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国英观察
杨国英观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3,969
  • 关注人气:2,9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2019-07-09 16:40:18)
标签:

财经

时评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作者:树高

国英观察专栏作者


雷声阵阵,不绝于耳。在这个“乱雷渐欲迷人眼”的雷雨季节,很多投资者已外焦里嫩。

7月8日,港股承兴国际控股(2662.HK)遭遇洗仓式暴跌,4港元到不足1港元,“飞升成仙”只用了短短十分钟。而诺亚财富(NYSE:NOAH)则不幸“踩雷”,在周一美股开盘后股价一度跌逾22%。而A股的博信股份早已经先行“趟”了一趟浑水,在7月5日“先跌停为敬”。

如果说以前的雷只是“偏好”A股投资者的话,这把的连环雷可以称得上一视同仁,齐刷刷把三大股市炸了个遍。不过不同往日的是,这把“伤势”最轻的居然是老A的博信股份,暴雷的第二天就打开了跌停上演“地天板”。这多少让一向妄自菲薄的老A股民提振了下短线的情绪。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不光如此,蝴蝶效应还在蔓延中,诺亚财富这家6000亿规模的私募也因被传“是承兴国际控股股东”卷入风口浪尖。不过好歹是管理6000亿规模资产的老牌理财机构,诺亚财富显然不会让自己因为罗静这样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就被狼狈地列入沽空机构围猎的名单里,于是乎我们看到诺亚财富在风口浪尖上及时辟谣,声称自己只是承兴搞股权质押的质权人而已,“并非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这起轩然大波的“始作俑者”的是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官网的资料显示罗静“中国香港籍”。而根据承兴国际集团官网显示,1996年承兴国际在香港成立并设立亚洲总部,此后先后成为百事、宝洁中国供应商,NOKIA中国区合作伙伴,2006年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承兴)成立。2018年,承兴国际位列广东企业500强第105位、广东流通业100强第14位。

罗静被拘捕的原因是什么呢?具体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有消息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

又是资金链断链,又是经济诈骗,这样的套路这么多年来已经被各路效法者玩烂了。只是前仆后继者众多,融资目的也不尽相同,使用的手段有合法也有非法,“踩雷”的人群也有差别。但无一例外的是引爆点都是所谓的 “资金链断裂”。

这儿的资金链断裂还是老生常谈的信托违约风险,众所周知,近几年金融形式十分严峻,很多企业受限于自身债务或资质问题,在融资和偿还借款上举步维艰,信托作为非常时期的“拉皮条”神器,一头攥着想获得收益的投资者,一头把钱卖给想要用钱的项目商,的确发挥了资金中介该有的作用。例如2018年的房地产信托,全年的规模高达2.7万亿,为高压去杠杆下的房地产商解决了很大一部分资金难题。

但你得认识到,凡事都有两面性。这样的融资方式在流动性强,违约率低的金融环境中如鱼得水,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而经济下滑,外围环境又很混乱的时候呢,信托就成了同类产品中风险的放大器。房地产和征信类信托还好一些,有政府和中大型国企背书,不发生系统性危机的情况下风险相对小一些,而金融市场信托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借贷双方对赌,再加上国家明确表示“打破刚兑”,违约风险大大增加。

关注海航系的朋友可能有印象,去年的海航、渤海、中泰信托等一列房地产信托违约事件,直接导致了海航系股票的大幅下挫。而“当红炸子鸡”工商企业类信托也没好到哪里去,从国通信托韩城事件,再到丰盛集团违约,一系列的公司与个人卷入舆论漩涡,至今也没能全身而退。十几年来老百姓矢志不渝的“城投信仰”轰然崩塌。而今年的情况更为恶劣,上市公司安信信托在接受上交所问询时甚至都曝光出因为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兑付25个信托产品,涉及金额118亿元人民币。连上市公司且狼狈至此,这个仍然有8万亿存量资金规模的信托市场,出现下一个“罗静式危机”也是可以预见的事。

图:安信信托问询函相关内容: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据传言称罗静通过信托融资的目的是要搞收购,罗静以广州承兴为融资主体,借助中国移动和苏宁等电商的应收账款,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来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在7%-10%之间。这样的行为于上市公司是好是坏咱不做评价,但罗静以“个人名义”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之后,其自身也就负上了不可推卸的担保责任。把自己拴在定时炸弹上的实控人玩起火中取栗的擦边游戏,诚然可以解读为利益驱使下的人性使然,但一旦东窗事发,锒铛入狱恐怕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罗静掌管下的博信股份同样也很可疑,例如2018年,博信股份亏掉了5244.7万元,大约是此前5年的盈利总和。甚至博信股份还因财报中的博信智通和博信智联的部分销售业务相关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影响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确认的准确性,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甚至在接受上交所问询时,博信股份也以“涉及内容较多,需进一步补充与完善”为由延期回复。

 

惊雷波及三大股市,A股相关标的“地天板”独善其身?

 

除了亏损,内控缺陷等硬伤,博信股份的资本结构也足够“夸张”。2018年年报显示博信股份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了97.74%。看到这样的财务数据可能有些人会体会到罗静等人一门心思通过信托等非传统渠道融资的原因了,自身的债务已经非常严重,随时会压垮上市公司,超过90%的资产负债率又不被允许通过发债等形式解决,那怎么办,只有铤而走险,走线下,走“路子”。

上市公司经营如此糟糕,董事长难辞其咎,其本身的“过激”收购抑或大规模募资等行为应该收敛收敛,但当你看到博信股份这样黯淡的业绩表现之后,一定会联想到罗静如此高频募集资金,显然并不是用在改善上市公司主业上,结合事务所认定的“内部控制重大缺陷”,资金很有可能是被以罗静为首的管理层挪用于其他业务,但一时半会又收不回来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在承兴国际被空头狠踩一脚的关头,又出现了新的“劲爆”消息。这次的当事人变成了强东哥。有新闻直至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目前京东已报案。照这样的情况看来,承兴国际的管理确实猫腻不小,众所周知罗静融资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应收账款债权,既然伪造和京东的供应链合同的事儿都干出来了,可见罗静为了所谓的融资真是“拼了”。不知道博信股份有没有掺和上这茬事,不过笔者相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按照同门弟兄承兴国际控股的行事作风来看,在问询函没回复之前,“血浓于水”的博信股份隐藏暗雷的风险不小。

在如此严重的危机下,博信股份的“地天板”实在有些“惊为天人”。在港股,美股两大成熟市场的“罗静概念股”们都闻风溃退之际,负面新闻缠身的博信股份能独善其身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