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星轨迹——两个神射手花荣与张清的同一归宿(书剑水浒原创二稿)

(2014-08-04 13:12:31)
标签:

花荣、张清、神射手

分类: 书剑水浒

流星轨迹

——两个神射手花荣与张清的同一归宿

       西汉司马迁《史记·李将军列传》中有如下描述: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唐代诗人卢纶塞下曲》:“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司马迁的列传与卢纶的诗描述的是同一人:飞将军李广。李广是西汉时期的名将,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神射手。唐德宗李适时,朝廷将李广等历史上六十四位武功卓著的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位列武成王庙六十四将。宋徽宗赵佶时,朝廷追封李广为怀柔伯,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李广与养由基等人被视为神射手的最佳代言人。

       梁山是个大杂烩,对社会上三教九流人物来之不拒、无所不包。在这其中,能人甚多,最奇异者且留下深刻印象的莫过于“撒豆成兵”的公孙胜与做“神行法”的戴宗,一个擅长道法,一个擅长行走。此类人物特征明显、形象突出,为你我所熟悉。另,梁山上有两个“李广”,一个是绰号“小李广”的花荣,一个是绰号“没羽箭”的张清。这两个人一个擅长弓箭,一个擅长石子,也是小说刻画得非常成功的人物。

       花荣与张清也是梁山上的能人,凭借百步穿杨的弓箭与以一敌十的飞石入选马军八骠骑,是梁山上宋江所倚靠的一招制敌重要武器。二人凭借奇门绝学,屡立奇功,屡次救梁山与宋江于危难之中。

       花荣出场比较早,是宋江最早的追随者与亲信。宋江因在郓城犯事被刺配江州。一路上,宋江如孔子周游列国般拜访英雄好汉。清风寨武知寨花荣即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位。身为朝廷军队中的中级军官,花荣不避嫌疑地在寨内盛情款待了宋江。宋江在清风寨内按捺不住,想要去体验一下当地的风情。不曾想,元宵佳节赏灯时,宋江、花荣遇到了之前在清风山上与宋江有过一面之缘的清风寨文知寨刘高的夫人。宋江的霉运来了。

       幸得花荣舍得一身剐,不惜与朝廷决裂。花荣明目张胆将宋江从刘高处救走。刘高即刻派了两个教头来抢人。只见花知寨在正厅上坐著,左手拿著弓,右手挽著箭。众人都拥在门前。花荣竖起弓,大喝道:“你这军士们!不知‘冤各有头,债各有主。’刘高差你来,休要替他出色。你那两个新参教头,还未见花知寨的武艺。今日先教你众人看花知寨弓箭,然后你那厮们,要替刘高出色,不怕的入来。看我先射大门上左边门神的骨朵头。”搭上箭,拽满弓,只一箭,喝声:“著!”正射中门神骨朵头。二百人都一惊。花荣又取第二枝箭,大叫道:“你们众人再看:我第二枝箭要射右边门神的这头盔上朱缨!”飕的又一箭,不偏不斜,正中缨头上。——那两枝箭却射定在两扇门上。花荣再取第三枝箭,喝道:“你众人看我第三枝箭,要射你那队里,穿白的教头心窝!”那人叫声“哎呀!”便转身先走。众人发声喊,一齐都走了。这是花荣在小说中第一次展示其高超的箭法,一箭中骨朵头,二箭中朱缨,三箭吓退二百人。这三箭一举将花荣驱逐出了体制。在此情形下,花荣不得不放弃功名利禄,追随了宋江。

       宋江在清风寨收服了花荣、秦明、黄信、燕顺、王英与郑天寿。随后,在对影山收了吕方、郭盛二人。这些人是宋江的第一批亲信。花荣与秦明是其中的核心。花荣等人在宋江的安排下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梁山的路。

       路过对影山,正逢吕方郭盛比武,两枝画戟上的豹尾彩绦纠结不开,花荣一箭射去分开两戟,艺惊众人。这一段是花荣的精彩之处。上梁山之后,晁盖闻之不信。此时,天边有雁群飞过,花荣说要射第三只雁的雁头,弓开之处,弦响雁落。从此,梁山之人无一不敬佩花荣。花荣成为宋江在梁上山的代言者,花荣的存在是宋江影响力的表现。

       梁山的权力开始从晁盖向宋江加速度转移。在二打祝家庄时,花荣在马上看见,把手指与宋江,道:“哥哥,你看见那树影里这碗烛灯么?只看我等投东,他便把那烛灯望东扯;若是我们投西,他便把烛灯望西扯。只那些儿,想来便是号令。” 宋江道:“怎地奈何得他那碗灯?”花荣道:“有何难哉!”便拈弓搭箭,纵马向前,望著影中只一箭,不端不正,恰好把那碗红灯射将下来。正当宋江在祝家庄的埋伏之下走投无路时,花荣射落祝家庄挂在天空中用以指挥的信号灯,打乱了祝家庄的部署。四下里埋伏军兵,不见了那碗红灯,便都自乱撺起来。在梁山与对手的交锋中,花荣是无形的威慑力量。在彼此势均力敌之时甚至处于劣势之时,花荣突施冷箭,可以在瞬间一箭致命,改变战场格局。花荣具备一箭定乾坤、一举拯救宋江与梁山的非凡能力。

