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游天姥吟留别
梦游天姥吟留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5,934
  • 关注人气:1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法制日报报道的内容看,北京这起哄抬价格案,“进销差价率”和“违法所得”是这么算的

(2020-06-19 06:36:51)
分类: 法理辨析、观点争鸣

 原创 梁仕成

疫情发生以来,在查处哄抬价格案件中,“进销差价率”和“违法所得”如何计算,由于一直没有权威统一的说法,所以各地做法不一,让广大基层市场监管执法人员一直感到无所适从。

6月17日法制网《拟罚10万!北京一菜贩一斤土豆卖6元!进销差价率达361.54%》的报道,标题中专门提到了“进销差价率”,这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6月15日,北京东城区市场监管局依据群众举报线索,对位于北京日易晶盛菜市场内个体工商户郭某某的价格违法行为立案调查。经查,郭某某于6月10日以1.3元/斤的价格购入土豆1100斤。6月11日至14日,分别以5元/4斤、2元/斤、2.5元/斤的价格将土豆分等级进行销售。6月15日,将剩余150斤土豆价格提高至3元/斤和6元/斤分等级进行销售,进销差价率分别达到130.77%和361.54%,该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第(三)项所列行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疫情期间,郭某某以较高进销差价率销售土豆,推动价格过高上涨,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东城区市场监管局据价格法第四十条第一款、《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三)项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对郭某某哄抬价格的价格违法行为,拟作出10万元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目前,案件相关程序正在进行中。

 

    【分析】

(一)关于“进销差价率”

对进销差价率的计算方法,主要有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计算公式应为【进销差价率=(销售价格-购进价格)/购进价格×100%】,即分母为“购进价格”;第二种意见则恰恰相反,认为计算公式应为【进销差价率=(销售价格-购进价格)/销售价格×100%】,即分母为“销售价格”。这两种意见一直没有统一,各地按照自己的理解执行。

从法制网上述报道内容看,北京的计算公式显然采用的是第一种,即【进销差价率=(销售价格-购进价格)/购进价格×100%】

1.(销售价格3元-购进价格1.3元)/购进价格1.3元×100%=130.77%

2.销售价格6元-购进价格1.3元)/销售价格1.3元×100%=361.54%。

(二)关于“违法所得”

从法制网报道内容看,北京市监部门应该是把6月15日商家将150斤土豆以3元/斤和6元/斤分等级进行销售的行为定性为哄抬价格了。由于报道中没有详细介绍这150斤土豆中有多少斤是以3元/斤销售的,有多少斤是以6元/斤销售的,但即便都是按以6元/斤销售的计算,其违法所得也不过6元×150斤-1.3元×150斤=705元。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有下列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三)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的规定,当事人最高应受到如下处罚:没收违法所得705元,罚款705元×5=3525元,罚没款合计4230元。

 

但从报道中“依据价格法第四十条第一款、《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三)项及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对郭某某哄抬价格的价格违法行为,拟作出10万元以上罚款的行政处罚”的表述看,北京市监部门显然是将该案按“没有违法所得”的情形对待的。

明明能够计算违法所得,但却按没有违法所得对待,这在《价格法和《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中找不到依据。但在《市场监管总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违法行为的指导意见》(国市监竞争﹝2020﹞21号)中有这么一条规定:“六、出现下列情形,对于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按无违法所得论处。(一)无合法销售或者收费票据的;(二)隐匿、销毁销售或者收费票据的;(三)隐瞒销售或收费票据数量、账簿与票据金额不符导致计算违法所得金额无依据的;(四)实际成交金额过低但违法行为情节恶劣的;(五)其他违法所得无法准确核定的情形。”这条规定中的第四项“实际成交金额过低”跟这个案子似乎能靠上,但前提是市监部门关于“哄抬150斤土豆价格”属于“违法行为情节恶劣”的裁量能够经得起司法审查。

【思考】

在查处哄抬价格案件中,“进销差价率”和“违法所得”究竟如何计算,基层市场监管执法人员一直期盼能有一个权威说法。在“权威说法”“指导性案例”久等不来的情况下,如果北京的这起查处哄抬价格案件能够经得起检验,能够得到复议机关和人民法院的支持,并最终得以顺利执行的话,那么也算是起到了“典型案例”的作用,全国其他地方的市场监管部门也可拿来做个参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