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2018-05-29 11:12:40)
标签:

威尼斯

奎里尼基金会

卡洛斯卡帕

分类: 亚德里亚之光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雨中奎里尼基金会花园

 

威尼斯的最后半日,悉数放在了奎里尼基金会。

 

威尼斯是属于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的城市。这位植根于威尼斯的建筑师作品不多也不大,威尼斯已经算是他的作品汇集地了,听上去也不过是售票亭、大门、店铺室内、小庭院。。。这些小品。这样一位作品不多不大的建筑师,却对当代多位建筑大师产生过影响,而且在诸多同行心目中占据重要地位。在威尼斯有意无意看了一些他的作品,直到先去过奎里尼基金会的同伴一脸沉迷地说,斯卡帕的作品,只看这一件就足够了。于是,将最后的半日计划到这里。

 

奎里尼斯坦帕里亚基金会Fondazione Querini Stampalia,是一个记述威尼斯历史和贵族生活的基金会。斯坦帕里亚家族是威尼斯的古老望族,也是威尼斯城的创立者之一。基金会由家族最后一位继承人Giovanni伯爵于1869年成立。伯爵是一位聪明的家族财产管理者和商人,他生前旅行甚广,拥有众多行政职位,也是多个文化机构成员。这样一位有远见卓识的继承人在身后将包括家族宫殿、不动产、图书、艺术品等在内的全部财产捐献给了威尼斯城,令后世的我们得以有机会一睹威尼斯古老贵族的生活画卷。

