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指尖的真相

(2012-03-18 15:20:39)
标签:

娱乐

分类: Religion_and_Myth

前言、苏美尔及古埃及


0——前言:倘若你相信

文章开始前,我仍然要强调一下神的概念,所有的人格神都只是来自地外的高灵,在本文中为了方便理解将高灵称为神,但他们都不是哲学意义上的真正的神,真正的神是道教中的“道”,佛教中的“禅”,印度教中的“梵”,以及“ONE”“ZERO”“ALL”等象征性的称谓,我称之为不可言说的“存在”(祂)。而这些神们(gods)——高灵的名字,人们对他们的称呼,也都不是他们的本名,如同伊西丝百般套取拉的真名一样,真名是不能被知晓的,所以我们现今对神的种种姓名的记载,均只是一个代号。

我知道人类的真实想法是“地球是属于人类的,地球与人类之间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你们不过是想要占有这片土地”之类的“主权”意识,也知道“别人们”对人类的想法。但是作为我来说,我只是希望用最简单的语言把这段漫长的关于人类与地外高等生命体的历史客观的讲完,并借此消除误解和带有敌意的人类的错误认识。

那么,就从头开始吧。

 

 

1——苏美尔:一切的起源

这个世界的交集点就是人类最古老的【苏美尔】——在苏美尔中天界诸神的总称叫做阿鲁那奇(Anunnzki),而他们来自的地方就是被称作第十二个天体的,也就是所谓的不存在之行星尼比鲁(Nibiru)。

Nibiru在如今可谓红的发紫,因为据说它与2012有密切关系。与此我也不多说,有兴趣的可以自行了解。总之当初的尼比鲁由于星体能量的逐步丧失,越来越不适宜居住,所以他们就来到了地球,而后陆陆续续也很更多的其他星球的种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也来到地球,但对于人类都没有如阿鲁那奇产生那么大的作用。导致今天我们甚至可以说,地球不是人类的地球,而是阿鲁那奇的地球——所以“将地球变成地球人的地球”,正是这一次世纪战争中人类种族的目的。

 

说回阿鲁那奇。苏美尔有一位蛇形神,他就是被称作“灵巧的创造者”的海王星努迪姆德(艾,意为“他的家是水”/恩基,意为“地球之主”),他与恩利尔同为安的儿子,但恩利尔像是天使,而他却是魔鬼的角色。他的妻子是医学女神,也是蛇形,这也是现代医学标志的由来。(同为蛇形的夫妻,又与造人有关,这与伏羲和女娲如出一辙)。

 

恩基是个狡猾的神,他向人类透露了智慧树的秘密,也向人类透露了大洪水。本来众神包括恩利尔都发誓不向人类透露的,“为什么要让我发誓?我要用我的双手还对付我自己的人类吗?”,但最终恩基也发誓了。不过最后他还是说了——向着藏有阿特拉-哈希斯的一面墙。恩基让人类造了方舟,他不愿意人类灭绝。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最开始,是恩基创造了人类。

 

恩基引入了基因控制方法制作了最初的人类“完美模型”:亚达帕(Adapa),也就是亚当(Adam/Adama),让自己的妻子来将其实践化。之后,14个“生育女神”中的7个生了男孩,7个生了女孩,这种类似体外受精的方法还运用在“圣母玛丽亚”的身上。尽管人们常用“人怎么会是上帝造的?完美的上帝怎么会造出罪恶的人类?”来反驳神的存在,但事实上,纳菲利姆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的神,虽然人们称之为神,但他们只是高灵,也有魔性的部分,所以人类就会这样,这是再合理不过的逻辑。

 

造人的最大目的是为了劳动力,犹如家畜对于人类一样。史诗中记载:“让她(苏德)创造一种原始工人,来承担枷锁……让这种工人承担神的艰辛,让他承担枷锁!”——请别觉得残忍,制造你的本意并不是为了让你觉得神很残忍而你的存在没有价值,而是你很有价值,不然就不会制造你,不然你就不会存在。难道不需要猪的你会养一头猪吗?除非太无聊。当然,最初的造人也有“太无聊”这个原因。而在基于人类的问题上,矛盾开始产生。

 

继何露斯与塞特的战争(何露斯统治了埃及,而赛特出逃夺取了西奈半岛和迦南)后,恩利尔(Enlil)集团对恩基(Enki)集团发动了第二次众神间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尼努尔塔带领着他父亲的势力(恩基的长子是马杜克,也就是埃及神拉)取得了胜利,这次冲突结束于他们共同的母亲与妻子,宁呼尔萨格(Ki)强迫的和平谈判,结果就是地球这片领地被划分,因此人类的文明也分成了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印度河流域三块主要区域。而逐渐的,因为神与人的交配,神的基因的转移,土地的主权慢慢移交给了人类,比如吉尔加美什。而神也回到了天上,但是他们并没有忘记,所以耶稣说,“我的国在天上”。

 

后来来自阿鲁那奇的苏美尔人所在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公元前24世纪被阿卡德人入侵了,而阿卡德人是闪族人的后裔,也就是拥有耶和华基因的人。因此两股基因在这块土地上再度汇聚。现在,我们明白了一个事实——主宰的力量分为两派,一派是所谓的善的恩利尔,另一派是所谓的恶的恩基,这时还是非常非常久远之前,而后他们就发展成了现代意义上的天使与魔鬼,神族与魔族,天人道与修罗道。

 

 

2——古埃及:关于金字塔

拉是恩基的长子,所以【古埃及】自然也属于恩基集团。金字塔作为当年阿努那奇的“科技基地”而被使用着,而法老深信自己体内基因的力量。关于古埃及,事情很简单,无非就是恩基的后代如何对埃及的一番掌控,这里要说的是关于埃及的战争。

 

《众神与人类的战争》一书中写到:“救世主预见,在人类的最后一场战争中,众神将与人类联合,而且‘人和神的哭声’将在战场上混合——这场战争那么令人悲哀吗?答案是否定的。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战争,是为了像战争开始一样,使人类之间的战争永远结束:人和神因此而并肩作战。”

 

法老王朝开始于公元前3100年,在一个象形文字为“Men”的人的统治下,上下埃及得到了统一,他还建立了新都城孟奈菲(Men-Nefer,美丽的人类),可见这个人是喜爱人类的。而统治了埃及整整12300年的7个神分别是卜塔(9000),拉(1000),舒(700),盖布(500),奥西里斯(450),赛特(350),何露斯(300)。而卜塔和其他一些神被称为Ntr,也就是“守护者,观察者”。埃及人说他们是从“很远的地方”塔乌尔(Ta-Ur)来到埃及,乌尔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南部,意思是古老,而连接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红海海峡就是Ta-Neter,是“上帝的所在地”,而这些古老的神起源于闪米特人,也就是阿卡德人,所以卜塔应用闪族语解释——“他通过凿刻和打开来造物”,而拉的昵称Tem在闪族语中则是“完整的,唯一的统治者”。

