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羽红轮
一羽红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67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严敬小说之十六:昨夜的罗大佑(3)

(2012-09-07 09:36:33)
标签:

谢梦吟

宋体

gb2312

楷体

罗大佑

    谢梦吟被害的那天晚上,我一直在听罗大佑的磁带。我听了罗大佑所有的情歌,这些歌使我的胸腔蓄满了激情,使我对随着歌声而来的销魂之夜充满了期待。

    凶手悄没声儿地进入了谢梦吟的房间。据王队长推测,凶手是个强壮的年轻人,他来干什么呢?当然是图谋不轨。他可能向谢梦吟要钱,谢梦吟说:“我哪有钱,我的钱都寄回家了。”凶手哼了一声,说,我不相信。凶手的双眼磷光闪闪。这使谢梦吟感到害怕,她微微地颤抖起来。凶手用几近温柔的口吻说,总不能叫我白跑一趟吧。我真的没有钱,谢梦吟说,的的确确没有钱。她打开抽屉,里面只有几十元的零花钱。要不,你把这钱拿去。凶手没有拿。钱是三十二元八角,王队长在案后清点了一下。

    那夜,《暗恋》我听了多遍:

 

    谁说你优雅的轻舞的脚步不是在跟随着我

    谁说你翩翩的窈窕的身段不是在为我醉

 

    有一次我取下耳机,听到了从谢梦吟房间里传来的响动。但我感觉不到这响动有什么异常之处。

    凶手说,别想用这点钱就打发了我。谢梦吟睁大了双眼:“那,你看中了什么就拿什么。”

    我重新戴上耳机,听的是那首《之乎者也》:

 

    知之为知之,在乎不在乎

    知之为不知,在在不在乎

    不知为知之,不在乎不在乎

 

    凶手环视了一下房间,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

    拿出你的项链,耳环。凶手说。

    也没有。谢梦吟说。

    凶手一愣,不可能吧,像你这样漂亮的妞儿会没有男人送项链给你?

    谢梦吟摇摇头。

    那,你有什么呢?

    我什么也没有。

    有。凶手肯定地说,你有。他凝神看着谢梦吟,后者被盯得低下了头。这时候,笼罩在谢梦吟身上的除了恐惧,另外就是羞怯。凶手肆无忌惮的目光使她不敢正视面前这个兽性的男人。凶手抬手摸了摸谢梦吟的脸颊,兴许是谢梦吟粉嫩的肌肤具有刺激性,凶手三个手指竟微微痉挛起来。

    谢梦吟一摆头,凶手的手就滑落下来。凶手装出镇静的样子,重新打量起面前的这个姑娘。这个姑娘艳若桃李,同时懦弱得像羔羊,连呼救都吓忘记了。这就是凶手那一刻感到心潮起伏的地方。他贴过去,一把搂住谢梦吟。这倒好像提醒了谢梦吟,她张嘴呼喊起来。但凶手有足够多的余力来对付她。她的喊声从凶手的指缝间泄露出来,变得喑哑无力。谢梦吟的嘴巴很快给一团毛巾堵住了,双手也被绑了,凶手将她撂在床上。

    凶手冲着她一笑,说,还能说你什么也没有吗?

    嗯,嗯。谢梦吟吞咽着毛巾团,极力想发出自己的声音。

 

    是这般柔情的你,给我一个梦想

    徘徊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荡漾在你的臂弯

    是这般深情的你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像海里每一个无垠的浪花在你的身上

 

这是著名的《海上花》开头的四句。《海上花》创作于一九八六年,据说是罗大佑专门为献给他的妻子而作。罗大佑犹豫再三之后,终于同意将这首歌作为同名电影的主题曲。此曲无疑充满了罗大佑个人情感的体验,然而,它一经传唱,便属于大家的了。多年以来,他都在用他的音乐饲喂着我们饥饿的情感。《海上花》也许不算是罗大佑最好的歌,但它却如同罗大佑其他许多歌一样,是一首过耳不忘的歌。它温婉的曲调柔情似水,会令你对往事缅怀不已。这是那晚的前奏曲,我感到我的内心饱满多汁,正等待着属于我的那朵浪花朝我荡漾而来。

 

谢梦吟睁着惊惧的双眼,她的眼珠跟着凶手的双手转动,好像只要她不住地盯紧这双手,这双手就会像一个乖孩子一样自动停下来,但这双手太贪婪了,越来越贪婪。她惊叫一声,闭上了眼睛。

 

