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孙方友与墨白研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0,006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方友和他们家的一窝作家(野莽)

(2013-08-11 20:17:05)
标签:

文化

分类: 作家信息

孙方友和他们家的一窝作家
 

 野 莽


摘自:《辽河》2006年第7

 

 我一直都对文坛上的家族作家充满着羡慕之情,如外国的仲马父子,勃朗特姐妹,中国古代的曹氏父子,苏氏父子,白氏兄弟,袁氏兄弟,现代的周氏兄弟。当代也曾出过几对兄弟作家,在新时期伤痕与反思文学中出尽风头的白桦和叶楠,此后还有湖南的彭见明和彭东明。要是把现当代贯穿起来,还有母女作家如茹志鹃和王安忆,母子作家如杨沫和老鬼,父子作家如巴金和李晓,父女作家如曹禺和万方,祖孙作家如叶圣陶与叶兆言,还有等等。
  很久以前,我并不知道孙方友和墨白是一对兄弟,这事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他们的名字,如果墨白的名字叫孙方爱,我会把他们往兄弟关系上想,如果孙方友的名字叫墨红,我也会把他们往兄弟关系上想。然而问题恰恰出在他们一个行要更名,一个坐不改姓,而且写出来的小说也驴头不对马嘴,这就不免造成了我的忽视,直到上个世纪过完之后,我才听说他们是兄弟作家。

去年春天,有一家与时俱进的杂志社,搞了一个别具匠心的擂台赛,每期选一位短篇高手做擂主,号召全国作家登台打擂,规则是擂主写得好,算是守擂成功,打擂者写得更好,擂主就得滚下台去,其性质之残忍,类似于《水浒传》里燕小乙血战擎天柱。我是擂台赛的五位评委之一,新年第一期的第一位擂主,该杂志选中了河南的孙方友。

 孙方友披挂上马,写了一个《贾知县》,打擂者云集,然而都没有打下擂主的趋势,看到最后一篇署名墨白的《寻找》,眼睛陡然发亮,似觉篇中那个失踪的老汉略胜贾知县一筹,于是我把墨白排在第一,心想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余下四位评委未必与我相投。孰料揭榜之际,组委会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是不好了,五个评委排名结果,孙方友两个第一,墨白三个第一,其他打擂者全都在第三以后,根据规则,孙方友就被他的同胞兄弟墨白打下了擂台。

 我在电话里说,这么好的作家不能下台,反正他们兄弟二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承认我酒后眼睛发花,准头不好,像阿Q一样,明明是想挽哥哥一个圈儿,笔头一抖挽到了弟弟身上,劳驾你们给我纠正过来,好歹要把孙方友保住。这事墨白至今还蒙在鼓里,本来我并不打算告诉他,骨肉同胞,吃个哑巴亏也就算了。然而那次河南代表队作客辽河,冲锋陷阵的又是孙氏伯仲,我心里这一高兴,忍不住就把实话说了出来。从这里可以说明一个问题,说明这兄弟二人的短篇小说都写得精妙绝伦,全国有那么多武艺高强的打擂者,为什么打到最后,进入决战的恰恰就是他们两个呢?

 这些年来,豫军哗哗啦啦地转战京城,周大新,阎连科,刘庆邦,刘震云,还有一些快要形成气候的第二梯队,另外一些则还留守在郑州的大本营里。这个大本营的名字叫做河南省文学院,文学院要招摹一批在全国都有名气的作家,第一批的名单报上来了,十几个人里就有两个姓孙,一个是方友,一个是墨白,而且是一对亲兄弟。这个院的院长孙荪本来也姓孙,孙院长的麾下一下子又要引进两个姓孙的,公然地内不避亲,这事儿在院子里爆发了争论。有人提出两丁抽一,孙方友进墨白就不进,墨白进孙方友就不进,兄弟两个双双入选,那不显得中原大地没有更加广泛的人才吗?

 但是研究的结果,两丁抽一是当年国民党抓壮丁的做法,这个做法不适合用于孙氏兄弟,孙方友的陈州笔记已走进世界的五个语种,墨白的淮河流域小说在国内也掀起了大的波涛,兄弟两丁都应该抽进去。这事儿并不是没有先例,同样是他们孙家,三打祝家庄的孙立和孙新,不就是两个亲兄弟吗?

 这兄弟二人迄今我只见着一个,是公元2003年一个冰天雪地的日子里,到冰城哈尔滨去看冰雕,邂逅了其兄孙方友。那次相逢我有两个意外,一个是黄河岸边那么一条魁梧的汉子,却原来滴酒不沾,另一个是他能通过人的牙齿看出对方的种族和身份,这个手艺使人油然想到兽医和巫士。黑龙江省文联谭副主席,是一位漂亮修长的女性,脸蛋和身段都无可挑剔,只是妩媚一笑牙齿稍微有一点儿黑,我的分析是她小时候吃多了糖,而在座的孙方友先生,这个在他的《陈州笔记》和《小镇人物》中写尽了绝人绝活儿的笔记小说家,他出奇的考证语惊四座,他说:“闺女,您的祖上是皇室贵族吧?”

 皇室贵族的后裔始而愕然,继而钦佩,问他是何以知道的,又端起杯子要敬他一个酒。孙方友一脸的悬念,操起筷子大口吃着东北小鸡炖蘑菇,酒他是一点都不喝的。

 还有一个迄今没有见着。倒是迄今没有见着的一个,电话反而比孙方友要多得多。每一次打电话来,人都已经到了北京,大抵是为着两件事,一件是跟某影视文化公司签订某部部电视剧的写作合同,一个是某部电视剧获得了某种奖。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墨白的电话又打来了,说他来京参加今晚八点的颁奖晚会,不能到家来看我了。我火速地打开电视,按照孙方友的形象搜索墨白,总算是对上了号,身材比他哥哥要小一点儿,气魄却是一样的大,雄赳赳地走上台去,一把就将那个奖品拿到手了。

 不仅这兄弟二人是大作家,而且这兄弟二人的家里各自又出了一个小作家。公元2004年的4月,新世界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名叫《中国作家教子报告》的书,书里收有几封墨白和孙柯二位同志的通信,那位孙柯不是别人,他乃墨白的儿子,已在国内发表了不少作品,书中的每一封信简直都是一篇美文,谈文学,谈艺术,谈社会,谈人生,口气是个小孩子,文字却像个老作家。公元2005年的元月,云南人民出版社又出版了一套名叫《中国作家档案书系》的书,忽然有一天,我收到一张从郑州寄来的《大河报》,头版头条是一篇评论文章,作者署名青瑜,文章以深厚的感情着重表扬了这套书中的三位作家,其中一位是我,一位是孙方友。我当然是很高兴的,向人一打听,作者原来是孙方友的女儿,真名叫做海霞,那个一接到我的电话,就甜蜜蜜地喊我野叔叔的可爱的女孩儿。
  

  (责任编辑/沙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