 

恩基与恩利尔的矛盾导火索是恩基将带有阿鲁那奇血统的人类(这样的半神半人到了后期出现了非常多,比较知名的就是类似吉尔加美什这样的史诗人物)提拔为舒鲁帕克的统治者,这点直接惹怒了恩利尔。但矛盾的本质却是金字塔的归属权,也就是“力量”。而这次战争以恩基的投降告终,和解结果为恩基同意给予恩利尔和他的后代永恒的权利,而恩利尔也承认恩基和他的后代在吉萨的主权。其中的条件是,如果今后恩基和他的后代将大金字塔用于战争,他的儿子们就应被禁止统治吉萨和整个埃及。虽说这是在中立人宁呼尔萨格的作用下,但其实她更偏向于恩基。

 

埃利都永久性的属于了恩基,那是他的最初的居所。恩基作为某种真正意义上的“耶和华”,他并不是所谓的“黑暗”。以后人类就会明白,恩基也好,恩利尔也好,大家都一样,一样的善良或一样的邪恶,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他们有的喜爱人类,有的厌恶人类,有的觉得和人类相处获得了很多很多,有的却是十分排斥与人类有关的一切……但这些都是基于对待“外物”的感情。不同种族就是不同种族,况且对于他们人类不过是一个“产物”,这个产物超乎了阿鲁那奇人,也就是所谓的神族的控制,可他们和人类的这一切却都在真正的神,那个不可言说的“存在” 的预料之中。所以没关系,不管是怎么样都好,祂的安排都是好的,只要相信自己的本初直觉,一切就都没关系。

 

不过人类似乎看轻了很多事,比如自身的意识的力量的强大程度;人工智所能发展出的真正极限;核能以及更多强大新能源的开发与利用等等,这样无知的贸然行动,结局就会很危险。——是的,就会和当初的阿鲁那奇人一样。

 

 

3——古中国:我们在这里

来自伏羲和女娲的【古中国】人的基因就来自恩基。这点在汉字上就可以看出来,研究甲骨文,金文,篆文后很自然的就会发现,苏美尔象形文字(楔形文字)和我们的象形文字是如出一辙的。关于美索不达米亚如何进入神州大地,去阅读相关神话传说和历史资料就会很明了了(比如蛇文化以及周易)。遍布整个美洲的印第安(Indian),在中国学者王大有和宋宝忠(详见《殷地安之谜》)的眼中应该被翻译为殷地安(Yindian),这类相关资料有很多,集成了令人无法反驳的事实。

 

印第安土著们以老火神伊萨姆那(Itsamana)和他的妻子伊希切尔(Ixchel),凯察尔柯特尔(Quetzalcoatl)为共同祖先,原型则是中华初祖燧人氏,弇兹氏,盘古氏,雷泽氏,华胥氏,太昊,伏羲及其传人少昊,因此具有龙(羽蛇)凤(风神雷鸟Ehecatl-Rain Bird)、太阳图腾和观测金星并使用方牙博木的习俗。凯察尔鸟称“鷶(麦鸟)鷎”(Qurtzal Macaw),就是少昊的记音。见于各种手抄本,木雕,石雕中的伊萨姆那和伊希切尔,发明了人工火和天文历法,确定天地秩序,立极(表木)开天辟地;见于各种手抄本,木雕,石雕中的凯察尔柯特尔,重复着相同的出身和业绩——母系华胥氏履雷神氏族龙迹生伏羲,创立八卦太阳历——而人首蛇身即是“道”字的原型。

 

在今美俄克拉荷马州的Spiro Mound贝雕上的伏羲女娲交尾图,苍牙(牙璋),蚩尤,鹳兜,畎夷等图腾祖先像,也提供了证据。中国羲和(Xihe)在美洲的化身是奥林(Ollin)娥日;常羲(Changxi)是月中玉兔蟾蜍;地母,大地女神句龙后土(Gou long Houtu)是恰克(Chac),德拉洛克(Tlaloc);句芒重(Gou mang zhong)就是南美洲查文文化印加(殷家,Inca)文化中和太阳门上的执圭、矩的太阳神殷帝(Indi)——印加王的祖先,传承了共同的族姓“风”姓。几乎所有最重要的美洲印第安祖先神都来自古代中华,也都是中华先人的祖先。殷人东渡美洲,只是中华先人移民美洲的第六次,之前之后都有。由此可见,中国人具有的是恩基血统,而作为中国人后裔的印第安人,日本人等等,也具有相应血统,只是比例不同。

 

额外说一说日本。魔族——姑且这么叫吧,天照大神就是他的后裔,而日本人保存着极大比例的魔族血统,这很好的解释了3个问题:一,为什么日本人和德国人如此相似;二,为什么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作风与其他民族人类相去甚远甚至匪夷所思;三,为什么日本近几年捕鲸的力度日益加大——鲸鱼担任着地球与人类之间的沟通媒介,而修罗要做的就是斩断人与自然的交流——让地球的星体意识无法通过鲸鱼的咏唱传达给人类,从而达到与2012相关的目的。

 

风是中国最为古老的姓氏,关于风姓,就要说到黄帝蚩尤作战时的风后,与风相关的事实就是漫漫五千年过后,华夏大地仍然深深的被炎黄所掌握,掌握在这里是个中性词,我本身是不发表任何言论的。

 

中国如今更是非常的特别,甚至可以说是这一次的主角,纵观中国历史,特别是近代至今,种种发展其实都一目了然,比如GCD,就算是普通人从这个角度仔细想想就可以觉察一二。中国作为炎黄子孙,但实际黄帝时期就已然算非常“近代”了。流传日益广泛的中国救世主是“紫薇圣人”,也就是北极星,所谓的“斗数之主”“帝星”,据说他将在末世之时拯救炎黄子孙于水火,带领华夏族人开辟新纪元。但是实际上呢?

