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豚出版社
海豚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21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豚书馆第14辑——刘廷芳《过来人言》

(2013-03-13 09:52:15)
分类: 新书快讯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刘廷芳的著作大多是对基督教教义的阐述和中国基督教建设发展的主张,仅发表在他主编的《生命》月刊、《真理与生命》、《紫晶》等刊物 上就有四五百篇,从未结集出版。本书选录了其中史料性,社会性,文学性比较强的十五篇文章,内容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关于基督教在中国的讨论;二是基督教与文学方面的论述及其散文创作;三是人物文章,如关于作者与徐志摩和司徒雷登的交往回忆。


海豚书馆第14辑——刘廷芳《过来人言》

书名: 海豚书馆·过来人言(编号078

作者: 刘廷芳著 方韶毅编

开本: 32

定价: 19.80

字数: 70 

印张: 5.25

页码:  168

装帧:精装

封面用纸:115g润玉滑面

正文用纸:80g轻型纸

成品尺寸:118*182

出版时间: 2013-3

推荐上架:散文集-中国-当代


作者介绍 

刘廷芳(18911947),字亶生,永嘉城区(今温州鹿城区)人。出生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高中毕业之后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业优异。毕业后随即远渡重洋,到美国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读书,1914年获取学士学位。接著到纽约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习,一年后取得硕士学位。1918年,他又从耶鲁大学神学院(Yale Divinity School)取得神学学士学位。最后于1920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教育与心理学博士学位。

1922年,参与组织中华全国基督教会,任理事。1925年,以燕大神学院院长兼牧师身份主持孙中山逝世祭吊仪式,宣读悼文《请看吧,这里来了个白天做梦人》,情辞并茂,文后被美国出版的《世界名人演讲录》所收录。此后历任中华全国基督教大学委员会主席、中华基督教教育协会主席,并兼任北京大学教育系心理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研究科主任。抗战胜利后被选为立法院立法委员。后以鼻窦炎赴美就医。旋居英国,于剑桥、牛津大学讲授中国思想、文艺及文化新潮,又以鼻病复发,回美国住新墨西哥州长老会疗养,于194782病逝,终年57岁。


编辑推荐

刘廷芳(18911947),字亶生,永嘉城区(今温州鹿城区)人。出生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高中毕业之后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业优异。毕业后随即远渡重洋,到美国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读书,1914年获取学士学位。接著到纽约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习,一年后取得硕士学位。1918年,他又从耶鲁大学神学院(Yale Divinity School)取得神学学士学位。最后于1920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教育与心理学博士学位。

1922年,参与组织中华全国基督教会,任理事。1925年,以燕大神学院院长兼牧师身份主持孙中山逝世祭吊仪式,宣读悼文《请看吧,这里来了个白天做梦人》,情辞并茂,文后被美国出版的《世界名人演讲录》所收录。此后历任中华全国基督教大学委员会主席、中华基督教教育协会主席,并兼任北京大学教育系心理学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研究科主任。抗战胜利后被选为立法院立法委员。后以鼻窦炎赴美就医。旋居英国,于剑桥、牛津大学讲授中国思想、文艺及文化新潮,又以鼻病复发,回美国住新墨西哥州长老会疗养,于194782病逝,终年57岁。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刘廷芳的著作大多是对基督教教义的阐述和中国基督教建设发展的主张,仅发表在他主编的《生命》月刊、《真理与生命》、《紫晶》等刊物上就有四五百篇,从未结集出版。本书选录了其中史料性,社会性,文学性比较强的十五篇文章,内容主要分为三类:一是关于基督教在中国的讨论;二是基督教与文学方面的论述及其散文创作;三是人物文章,如关于作者与徐志摩和司徒雷登的交往回忆。


书摘

   本岁六月二十四日,为燕京大学前校长,现任校务长司徒雷登博士六十寿辰,《人物月刊》主编人杨开道先生约我写一篇文章,命题为《我所认识的司徒雷登》

他告诉我他的计划,是约三位写同样的题目:一位是与司徒先生有亲谊之西国朋友,从亲谊的立场说话;一位是燕大的同学,从学生的立场说话;一位是燕京教职员,从同事的立场说话。因为我从民九便应司徒先生之约,来燕京与他同事,到如今已十六周年;我来燕京,比司徒先生到燕京仅迟一年,在同仁中,共事时间,比较长久一点,杨君便约我写他计划中间的第三篇。我在这十六年中,十年是随司徒先生参加燕大行政工作,两年是在海外与他共任宣传及募捐工作。司徒先生服务燕大之经验,固然是知道不少,并且与他认识,已近三十年,对于杨君之约,是有点“义不容辞”。但是,因为知之既深,下笔便觉得很难:()可传的事既多,要说的话不少,正如一部廿四史,不知从何说起。()西哲有言,与伟大人物太接近,如筑室山旁,开门见山,反不能尽见,不如远者之明。()人物之文章,既不像小说之可以随想象所及,信笔写来,又不像记事之文章,可以据实直书,毫无月旦,因此确是难事。我素不文,写此更觉不易。()多病之身,文债堆积,正有无法筑台之苦,《人物月刊》限期交卷,匆匆执笔,勉强塞责,不仅有负杨君雅意,且有负司徒先生。不过本文所述,只限于片面。在史实方面,我日来正在草订司徒先生年谱,将来也许可以供同志的参考。在评论方面,司徒先生之事业,日正中天,待七十,八十,九十寿辰再述,亦不太迟。本文既不是专作史实的陈述,又非评论。希望读者鉴愿其简而且陋也。

    从同事的立场看司徒先生,十几年的经验中,我所最深的印象,就是:他是一个有“望”的人。

他是一个高瞻远瞩的人,如同从来一切创业的人,他先得了一种远象( Vision)。在中国历史演进的现阶段,中国人民所需要的,是怎样的学校,基督教在中国,对于教育的事工,应当作何贡献?美国基督教信徒,对于这重要的贡献,所当参加的,是那一部分?所做的贡献,应当取何方式?这四大问题,是每个在中国办教育的宣教师,都必得自审,必得给予完满答覆的。这四个问题,在他以前的,与他同时的,在他以后的,求解答者不止一人。然而他们所得的答案,不是太简陋,便是太陈旧。司徒先生一九一八年受燕大董事会聘任之时,对于这些问题,已经在心中形成一种远象。这远象,十余年中,不曾模糊,只有“与时俱进”,愈向前行愈清楚,愈努力干愈宏大。一九二九年新校址建筑落成奉献典礼的一周,有一位英籍的同事说:“在校的同事们,不知道是否觉得我们这学校是一个大梦。这样的规模的大学,不是我们一般奉教会差遣,来中国服务的同人所敢梦想实现的”真的,司徒先生来时,董事所有的,是二万五千元的常年经费,二十位宣教差会的人员充教员,一块在北平东城角土堆里的地皮,几座破旧的房屋,数百本旧书,教职员连“打字姑娘”都算在内,只三十三人。谁敢梦想十年之后,能有这千余亩地之校址,价值五百余万元之建筑与设备,常年经费到九十余万之预算,二百余教职员,三十余万卷图书的一个大学?

                ——《司徒雷登——一个同事者所得的印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