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国】Down To Earth:朗香教堂加建

(2013-07-29 20:55:53)
标签:

chapelle_de_ronchamp

柯布西耶

le_corbusier

伦佐皮亚诺

renzo_piano

分类: 盲走阿尔卑斯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朗香教堂 Chapelle Notre-Dame-du-Haut de Ronchamp

 

世上最费力不讨好的一类事就是所谓的狗尾续貂:诸如给名著写下篇,给经典电影拍续集,还有----对名建筑进行扩建。

珠玉在前,即便是原作者亲自操刀,绝大多数续篇也难以赶上原作水准---轰动具有一次性效应。毕竟,像电影《教父》二三那样成功的后续屈指可数。无名小卒作后续毫无风险,不好在意料之中,一不留神做好了还能从此扬名立万。

名建筑的扩建设计者通常是声名斐然的大师,很简单,建筑物的持有者不会放心将一座声明显赫的建筑物交给一位籍籍无名者。然而,绝大多数名建筑加建的结局还是很不美妙。朗香教堂之前,近几十年能称得上成功的加建大概只有卢浮宫扩建。即便是这样,设计者华裔的骄傲贝聿铭大师从一开始接受这个项目,就遭遇到法国朝野上下不绝的反对声浪。直至扩建工程落成多年、公众有了足够的亲身感受之后,其卓越的设计才让傲慢的法国人逐渐闭上嘴。

 

朗香教堂的加建,私以为比卢浮宫难度更大。卢浮宫新古典风格的建筑有其严谨的法度,使得后世的人们在研究这栋建筑时有章法可依,也使得加建设计有可能遵循在一定框架内进行。而朗香教堂这个天才之作处处散发着汪洋恣肆天马行空的激情与才华,已经不是传统的规则所能解释。

天才是无法学习和追随的。

谁人有勇气挑战如此高难的一项任务?

 

朗香教堂的加建落到了意大利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手上。这位大师级建筑师曾经获得过有着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茨克奖Pritzker Architcture Prize,此奖自1979年开始全球范围内每年评选一位,至今获奖者不过三十多人。尽管近几年普利茨克奖的获奖者评选有些争议,但之前在这个奖项名单上的建筑师,毫无疑问公认的名至实归。

2008年皮亚诺接受朗香教堂扩建工程时七十一岁, 已经是人类所公认的高龄。然而这恰是本行业的有趣之处---大师一级人物四五十岁才开始暂露头脚的比比皆是,六十岁左右积累了相当经验,七十岁上下正是圆熟之际,到八九十岁仍在创作的大有人在。因此年龄在本行业从不是问题,何况还有一长串辉煌的名字在皮亚诺作品名单上:巴黎蓬皮杜中心、日本关西国际机场、罗马黛拉公园音乐厅、纽约摩根图书馆改建、东京爱马仕大厦、纽约时代报业总部。。。

即便是这样,也没能阻止反对声浪,而且首先从行业内部开始。朗香教堂这个里程碑式的建筑,在建筑人心目中占有极其崇高的地位。至今,众多建筑师仍把去朗香教堂参观视作朝圣一般。一众名建筑师向法国文化部提交正式的书面反对意见。与此同时,另一组名建筑师公开支持这个扩建项目。两拨人马中不乏年资、声望、经验都与皮亚诺比肩的当代建筑大家,包括数位普利茨克奖获得者。反对组中如设计马来西亚双子塔的西萨佩里,设计罗马千禧教堂的理查德迈耶;赞同组中如以清水混凝土建筑著称的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

何况这个项目又是处在对于自己历史传统文化极力维护的法国。

 

一个已经站在自己职业生涯高点的大师,冒着极有可能声誉折损的危险在一片反对声浪中接手这样一个貌似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要折戟的项目,他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实践证明,明哲保身或许能够维持住已有的。超越自己就是要打破业已习惯的舒适,战胜自身的恐惧。

你永远不知道最高点在何处。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新建的游客中心。从停车场下来就是这里。坦率地说,尽管已经知道朗香教堂加建部分是极其低调的设计,这里仍然有点让我小失望。仍是皮亚诺的沉着笃定,虽然只是最简单质朴的混凝土、金属、镀锌波纹板、玻璃,那些看似简单却深见功力的细部节点仍然维持着皮亚诺一贯的品质。但是,我们的期待显然不仅于此。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从柯布的朗香教堂出来,仍沉浸在其惊世才华所带给世人的感动中。慢慢在周边庭院中散步,无意看到这组与游客中心类似的建筑悄然隐匿在山坡下。突然想起朗香加建中还有一组修女宿舍,应该就是这里了。镂空的镀锌钢板嵌到灰白的清水混凝土墙中,Monastere Sainte-Claire,正是修道院的名称。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加建部分颇受争议。许多人看过外观的照片,对竖向的玻璃幕墙分格非议颇多,认为像监狱。尤其是这部分还有十几间修女宿舍,也是同样的表皮肌理。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建筑物前面立着这个钟柱和十字架,简朴的镀锌工字钢。还记得原建筑室外侧面的钟柱?三个大小不等的铜钟依次排列。这个钟柱上的钟与那三个钟式样和安装细节一模一样。顶端的十字架与我们在教堂内外各处看见的金属十字架尺寸比例虽然不同,却维持了同样的简练无装饰。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钟柱和十字架之后,有扇门开着。门口正对着不知通向何方的地下通道。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轻轻跨入门口,橙色的前厅,空无一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再跨入第二道落地幕墙,眼前便是这个空间。这间小小礼拜堂不过容纳二三十人,呈梯形,向祭坛方向收窄,顶棚前高后低。墙壁、顶棚皆是清水混凝土,光线从前端顶棚上方倾泻下来,十字架上方一片光华。感动与惊喜瞬间涌上心头,皮亚诺没有令我失望。清水混凝土的素简和橙色的温暖抚慰交织,这间小小礼拜堂散发着强大的安宁笃定的力量,一如皮亚诺本人。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梯形两条斜边上楔形的混凝土侧墙,不到顶,与弧面顶棚间留着缝隙,一体而独立。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同样橙色地面的祭坛,比其他空间略高一点。桌面、讲坛皆整块原木而成,纹理、木结、接缝清晰,表面却光洁,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亚麻桌布平整铺在桌面上。家具的支撑材料和建筑物及室外钟柱同样的工字钢。后面的背墙略倾斜,铸铁十字架钉在上面。这样的祭坛,与朗香教堂祭坛处处对应又不相同。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十字架上方的弧形天窗,那片令人感动的光华正是来自于此。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