 

我说过,对人类来说最好的世界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乌托邦乐园就是最适合人类的天国,它真的是人类所能够得到的,最好的最合适的结果。但是从本质上说,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会将人类更深的束缚在这个星球,无法离开。“紫薇圣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精神力”,世界需要人类的意识力量,而之所以恩基创造人类也是为了将“提供世界运转能源”的任务移交给人类,解放自身。所以本质上,紫薇圣人并不符合救世主的概念,但在人类目前层次的角度看,他所能带来的却也真的是最好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说,他也算是当之无愧的救世主。而在我的立场看来,我不会对此发表什么意见,这个“魔鬼”的救世主,阿修罗的王,对人类所做的,是人类会发自内心感恩的罪恶,所以无可非议。

 

关于中国,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傣族创世神话(傣:意为自由;高贵;人类),相信大家看了就会明白很多事了:

 

【初始之时,什么都没有。只有强烈的风和闪闪的火焰,大风吹着火而形成了一团东西,他化作人形,叫做叭英叭。(第一个巴字是“闪光”的意思)

出生后十万年过去了——英叭觉得身上很脏,于是就去洗澡。在洗澡时搓下了身上的泥,做了一个生物叫做“猴宾”,也叫“云轰”。开始它只有身子而没有翅膀和尾巴,英叭祈祷希望它长出翅膀和尾巴,于是它就有了,而英叭就骑乘着它四处飞翔。

这样飞了十万年——英叭发现没有地方可以降落,又将身上的汗泥搓下来,捏了一座塔,他托着塔许愿希望塔变得又高又大,果然塔就高如高山。然后他们降落在塔顶,又在塔上钻了个洞,可以一直通到地上,还在底层的东南西北开了四个门。可塔总是不稳固,向东倾斜时英叭就用脚踩正,向西倾斜时又用脚踩正,直到英叭又用汗泥捏了一头大象来背负着塔,这才稳固下来。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还是担心塔不稳固,又从猴宾身上刮了汗泥捏了三个石堆,并许愿到希望石堆又大又结实,但又要柔软的如攀枝花,果然实现了。他把石堆支撑在塔的三个角上,塔就更稳固了。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将猴宾身上的汗泥刮下来,捏了一只狮子,放置在大地之东,狮子的头朝着东面。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将猴宾身上的汗泥刮下来,捏了一只黄牛,放置在大地之南,黄牛的头朝着南面。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将猴宾身上的汗泥刮下来,捏了一只拉杂西(傣族神话中的动物,比狮子更为勇猛)放置在大地之西,拉杂西的头朝着西面。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将猴宾身上的汗泥刮下来,捏了一只大象,放置在大地之北,大象的头朝着北面。

十万年过去了——为造这些事物英叭觉得很累,因而流下了一滴汗,他于是许愿希望汗变成又清又凉的水,于是汗落到了地上变成了大海(故而海水是咸的)。水先漫到北边的大象那,又漫到西边的拉杂西那,又漫到南边的黄牛那,最后漫到东边的狮子那。

十万年过去了——英叭用自己头上的汗水和身上的汗泥做了一个人,叫做鹏。他可以飞行,但却不能落地,只能落在英叭的头上,于是英叭让他去管理十六层天。

十万年过去了——鹏用自己的汗泥做出了鹏玛乍,与鹏长的一摸一样,也无法落地。于是鹏玛乍又捏了玛哈鹏,他可以落地,并最终决定留在大地上陪伴英叭。而鹏因此觉得寂寞,又捏了一头三脸的鹏三那来服侍自己,鹏三那去了“鹏亚答巴”天。鹏三那又捏了鹏细那,他住在“洪亚答比”天。鹏细那又捏了鹏XX(资料不明),他去往了“升答赛”天,这些人都常常飞下来服侍英叭。后来鹏又做了一个人,来不及做心那人就飞走了,飞去了“叔答细”天,鹏赶快将心扔过去,可把心扔到了“鹏亚答巴”天。而英叭的大臣们做了十个“吊卜吊辣”(吊卜吊辣为神名,至今老人仍知道此名),带了8个回到了天上,留下2个服侍英叭。天上的这8个吊卜吊辣各占了一层天。

十万年过去了——鹏想到父亲英叭已年迈又无人照料,就用自己的汗泥做了一个人,叫宰都落,让他去服侍英叭。

十万年过去了——宰都落用自己脚上的汗泥捏了一个人,叫吊哇牒,让他去服侍英叭。吊哇牒来到地上英叭的宫殿里,正逢英叭在洗澡,于是就坐在英叭的王位上等着他,而两个吊卜吊辣以为他就是英叭所以服侍着他。这时英叭洗澡出来看见吊哇牒坐在他的王位上,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他回答:“我是宰都落捏出来的,他叫我来服侍你。”可英叭认为他要来夺权,于是十分愤怒的在大厅飞舞起来展现自己的力量,并拿起金棒子打他。吊哇牒看到英叭的强大,又知道英叭是鹏的父亲,而十分羞愧和难过的走了。金棒子掉到了北面大象的身上。这时英叭看了看这个世界,世界到处一片雾霭,什么也没有。于是英叭祈祷希望雾全部变成泥土,果然如愿了。英叭就在泥土里种植了很多植物,又做了8个人,两人一组去东北西北看守。他们不知吃穿,浑身赤裸,没有男女的观念也不知羞耻。这时吊哇牒变作了一条绿色的大蟒,让他们吃树上的果子。蟒蛇先吃了,吃了后就变成了一条漂亮的大白花蛇,于是其中两人看了也开始效仿。他们吃了果实有了智慧,身体也发生了改变,变成了美丽的男女,于是成为了夫妻,叫做古里玛和古玛利,并生下了一对儿女。有一天,父亲让儿子去北方找水芹菜(另版本是去南海找水香菜),母亲让女儿去南方找黄茄子(另版本是去南山找野茄子)。那时世上还没有这两样东西,叫孩子们去找是因为父母知道它们以后必然会出现。

十万年过去了——女儿还没有找到黄茄子,迷路的她想念父母而大哭起来。母亲也非常思念女儿,于是就用地上的泥土做了30个姑娘让他们去找女儿。30个姑娘用树叶树皮做了衣服然后出发了,找到了女儿后就做了一艘大筏子,31人坐在上面,唱着歌顺流而下,回去母亲那里。而父亲也非常思念儿子,也用大地的泥土做了31个青年,让他们去找儿子。30个青年也用树叶树皮做了衣服然后出发了,找到了儿子后就做了一艘大筏子,30人坐在上面,唱着歌顺流而下,要回去父亲那里。在途中两个筏子相遇了,他们互相爱慕,对唱着歌,并彼此配对成了夫妻。这样一共就有了31对夫妻,加上他们的父母就有了32对。

人类世界因此开始。

 

 

