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帮我把输掉的棋赢回来。”

(2015-12-14 01:07:49)
【波士顿围棋故事(2/6)】

“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帮我把输掉的棋赢回来。”

每对夫妻之间,都有些话题好像地雷一样,踩到就要炸。对于王弈冬和她老公 Matthew Hershberger来说,这个话题就是谁的棋力比较强。圣保罗围棋大会上,他们同在四段组,王冬觉得,必须在一个正式比赛中解决内战的问题。可是一直到最后一轮,他们都没有碰上对方,这下她忍不住了,决定挑战老公,要下一盘积分赛。这种积分赛,有一张登记纸,双方签字画押,并且上交美国围棋协会存进数据库。他们把登记纸签上名,拍在棋盘旁边,开始了战斗。战斗很快结束,王冬垂头丧气停钟认输了。于是Matthew拿了登记纸准备上交,“呵呵你真的要交?“不是说好正式的吗?”“你敢交交看!”“有什么不敢的!”“好好好,You can go f*** yourself!”这个时候,他们结婚一年半。

冬出生在中国,父亲王群八段是80年代顶尖职业棋手。跟大多数的中国棋童一样,她在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学棋。大约是初中的时候,是四段的样子,可是在海淀棋院,“所有的人都比我厉害,不管男孩女孩。”这对王冬的自尊心伤害太大。“除了入门时候少年宫那会儿,每个班里面我都是差的。”这个经历未必不典型,但是她显然不喜欢。“就是所有人都比你好,怎么着也下不过别人。”王冬最痛苦的是下比赛的时候,她总能听到别人说,“哎你下一轮对王群的女儿,下的可臭呢,别担心。”也不是没有挣扎过:“有一阵子我决定认真起来,一定要提高。解说什么的,我特别努力的听,复盘也不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脑子里都转一圈儿的!”“之后就赢了倒数第二的那个人”但是这也就是一阵子,长期来看,处在这种环境下挺压抑的,“没什么动力。”

大约当王冬在四段组痛苦挣扎的时候,地球的另外一边,Matthew还是初学者。“我早就知道有围棋这样好玩的东西,但是没人教,也没有人玩。”预料之中的,Matthew的启蒙也跟《棋魂》有关,他17岁的时候这部漫画在美国流行起来了。因为棋魂,谈论这个游戏的人就多了起来,也出现了线上可以玩的地方。所以Matthew开始上Yahoo玩,“Yahoo有各种赖皮,但是对初学者也无所谓。”他在九路盘下了一年,然后去了KGS。“没有,我一直没老师教的。” Matthew对他学棋的过程非常清楚,这得益于他学的晚,所以都是成年人的记忆。“我还记得10级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发现原来棋跑到中间去也可以活,哇,好像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天之内涨了三个子吧!”就这样靠着下网棋,一直下,06Matthew也到了初段的样子。2013年,他在美国围棋大会上拿到四段组的冠军。

Matthew小时候学国象的时候,发现用国象的思维方式能解释世界上很多事情。长大了以后学了围棋,又看到了类似的体验,“一个新的看世界的方式,”Matthew说,“但是跟国象不一样,(围棋的)更有哲学上的关联。”“工作和生活,可以用围棋的感觉来描述出来,也许是一种隐喻(metaphor)”“有一次我读小说,读着读着,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之前一盘棋的鲜活景象。”Matthew着迷于这种类比,一度走火入魔,“有时候我觉得生活中的问题,工作啊,恋爱啊,都能一一对应到围棋上的问题。解决了棋的问题,生活上的问题也会被顺利打倒。” Matthew笑笑,“啊,后来发现并不全是这样。”无论如何,能透过围棋看人生,或者反过来,这实在是一种幸福的经历。作为世界的一面镜子,棋的胜负倒是在其次了。

对于“胜负在其次”这种讲法,王冬是嘴上承认,心里反对的。跟一般棋友比,她对胜负有更加刻骨铭心的体验。“小时候我爸一回家,就知道今天输了赢了。输了,家里一星期都气氛压抑,赢了就很开心。”“我从小接触好多职业棋手,强业五什么的,很多都是到了一个高度,然后再也不下了,输棋太痛苦了”“我现在也是想赢怕输,到了关键时刻,或者局面变动的时候,心态立刻就不对了,下出来的棋也不像话。谁都能输。”也许追本溯源,是因为小时候棋艺未到,不能看见围棋之美,却对胜负世界的残酷感受得万分清晰。

然后小女孩长大成人,遇到了Matthew。“跟这么喜欢围棋的人在一起,两个人棋力又差不多,现在开始觉得围棋还挺好玩儿的。”王冬和Matthew下的时候,经常天元加扭断,“摆个大风车”然后Matthew也很配合。“不下学院棋,还觉得高兴点儿。”但是最近,王冬似乎认真起来了,她在波士顿的棋友圈里组织了一个死活题兴趣小组,每个礼拜,都出15道死活题,给各个棋友评分。“我觉得我还是生长环境特殊吧,如果重来一边,从小应该少些优越感,自己也会更珍惜一些,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其实有一张业五证书,嘿嘿”“最大的愿望啊,最大的愿望就是真的有业五的棋力,能在美国打到5d,6d就行啦。”

Matthew的愿望跟他自己无关,“我学棋的时候,看的是《棋魂》,与此同时,电视里还在放一个卡通,叫《游戏王》”“好多小孩都看那个《游戏王》,什么卡牌游戏,真无聊。我就在想,如果大家都去看《棋魂》,这个世界一定会更加美好。”“我的愿望,就是越来越多的小孩去下围棋。”2014年,Matthew和他新婚燕尔的新娘王冬,还有一帮朋友,一起在纽约举办了北美围棋大会,“围棋给我带来很多东西,譬如说娶到了老婆,所以我要做点事情回报一下。”

上个星期六,这对夫妻像往常一样去剑桥图书馆参加俱乐部的活动。王冬一如既往一边下棋一边吐槽,吐着吐着就被吃了一大块,她决定认输。Matthew过来看了一眼,点了点目,说还没有输哇,让我接着下。于是他们换人,最后赢了。赢的时候Matthew叫王冬跑过来看,然后两个人笑嘻嘻的看着对方,隔空mua了一下。

2015年,王27岁,业余四段。Matthew Hershberger 31岁,业余四段。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