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女史箴言
女史箴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27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鄂妃难:唯帝王不可情深也

(2018-12-01 22:31:07)
标签:

清宫

顺治帝

董鄂妃

历史

杂谈

分类: 史论史观

鄂妃难:唯帝王不可情深也

一位影响了历史进程的女性,清史资料中竟是讳莫如深,作为顺治皇帝最得宠的女子,在所有后妃都留有画像的情况下,董鄂氏竟没有一张“喜容”流于后世。她的故事和容貌一样,迷之神奇。 

董鄂妃当然不是董小宛,这是后代人臆想出来的抑满论。

几百年来,围绕董鄂妃其人,莫衷一是,今天女史君就以董鄂妃一人来看看顺治朝的后宫轶事。
为了对付强大的明朝,开国之君努尔哈赤及其子皇太极曾积极推进满蒙联姻。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后,册封的五宫后妃都来自蒙古博尔济吉特家族,其中庄妃就是顺治帝的母亲,后来的孝庄文皇太后。

大清王朝,以皇太后始,以皇太后终。说的就是清初的孝庄文太后与清末的慈禧太后。可见,孝庄在满清一代的重要地位。

但,女史君要说,非凡的女政治家并不意味着她是非凡的好妈妈,作为女人,她可以说是“失败”到了极致。父亲不疼——把她作为联姻的工具送给了皇太极;丈夫不爱——作为丈夫的皇太极最爱的女人是她姐姐;儿子不孝——……我们接下来就说说这事儿。


在母亲的安排下,出于政治需要,顺治帝先后娶了两位来自孝庄太后娘家的博尔济吉特氏皇后,第一位皇后生性骄纵善妒,奢侈铺张,顺治帝忍无可忍废了她,孝庄太后仍然执意从娘家再找了一位女孩作为皇后,但第二位皇后庸碌无才,与顺治帝也没法和睦相处,本想再废,在董鄂妃苦苦哀求下才放弃了废后行为。在这里,我们只看到了一个叛逆的大男孩,而不是皇帝。

顺治后宫,来自蒙古的妃嫔有六位,人数最多,且都在妃位以上,但不可思议的是竟无一人生子,连公主都没有。其他低位妃嫔频频生育,这让六位蒙古后妃饱受煎熬,也让孝庄太后无地自容,可想而知这对母子关系恶劣到什么地步,包办婚姻是个表象,长期的控制力和压抑才是引发皇帝用如此严厉的方式去对抗母亲的原因。

顺治十年,年满十六岁的顺治下发了对清朝后宫“开创性”的一道谕旨,直接影响了清朝二百年的宫廷生活。在谕旨中,顺治不无遗憾地感慨此前婚姻生活的不幸,原因就是皇后不是自己选出来的。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据《清世祖实录》记载,顺治再次发布谕旨:“选立皇后,作范中宫,敬稽典礼,应于内满洲官员之女,在外蒙古贝勒以下,大臣以上女子中,敬慎选择……凡满、蒙、汉军八旗官员,另户军士,闲散壮丁家中年满14岁至十六岁的女子都必须参加三年一度的备选秀女,十七岁以上的女子不再参加。“由此开了清代“选秀”先河,并且他亲自制定实践挑选后妃办法。

顺治与母亲孝庄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来已久,并非仅仅因为董鄂妃入宫,但董鄂妃的来源不正以及专宠地位确确实实不仅引发了妃嫔间的紧张关系,也使得母子关系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鄂妃难:唯帝王不可情深也

董鄂妃的生活形象应该是更多的接近江南女子

要说董鄂妃,就必须先看看董鄂氏来源:董鄂源冬古河之名,最早见于明正统五年(1440年)九月,明廷敕谕建州左卫都督凡察“安插尔等于三土河及婆猪江迤西冬古河两界间同李满住居处”的敕文中。后为部落名,最后成为姓氏。冬古河即今天桓仁满族自治县境内的大雅河上游支流黛龙江。董鄂氏人先人,原居图们江上的瓦尔喀(今珲春)地方。其族源原是北宋宗室赵氏的后裔。金朝时被掳至北境,以“久处变为土著成了女真人”。也就是说,董鄂氏是最早的满籍汉裔,董鄂氏与众不同的先缘或许就是与顺治帝千里牵缘的那条红线。