4——巴比伦:天使与魔鬼

西方世界的主要信仰基督教的源头——两河流域【古巴比伦】属于恩利尔。犹太教的唯一真神,在古希伯来文圣经中写作“JHWH”,因为希伯来只记辅音不记元音,所以读法失传。据考证应读作“雅赫维”(Jahweh),意为“永存者”(词源是希伯来文hawah——存在)。而犹太教出于对神名的避讳,读经时代以希伯来文“阿特乃”(Adhonay——吾主)称呼,之后的基督教神学家将Adhonay一词中的元音嵌入JHWH,遂读成“耶和华”(Jehovah)。

 

耶和华——并不是万能的真正意义上的“上帝”,而只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头目”。这个组织的成员来自的种族都高度文明,以精神体的形式存在。他们可以改变外形,拥有双翼类人型(即是神的形状)外貌,和人类一样也有诸多种族和民族,但都具有翅膀,他们被人称为天使。

 

天使(mal akhim),《圣经》的讲述者,其英文名称angel,源自于希腊文angelos(使者)。它们是侍奉神的灵,神差遣它们来帮助需要拯救的人,传达神的意旨,是神在地上的发言人。不过天使也不能算是人类的朋友,因为天使也是会杀戮的。例如在夜之间杀死了十八万五千亚述人士兵(列王纪),和令所有埃及人的头一胎和家畜死掉(出埃及记)都是其中的例子。他们也不一定是人形,比如《以西结书》中记载的天国动物基路伯(Cherubim),在犹太教与伊斯兰教中也有记载,它长有翅膀,形状似人和鸟兽,载负着上帝的宝座,活脱脱的就是傣族创世神话中的“猴宾”。

 

为了方便我们将地球上所有文明中记载的这些有双翼的种族都统称为“天使”,这个种族分为不同小组在不同时间段来到地球的不同区域(比如耶和华就只是这个种族的不同民族的一小部分人的“头目”),那时已经离恩基的时代过了很久很久,所以已经淡忘他们的人类又重新对他们的到来和万丈光芒惊奇万分,同时因他们的精神能量场而产生敬畏等心理,将他们记录了下来,作为神灵崇拜。他们来到地球后带给了人类知识,极大的促进了人类的文明进程,因为他们也是分不同种族和民族的,所以教授人类的事物也有不同。

 

接下来我们来看另一个种族,就是我们所说的魔鬼,修罗道。我们都知道魔鬼(Devil)与神是同源词,中世纪有一首诗中题到:……Lucifer, how fallest thee from the heaven……(路西弗,你如此由苍穹而降)。这里提到的fall是“下凡”不是“堕落”,heaven指的是天空。但最后路西弗变成了Fallen Angel。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二节:“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上坠落?”而之前所说的阿修罗(Asuras),吠陀神话中的阿修罗是用来尊称宇宙间最善之神伐楼那(也就是原人,Purusa/Purusha)的,与波斯神话中的善(Ahura)是同一词义,到了后期却发生变化,阿修罗成为邪恶的代名词。

 

鬼王别西卜(Beelzubub)就是很好的例子,他又名Baal-Zebul、Baal-Zebub,而“Baal”(巴力,迦南人的主神)在字义上却是古时美索不达米亚人称“神”用的字,而“Zebub”为王子之意,可能为菲尼基人圣典中的太阳神,在希腊神话中也有这名魔王的痕迹,因为万神之父宙斯又名“避讳苍蝇者”。  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魔鬼来自天使,同为最初人们信仰的神族,这一切“善恶区分”的起源不过是当初恩基与恩利尔的战争。

 

天使成了堕天使,而堕天使发展成了魔鬼,但魔鬼最初是“考验人类的天使”,所以我不得不说的是,这都是为了做任务,魔鬼的邪恶就是他的无法拒绝的义务,他们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成为神的影子来衬托神的光辉,包括他们的杀戮也是另一种方式的教化人类的爱,因为人类有着只有用死亡才能教会的事,也许人类还不能理解这种爱,也无法体会到“为了任务而已”这其中的无奈。

 

堕天使有着天使的基因,这极大地促进了魔鬼的改良,而还有一部分天使与人类交配(也就是最初恩基反对的),因此人类的基因也极大地改变了。耶和华引领的亚当逐步发展,基因被逐步淡化,一直到了现今的犹太人,他们虽被称作上帝选民,但天使,神族的基因已所剩无几。

 

 

5——古希腊:亚特兰蒂斯

与此同时,在【古希腊】这边,宙斯是恩基派的,古希腊文化很大程度上源自古埃及。在古希腊有个知名概念尤为重要,也就是“亚特兰蒂斯”。关于亚特兰蒂斯有一幅画作,画作的名字叫做《阿圭那飞鱼》,作者是一名叫做阿圭那的军官,他也是探险家与真理的探索者,在参考了很多资料,到处探险后通过目击而绘制了这幅画。

画上是一个传说中的生物,其实就是一只大的“如同奇迹”的鲸鱼。它的肚子不是白色的而是土黄色,因为那里连着地壳,还布满着裂缝,象是旱灾的土地形态,它的背上则是可以居住生物的大地,郁郁葱葱的绿色,然后有一道闪电在空中,临近处的山上有一个像灯塔的发着和闪电光芒一样的高耸建筑物。它一半沉在海里,一半的背景就是天空,构图上鲸鱼的头也就是画面的左边空间很小,而画面右边则很空,画的主色调是蓝色,笔法细腻写实,非常精美。

 

从圣经的角度看这幅画,画上的鲸鱼就叫做利维坦(Leviathan),在末日之时会成为圣洁者的食物——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食物,而是作为承载圣洁者的新大陆让万物生息:提供自己的能源以供世界消耗。而从历史角度看,亚特兰蒂斯之所以被称作“Lost Land”而被认为不存在,正是因为没有残骸,包括大陆的土地岩石以及岛上的文明遗迹。而其实亚特兰蒂斯没有消失,它就在鲸鱼的背上,随着鲸鱼的下潜而无处寻踪而已。闪电是神的标志,那个发光的建筑物应该是整个大陆的重要建筑(神庙之类的),亚特兰蒂斯就是阿圭那飞鱼上承载的那片大陆,只有有资格的人才可以看见和登陆。

 

波塞冬——海神繁衍出了以海洋为据点的亚特兰蒂斯神族,而因为“堕落”被宙斯毁灭。在这个时候,希腊与埃及还是连在一起的(可参见柏拉图《对话录》)。逃出的祭司来到了今日的喜马拉雅山一带,叫做雅利安神族,而此时的所谓神族血统已经是偏人类了。真正的保存着神族特性,如巨人身形以及多种异能的的相对纯血统神族则居住在地心,这个地方被称作香格里拉(可参见纳粹相关研究以及学者文献)。雅利安神族分别入侵了波斯和印度,印度神话都是他们的身影,比如雅利安其一部落的首领就是被神话为雷神的因陀罗。而向欧洲也发展出了诸多种族,比如日耳曼。在欧洲神话中我们都可以看见他们的形象——来自海底深渊,大地裂缝的巨人族。

