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国英观察
杨国英观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8,899
  • 关注人气:3,6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股神老了?认知缺陷,巴菲特低估了美元的无耻!

(2021-05-03 21:41:06)
标签:

财经

股神老了?认知缺陷,巴菲特低估了美元的无耻!

文/杨国英

一切不变的,

唯有变化本身。

昨天,巴菲特和他的老搭档芒格,两位超高龄的股神,再次出席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大会,并进行了4小时的直播。

股神老了?认知缺陷,巴菲特低估了美元的无耻!

股神,之所以是股神,肯定有不同寻常之处。

1,超级长寿

巴菲特今年91岁,芒格今年97岁,这应该是全世界迄今为止,最年长的一对事业搭档了。

这是超出投资之外的,对所有人最大的启示。

要想成就伟大的事业,保持健康,争取长寿,是多么的重要。

长寿,一是与基因有关,二是与自我管理(以及由此带来的心态)有关,后者对投资是超级重要的。

任何伟大的事业都是靠岁月打磨的——所以,如果人过中年,你才开始学投资,除非天赋异禀,否则极难成功。

一点小感受,如果你的孩子对投资有兴趣,还不如提早培养孩子对金融市场的感受性(现在针对青少年的财商教育,真的太太太缺乏了)。

从孩子进入中学开始,给他一个二三十万的小帐户,让他提前感受感受——当然,须在保证学业的基础上——从小训练,养成孩子针对投资的逻辑性和感受性。

巴菲特11岁开始买股票,27岁开始初创合伙人投资公司。

2,自我否定

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坦言,“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绩,去年也不好,连续(两年)没有跑赢标普500,另外,无论是卖掉苹果股票,还是卖掉航空股,起码从帐面上看,可能是个错误……”

别人奉巴菲特为神,巴菲特却将自己还原为普遍人,这就是巴菲特真正伟大的地方。

我一直认为,自我否定,是一个人真正走向成熟的标志,这意味着你内心的开放程度,意味着你了解到自己的认知边界。

了解到自己的认知边界,才有进一步求知(以及找人弥补)的动力——这一条,之于投资和创业,皆是同理。

3,保持敬畏

在量化对冲超热的近五年,巴菲特对投资的敬畏,尤为可贵。

保持大量现金,高达1454亿美元;

再次劝告投资者“从简单地购买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中受益,而不是挑选个别股票”;

 巴菲特拒绝讨论比特币,芒格甚至憎恨加密货币;

投资不仅仅是选择一个好赛道,选择伟大的公司比仅仅选择一个有前途的行业要复杂得多——这也是巴菲特经典名言的重复 “时间是优秀企业的朋友,平庸企业的敌人。”

对投资的敬畏,对一切的敬畏,这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基业长青的根本所在,也是巴菲特和芒格长寿的根本所在。

我所说的,对一切的敬畏,比如,伯克希尔哈撒韦一直扎根在奥马哈这座小城市,巴菲特与芒格搭档46年不变,巴菲特的日常生活和情感等等。

一点小感受,优秀的人(或者优秀的企业),总将80%的精力,聚集到核心事务上,而不是个人生活或表层事务上。

作为巴菲特的铁杆粉丝,至今已有16年,巴菲特的经典书籍和演讲,我现在读来,还是常读常新。

但是,崇拜偶像,不等于盲目推崇——连巴菲特都在自我否定,我们为什么要完全盲从?!

当然,这或许就是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最大的差异——西哲重在思辩,东哲习惯造神。

下面,是我要讲的重要部分。

过去两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收益,之所以跑输指数,乃至过去10年,日渐在华尔街(投资机构)泯然于众人。

重点是,巴菲特存在几点结构性误判:

1,低估了美元的无耻程度

在巴菲特的黄金时代(1950-1990年),美国的实际利率(实际利率是扣除了通货膨胀后的真实利率)均值在12%左右,高利率,实际对应的是货币的价值(或货币的诚信度)。

但是,从1992年开始,美国的实际利率急速下行,而在2009年(次贷危机之后)在过去10年,美国的实际利率,就开始进入-1%-+1.5%的区间。

股神老了?认知缺陷,巴菲特低估了美元的无耻!

(美国实际利率的走势)

从去年开始,美元更是开始彻底裸奔,传统货币学必须参照的财政平衡(昨天巴菲特还在强调),已经近乎被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抛弃了。

严重低估了美元的无耻程度,当然,这个不能怪巴菲特,因为巴菲特是个爱国主义者,但是,这对投资本身,确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2,低估了贫富差距带来的制度颠覆

过去100年的世界经济,整体是由传统资本推动的100年——传统资本构建的资本社会,必然形成了巨大的贫富差距、以及巨大的阶层固化。

当阶层固化到一定程度时,必然会导致新生社会力量的反噬——新生社会力量的货币试验,就是去传统货币,虚拟货币由此诞生并兴盛了。

所以,过去10年,巴菲特和芒格年年反感虚拟货币,但比特币却足足上涨了500倍。

当然,这是我对虚拟货币社会学层面的思考,我本人没有一枚比特币(这是超级遗憾的,认知得太晚),目前的价格,我也不打算买入比特币。

3,低估了数据和资本结合的筛选效率

这句话,是针对巴菲特“赛道和公司,谁更重要”而讨论的。

当然了,再好的赛道,也有烂公司,再差的赛道,也有好公司——归根到底,投资还是投的是公司。

但是,我想说的是,逻辑的先后顺序,我认为,选好赛道是第一逻辑,在好赛道里选好公司是第二逻辑。

现在的信息数据,是超海量的,这与10-20年前是不同的,这就导致极难在任何行业挑到足够便宜的股票(注意,是极难,并非绝无可能)。

所以,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过去10年、20年,很少启动大规模的并购,这是因为,传统的信息优势,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具备了,没法再拣烟蒂了。

今天的好赛道,其实没那么多公司竞争。

80年前,美国有1000多家汽车公司,但是,今天全世界真正进入新能源汽车的,也就20多家,包括各式各样宣布进入的,总共还不到50家(中国居多)。

这是因为,基于数据和资本的结合,已经大幅度提高了进入新能源汽车(其实是一切行业)的门槛。

几十年前的巨头诞生,工匠精神是核心,可以慢慢做起来。

但是,今天,工匠精神仅仅是基础而已(当然是必备的),还需要强大的资本整合能力,所以,现在的巨头,要么三五年就能成为独角兽,要么三五十年也做不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