顺治后宫三位董鄂氏,人数仅次于蒙古妃。这三位分别是:
一孝献皇后。就是历史上最为人所熟知是顺治帝的宠妃,董鄂妃。生荣亲王,早夭。董鄂妃是满洲正白旗人,她的父亲鄂硕是正白旗的军官,顺治二年以后,鄂硕随军南征,此后的五六年间,都在苏州、杭州、湖州一带驻扎,这使得他的女儿自幼受到江南汉族文化的影响和熏染。董鄂氏天资聪慧,好读史书,精书法,有一种独特的风韵和文雅书卷气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女性美,而且悟性极高。这就有了跟倾心汉学的顺治帝有了产生精神共鸣的可能。从董鄂妃弟弟费扬古留存的汉文诗来看,造诣相当高,比一般汉族秀才有过之而无不及,由此可知董鄂妃的家教和熏陶。

已经熟读经史子集的少年天子顺治,难得能寻觅到知音,怎能不倍加珍惜。顺治十三年(1656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册为“贤妃”,仅一月有余,顺治以“敏慧端良、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为理由,晋封她为皇贵妃。这样的升迁速度,清代历史无出其二。十二月初六日,顺治帝还为董鄂氏举行了十分隆重的册妃典礼,并颁诏大赦天下,在大清近300年的历史上,因为册立皇后妃嫔而大赦天下的,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二贞妃董鄂氏,一等阿达哈哈番(汉语轻车都尉)巴度女。殉世祖(顺治帝)。圣祖(康熙帝)追封为皇考贞妃。此证:《清圣祖实录》顺治十八年“谕礼部、皇考大行皇帝御宇时。妃董鄂氏、赋性温良。恪共内职。当皇考上宾之日、感恩遇之素深、克尽哀痛、遂尔薨逝。芳烈难泯。典礼宜崇。特进名封、以昭淑德。追封为贞妃。所有应行礼仪、尔部察例具奏。”

三宁悫妃董鄂氏,在世祖时号庶妃,顺治十年顺治十年癸巳七月十七日丑时生皇二子裕宪亲王福全。顺治一朝后宫制度尚不健全,从受封地位来看,她的身份并不尊贵,且并没有因生育皇二子而进阶,尊为宁悫妃反而是康熙朝的事情了。此证:《清圣祖实录》“康熙十二年十二月己亥谕内阁:朕奉太皇太后慈旨,世祖章皇帝董鄂氏妃在宫闱敬谨夙著,宜加封号以表令仪。朕恪遵慈谕,今尊皇考妃董鄂氏曰皇考宁谧妃。著会同礼部详议典礼以闻。”
鄂妃难:唯帝王不可情深也
从时间上来说,宁悫妃董鄂氏进宫的时间较早,贞妃董鄂氏不详。关于孝献皇后董鄂氏的来历,官修史书一概避而不谈,唯有《汤若望传》提供了下述线索:
“顺治皇帝对于一位满籍军人(有学者认为是某个一品或一品以下武职官员)之夫人,起了一种火热爱恋。当这一位军人因此申斥他的夫人时,他竟被对于他这申斥有所闻知的天子亲手打了一个极怪异的耳掴。这位军人于是乃怨愤致死,或许竟是自杀而死。皇帝遂即将这位军人的未亡人收入宫中,封为贵妃。这位贵妃于一千六百六十年产一子,是皇帝要规定他为将来的皇太子的。但是数星期后,这位皇子竟而去世,而其母于其后不久亦薨逝。”从时间上看,汤若望说的正是孝献皇后董鄂氏(董鄂妃)。

许多人对号入座,认为董鄂妃原属襄亲王福晋,女史君认为纠结这一点意义不大,一是因为《爱新觉罗宗谱》里明确记载,襄亲王福晋是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和硕达尔汉巴图鲁亲王满珠习礼之女,所以孝献皇后绝对不是襄亲王福晋。二是汤若望的记载,明确说明董鄂妃原是满族军官之妻,不是王族。

以董鄂妃18岁入宫,不符合选秀女的年龄来猜测她应该不是通过选秀女的渠道入宫。女史君也认可董鄂氏是再醮妇入宫,她应该是通过命妇入宫轮侍后妃制度的机会与顺治帝相识相知的。
顺治11年四月,以皇太后命,停命妇更番入侍后妃旧例。这是有针对性目的的废止,女史君基本肯定针对的就是两个火热的恋人,作为母亲,一开始的反应是——阻碍。