 

作为恩基一派的宙斯,由波塞冬发展出了亚特兰蒂斯半神族,克里特-迈锡尼文明发展出了希腊文明,而又向亚洲发展,入侵印度和波斯后的雅利安(也就是由印度河流域的阿努那奇后裔)时期,就已然是人类种族了。但雅利安非常重视基因的纯粹性,拒绝因杂交带来的弱化。因此入侵印度后他们迅速施行了种姓制度,因血统的纯粹性划分成不同等级,乃至非雅利安的贱民。比如婆罗门就是相对纯粹的雅利安人,所以他们担任着与神沟通的祭司角色,这和当年的亚特兰蒂斯神族传统也是一致的,而低贱的首陀罗几乎没有雅利安神族的基因,所以被认为“没有读懂吠陀的资质,终生只能在苦海中挣扎不得超脱”。(可参见《奥义书》《吠陀经》等古印度吠檀多派,以及弥曼差派哲学经典)

 

《吠陀经》与希腊神话极具相似性,根本就是翻版,而进入印度波斯的被称为雅利安人,另一群则进入了欧洲。雅利安发展到日耳曼人后,又发展出了德国人,这时出现了一个特别的人,他意识到来自雅利安的德国血统的宝贵,基因不能被淡化和陈杂,特别是与来自耶和华的犹太人。这个人就是希特勒(有兴趣的可以了解他的生平经历,就能理解他的所有行为和决策了)。

 

我们有证据表明,人类血液里的基因确实可以造成人与人的能力差异,这种与生俱来且无法抗拒的能力差异就是所谓的种族歧视。在此要申明的是,我绝对坚持种族之间有无法逾越的因为基因而导致的差距,但我不认同因为差距而对低劣种族产生歧视心理,我甚至认为一个会产生歧视以及傲慢的种族是称不上高等的。而阿圭那本人正是有着部分雅利安血统才能目击到那如同奇迹的瞬间,或者说这就是不具有血统者永远无法企及的时刻。而纳粹正是知晓了这一点,才对犹太人大开杀戒,表面是政治原因,但人民从不知道真相,至于纳粹在飞船以及其他方面的研究,现在在南极大陆有基地之类的说法就暂不讨论了。

全欧洲均有亚特兰蒂斯血统,一直延绵到印度和西藏,而上帝派则到印度哑然而止,印度是一条分界线,这个世界的基因就这样被分成两派——简单来说就是雅利安和闪米特。而伊斯兰教承认《古兰经》之前安拉曾降示其他经典,如《圣经》,也就是说伊斯兰教与基督教有共同根源,也就是说所谓的伊斯兰国家的人民与犹太人有着相同的基因,世界仍然是两派。

 

 

6——古波斯:修罗阿修罗

【古波斯】很明显源自苏美尔,更大可能的属于恩基派。让我们先来看看古波斯最重要的宗教拜火教——作为世上最早的一神教,也被认为是阿肯那顿(Akhenaten)法老宗教改革的灵感来源——创教人索罗亚斯特(公元前628—551),以“查拉斯图特拉”的名字被不可思议的尼采复活于近代西方哲学。这个以光为至善之神并拜“火”的索罗亚斯特教,它所崇拜的主神阿胡拉·玛兹达,也就是智慧之主阿胡拉之意,而Ahuras,这个光明慈悲的主宰,在梵语中对应的词是Asuras,阿修罗;反之拜火教中魔鬼称为Daevas(Devil的词源),梵语中对应的Devas,却是天神的共称。

 

阿胡拉·玛兹达的原型是亚述宗教的主神和战神阿舒尔(Ashur),亚述国王萨尔贡二世时,又将其等同于安莎尔(Anshar)。在美索不达米亚《创世史诗》里,安莎尔为“天国最重要的(土星,天崖)”,与“结实大地上最重要的(木星,地极)”吉莎尔(Kishar)为孪生兄妹。安莎尔为原始男性,吉莎尔为原始女性,两者互相交接于地平线上,是阿卜苏和提阿马特的子女,或其孪生子女拉赫姆(Lahmu)和拉哈姆(Lahamu)配为夫妇而生的子女。两人又是“天国的他(天王星)”阿努(Anu)的父母(拉哈姆与圣经中的拉哈伯(Rahab)有互相影响的可能)。

 

而居鲁士在公元前529年去世时,唯一拥有独立国王的独立国家是埃及,4年后,他的儿子冈比西斯率领部队来到了地中海沿岸的西奈半岛和佩鲁西昂打败了埃及,几个月后他入主了埃及王城孟菲斯,并且称自己为法老。但他并没有独占埃及,他拜倒在了埃及神的面前,却说“伟大的神阿胡拉·玛兹达选择了我”,而奇怪之处在于,祭司们承认了他,称他为“拉的后代”。这一点非常矛盾,也是我无法断定波斯属于哪一派的原因——如果他认为自己是拉的后代,也就是恩基的后代,那么为什么又说是阿胡拉·玛兹达,也就是安莎尔选择了他?除非两者是同一的,也就是安莎尔站在恩基这一边。

 

在《阿维斯塔》(波斯古经)的延伸神话总集《Bundahishn》(巴利文,成书于9-11世纪期间,被称之为拜火教的《创世纪》加《启示录》)中,有一个非常有趣,且非常之重要的创世神话(只说大概,具体自行查阅资料)。

【《Bundahishn》叙述时间开始後一万二千年里的故事,这一万二千年,又等分为四个时期,每个时期三千年。

 

在第一个三千年开始时,宇宙里一无所有,只有遥遥相对的一团光明和一团黑暗。光明之中是上帝阿胡拉马兹达,黑暗之中是魔神阿里曼,衪们都是无形无质无性别永生不灭的神灵。开始时,阿里曼不知道上帝的存在,而上帝知道阿里曼的存在,并知道自已要进行的创世活动,将受到阿里曼的敌视和破坏,双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作为创世的先行工作,上帝在这最初的三千年里,创造了无数的“虚空”和“Fravashi”。虚空用来分隔光明和黑暗,保护光明不为黑暗所污染。Fravashi是一种其他宗教都没有的精灵,她将进入每一种上帝的创造物中,促使该创造物按上帝预定的方向运动、发展和演化。如太阳、月亮的升起和降落,水从高处向低处流,植物萌芽发育开花结果,婴儿长大成人,都是Fravashi的作用。

 