这个基金会如今包括一个每天开到深夜、节假日也对公众开放的图书馆(这在欧洲殊不易)、一个博物馆、以及一个开放式的临时展陈空间。基金会建筑占据了圣玛丽亚广场Campo Santa Maria Formosa旁临水的好大一片区域,几个带庭院的大宅相连。这组建筑群在不同时期由不同名建筑师修整过,卡洛斯卡帕的设计其实只是一部分,此外马里奥·博塔也在这里有过设计。去前没有做过功课,整个空间里面有收费区和非收费区,收费区的空间展陈也不同。尽管知道真个建筑是不同时期的不同建筑师完成的,各部分之间的差异还是让我有些困惑。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奎里尼基金会距圣马可广场不远,与圣玛丽亚广场之间以窄河道相隔。寻到这里时,二层阳台栏杆上悬挂着清晰的招贴。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这座金属结构木板面的桥梁有非常明晰的斯卡帕的痕迹,金属、木材、黄铜、大理石,每一处细节、每一个材料交接处都值得细细品味。这是斯卡帕所改建的那部分奎里尼基金会的入口,可惜如今这个入口关闭,参观入口另有位置。但见桥头、入口处常有人举了弯身凑近细细端详、轻抚材质表面,又或是不断调整相机镜头对准某个细部,必是同行无疑。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基金会建筑占了附近好几处相连的大宅,在窄巷中寻入口,有时撞见一个门,透过门缝看进去,门内就是了,却偏偏进不去,很有些起急。绕着绕着又回到最早看到的那座桥,发现斯卡帕的这个入口旁原来有非常明确的指路标识。其实绕过一个大建筑就是参观入口,却因这一通找弄得晕头转向。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奎里尼基金会今天的公众入口。也有一座桥,大理石的台阶桥面,两侧露着老桥原来的踏面。桥前面同质的石材地面,向左右延展,各以一个对称的“Z”和反“Z”型坐凳收束,一气呵成而一体。这个设计,因为不同人在其上的不同行为而富有多样性。精彩的入口。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基金会的改建经历了数位建筑师之手。这个中庭和周边是马里奥·博塔的改建部分,原来老宅的围合式室外庭院,如今加了半透明的单曲面天棚,原来建筑物首层的那些出入口照旧保留,如今是图书室、纪念品店、咖啡店等服务于基金会的设施。博塔毕业于斯卡帕执教的威尼斯建筑学院,二人有交集,博塔也是深受斯卡帕影响的一位大师。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中庭的一侧地面上有这样一个突出物,应该是水井。细看中庭的内墙,与老建筑墙面是脱开的,自成体系。意大利的古建保护真是没话说,不是整旧如新,也不是修旧如旧,新作部分刻意以明显不同材质构造表达,如实呈现各个时期的不同状态。这才是对古建应有的尊重、对历史应有的态度。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河道的水位高度似和室内地面齐平,外墙作了高高的窗坎,有台阶上下。威尼斯的临河住宅,每一扇窗似都是一道通向河道的门。恰好有服饰华丽的水手站在贡多拉上缓缓划过,那挺胸叠肚的站姿和大红大绿的对冲,这种戏剧感亦是威尼斯的日常。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细看室内地面,大块水磨石之间的分格处是石材,石材断面有凹槽,是导水槽。这个空间已经考虑了海平面上升导致的进水的问题。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此处入口,正是我们最先到的那座桥所对的不开放入口。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相连的这个空间,地面与墙面和水面脱开,周边起边。可以想象海水漫进时,宛若浮桥的这个干燥独立的空间。通常在室外有水庭院中做法用在此处,空间体验非常有趣。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水城的大宅入口,除了人行的,亦有许多这样的船闸。镂空铸铁大门内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水门处的台阶细节。卡洛斯卡帕的细节设计十分为业内人士称道,他的节点已经超乎了工程学本身的意义。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铸铁散热片处内外。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斯卡帕所设计的改建室内部分最主要的一个空间,是个不大的临时展厅,尽端落地玻璃正对着室外庭院。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窗边的铸铁散热器连同安装支架,皆有设计。它的位置、形式与细节会让人迟疑着是不是一件陈设,而非设备。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门内门外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大理石独板门扇,连同门轴、门框、门槛,构造清晰。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电梯候梯厅墙板上的细节。斯卡帕的建筑中,细部不仅仅是工程意义上的,更是手工的、手艺的,是可以贴近了细细观看和摩挲的。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基金会中卡洛斯卡帕设计的部分,除了临时展厅外,还有一个花园。准备开始参观花园的时候,开始落雨。于是上楼上的博物馆参观,避雨。改造时原有楼梯踏步被新的石材踏面、踢面包住,两端和中心都有空隙留出来,粗看以为楼梯的式样便是如此。连楼梯间墙面都是以挂板遮盖,刻意空出下面一段。新与旧,各自坦呈。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二层的博物馆有宽敞的前厅。这个博物馆展示大量基金会收藏的绘画、雕塑、家具、瓷器等。这里就是奎里尼家族曾经的住宅,自捐赠之日起便保存原貌至今。威尼斯三日很少机会进到室内,在此恰好可以一睹满城装饰繁糜的建筑物的室内是如何样貌,一睹一个古老贵族家族的生活画卷。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从前庭一个门洞望过去,门楣重重。欧洲的宫殿老宅都是这样,很多没有公共走廊,都是一个房间套一个房间的。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纯以博物馆角度来看,这里的展陈不算专业,尤其是照明,问题不少。偏是这样,因为基本维持了原来老宅的样貌,未对空间、装饰有大动作,反而有种陈旧的魅力。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这些空间,就是原有的生活空间,水磨石地面,老家具甚至没有陈设,只是沿墙摆了一圈。墙上的壁布虽已褪色残旧,精美的色彩图案质地仍旧诉说着旧时繁华。这些空间甚至没有增加照明,放任它的幽暗,和着窗外的冷雨。同样是欧洲古典大宅,这里和英国那些庄园也不同气韵。英式大宅的古老中有历久弥新,古典中有点滴审时度势的对时代的顺应。而这里,固执地定格在某一刻,自顾自地沉睡在只属于自己的梦里。整个威尼斯从内到外都是这样,无处不在令人震惊的繁糜与破败同在,两者同陈愈发映衬强调了对方。它不想醒、不必醒,任是谁来了,也只能跟着它一起沉在这段梦里。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明亮一些的餐厅,餐桌的陈设很家常。墙上的水银镜子乌了,几乎反射不出任何影像了,它也还是要在那。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偶见这样温暖的小角落,却见手持灭火器就在旁边。连梦都是真实的。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博物馆参观线路的出入口都落在前厅,这两扇紧紧关闭的门后面。离着一点距离看以为是精工细作的镶板门,走近了细看原来是贴的PVC膜。这一点也很威尼斯,一口气撑着,仪式感总还是要的。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窗外的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在威尼斯的时间却将尽。于是雨中冲到斯卡帕设计的庭院中。这个不大的规整的长方形庭院,被建筑物和围墙围起,穿过一层的临时展室便可到达。庭院一侧,打量刚才我进入过的那些室内的外面。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庭院远离建筑物的一侧,高高的围墙上爬满了攀援植物,一左一右伸出的整齐的石材步道延伸在整面墙前。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高墙上的这扇木门,我们找不到入口时在巷子中乱转碰到过,隔着门缝看院中风景却又进不来,心痒得很。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庭院和建筑物靠近处的台阶水池,这些细部和室内细节一脉相承。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庭院一侧快尽端处这两片相连的清水混凝土墙,将整个庭院分为一大一小两部分。小庭院与一家咖啡厅相连,大庭院在基金会内部。大片的绿色中,这两片墙面和前面的水景也是花园中的视觉焦点。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
雨滴滴落在池塘表面,圈圈涟漪相碰,模糊了池底原本清晰的拼镶图案。墙体的转折与连接,空与实,大面积粗砺的混凝土与小块光滑细腻的马赛克,睡莲,落叶在水中沉浮,流水汩汩。。。那一刻,湿漉漉的威尼斯旧式大宅中这个庭院,很有几分东方味道。在威尼斯这样一个饱受洪水之灾的城市,斯卡帕没有将水拒之门外,他将水引入住宅、引入庭院,在天空的虚渺和大地的坚实之间,以利万物而不争的水为重心,重新诠释这座老宅,这里的空间和气息有一丝我们熟悉的气息。

 

【意大利】流水不腐,威尼斯的最后时光:奎里尼基金会FondazioneQueriniStampalia雨中的小花园,我逗留到最后一刻,一次又一次将手放进这个大理石水槽最深处,看水流的方向改变又聚拢,任流水缓缓冲刷过指尖。时光如这流水,从指隙透过,无从挽留。而总有一些东西,凝固了延续了时光,如这水池、如这小花园、如斯卡帕的建筑、如威尼斯这城。一直以来有关威尼斯即将沉没的消息尘嚣甚上,这座城一直就是传奇,有一天它泯灭了,也不过是坐实了这份传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