥人的面目从不千篇一律,而是各有千秋,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赶得巧,还能捏出传世之作。贵在“赶巧”。因为真正的艺术品诞生都有很大的偶然性、必然性和随意性。就王家四口人相比,自然要数王二的手艺最为绝。每每捏出好的,他总是舍不得出售,小心地放在内室的木架上,让它阴干后再认真着色。几代相传下来,内室的木架上便放满了精品。众多的精品摆放在一起,就透出一种气势。王二把这些精品当做儿女们的“教科书”,没事儿就让他们观赏、琢磨,达到潜移默化、取法乎上之效果。
  这一年,陈州城来了一位传教士。传教士是位洋人,蓝眼睛黄头发,但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到陈州不久,便听说了王家泥人。一日,他借观赏金龙桥之故,到了王家,说是要买几套泥人。王二很热情,拿出一套,让传教士观赏。那洋人对东方民间艺术像是极感兴趣,爱不释手,掏出银钱,买下王二拿出的几套后,又问道:“我想买你们祖上传下来的精品,卖不卖?”王二摇头。那教士说:“能否让我一饱眼福?”王二说可以。王二说完便领那洋人到了内室,拉开了挡架的破布帘儿。那洋人见到木架上的精品,惊诧得张大了嘴巴。他轻轻拿起一件明朝初年的珍品,抚摸良久,最后央求王二全部卖给他。
  王二严肃地摇摇头,说:“这是传家之宝,饿死也不卖的!”
  “我掏大价钱!”传教士双目放出了绿光,说,“可以让你发财的!”
  王二笑笑,说:“你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决不会卖的!弄这玩意儿,并不是为发财!”
  “为什么?”传教士不解地问。
  “一是为糊口,二是为技痒,你懂吗?一天不捏泥人,我手要发痒的。卖了这些,我就没了神!人没神是活不下去的!”王二说得很骄傲。
  那洋人却显得很颓丧,贪婪地望了望那些东方瑰宝,恋恋不舍地走了。
  几天以后的一个深夜,一股水匪从湖上而来,包围了王家,绑了王家老小。但土匪东找西寻,却不见了泥人精品。匪首大惊,问王二道:“你家祖传泥人哪里去了?”王二冷笑道:“就在这屋里!”土匪们又寻一遍,仍不见。匪首发怒道:“你不说我就杀了你!”王二笑笑说:“杀了我你就更得不到!不过,你只要告诉我是谁雇你们来的,我就对你说!”匪首迟疑了一下,说了。王二骂了一句那洋教士,对匪首说:“我把它们全与所卖泥人掺在了一起,有眼力就自己挑去!”土匪们自然没眼力,挑来拣去大同小异,又见天色渐明,便带走了王二的独生子,命王二天明交出真货,否则,王家独根儿就血染城湖。
  万般无奈,王二只得给土匪们送去了祖传泥人。儿子从城湖里回来后,很是抱怨父亲。王二却很高兴,拍了拍儿子的肩头,深情地说:“能和泥人同生死共患难,说明王家的真传你已学到手了!”
  当下,王二寻到那教士,说:“泥人我愿意卖了!”
  洋教士颇感惊讶,不解地问:“听说你家祖传泥人被强盗抢走了,你还卖什么?”
  “那是赝品!”王二笑了笑,诡秘地说,“实不相瞒,我知道真品早晚也保不住,不如换几个钱花!你到底要不要?”
  洋教士疑惑地望着王二,思量了好一会,最后答应明天看货。当天夜里,洋教士派人给土匪送信说:“白给了你们银钱,弄了一堆假货色!”
  土匪们大骂洋人挑剔,把泥人全都倒进了湖水里。
  第二天,洋教士找到王二,要求先看货后交钱。王二满口答应,领洋人到了湖边,划出一叶小舟,一直带洋人到了土匪倒泥人的地方。
  那是万亩城湖的深处,茂密的芦苇和蒲草如波涛般摇荡。水鸟的叫声铺天盖地,如云般飘起,又如云般降落。土匪倒泥人的地方是一片内湖,湖水清澈,一眼见底。鱼儿悠然摇尾,水鸭闻声扎猛。片片涟漪平静之后,无数个泥人显露出来。通过水的映衬,显得更加鲜艳夺目,栩栩如生。
  王二指了指水中的泥人说:“喏,全在这儿!”
  洋教士看到真品被毁,知道上了王二的当,顿如炸雷击顶,白了脸色,双手捧面,痛心地哭了。
  王二见洋人哭得伤心,颇受感动,问道:“你是真心爱这泥人?”
  洋教士面对泥人,禁不住双手捶胸,吼道:“艺术!这是艺术!我并不是拿它们赚钱花!”
  王二怔了,怔得目瞪口呆,好一时,他才脱去外衣,一下跳进水里,连连捞出三套,双手递给那教士说:“这三套,是我送给您的!”
  那教士接过泥人,像接过一个虚拟的梦幻,惊诧得张大了嘴巴!原来那泥人经过一天一夜的浸泡,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已变成了不能摸碰的一堆烂泥,而是完好无损,仿佛比原来还更加灿烂夺目!他仿佛是看到了一个极其美妙的童话……

孙方友新笔记体小说 <wbr>| <wbr>泥人王

  =======================================================
  “墨白研究”微信公众号,为您展示评论家、学者、高校研究界、文学爱好者等对墨白小说的        研究成果。微        信搜索:mobaiyanjiu,或按住下面图标识别二维码加入关注。
孙方友新笔记体小说 <wbr>| <wbr>泥人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