没有合适的汉语词汇来表达Fravashi这个概念的含义,若从功能的角度考虑,Fravashi或许可以近似地理解为自然规律或上帝的智能设计。和当前流行的智能设计论比较,Fravashi的概念要古老得多,内涵要丰富得多。智能设计论是近百年间基督教的神创论与达尔文的进化论激烈论战的产物,而在公元224年萨珊王朝建立以前,波斯就已经有了以庆祝Fravashi下凡探亲为主题的每年一次的盛大节日。拜火教认为,每个活着的人都由三部分组成:肉体、灵魂和Fravashi。灵魂和Fravashi都先於肉体存在於天堂里。灵魂先进入胚胎,婴儿生下时,Fravashi又进入肉体,三者合而为一。Fravashi是个人的精神导师,代表上帝设计的正确生活方式。但选择行善或作恶的决定权完全属於灵魂,Fravashi决不会干涉灵魂的选择。如果灵魂做岀的决定和Fravashi预设的一致,就成为至善至美的完人。当人死亡时,灵魂和Fravashi迅速与肉体分离。Fravashi以一种纯净的、没有被污染过的状态马上回到天堂。灵魂在人死後的两天里,都在遗体周围徘徊,依恋不去,要在第三天的清晨,才由天使长服从(Sraosa)接引到一座名叫天桥(Chinvat Bridge)的桥头(比如中国的奈何桥的概念)。每个人的灵魂在此将受到守桥天使Meher的审查。如果该人生前的善行超过恶行,天桥马上变得无比宽广,灵魂将通过天桥,并发现他的Fravashi以美丽的处女的形象等候在桥的另一端,引导他进入天堂(无论生前是男是女,所有的灵魂都是男性)。如果该人生前的恶行重过善行,天桥变得比头发丝还细,灵魂将堕入地狱,在那里等候世界末日的最後审判。

 

在第一个三千年行将结束时,阿里曼突然从黑暗中出来,看见了远处上帝所在的那一团光明。阿里曼试图侵入光明,却总是遇到无穷无尽的“虚空”的阻挡,祂满怀怨恨地返回到黑暗中。上帝遥感到阿里曼的敌意,上帝预见到,祂和阿里曼的斗争,将会持续九千年。在第二个三千年里,祂们将分别按照自已的意志进行创世活动。在第三个三千年里,双方的创造物将以大地为战场缠斗不休。在最後的三千年里,邪恶的创造物将会被消灭,阿里曼将会被逐出光明世界。为了在第二个三千年里,阿里曼不会从黑暗里出来干扰自已的创造,上帝主动去会见了阿里曼,经过艰难的谈判,双方约定了为期三千年的战前和平。上帝担心阿里曼会後悔毁约,又高歌一曲最神圣的圣歌《Ahunavar》,使阿里曼也能超越时空,看到上帝最後的胜利。阿里曼听完了圣歌,预见到自已失败的结局後非常沮丧,行动亦受到圣歌的禁制,在黑暗中整整三千年没有再出来。

 

第二个三千年是两位造物主各自创造的时期。拜火教的创世神话和其他宗教的创世神话都不相同,不但有善恶二位造物主,分别创造美好的和丑恶的事物,而且在创世过程中,意识形态先行,抽象概念的创造优先於具象实物的创造。阿胡拉马兹达的第一个精神世界的创造物是圣灵正思(Vohu Manah),第一个物质世界的创造物是天穹。天穹是用坚硬的材料打造磨光的卵形封闭薄壳,新世界将全部包装在这个薄壳里。《阿维斯塔》的早期经文说制造天穹的材料是最硬的石头,晚期经文改说是金属,这个变化或许反映了金属器具从无到有、自少至多的历史进程。随後上帝又创造了五种圣灵:真理(Asha Vahishta)、秩序(Khashthra Vairya)、慈善(Spenta Armaiti)、健全(Haurvata)、永生(Ameretat)。在这六种圣灵的辅助下,上帝在天穹之下依次创造了水、大地、植物、原牛和原人,又在大地和天穹之间安装了星星、月亮和太阳。最後上帝创造了火,使火渗透所有物质世界的创造物。这六种圣灵,加上後人增补的第七种圣灵-服从(Sraosa),经过人格化之後,成为拜火教神话中的七位天使长。阿里曼在黑暗中最先创造的是邪灵谎言(Mtokht)。为了挑战上帝创造的七种圣灵,祂又创造了六种邪灵:恶念(Aka Manah)、变节(Indra)、贪婪(Nanghaithya)、混乱(Saurva)、虚弱(Tawrich)、衰老(Zarich)和狂妄(Aesma Daeva)。这七种邪灵人格化之後,成为拜火教神话中的七大恶神。】

 

第三个三千年开始时,一位名叫娇依的少女才把创造了许多邪恶的创造物但因为受到圣歌《Ahunavar》的禁制,一直在黑暗里处於半睡半醒状态的阿里曼唤醒。娇依是妇女能够做出的所有“坏事”:包括卖淫、虚荣、传谣、唠叨等等的人格化神祗。娇依是谁创造的《Bundahishn》没有明说,但另一册性质类似《Bundahishn》的拜火教古籍《Selections of Zadspram》记载,原来上帝在创造原人的同时也创造了一个原女人,就是娇依,不知什么缘故,她叛逃到敌营去了(也就是Lilith)。而因为阿里曼及其邪恶创造物侵入了上帝创造的物质世界,在第三个三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谎言”在人类社会里占有优势。

 

第四个三千年就是现在,是由琐罗亚斯德的诞生而启动的最後一期。拜火教的创立标志着“真理”开始反击“谎言”,而琐罗亚斯德在《吉萨》中预言,救世主(沙西安,Saoshyant)将降临大地,以终止人类的恶行,使“真理”战胜“谎言”,世界将变得无限美好。从琐罗亚斯德的预言,衍生出世界末日和最後审判的故事——世界未日来临,一颗慧星将击中大地,熔化的金属在地面上形成汹涌澎湃的洪流,整个世界淹沒在无边无际的火海之中,被污染的世上万物在烈火中将得到净化和再生。已死的善人的灵魂将从天堂下凡,已死的恶人的灵魂将从地狱中释放出来,与活着的人们一起接受最後的审判。每个人都将通过燃烧着的火海,熔化的金属将浸没受审者,直漫到他们的咀边。善人的灵魂通过火海,就象在微温的牛奶中散步一样轻快。恶人的灵魂通过火海,将感受到刻骨铭心的苦痛,但他们的罪孽将在烈火中完全焚毁。上帝将从大地中收集骨骼,从植物中收集毛发,从水中收集血液,与经过烈火净化的灵魂结合,使所有人都得到再生。再生的人们将饮用救世主沙西安亲手配制的圣水-呼玛而得到永生。

