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国英:乳业品牌切勿在过度保护中沦陷

(2012-01-04 14:29:47)
标签:

蒙牛

乳业

黄曲霉素

过度保护

龙头企业

财经

乳业再出安全事故!12月24日,国家质检部门公布了近期对全国液体乳产品进行抽检的结果,蒙牛眉山工厂的某一批次产品,在抽检中被发现黄曲霉素M1超标。

其后蒙牛连发两次声明,对消费者道歉。并声称该批次产品没有流向市场、且黄曲霉素超标的奶源并非自身牧场提供。

此次黄曲霉素超标事件,虽然尚不能断定有无超标产品流向市场、超标奶源是否出自蒙牛自身牧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次事件不仅会对蒙牛这家乳业巨头再度形成冲击,更将令消费者对整个民族乳业品牌进一步丧失信心。因为,参照2008年由三鹿引暴的波及全行业的三聚氰氨事件,此次蒙牛引发的黄曲霉素超标事件,亦有可能是全行业隐藏的“通病”。 

实际上,近年来蒙牛安全事故的频发,仅是我国乳业严重纠结现状的浓缩显现。自2008年爆发三聚氰氨事件后,面对我国乳业品牌可能集体沦陷的危险,政府在加大监管力度的同时,更加大了对本土乳业品牌的扶持力度。而这种扶持,不仅之于高额的资金补贴,更之于监管标准的过于放松。

对乳业的资金补贴,在2008年之后持续处于高峰期。为避免奶农分散性养殖带来的质量隐忧、以及监管困难,国家持续加大对规模化奶牛养殖的扶持,四年来针对规模牧场建设、良种母牛等补贴合计已逾百亿元。以与蒙牛齐名的另一家乳业巨家伊利为例,其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8.1亿元,但其同期政府补贴却高达1.6亿元,占其上半年净利润的20%左右;再以蒙牛嫡系、号称全国最大的规模奶牛养殖企业现代牧业为例,其今年上半年已获得近9000 万元的补贴,占其同期净利润的比例高达40%。

对监管标准的过于放松,亦有监管部门扶持本土乳业品牌的苦心在内。在2008年三聚氰氨事件爆发一年半后,质监总局于2010年6月1日出台的乳业新国标,将蛋白质含量由原标准中的每100克含2.95克减少到2.8克,每毫升牛奶中的菌落总数标准由原来的50万个上升到了200万个。乳业新国标的降低,被业内专家南庆贤教授认为是“是全世界标准最低的”,并随即引发了关于乳业巨头捆绑新国标出台的争论。

抛开“捆绑新国标”等种种难以核实的阴谋论调,不可否认,通过对乳业巨头的巨额资金扶持、对乳品标准的过于放松,使国产乳业品牌在面对加入WTO后越来越激烈的国内市场竞争时,可以尽快成长壮大,从而形成与国际乳业巨头相对的竞争优势。

可是事与愿违,一味地溺爱难以培育良材、更易使其放纵。历年巨额的资金补贴、近乎全球最低的乳业标准,并没有造就我国乳品企业的真正强大,相反安全事故却频频发生,品牌信誉度更是节节倒退。除鲜奶市场因“鲜”而独占地利优势外,我国乳业品牌在奶粉市场可谓全军覆没,一线城市奶粉市场的70%—80%已为洋品牌所垄断。

因此,基于当下我国乳业安全依然缺失、市场优势持续趋弱的现状,我们很有必要对“过度保护”的政策进行反思。

就巨额的资金补贴而言,之于乳业安全的重要性、以及我国人口密度较大的国情,加强资金补贴力度本是情理之中。但是,在资金补贴总量增加的同时,因分配结构的过于扭曲,其结果必然造成资源的严重错配,亦即是说,政策资源过于向龙头企业倾斜,而庞大的奶农群体却获益甚少。这就直接造成作为乳业发展的源头——养殖环节问题频频,无论是三年前的三聚氰氨事件、还是当下的黄曲霉素M1超标事件,其食品安全事故的触发均源自奶农环节。以此次黄曲霉素M1超标为例,即使蒙牛所谓“产生毒牛奶的原因是奶农所用饲料发生了霉变,但是乳企对奶农用什么样的饲料并不能够控制”的辨辞成立,但是这种恶劣事故的产生,很明显不仅与奶农的养殖技术差、道德水准低有关,更与其投入产出的严重不对称有关——在政策补贴过于向龙头企业倾斜、奶农利益严重受从事加工销售环节的龙头企业挤压时,奶农为了获取微利、甚至生存压力的本能驱使,必然很难保证从根本上保证奶源的安全健康。

那么,乳业龙头企业是否可以通过自办牧场,从而规避奶农分散性养殖所带来的质量不稳定、以及监管困难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然,乳业龙头企业一直声称加大自办牧场力度、政府更多的资金补贴倾斜于龙头企业的目的亦即于此,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我国当下奶源供给的90%左右仍然是广大奶农、而非乳业龙头企业。追溯以奶农为主体的奶源供给现状,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符合人口密度过大国家养殖业发展的规律,因为奶农分散性养殖既可以提高生产效率、更可以降低管理成本。这亦是同为人口密度过大国家的日本,虽然其乳业水平早已达到世界一流,但奶源供给至今仍以奶农为主的根本原因。而与我国将资金补贴过于向龙头企业倾斜不同,日本乳业的政策补贴则更多为广大奶农所分享。

就乳业标准的过于放松而言,在我国乳品市场向国际乳业巨头全面开放的过程中,适应地放宽乳业标准,给予我国乳品企业适应的成长壮大空间,本亦无可非议。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在我国加入WTO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全球乳业巨头已纷纷驻足中国之际,持续的标准放松不仅不合时宜、更会适得其反。正是我国乳业标准的持续放宽、甚至持续倒退(近乎全球最低标准),本土乳业品牌却在节节败退,而洋品牌却在攻城略地。更为严重的是,如此“保护民族品牌”,不仅严重损失了广大民众的健康,还彻底丧失了本土乳业品牌并就不多的公信力。

当然,我国乳业频频爆发的安全事故,牵连着九龙治水式的多头监管、上下游产业间的利益分配失当、健康养殖的耕地局限等诸多结构性困境。但是,这一切均不应作为“国情论”而成为过度保护的借口,更不应作为消费者提高健康受损容忍度的理由。

合理的保护,可以为民族乳业品牌赢得成长的空间,从而减少与国际乳业巨头同台竞技的差距。但是,过度的保护,只会造就民族乳业品牌的“大而不强”、至而逐渐萎缩,因为真正的强大必须经得起市场检验,必要得到消费者的真正认可。

对于可能彻底沦陷的本土乳业品牌,我们必须对过度保护的产业政策予以反思!

 

本文应《创新时代》杂志约稿,将发于2012年1月刊,尚未刊登,请勿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