谁说你害羞的低头的思量不是因我而起

谁说你摇晃起窈窕的身段没有使我陶醉

 

就是这样。歌声使我激情澎湃。那个使我梦萦魂牵的人宛若就在眼前,她的细眯着的、风情无限的双眼,她的长发,她的鲜润的嘴唇,此刻都化成了音符,在我的耳畔震荡。梅早春曾问过我:是要我做你的情人呢还是情妇?这两者难道会有什么不同吗?说这话的时候,她神情痴迷,接着便合上双眼,沉醉在我的怀抱里。罗大佑像一个先知,他洞悉所有的男女之情,然后,他凭着一副魔鬼一般的沙哑的嗓子,道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他的歌声像高擎的火把,照亮了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谁说你优雅的轻舞的脚步不是在跟着我,谁说你翩翩的窈窕的身段不是在为我醉。”不是吗,年轻的时候,你这样唱道,垂垂老矣的时候在心底你还是这样唱。歌声引导着我,让我就要变成一道激流。

《之乎者也》是那晚我反复聆听的另一首歌。“知之为知之,在乎不在乎,此人何其者,孔老夫子也。”罗大佑一改腔调,变得有点冷漠,有点参禅得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这首歌,我是替自己激荡而来的情感之流修筑一道堤坝吗?记得那晚,就是在听完这首歌之后,我才开门出去的。这是一首节奏感强、容易叫人产生好感和着迷的歌,同时又是一首令人不知所云的歌。“知之为知之,在乎不在乎”,我差不多就是一路小声哼着,最后叩开了阿梅的门扉。

 

谢梦吟闭上双眼,两串泪珠流过她的太阳穴,消逝在发丛中。

凶手一丝不苟地做完他想做的事。最后,他好奇地扯掉塞在谢梦吟嘴里的毛巾,他想听听这个被他欺侮的姑娘的呼号或者詈骂,无论是什么,他都无所谓。

谢梦吟咳嗽了几声,闭着眼,歪着头,无声地哭泣。

凶手让谢梦吟睁开眼。凶手又叫谢梦吟打开眼,还说:“认识一下是谁叫你幸福过了。”

谢梦吟张开了眼,露出两道冰一样的眼光,随即又合上了。她的身体颤栗了一下,像寒风掠过的水波。

凶手满足而慵倦地笑了。他没有料到这个姑娘这么容易就让他得手。他变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镇定和从容。

这大概就是那晚的大致情况。至此,凶手还可能没有起杀心。那么,最后,是什么使凶手突然改变了主意呢?

 

只要轻按一下重复键,你就可以再一次聆听一遍你为之动情的歌。假若你愿意,你可以千百次地听同一首歌。那晚,我将一首《暗恋》听来听去。

 

现实的是你迷人的眼睛紧紧地扣住了我

荒唐的是我不听话的嘴巴喃喃的不知所云

 

这样的主题的歌,罗大佑却取用了摇滚乐,使它的旋律如同疾风骤雨,它铺天盖地,似春潮汹涌,浩荡而来。但奇怪的是,当你对这首歌耳熟能详时,却能在热闹中享受到一种潺潺流水般的宁静。

 

想的是你,AOAOA棒了点

想的是你,AOAOA棒了点

 

凶手先勒死了谢梦吟,用的是她的细腰带。谢梦吟头枕着自己凌乱的长发纹丝不动,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她的长发闪着一丝丝不祥的蓝光。凶手没有露出半点疲倦的样子,但是,他的心情却起了明显的变化,刚才他还是在品味着一场盛宴,转眼之间满桌就杯盘狼藉了。

凶手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在他转身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感觉谢梦吟修长的、绷直的大腿像风吹水纹似的动了一下。他停住了,又返身走近谢梦吟,他担心这个姑娘没有死透,谢梦吟的脖子本来也是非常完美的,白皙,粉嫩,有一种滑腻的感觉,手感好极了,凶手没有再犹豫,掏出刀子,一下下认真割起来。

 

谁说你害羞的低头的思量不是因为我而起

谁说你摇晃起窈窕的身段没有使我陶醉

 

好了,到了深夜十一点半了。我打开房门,让歌声汹涌而出,我自己也随着歌声飘然而去。

 

“你们早就约好的吗?”王队长问。

“是的。”我说。

“她在家里迎候你?”

……

“接着,你们又度过了一个销魂之夜?”

……

“谢梦吟留有三册日记本,里面许多次提到你的名字,你想看看吗?”

王队长望着我说。

我缓缓地摇摇头,半天才说:“不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