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飞liujunying
星飞liujuny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14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练习:“成长”

(2011-03-23 10:59:13)
标签:

学生优秀作文选

小小说练习

“成长”话题

0916

教育

分类: 阳光灿烂(学生作品)

 

                          《香玉》续写

 

                                文/张艺

 

                          花仙多情,人更有情

 

黄生与香玉、绛雪死后,三人便来到阴曹地府,谁知黄生之妻花铭也因死后不久,所以就在奈何桥前等着黄生。他们四人走过奈何桥一起去见判官,决定他们四人的下辈子命运。

判官问道:“你们四人有何愿望,赶快道来。”

黄生心想:在阳间没能与香玉白头到老,在这阴间做一辈子鬼夫妻也不错。便开口说道:“我愿与知己香玉待在阴间一辈子,做上一辈子鬼夫妻。”

判官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何等人啊,想在阴曹待一辈子!”

黄生无可奈何对香玉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与你都化为花仙,同生共死。”

绛雪忙劝道:“哪有男子做花仙的?这事万万不可。”

判官笑道:“确实没有男子做花仙的,并且香玉和绛雪本来就是花仙,所以下辈子也只能还做花仙,而你身边这位夫人就不同了,她上辈子积善好德,所以可做花仙。”黄生泪垂:“我与香玉真心相爱,上辈子她在我最辛苦的时候帮过我,我一心只想下辈子来还她,难道这都不行吗?我可不愿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判官道:“你们四人也别多说,后两日你们便可投胎,香玉,绛雪,你们各选一株花作为你们的再生。花铭,黄生,你们也想想下辈子要做什么吧。”

花铭来到眺望台上,看到自己的故乡,心想:夫君虽并没有爱过我,但我们可有二十多年的夫妻情分。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怎忍心看到他如此痛苦。

两日过后,他们四人即将投生之时。判官问道:“你们可想好了?”香玉与绛雪告诉判官,她们还要做牡丹和耐冬花仙。黄生说:“我就只还做一个平凡的书生罢了。”花铭道:“既然相公想报香玉之恩,那就让我来吧。我愿意化为香玉身边的一棵草,替她遮风挡雪。”黄生香玉大为惊异。

这年的二月,崂山不远的一户人家生了一个男婴,并且院前无故长出一株牡丹花和一株耐冬花,只是奇怪,在这牡丹旁生出一棵嫩绿的高草。

 

 

                              胡子

 

                                文/索玉飞

 

大家都说关羽是个美男子,却没人说张飞是个美男子。

张飞便来搞调查,找原因。

是因为关羽的卧蚕眉?NO。是因为他的丹凤眼?NO。当然,更不会是因为他“面如重枣”了。

最后弄清楚了,问题出在胡子上。关羽的胡子出奇地长,一直拖过了肚皮。张飞想:“我的胡子要是也那么长就好了。”

明白了美之所在,张飞便去找神医华佗,希望求得神药,使自己的胡子赶超关羽。

华佗听罢笑了笑,给了张飞一句话和一包药。他说:“伴茶冲服。”

次日清晨,张飞开始遵医嘱服药。半包粉搅进茶水,并无异色。喝在嘴里,也无异味。服药后,立刻感到胡根作痒,甚至能听见类似庄稼拔节的声响。张飞暗喜。中午,张飞迫不及待地去量胡子。怎么搞的?胡子非但没有长长,反而缩短了半寸!

华佗名气太大了,不容怀疑。张飞就安慰自己:“也许长胡子跟玩股票一样,这是在做内部调整,下午也许还会反弹。”可是,形势并无逆转,反而继续恶化。晚上再量,胡子整整短去两寸。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两天就要“全军覆没”了。

原来,华佗曾为关羽刮骨疗毒,从此对关云长钦佩至极,视为第一偶像。华佗不愿张飞胜过关羽,于是,张飞的胡子才……张飞大怒,睁圆豹眼,咬碎钢牙,操起丈八蛇矛……

然而,三将军还是粗中有细,他看了看剩下的半包神药,来了个脑筋急转弯。

关羽捋着美丽的长胡子,在帐中细读兵书,只见张飞进来,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茶:“二哥,请用茶。”

 

 

                         戒指

 

                            文/刘浩

 