 

而据《Bundahishn》的描述,琐罗亚斯德死後,将陆续出现三位童贞女生育的救世主。经过他们的持续努力,阿里曼的邪恶创造物才被彻底消灭。其中最重要的第三位救世主名叫Astvat-Ereta,但信徒们更普遍地直接称呼他为沙西安。据称沙西安是琐罗亚斯德的儿子。琐罗亚斯德和妻子同房产生的圣种,由天使带走,保存在伊朗圣湖Kansaoya的湖底。在最後一期三千年行将结束时,有一位处女在圣湖里洗澡而受孕,生下沙西安。沙西安将使拜火教复兴,并带领信徒们举行无数次最神圣的Yasna仪式,摧毁阿里曼创造的邪灵和邪恶的创造物。最後,上帝亲自把阿里曼从天穹上的小孔逐出物质世界。

 

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修罗(suras)和阿修罗(asuras)的问题,阿修罗与修罗在印度和波斯有着完全相反的定义,即在印度阿修罗为恶,修罗为善,但在拜火教中却恰恰相反,阿修罗是善的,修罗才是恶的。

 

修罗道与天道的矛盾由来已久,归根结底是因为那棵叫做劫波如意树的神木,它生长于修罗道,枝叶却高耸入天道,而果实花朵都被天道众生享有,而美丽的修罗道女性也都与天道男性联姻,这使得修罗道产生诸多不满,恰恰其本性好斗嗜血,故长期争战。但有一个资料表明,天道的帝释天有主动挑起战争的爱好,因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很不明朗了。

 

在我看来,最大的可能是魔族与人类杂交后,有魔族因此选择站在人类这一边,犹如当时那些有着魔鬼基因的天使选择魔鬼一样。并不是所有人类都一样,所以魔族也有自己的选择——这些帮助人类的魔族被称为修罗,比如因陀罗(Indra)就是一个代表,还有毗卢遮罗(Vairoeana),他是太阳神(Virocana)与火神之子,保留其太阳之意,称作大日如来。在吠陀里,他是一名Bali,也就是修罗。而在卢舍那——佛陀,却化身为修罗——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就显而易见了。反之,魔族中反人类的就被称为阿修罗。另一可能就是,修罗指的是天趣修罗,也就是天人道的帝释天之流(毕竟恩基与恩利尔同一种族,所以就算看起来有区别,但同为神或魔),而阿修罗则是畜趣修罗和鬼趣修罗。

 

至于印度和波斯为何产生这样的差异,我觉得其实这就和靖国神社的道理一样简单,作为中国人,我们认为里面的死者都是罪该万死的,而作为日本人,却理所应当的把他们当作英灵崇拜,所以我觉得研究这个问题反而没什么意义,大家都各有立场,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不过是任务而已,也没什么善恶好说。

 

 

0——结语:前夜安魂曲

事情就是这样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一个整体。我觉得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有人对此表示怀疑请自行研究,我不会进行争辩。在我看来只要研究一下世界各民族地域的关于蛇和世界树的资料,你就会清晰的发现真相了——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么简单,只是时间太过漫长,所以沧海桑田,乃至发展成了如今的这种局面。

 

想要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就不要忽略神话传说,不要忽略历史巧合,不要忽略你的先验直觉。光是看看各种语言中“爸爸妈妈”的发音巧合——从希腊语的pater/meter到拉丁语的pater/mater,再到梵语pitar/matar和英语,法语,意大利语,日语,甚至汉语的papa/mama就会知道巴别塔的传说不是没有根源的了(更不用说生来失聪的孩子却会主动喊出mama的例子)。通过比较神话学可以看出,各国各民族之间的神话中充满了惊人的巧合。比如苏美尔的Anshar和Kishar,埃及的Isis和Osiris,印度的Yami和Yama,还有日本的伊邪那美和伊邪那岐——同样词根的姓名,同样作为兄妹和夫妻,同样担任冥界角色,同样有一方先死亡而另一方不舍,追随下行至冥界的情节——这难道只是在那个古老的年代的非洲,南亚,东亚的一个不约而同?——这是人类的优秀先驱:智者,哲人,先知,祭司……通过被称为神话的形式告诉后人很多被忽略的事情,包括预言不仅是预言,神话不仅是神话,乃至文字也不仅是文字。

 

音:“言”部分表示置有祝咒之器上,立有墨邢用针“辛”,用以向神表达自己若有不诚,甘愿受罚之心;而神对祈祷有所应答,夜里祝咒之器发出微微的响动,用“一”表示,两者构成了“音”。音代表了神的回响和降临,昭示着神意。而神龛的门前的祝咒之器发出声响就是“闇”,一夜间响动嘶哑难辨,所以言语不清谓“瘖”。

 

樂:是带手柄的摇铃的象形,“白”为铃,“幺”为丝线编织的穗状饰物(比如“中国结”),古代的歌舞者摇动铃铛发出悦耳的铃声来使神灵感到愉快(取悦于神)。同时,当人们遇到邪魔疾病,也会用铃来拔除,所以疾病得以治愈称为“療”,而最初里面是个“樂”字。

 

歌:从字面看就很好理解。“可”,表示用小树枝敲打祝咒之器向神灵迫切地要求将自己的心愿变为现实,可兼具命令和许可双重含义。而“欠”是一个人站着开口大叫之姿。向神灵迫切要求时,按照某种节奏诵咏,即像唱歌一样祈祷,其节奏声调谓“歌”,“唱”则是众人齐声有力的合歌,盛大的歌声等,所以歌舞者谓“倡(娼)”。

 

舞:原型是“无”,称为“無雩”,为祈雨仪式。舞还通“巫”,按特定节奏做出特定动作来完成特定的宗教仪式达到特定的目的,是巫的主要作用,巫又通“祝”,为在祭桌前头置祝咒之器,向神祷告的人,后来延伸为歌舞者,祈愿者,祭神者,神官等。

 

奏:表示在耸立的树枝(神灵据此凭付)前,双手捧持物品献上。奏义为向神呈现,原指演奏音乐,敬献于神,仪式前后均要演奏音乐,与祝一样,也有着取悦于神,而让神完成自己的心愿的目的。

……

 

所有与音律相关的字眼都与神有关,因为音律——创造了这个世界。

 

