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口袋婆婆”凭什么弄哭了整个朋友圈?

(2017-12-05 10:32:18)
“口袋婆婆”凭什么弄哭了整个朋友圈?

 风青杨

 

“口袋婆婆”蒋贵英今年81岁了,19年前从资阳来到成都,那时她的外孙唐郑刚满月。孩子出生只有3斤,3天没哭出声,医生说多半带不活了!19年后,当年“养不活”的男婴已成年。她不信命,可却找人算了一命,两个问题:为啥活着这么累?还要累多久?丈夫被肺病折磨多年,没有劳动能力;女儿在6岁时患脑膜炎,后来人就傻了。蒋贵英指着女儿,“她不死,我也死不成”,语气中,有一点无奈。蒋贵英靠着拾荒这一行,养活着一家四口……全世界都不会在乎这样一个小人物,但对她的家人来说,她就是英雄。(法制晚报官微)

 

这位八十岁多岁的奶奶,是无数苦难母亲的一员。曾经太多人,寄望“母亲”的韧性与不忍,足以长久地扛起所有的不幸。却不承想,若无文明社会施以援手,全凭一位母亲肩挑背扛,一个灰色的结局,或已早早注定。

 

与此事相仿,上月26日,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老母弑子刑事案,令人不胜唏嘘。据公诉机关指控,今年5月9日,被告人黄某某在家中将约60粒安眠药喂食给46岁的被害人,即小儿子黎某乙,后用棉垫捂住其面部,再用丝巾勒住其脖子致其死亡。同日黄投案自首。83岁高龄的黄某某在公安机关供述称,小儿子早产出生被确诊大脑发育不良及软骨症,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后大脑衰退加快,长期卧床长肉疮,很痛苦。自己照顾他很辛苦,因担心先他离世,产生了让他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弄死他的念头。黄某某称被害人仅一个哥哥,她不能把那么重的责任给大儿子。越秀法院判决黄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虽触犯法律构成犯罪,但其悲可悯,其情可宥”。(澎湃新闻)

 

两起悲剧都面临的同样的社会问题。一个社会,将抚养“特殊人群”的责任,全部推给个别家庭,甚至是个体母亲,是件残忍而高危的事情。这位两位八十岁老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最真实人性的某种具象。它再一次印证了,由母爱、亲情等血缘伦理所维系的供养体系,有时候不堪一击。恰是为了对抗这种“风险”,文明社会往往会建构起一套健全的“外力救济”系统。遗憾的是,即便我们在此方面已有所努力,但社会单元越往下沉,社会化保障的覆盖往往越显失效。

 

如何救助“弱势群体”,比如美国,从诊断之日到3岁,有完全免费的“家庭支援”与“早期干预”;从3岁至6岁学龄前阶段,由政府埋单上公立学校,任何学校不得拒收,还有义工上门协助服务;6岁至18岁的义务教育阶段,政府每年为残障孩子家庭保障4万美元的“特殊儿童补贴”,而且上公立学校全部免费,还有配套的“支持就业”和“福利工厂”;18岁之后,残障儿家长不再有责任,而由专门的群体保护负责,可以进入福利公寓直到死亡。总之,家长不会因生养了一个残障孩子而增加经济负担,更不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在本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年龄,为什么八十多岁的老人家还在不辞辛苦的干最脏最累的活?他们有更多的选择吗?对于他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养老保障几乎为零。他们基本没有职工养老金,有些是光棍,很多家庭经济不宽裕,靠子女给钱养老几乎是奢望。作为城市“边缘人”,老年农民工情感长期无寄托,回到家乡后,如果得不到及时疏导,很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或者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

 

75岁的老人付达信今年参加东方卫视的一档节目,节目视频引发了网友广泛关注。事情是这样的,08年《京华时报》有一篇报道,一位年届七旬的湖南农民付达信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他抢劫完了不逃跑,反而等待被抢者喊叫,以便引警察来抓。宣判后,付老汉恳求法官重判自己,“法官,您再好好审审吧,判得太轻了。”“判太轻,过两年出去还是不能养活自己怎么办?”“实在不行就再抢劫,然后回监狱里养老。”

 

在互联网上稍加搜索,就不难发现,在中国因为生活困境想“吃牢饭”,和打“入狱养老”主意的人并不只是他一人。2006年71岁的广东中山流浪汉李召坤也同样选择了故意纵火。在向警方主动自首后,他这样交代自己的犯罪动机:“我曾听说放火烧山可以坐牢,而坐牢有饭吃、有衣穿,不用再流浪。”而《新京报》之前的一篇更让人震惊,北京顺义法院曾开审一个抢劫案,抢劫犯的犯罪动机居然是因为自己犯了重病,无钱医治,希望犯罪后进入监狱里获得国家免费治疗。

 

较之其他群体,这些劳苦一生、疾患一身且负担严重的高龄农民工的养老保障需求将更为紧迫,也更为现实。尽管可能尚无法全面保障养老,但率先从这部分群体开始,提供一种底线保障,是当下亟须的制度设计。这需要各级政府拿出责任心,不仅要“真金白银”也需要公平正义,为“平等的起点”创造条件,一方面切实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尤其是对农村经济落后地区的倾斜;另一方面,在就业中根治各种有损公平的现象。   

    

另一方面在我国,患儿费用绝大多数要靠父母,社会、学校可以随意拒收,家长还要承受周遭的眼色与议论,而来自政府之爱,要么缺失,要么太少,所以,类似这位八十岁老的悲剧就在我国多发。如果说过去,因为国力等原因,政府对患儿的大的政策方针、社会救助体系等,很难一步到位,我们还能理解;那么,在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的时代,政府已经到了责无旁辞的时候了,应该多站在患者家属的角度上去体谅,去保障残障孩子的一生,去避免类似悲剧的再次发生。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微博@风青杨V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