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代人的心灵史与普遍的生存困境——读墨白长篇小说《欲望》(杨文臣)

(2015-12-23 20:12:58)
标签:

墨白研究

长篇小说《欲望》

生存困境

《信阳文学》

杨文臣

分类: 小说评论
资料来源:《信阳文学》2015年第4期。

一代人的心灵史与普遍的生存困境
——读墨白长篇小说《欲望》

杨文臣

  米兰·昆德拉说,伟大的小说是对遗忘了的存在的探究。墨白先生的《欲望》三部曲无疑是这样的一部伟大作品。
  欲望(性欲)本身并不一定是罪恶的,它可以是人类文明的强大驱动力(弗洛伊德),也可以是人们建立与他人之间的亲密联系从而实现自身完整性的创造性力量(弗洛姆)。然而,在不健全的社会中,欲望往往会被畸形化为强烈的占有欲和统治欲,从而驱使人走向堕落和沉沦。颍河镇的出色子弟谭渔、吴西玉和黄秋雨逃离了匮乏、颓败的乡村,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城市,但在寻求被城市认同的过程中却感到自卑、笨拙和力不从心,陷入精神上的焦虑和挣扎中。为城市女人所吸引并渴望“进入”她们--既在身体又在精神的层面上--正是他们寻求被认同的一种体现,这时他们的欲望不仅是本能上的,而且是具有精神意味的“爱欲”。我们可以基于现有的道德准则(这种道德准则本身具有自己的历史性和局限性)指责他们对家庭的背叛,--他们本人也在承受心灵上的折磨,但我们更应该给予一种同情的理解,正如我们不能轻率地指责他们以进入城市的方式背叛了乡土。然而,他们只在身体上而没能在精神上“进入”(无论是女人还是城市),因而无法获得认同感和满足感,这又导致追求进入的欲望越发强烈,沉沦和悲剧于是不可避免。墨白和谭渔们是一代人,他深刻地展示了那一代从乡土走进城市的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谭渔们无法真正“进入”城市,不只是他们自身的原因--来自乡土的根深蒂固的精神重负,更重要的是繁华而优雅的城市并不具有他们想象中的精神的丰盈。《红卷》中谭渔幻想出来的赵静可以给他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满足;现实中的赵静——《黄卷》中的尹琳却使吴西玉想要逃离,因为在她的房间里只有性,过量的性。城市也是如此,至多给你提供物质的满足,绝不会响应精神的诉求。谭渔们之所以忧郁、孤独、绝望,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彻底蜕变,他们对欲望的追逐还包含着精神上的寻求,而钱大用、白煦然之流的生命中只剩下了赤裸裸的、丑陋的欲望。至于我们,麻木而冷漠,安然或无奈地漂浮于庸常、功利的生活之流中,甚至丧失了对于孤独、隔膜的意识。也许我们不会出现生活作风问题,但面对苦苦挣扎的谭渔们,我们在道德上真的有什么优越可言吗?
  谭渔们的灵魂在城市中无法安顿,乡村也不是他们的避难所,后者同样地功利、污浊而且粗鄙。谭渔们遭到双重放逐,意味着精神在这个时代已无容身之地,现代人的生存困境由此被深刻地揭示出来。有人说,墨白教我们看清了来处,却看不清未来的路途。但有谁能为我们规划一个美好的未来吗?对一个作家来说,揭示出存在的真实,即是伟大,而且没有更高的伟大。

一代人的心灵史与普遍的生存困境——读墨白长篇小说《欲望》(杨文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