       花荣追随宋江一路征讨,始终是宋江最为倚靠的人。最后,宋江不得已喝下了御赐毒酒。他顺手把李逵带走了,因为李逵是莽撞之人,会坏了大事。花荣与宋江形影不离,在其离去之后,即吊死在宋江坟前,魂聚蓼儿洼。花荣出场之后即视宋江为带头大哥,一直为其招安大业竭心尽力。宋江走了,生之意义不复存在,花荣也随之而去了。

      张清是小说的另外一名神射手,出场非常晚,直到排座次之前才出现,但这并未影响他在梁山的排名。张清位列天罡八骠骑,这是对他最大的认可。

       张清擅长飞石打人,百发百中,人呼为“没羽箭”,还有二副将花项虎龚旺、中箭虎丁得孙。在张清面前,梁山好汉不堪一击,先有郝思文、项充连输二阵,后有徐宁、燕顺、韩滔、彭玘、宣赞、呼延灼、刘唐、杨志、朱仝、雷横、关胜、董平、索超等人接连败下阵来,整个过程就是对梁山上马军、步军战将的一次大检阅。张清的石子堪称一绝。交战之后,宋江与卢俊义、吴用道:“我闻五代时,大梁王彦章,日不移影,连打唐将三十六员。今日张清无一时,连打我一十五员大将,真是不在此人之下,也当是个猛将。”宋江见此人英雄了得,不由得心动了。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张清中计了,束手就擒。宋江顺利收服了张清。张清成为宋江帐下一员战将。

       张清出场非常晚,这直接影响了其后的表现机会。但是,是神射手总有“箭”离弦的那一刻,总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在梁山北征辽国时,张清飞石巧杀辽国上将阿里奇耶律国宝等人。梁山八骠骑金枪手徐宁出战,不是辽国阿里奇的对手。这个时候,需要远程攻击了。张清早按住鞍鞒,探手去锦袋内取个石子,看着番将较亲,照面门上只一石子,却似流星飞坠,弩箭离弦,正中阿里奇左眼,翻筋斗落于马下。这里花荣、林冲秦明索超四将齐出,先抢了那疋好马,活捉了阿里奇归阵。张清立了大功。此后,张清还飞石击杀了耶律国宝。张清的飞石在关键时刻一石解决问题,是梁山战场上的一大法宝。

       南征方腊,梁山好汉折损大半。梁山在前进的路上遇到了千难万险,每前进一步总要付出牺牲。牺牲的不仅有宋万、王定六这等地煞级的小人物,也有董平、张清这一天罡级的人物。在独松关,卢俊义遇到了天大的困难,进退不得。

      此时,在未征求主将卢俊义意见的情况下,董平和张清两个马军将领商议了,两个不骑马,先行上关来。关上走下厉天闰、张韬来交战。董平要捉厉天闰,步行使枪,厉天闰也使长枪来迎,与董平斗了十合。董平心里只要杀,争奈左手使枪不应,只得退步。厉天闰赶下关来,张清便挺枪去搠厉天闰。厉天闰却闪去松树背后,张清手中那条枪,却搠在松树上。急要拨时,搠牢了,拽不脱,被厉天闰还一枪来,腹上正着,戳倒在地,董平见搠倒张清,急使双枪去战时,不提防张韬却在背后拦腰一刀,把董平剁做两段。

       董平与张清是梁山上的高手,在一般情形下,一个可以在前面与对方对垒,一个可以在后方远程精确打击,二人的搭配绝对无敌于天下。事实上,单独出一人与对方对阵,二人也有独当一面的水准。只是董平右手受伤,只能左手使枪;张清放弃远程飞石攻击,只能近距离用枪。更重要的是,二人因地形限制,放弃了战马,转做了步行者,犹如龙困浅滩、虎落平阳。东昌府的张清与东平府的董平这对好兄弟未能迎来胜利曙光到来的那一刻,在独松关下凋零。

       两个神射手,一个是亲信,一个是边缘;一个凯旋归来,一个在独松关下凋零。凯旋归来者,在宋江的感应之下,魂聚蓼儿洼。凋零者,在独松关下与一生的知己董平回味往事。

       生前,一个是亲信,另一个是边缘;死后,一个依然是亲信,另一个依然是边缘。两个天罡级的神射手,犹如流星一般划过天空,浩瀚的星空是二人共同的归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