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你往哪裏逃!”

(2015-12-29 09:22:39)

“看你往哪裏逃!”

【波士顿围棋故事3/6】

“看你往哪裏逃!”

Milan Mladenovic执黑,起手“五·七”。对手占星,他接着“五·七”。前四手,他下了四个“五·七”,让给白棋四个角。这下Milan高兴了,“黑洞流。我的黑洞流胜率特别高。”

Milan不喜欢下角,理由很简单:“背定式太痛苦了,定式拿走了我的自由。好在他计算不错,开局落后的话就开杀,他也不在乎。“国际象棋培养了我的计算能力。”Milan得意地说,他有在国象大师的车轮战中赢一盘的经历。但是对于一个塞尔维亚人,这并不算稀奇。他的父亲,爷爷都是象棋好手,一位叔叔还是大师级别。三、四年前,一个象棋棋友教他一个“更有趣的游戏”,那就是围棋。那个朋友带了一张九路盘,告诉了他规则。晚上,Milan找了个网站,下了一通宵。“我一玩,就知道这个游戏漂亮。”“当时我下的很差,但是也看见战斗可以一直进行到很远。”“后来越学下去,懂的越多,就觉得需要的计算更深更远。这件事让我更加喜欢。”

不仅仅是定式,Milan不喜欢背任何东西,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他认为,一切“静态的”教学方式都是不对的。“都不好玩。”而他总是有本事找到不用背的学习方法。Milan玩音乐,在朋友家的电子钢琴上弹爵士,过一会儿又拿把吉他唱斯拉夫民谣,感觉几乎有专业水平。“那你是从前苏联的音乐老师那里学的音乐?”“没有啊,我自己学会的。”“那是怎么学的?!”“你听嘛,这个音和那个音一起出来,好听,感受一下,什么感觉,再换两个音试试,最后就学会了呀。”他学英文也是这样。来美国四年,英语就说的爆溜。可是刚到的时候,一句也不会。“我以前在塞尔维亚的时候,看一些美剧,有塞尔维亚语的字幕。”“我到美国就原剧再看一遍,对照一下,多看几遍就会了。最有印象的是老电影《心灵捕手》”他从最开始的什么都听不懂,慢慢进化到什么都听的懂,但是说不出,“最后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就讲出来了,这就学会英文啦。”

Milan对自由的要求略高,大概也跟童年经历有关。“美国的家长啊,总对小孩子管的太多。”他无视隔壁几位亚裔朋友头上的黑线,“我小时候在塞尔维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玩过悬崖跳水,经常逃课打架,中学的时候就带女生回家过夜——虽然分不清这是认罪还是显摆。“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以前做的事情怎么这么危险,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也算是个奇迹,于是就收手了变乖了。”

大约就在那个时候,Milan的父亲把他送去了塞尔维亚唯一的警察学校上高中。“我在警察学校里呆了四年。”Milan憎恨这段经历,“一点不好玩,他们把你的时间都安排到分钟:起床,锻炼,刷牙,吃饭,厕所,戴帽子,脱帽子。每个月只有三天能回家,这还是表现好的奖励。像个监狱一样。”第一年,五十几个学生受不了,退学了。Milan没有退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练了肌肉和耐力,学会了武术和格斗技巧,操纵长短枪支,掌握各种爆破材料,在文化课里还学了些法律。后来到了美国,他看见美国的警察动不动就拔枪,对此呲之以鼻,“我们塞尔维亚的规定是对方不先开枪,警察就不许开枪。“空手夺枪是必修课。”有一次他去参加美国的警察考试,一挑二,撂倒了两个美国警察。

“所以你看看,这就是我的青春,没有自由、没有乐趣。”他一脸悔恨。Milan出生在一个大家庭,有双胞胎弟弟和两个姐姐。他的父亲,祖父,叔叔,都是警察。“好像家里的男丁都应该是这样。我的父亲就是,他就是一个超级严肃的警察。就是他把我们两兄弟送进学校去的。”

他在警校呆满四年,毕业的时候正逢塞尔维亚要加入欧盟,所以学校关门了,是因为这个学校违背了基本的人权,Milan跟我解释,“你说,把14岁的男孩子抓进来,给他们一支来复枪,告诉他们说明天要杀人,然后训练四年。。。世界上所有其他地方,警察训练不能超过一年,而且收进来的学生基本是成人,世界观多少都有一点了。给14岁的孩子洗脑,他们的性格都变了。”可是他并没有变成被洗脑的塞尔维亚警察,这点非常奇怪。“因为我一直都是在抗拒的。我一直跟我父母讲,要不是为了他们,我才不去呢。”Milan略略激动起来,“我有两个姐姐,我妈以前做小生意,开个杂货店,那个时候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当然有些government shit,然后就倒闭了,我一个姐姐当时在读大学,另一个马上就要读了。”“我和我双胞胎弟弟反正什么也不做,那就去读警校了。反正政府什么都付。真的,14岁,我特么就独立了。“等我毕业出来,做警察,包工作,有福利。”“铁托的时代大家生活不错,都有饭吃,生活正常。”“是,虽然铁托是一个communist,但是大家现在还怀念那个时代。”“90年代就不行了,解体了,通货膨胀,全球制裁,生活越来越差。我去读警校也就是那个时候。”就这样,伴随着学校关门,Milan毕业了,他成了塞尔维亚最后一代正规训练出来的警察,开始上班。上班也不符合他自由的心,他没当满两年差,就跑去大学里念哲学,理论上说这是要赔政府培养费的,但是也正是因为学校关门了,所以没人追究。他念到一半就来美国,在各个搬家公司打工。

去年Milan做专业搬家的时候,我们在他的带领下,帮着美国围棋协会整理2016年围棋大会的各种用品。当时他一副大将风范,将我们几个废柴指挥得井井有条,把几百人的比赛用品收纳到了极致,从地板到天花板,没有一丝空隙,省了很多储藏费用。事后大家喝个啤酒,喝到情绪起来了,他说,明年我得找到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也许开个自己的公司。

Milan现在申请成为了美国围棋基金会的老师,能从基金会拿一点工资。每个礼拜也开始教初学者,还在找小学和初中开设棋类课程,把象棋和围棋同时教给小孩子们,这正是他的强项。但这个时候,不学定式就不行了,所以最近,他似乎忘记了黑洞流,也不理那些教坏他,下出飞行棋的那些五段们了。他每个周末都跟一位以色列业五混一起,这位以色列朋友是在日本学的棋,是各种定式的两脚书橱,Milan就每次都求他复盘。

Milan Mladenovic,哲学家、吉他手、键盘手、歌手、专业搬家工、格斗家、木工金工钳工、园丁、训狗师、象棋手、围棋手、一个自由的灵魂。 2015年底,29岁,业余2级。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