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Deepmind,蜘蛛坦克,小笼包

(2016-01-28 14:39:38)

总觉得要写点什么。

今天的流程是这样的,正常上班,9点一个哈欠坐在电脑前面,发现昨天回家前多删了一个括号,晚上的script跑错了,修掉一个bugReorg在即,无心做新feature。于是刷手机。这时候微信群黑白子有人说平下赢职业,没链接,光文字,这是出来的第一个消息,当时大约9点半。不是太相信,马上拿了keywords放狗搜,找到blog,和油管上Unlisted video,这是第一个链接,放在微信群“计算机围棋”里,炸了。想圈人(主要是FBTian)起床看新闻,感觉不好意思。刘知青老师马上不睡觉看完video,这个时候有其他中文媒体新闻流出,李喆一转就被删。我去FB发第一篇消息,标题是“WTF”。然后拉video到末尾看到nature番号,但是nature官网遍寻不到。Video越看越真,说用了两个DNN,一个做policy,一个做evaluationFan Hui的名字出现了。问黑白子消息来源是不是Aja Huang,消息来源说要保密。这时候FB小田起床了,在群里确认新闻,说已经看过paper,是self-play产生的三千万盘棋。

插一句,self-play反正我是一直想做的,当然估计也不会是只有我一个。之前的一个小实验也没收敛所以就放弃了。而且用DNN做局面分析是我之前严肃提议过的。这个时候第一波感情袭来,bitter-sweet

然后想到老年棋友ZhiPing,怕老年人不看微信,于是直接一个电话过去,第一句是:有人把你的《墨绿》做出来了。Zhiping反应过来穿上万精油马甲上微博的时候已经被别人圈了,说哎呀还是慢了一步。不过后来弈客把他的《墨绿》放在头版头条说来来来我们看先知,还是倍儿有面子。

这个时候我FB上面7d以上组分成两派,一部分认为Fan Hui臭棋,一部分认为说臭棋的是臭棋。争论不下。然后正式新闻出来了,狗狗,Nature,果壳,全方位出动。最权威的Computer-Go List出了一封信标题是“Game Over?”,确认的差不多的时候,Aja Huang出现了发了一封信说是的是的我们做好了。然后就是一波看棋谱看论文看报道的高潮。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当天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我手机每2分钟响一次。FB,微信,甚至还有Email过来说hi,看到这个新闻想到你了最近过得怎么样。根本没空一个一个回。

这个时候第二波感情袭来,what now?

狗狗做的事情,self-play,用自己的datatrain自己的网络,是我一直提议的方向。用网络迅速做evaluation function,也是如此。我不做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点是因为自己要上班,一点是因为没硬件,一点是因为雇不起我的partner们(他们都比我牛逼太多了)。所以关键是没钱。想到之前朋友送我10块钱彩票没中Powerball,不禁悲从中来。

所以这个事情就是这样,如果狗狗用了其他我没想到的方法做出来这件事情,我也许会一边觉得哦原来可以那么做,一边悄悄地不死心地还是把自己的方法再去试一遍。或者狗狗用了我想到的方法但是没做出来,做了半天还是5/6d,我会彻底放弃然后等天才小田去研究解空间不平滑的问题。但是现在狗狗用了跟我想法几乎一样的、这么毛糙的土办法就是这么做出来了,连不甘心都不给人留一份。WHAT NOW?

 

觉得心里很重要的一块东西噗的一记,不见了。

所以谈到这里已经不是谈狗狗了,是谈自己了。你们一个个看了波士顿围棋故事然后说要自传自传的。这就是自传了。

前几年有一个电影,好像是太极三部曲,不出所料里面有个男小孩暗恋师傅的女儿,表白失败后他去国外学了机械,很多年后做出一只超大蜘蛛坦克,跑回来反攻师门。其实我一直想做一个这样的坦克,然后跑回去反攻师门。师门下面反正世界冠军很多,不记得我一个被劝退的小喽啰。这下被狗狗一搞,坦克做不成了。现在不要说师门了,连整个武林都处于一种恐慌的境地:怎么易筋经变成在线课程啦?

所以,不要说老纸二十年知识储备都是为了这件project,客气一点讲这是给自己脸上贴金,不客气一点讲这是三十好几的人还是逃不开这个幼年阴影。看看现在能不能借狗狗的东风,彻底抛弃这个一直在haunting的鬼魂。扔掉围棋,再重新捡起来。

这大概是第三波感情袭来,哦,前女友也结婚了。

没多久之前在亚马逊丛林走山路,看到太阳从上面照下来,先被高的树挡掉,然后阴影里长满藤曼,藤曼下是烂掉的枯叶和泥水,蚂蚁从一棵树跑到另一棵树,把这些叶子变成屎,烂在土里,再长成树,长到顶,长出叶子,去被阳光照着。突然觉得地球无非是一颗电池。能量从太阳过来,在地球上转换再转换,就这样几十亿年。生命和电池,哪里还有分别。我们努力进化,进化出一个会吃小笼包的生命形式,以便跟电池区分。告诉歌者,看,我们的熵低!

所以回到狗狗的棋,章北海说,谁都一样。没有狗狗,会有猫猫,没有小田,会有小申。这肯定不是智能的第一步,甚至都不是智能的关键一步,这只是智能的平常一步。碳基低熵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硅基低熵体还刚刚出现,天知道后面是什么。

大概是诗和远方。

好饿。

1/28/2016。@波士顿。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