儿子与妈妈的生日只差几天。

妈妈知道儿子一直想要一双滑冰鞋。但家庭条件实在不允许她为儿子买。他们母子俩就仅靠着她做清洁工微薄的工资来养活。

明天就是儿子的生日,十八岁生日。妈妈决定要送儿子一件特殊的礼物。她便从柜底翻出珍藏多年的戒指上一个临时集市去了。

第二天,儿子放学回来。妈妈将崭新的滑冰鞋递给儿子说:“孩子,妈知道你喜欢这个,所以,用做兼工的钱给你买了这个。”儿子兴高采烈地接过鞋轻轻地抚摸着,对妈妈说:“妈,我爱你。您生日的时候我也要送给您一份礼物。”妈妈说:“傻孩子,快换上出去玩吧。”

过了几天,妈妈的生日到了。晚上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推开门。儿子跑到妈妈面前说:“妈,祝您生日快乐!闭上眼,伸出手。”妈妈看着儿子微微一笑,缓缓闭上眼,伸出了手。

妈妈睁开眼,只见手指上多出一枚曾经戴过的戒指。

 

 

                           那一滴泪

 

                              文/李竹叶

 

那天,天气仍是那么闷热。但由于路途较远,我不得不随着上车的队伍挤进那快爆的车厢中,真可谓难有“立锥之地”。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嚷道:“你看着点儿行不行,一点也不心疼旁边的人,你身后可是一个小孩,耐得住你那样挤啊?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是一个坐在座位上的中年男人冲着一个中年妇女嚷着。

那中年妇女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回答道:“我知道,可是车里太挤了。那是我自己的女儿。”此时此刻,她还在努力使自己站稳。

那男的道:“你的孩子怎么了?你的孩子就该这样对待啊?”

那女的只说:“我知道,我知道······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在拼命让自己保持站稳。

可就是在那某一刻,我的手背上突然感觉到有一滴有温度的液体落在上面。我仰起头,看到它来自那个站不稳的母亲。

不知什么时候,那男的早已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只是那女的不知。

车行了很远,等到那女的终于站稳,想抱起那小女孩时,方才知道女孩早已被抱起来了。

那男的开玩笑:“以后可不能这样对待孩子,不然,我可把这孩子要了啊。”

那女的不吱声,只是微微一笑。

 

 

                     长大

 

                       文/于洋

 

霓儿觉得这对自己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因为她今天正坐在妈妈的婚礼宴席上。看着那个男人拉着妈妈到处敬酒,霓儿真的有些想哭。但是,不可以,因为今天是妈妈结婚的日子。

霓儿偷偷跑了出来,拨了苏海的电话。还没等霓儿开口说什么,苏海就在那边哇哇大叫,弄得霓儿不知所措,两个人相互玩笑了一会儿,便约去河边。

苏海见今天霓儿有些不在状态,便问她怎么了。可霓儿却总摇着头不说话。苏海便不理她,独自躺在草坪上。一会儿,霓儿的一句话,让正想要小眯一会儿的她马上清醒了。

霓儿说:“今天我妈妈结婚。”

苏海知道那个男人,对霓儿极好。许是霓儿太孤僻了,不懂得怎样与别人交流,所以,她妈妈觉得霓儿没法和他们生活在一起。苏海想,霓儿应该是怕她妈妈不要她吧。

苏海正准备要说,霓儿便开口了:“其实,我不讨厌他,他对我不错,对我妈也很好,可是我接受他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苏海说:“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们生活在一起,也可以慢慢磨合,你也不希望离开你妈妈呀。而且你不是希望你妈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吗?这个愿望你不是实现了吗?没有什么的,你是你妈唯一的女儿,你妈不会不要你的。”霓儿没有说话。

天色渐渐黑了,苏海不知从哪里搞出来一个孔明灯。她用火机把它点燃,霓儿突然说:“要是我也能飞走,就好了。”苏海拍了她一下:“飞你个头呀,赶快回家吧,你妈找你找急了。”

霓儿掏出手机看时间,竟然有七个未接来电。有妈妈的,有大姨的,还有姥姥的,关键是,还有那个男人。其实霓儿在那个男人的备注上写的就是“爸爸”。苏海偷笑了一下,说:“敢情你早就认了呀?”霓儿也笑了。两个人打作一团。

霓儿走进了他们的家,摁了摁门铃,那个男人来开门,霓儿鼓起勇气说:“爸,我回来了。”妈妈在客厅里,看着霓儿,笑了。

霓儿想:这算不算长大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