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纪霖
许纪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4,380
  • 关注人气:5,4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青松:我借唐师曾博客,说几句话

(2011-04-03 10:13:30)
标签:

杂谈

分类: 私见
王青松口授 小玩闹录入 北大国政系79同学整理
 
   昨天上午,驱车到朋友办公室,看了鸭弟的博客,感慨万千,这么多颗善良的心,关注着我们。受宠若惊,潸然泪下……
 
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们的儿子,正经历着由“文明”向“野蛮”的过渡。
  一个多月前,我在东面山里放牛,小儿在西面山中牧羊。晚上八点我到家,妻问:“宇儿呢?”“没回来?!” 我转身向茫茫的深山飞奔而去。
  深夜,在一个高山顶上找到他,他和羊群裹在一起,茫茫地注视着山外面的世界。问他“怕不。”“不怕,我是山的儿子。”
    跑步、爬山、摔跤,城中小儿无人可以匹敌,语文、数学、外语,单位时间内的学习效率,可达城里学校儿童一到三倍。音乐美术差矣(无老师)。家庭小学一年级一班,下半学期。教员:母亲,一对一,半耕半读,上午学习,下午放羊。
(照片——“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孩子的发展方向:国学(利用他自然记忆力特好)已大量背诵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幼学琼林……

国足、田径、角斗士

    孩子迫切需要扎上牛鼻子,由“野生动物”向“文明方向”驯化,就物种进化而言,是不是严重的身心摧残。
    地球村的居民这么多,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太多了。药物太多了,计算机太多了,“核武器”太多了。借用唐师曾老鸭的戏谑言语:“日本的‘原子弹’一发电,吓得‘麦克阿瑟’直哆嗦。”
    如果在文明的沉重束缚下,来几头凶猛的角斗士,大家不也解闷儿。
    城市儿童,穿着漂亮的防(纺)化服,带着眼镜,脸和手都白净的没有血色,口中喃喃:锄禾日当午……每当想起小学生背国学的映像——一个穿了镀金衣服的稻草人,脑子里放了一颗芯片,这样的印象挥之不去。
妻教儿背,“锄禾、、(全)”念一遍,全记住了。“妈妈,说错了。”“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幸福”—“为什么?”“你没看见我爸爸每次锄禾回来,吃饭都特香特多”。儿子的理解也引起了父亲的共鸣,这首诗的作者生活在旁观者的立场上,“皆辛苦”,真正的锄禾人,心里酣畅痛快。
    计算机、电视机、游戏机、现代文明的东西太多了,太“文明”了。城里的小朋友,需要放生,向野蛮的方向驯化。
 
面向黄土背朝天

    农民太辛苦了:面向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子摔八瓣。
    上午坐在朋友的办公室里看鸭博,背靠沙发椅,面向电脑。晚上回到山里,眼镜刺疼三个多小时,后背奇痒,眼睛被放射性灼伤,背被皮革侵染。
    土——大地、母亲、生机,“人吃土一生,土吃人一口”,“入土为安”;
    天——晴空万里,白云悠悠,烈日炎炎,雷电轰鸣,太美了,太激荡人心了!
    面对方向盘,面对柏油路、面对教科书。我想了半天,没有比面向黄土背朝天更洒脱、更优美的境界了。祖宗早有定论:“乐天知命,安土敦人。”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现在是六十亩地,二十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劳动丰收之后的喜悦,内心的释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普通人,
    各位网友高抬了。
    我们什么也没有看透,也不是哪方高人、神仙,我们只是想过一种普通人的生活,吃一口一个人应该吃的东西,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劳累了一天,夫妻双双依偎在月光的怀抱中,享受那片刻的宁静。
    若时空的焦距往前推三百年,这太容易了,而现代人,确需付出极大的身心代价。
    从79年考进北大,到93年家住未名湖畔镜春园74号,自信未名湖也渡了上千圈,风景照也拍了数百张,(照片)。曾经设想自编自导自拍一部小型纪录片——《未名湖的冬夏春秋》。完全真实自然取景,献给北大百年华诞。但我这个北大的不肖子孙,无名小辈没有等到她的百年华诞,就像战场上的逃兵——溜了。哪有鸭弟那般威武,冒着海湾战争的炮火,为母校百年华诞挺身钻进了金字塔。当我从传说中知道,我的37楼432房间上铺鸭弟在北京军区总医院遭受“锥刺骨”酷刑时,我在山上中默默的流泪……
   大约在90年代的某一天,下午五点,我和妻,先后从系里回家,放下书包,不约而同的向未名湖走去,五分钟后,我们在“一体”外桥头停住了。夕阳的余辉下,北大西校门的南隅,两柱巨型的黑烟,遮蔽了半边天,那是首钢——国家重点企业。游湖的雅兴一扫而光,妻含泪默默往家走,我背相机随其后,走到王瑶先生的宅院外两只石狮子处,妻凄然的说;“十年、二十年后会不会好一点?”我答:“汽车的尾气,将是现在的十至二十倍。”两人相对无语。晚上吃饭,无味。躺在床上浑身没劲。慢慢的我们开始了寻找……
 
路在何方

    1989年—1991年,校外香山方向租房子;
    1992-1993年,远郊农村租房子,度假期;
    94-97年,周末、假日、假期移居农村,租地五至十亩。先后添鸡、鸭、羊、猪、猫、狗、骡等。农村摊子变大,无常人照管不行,妻98年毅然辞职,专心务农。
    99年,承包荒山两千五百亩,五十年有效期,2000年后,我渐脱离北大,与世隔绝。所谓“二十多年”,从89年算起,前期为渐进,有一个适应、思考、痛苦的过程。由“文明”到“蛮荒”的适应,我正在写的书将尽现这一过程。
    我脱离北大的基本原因有二:一、长期住在农村,开车两边跑。课上不好,误人子弟。家里田园荒芜,无人领工;其二、想静下心来看看古书,养个儿子。其时,我已45-6岁,妻已35-6岁,属超大龄。
困境
   从89至2010年底,约花去三百五十万,来源:妻讲GRE、T的报酬,妻编教材的收入,我在社会上讲课的积蓄,河南老家卖房款,朋友、学生的资助(五十万)。
    农活忙时雇20-25个农工。闲暇时雇15-20个农工,去年雇10个农工。今年雇5-7人,原因很简单,经济拮据。要维持正常运转,至少需10-12名农工,费用,25-30万(按2010年标准)。
    如果使用化肥、农药、机械,可减少百分之七十的农工,这样同大家一样,相当于住城里,买着吃,那违背我们进山的初衷。要维持纯天然、原生态,投入钱多、人多、收获少,成本高。
    我们自认为,鸡、鱼、肉、蛋、奶、粮、油、酒、酱、醋、蔬菜质量纯天然原生态。
    小儿已经七岁,他确实需要同外边的世界交流,但接触的方式我们正在思考。我以我们二十多年的探索过程为基础,创作一部书,暂拟书名《新桃花源》,或叫《原生态》。已经写好一部分,很快可以交大家裁判。
    我找师曾弟的最初动机,也很卑鄙,希望借他的大名,为这本书做点宣传。果然,鸭弟一篇博客24小时点击120万。
    我现在已入流:“八亿农民中的普通一员,蓬头垢面,破衣烂衫,两手老茧。一没钱、二没权,三没职称。就一项:一家三口,和谐、善良、身体健康。” 

                     王青松,2011年3月31日,北京,什刹海,唐老鸭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