这不得不令女史君进一步推测,顺治10年宁谧妃生皇二子,董鄂妃不仅是作为族人,更是作为命妇进宫侍候,也许就这样,与皇帝相遇了。顺治皇帝少年天子本性风流,宫妃数量庞大,早生早育,子女众多,但多数是董鄂妃进宫前的作品。或许在遇见董鄂氏那一刻,这位风流天子忽然收心了,知音难觅,哪里还管得了那些伦理道德。而知子莫若母,孝庄太后立刻感到情况的严重性,儿子用了真情。在她而言,这不仅仅是爱情问题,更是政治立场。

两人的恋情想必是遭到了重重阻力,但董鄂妃最终还是在顺治十三年入宫了,以入宫即被受封“贤妃”的地位可猜测,董鄂氏本来也应是侧福晋地位以上的命妇。顺治帝得到了暂时的胜利,但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入宫之后的董鄂氏开始了她人生中难以言诉的真正的磨难。

顺治一朝因激烈的政治斗争,母子关系疏离冷漠,充满了对抗与纠结。这就导致顺治一朝的后宫最有特点的竟然是婆媳斗争。史料显示,焦虑和抵触反抗情绪曾长期伴随这对母子。董鄂氏去了,他甚至把一切统统归集到太后身上,连太后病倒,也不去问候一声,伤透了母亲的心。而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母亲的强势和压制造成的吗?

当你因一人而废一群人的时候,这群人的力量就团结起来搞破坏了。顺治帝任性,他的爱给董鄂妃带来的是压力和质疑,他不懂在权力中心,你的真情必须隐藏,必须让各方利益平衡,要给爱人真正的保护就得少树敌,你虽然的皇帝,但还不到乾纲独断的时候,需要凡事收敛。

“和硕荣亲王,朕之第一子也。”顺治帝对皇贵妃董鄂氏所生皇四子给予了超乎寻常的地位,不得不说这又是顺治幼稚病犯了的体现,这简直就是四面树敌,很可能连宁悫妃都内生嫌隙,为了保全母子利益,宁悫妃大概是选择与孝庄太后站在一边,反过来排挤同族的皇贵妃董鄂氏,这是一个合理推测,宁悫妃董鄂氏最后免于殉死,其子福全也尊为亲王。参考光绪帝时期珍妃瑾妃这两姐妹的事,是极有可能的。但孝庄太后不会再给董鄂氏家族任何翻身的机会了,在权衡利弊之下选择了已抵抗天花病毒还存活着的皇三子玄烨继承皇位,他就是汉妃佟佳氏之子(后来的康熙帝)。要知道,在皇长子早夭的情况下,宁悫妃董鄂氏的皇二子排序更前,虽然满人没有嫡长子继承制的传统,但再怎么说皇二子应该是更正宗的满人血统啊。不得不说,后宫是本难念的经。

有清一代,仅顺治一朝出现了三位董鄂氏,此后再无。女史君由此推断,董鄂氏必定在顺治朝因内部政治利益之争而遭遇了重大失败,其惨烈程度波及到后辈,且全族因此失去了入侍后宫资格。

鄂妃难:唯帝王不可情深也

顺治十七年(1660年)八月十九日,董鄂妃病逝于承乾宫。顺治帝曾亲自撰写悼文,行文悲切,真情流露,可知董鄂妃德才兼备,生活俭朴,有相当的汉学基础,两人感情已经完全超越了一般的你侬我侬,成为理性的相互促进,灵魂伴侣不过如此。列举的事实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想方设法委曲求全的女性形象。宫里生存,即便皇帝的宠爱足够多,也要看皇帝的权势是否足够大,如果皇帝本人尚有掣肘,那么这种专宠是致命的。董鄂妃敌人太多,也是形势使然,她无可奈何。很不幸,这又令我想到了李瓶儿最终的吃力不讨好。