将其原理解释的很好的是《Rah-Xephon》(《翼神传说》)。作品中的Rah-Xephon,也就是真翼神,是来自MU的高科技产物,被称作“乐器”,这和现在的弦理论原理一样——用“音律”的振动来改变世界。它拥有运用量子的能力,能将量子物质化。当翼神(Xephon)、奏者(Olin)和指引者伊修托利(Ishtori)三者同化后,Xephon就会从“乐器”进化为调节世界旋律的“神”—— Rah-Xephon,可以把紊乱的时空拨正,得以创造新的世界。Rah指的是埃及的太阳神Rah,也指的“啦”这个原始音调,而Olin来源于非洲土语,意思是歌,用南美语(Ollin)解释就是由阿兹特克纪年第五太阳历之神太阳神托纳提乌的图徽,意思就是动荡,运动,或者运动者的太阳,Ollin取形于蝴蝶,翅膀上的日表示已经陨落的四个太阳,腹心为第五个太阳。左右各是一个鸟爪抓心,也就是心祭太阳神(每52年一次的星回节/新火节,都要祭祀太阳新生)。

 

音律源于振动,振动是第一推动力,当那一声回响在宇宙之间时,所有的存在都在“那里”颤动,这共鸣带来了三千大千世界的诞生,湿婆也在这样的音律中跳起了舞来——于是在笼罩着迷雾的森林里,有着无色至浅金色的头发,橄榄绿的眼睛的飘渺朦胧的精灵,开始了空灵却又真实的轻柔的咏叹诗篇;居住在无限黑暗的海底的人鱼,在月下的吟咏着他们血腥的绝响;天空中那光华灿烂的天使,他们金发耀眼,羽翼洁白,高昂的吟唱着如同微笑一样美丽的赞歌;而游行于四海的骑士,带来了古老的预言和永恒的传说,他们也诗人般的吟诵着世代守护的誓言……

 

这个美丽的世界,大家都要想要的世界。

 

原初的种族就在地心里居住,万王之王就端坐在他的宝座上探索着人类的命运,来自香格里拉的召唤已经传达到了很多人类心里——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用心的视觉去看见。

 

一切神话都是意象真理,包括原始宗教,所以在研究神话上,要同时从两个方向研究,不能仅将它作为意象而单单从象征,原型的角度看,也不能一味认为它只是历史而已。而要理解神话的语言,真正的听懂它要说什么,只靠“脑”的研究是绝对不行的,要凭借的,更是一种神秘主义的感知和先验主义的直觉,也就是“心”。

 

地球是有意识的,我们也可以说地球是活的,你可以叫它“星体意识论”。不仅是地球,所有的星体都具有星体意识,他们的意识维度与人类不同,也与高灵不同,是一种特别的意识。全球各地的土著都对自然现象有着自己的所谓“拟人化”的解释,比如下雨是哭泣,飓风是呼吸,火山喷发是愤怒等等,但是这些并不只是比喻而已。在苏美尔人眼里,“星星”拼写出来就是“上帝”,而当今世界上最小的宗教是产生于1-2世纪伊拉克南部哈兰的萨比教(Sabeans),又称拜星教,他们崇拜星体,认为真理就在星空中。我倒觉得他们应证了“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句话——答案就在星空里。

 

地球的意识是理性公平的,她对每一个意识体说话,而不仅是对人类。也许地球是挺“偏爱”人类的,毕竟地球是为了人类种族的诞生才被“祂”诞生出来的,但是显然人类不懂得珍惜,所以人类中能听见她声音的人并不多。而“人的心与宇宙的心是同一造物,这就是人可以了解宇宙的条件”——所以人类是可以听见星体意识的,以一种超越语言的方式——心之感应。但秉承着“天地视万物为刍狗”的原则,我认为每个种族都有居住在地球的资格与权利,所以如果人类不再被地球所允许,那么这个资格就会被抹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也算是个通行法则,人类既肆意践踏地球,又贪婪的希望掌握对地球的主导权,这大概是不被“道”所允许的吧。

 

现今的地球除了人类外有至少50个异族,包括地球原生种族和外来种族,其间种种非常繁复,也和人类无关。在地球上所有的高灵种族都有各自的任务,大家来自各个地方,怀有各种目的,不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以人类的角度看都是竞争目标,但是人类拿什么去竞争呢?人类种族中最优秀的那个孩子已经被人类作为祭品,替人类的罪恶作牺牲了。

 

人类本能的想要保存种族,想要繁衍,也确实会得到很多其他种族的帮助,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在帮人类战斗,替人类牺牲,为人类开导——人类的宗教是别的种族传给人类的,人类崇拜的神也只是其他种族的人而已。如果人类还依赖所谓的神,如果人类学不会信仰自己,如果人类仍然沉溺于无知之中,那么,人类种族将不会有未来。

 

战争的画卷在未来就会展现,这是一场全种族的战争,而各个种族都会有自己的立场——那么战争开始之时,谁将是人类中最优秀的战士?战争结束之时,谁又会成为人类中最智慧的导师?——这个人,难道不应该是真正的人类吗?

 

你以为古希腊很远,古埃及很远,古印度很远,古中国很远……其实他们是那么近,数千年是如此短暂,更久远的事实,才远远超乎你的想象。不过,我想点到为止就足够了,因为,也许人并不需要,也不应该知道那么多,总之这一切的根源的表现就是基因。而如今就只有两个主角(严格意义上也只有一个),就是以魔为形象的却如神一般用魔自己的逻辑爱着人类的恩基和作为神的却像魔一样会无情的惩治人类的恩利尔看,他们彼此交错,“属性”被“祂”设定的无比巧妙。而如同当年他们挑起战争的所作所为一样——这一次审判的战争,也因此,将由天使和魔鬼打响。至于战争的结果,不论从恩基的势力范围远远大于恩利尔的事实来看,还是从波斯神话总集《Bundahishn》所预言的结果来看,或者上一次是恩利尔集团获得了胜利以及其他原因来看,这一次都会是恩基集团获得胜利,这就是轮回,也是最初的最初,“祂”所设定,所安排,所预计的过程。

  

至于我,也不过是做着分内的事,安然而不执着的过着这份难得珍贵的平静生活,我能理解每个人各事其主的立场,也尊重每个人的选择。只不过还是想奉劝各位,千万不要蔑视人类——和人类犯下同样“盲目自大”的错误是很愚蠢的,不管怎么说,人类是非常特殊的,奇妙的,也很美丽的种族,这种美丽源于他们的感情——高灵们所逐渐丧失的人类的感情。我看到了每个人类所蕴含的巨大潜能,也从人类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和逝去的往昔——这令人怀念的微妙触动,也是喜欢人类的种族们的理由之一吧。

 

数亿光年,数万岁月——如今我们仍可以相聚在这个时空维度的这个美丽星球——不论怎么样,仍然谢谢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