礼拜堂后端,弧形顶棚在此向上折,使得玻璃幕墙面积更大,引入自然光更多。人工照明巧妙地安排在此。木质水盂就在门口处,又一次回应了朗香教堂的主入口处。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静静站在小礼拜堂一角,将所有澎湃按下,空无一人中体会片刻的安宁抚慰。这样的空间和氛围,实在已非照片能够表达。我知道已经迟到了,朝这边走来时同伴们正陆续向山下停车场走去。素不喜欢迟到,尤其是让一群人等我。这一次实在是任性了。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迅速退出礼拜堂,再没有时间去看宿舍部分以及沿着建筑物走一圈。门口的地下通道混凝土墙上振捣的孔隙原样保留,与镂空钢板标识的光滑细腻形成鲜明对照,皮亚诺在这些细枝末节上的永远令人叹服,以至于大家总是忽略他对于建筑、环境、空间、整体游刃有余的把握。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标识,然后向停车场发足狂奔。

 

【法国】Down <wbr>To <wbr>Earth:朗香教堂加建通往停车场的混凝土路,下面便是游客中心。和修道院部分一样,都是悄然隐藏在山坡下方,从教堂所在的山坡高处全然看不到这两组建筑物。

 

跑向停车场的路上,迎面撞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轻声对我说:你的同伴在找你(Your group is looking for you)。我点点头,对他说声谢,加速向山下跑去。

又一个同类。

朗香并不是游客必到之处,这里只是法国东部边界的一个小镇,专程访问要颇费些周折。能够执著来此的多数是建筑师。教堂内外,很容易辨出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同行。人群中那些目光坚定又迷惘的,必时同类无疑。刚碰到的那个人,他说“Your group”,常年的团队工作,没有谁比建筑师更谙团队的重要性,Group是我们常挂嘴边的。

 

回到车上,连声向同伴致歉,一边不免遗憾:为什么时间排得这样紧?其实只要再多十分钟。。。已有同伴按捺不住要下车要去看皮亚诺的加建部分,最后还是遵从了集体行动时间,只有放弃了。

 

十分幸运最后有机会一睹加建的修道院,并且能在礼拜堂中盘顿十数分钟,使得对于朗香加建有了全新的认识。

来此之前,一直知道这个加建工程是个十分低调谦和的设计。想来这是最不出错的一种选择,有什么比谦逊更好地表达对一个不朽名作的敬意?加建部分处处放低姿态,从山顶上完全看不到,甚至很难从正面捕捉一张全景。以至于为此篇文章仍然选择了朗香教堂的经典角度做为题图,完全看不到加建痕迹,对于一个名建筑而言,也许这已经就是加建项目的最高境界。

身临其境之后对皮亚诺更添一层敬意:尽管选择了一种看似平淡的形式,修道院礼拜堂设计中处处体现出对朗香教堂的呼应和敬意,甚至对于自然光线的运用也老练得同样令人击掌。最为难得的是,皮亚诺谦逊而不谦卑,他没有将自己一开始就置于低人一头的位置,以down to earth的沉静积淀,以一种平和、平等的姿态,始终做他自己。而事实证明,他是独一无二的。

 

朗香加建落成至今也是毁誉参半。因为不似卢浮宫那样是一个举世闻名的胜景,没有大量的公众造访,评论多在业内中产生。在一些著名建筑网站看过一些关于此建筑的评论,造访过朗香的建筑师对加建部分几乎一致好评,并且建议发恶评的人亲临实地感受。如我本人,若非亲历,仅通过照片判断,也会认为加建工程不失不过。皮亚诺本人对于批评和担忧之声的评论尽显大家风范:如果另外一位建筑师接受这个项目,我可能也会同样担心,所以我能理解。

 

无论如何,终有幸一睹两代大师的手笔。柯布西耶汪洋恣肆地释放着激情与天分,皮亚诺以一贯的沉着笃定表达他对这座不朽名作的敬意。两代大师,隔了时间,在同一地点,各自释放着令人感动的才华与执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