文中罔顾孝庄根本不接纳董鄂妃的事实,反过来极力宣扬婆媳之间关系良好,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心昭昭然。顺治帝心心念念她的贤良淑德,她的谦恭宽仁,字里行间都在为她积德,可是却到死都没明白过来,董鄂氏再好,只对皇帝一人来说,对其他人而言,她本身的存在就够引仇恨了。顺治过分的偏爱不仅造成了董鄂妃的抑郁而亡,亦造成贞妃董鄂氏的忧惧而死,最后还让宁悫妃董鄂氏之子也失去冲击皇位的机会。董鄂氏一门三女,对博尔济吉特氏一门荣耀的后宫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这已经不单单是婆媳关系的问题了,更涉及到政治利益之争。顺治帝冷落蒙古后妃,孝庄文太后不得不在选择继承者问题上慎重选择。

皇四子死于天花,顺治帝也死于天花,有传说顺治帝出家,但有出家的动机,不等于有出家的事实。事实上是,顺治帝来不及实现出家的理想就被天花夺去了生命。西洋传教士汤若望的传记中也记载:“如同一切满洲人一般,顺治对于痘症有一种极大的恐惧,因为这在成人差不多也总是要伤命的……或许是因他对于这种病症的恐惧,而竟使他真正传染上了这种病症……顺治病倒三日之后,于一六六一年二月五日到六日之夜间崩驾。”

现代人难以想象,几百年前这是令满族人闻之色变的绝症。汉人早已有了对抗天花的基因。在天花来临时,汉人能够采取基本的接种免疫法来治病,满族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长期关外生存完全没有免疫力。参看美洲印第安人面对天花疟疾时的悲剧就明白了,没有抗体是很可怕的。康熙帝由于母亲那边是汉人,也许是带有一定的抗病基因,也可能是因为康熙的保姆基本上都是汉人(曹寅母亲,李煦母亲都是康熙帝保姆),会有一些治病经验。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盛世康熙!

董鄂氏薨逝后,顺治为其辍朝四个月,按照礼制,皇后去世辍朝时间也仅仅是五天,为皇贵妃去世而这样的辍朝时间在整个清朝历史上都是无法被超越的。

所谓情深不寿,大概是老天爷不会给每个人太多吧。

董鄂妃最后被追封为孝献皇后,“献”字谥号:
“聪明睿智曰献,智哲有圣曰献,博闻多能曰献;惠而内德曰献,” 她在皇帝心中是备受尊敬的,早已超越了一般的爱恋。

顺治遗照是在他去世一段时间后才公布的,当中内容已被母亲孝庄太后改动,故名为遗书,实为罪己昭。

其中有言:“端敬皇后於皇太后克尽孝道,辅佐朕躬,内政聿修。朕仰奉慈纶,追念贤淑,丧祭典礼,过从优厚。不能以礼止情,诸事太过,逾滥不经,是朕之罪一也。”这显然不是顺治的本意,看得出是母亲责备儿子的话。


董鄂妃的悲剧不在于她是再醮妇,在于皇帝一头扎下去的任性专宠冲击了一位母亲的尊严和利益。她的死表面上看是因失子悲伤过度,可何尝不是对后宫生活的恐惧和失望呢?

以清王朝(最大的可能是孝庄太后及蒙古后妃们)处理掉所有有关董鄂妃的画像和资料这个行为来看,孝庄太后是把愤怒发泄到了一位女子身上。可她到死都无法明白过来,母子间那道深深的沟壑并非一个女人的问题,而是一个母亲在最该给儿子爱与安全感的时候你没给他。

董鄂妃只是一个引子,就算没有她也会有别人,顺治与母亲的对抗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缺爱的孩子,在母亲那里没有得到最初的,那就只能在成年后自己的爱恋里补偿了。

如果在皇帝成年后可以多给点自由度,也许事情不会坏到无法收拾的程度。怀就坏在,孝庄太后在明明没有建立亲密感与信任度却要横加干涉,导致母子关系决裂,始终无法达成和解,两代人都是怨气冲天。

孝庄文太后不得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康熙身上,尽心抚育培养,都说隔代亲,终成一代明君。所谓有失必有得,老天爷还是公道的。

女史君顺便叨一句,清朝祖制,后妃不能亲手抚养自己的孩子,皇子满月之后,便会被抱给奶妈(嬷嬷)照顾抚养,到了上学的年龄被养育在阿哥所内,既是南三所、乾东五所、乾西五所和兆祥所等,和后妃们接触甚少。在清朝皇子的生和养是分开的。孝庄太后与顺治帝,慈禧与同治,挑两个最熟悉的大家都懂了,其实一路看下来,清朝几乎就没有和谐的母子关系。制度不人性,谁在其中都是牺牲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