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8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踏血寻梅》映后交流会导演翁子光采访实录

(2017-01-20 15:35:11)
标签:

杂谈

翁子光导演:

  很感谢大家来看《踏血寻梅》,《踏血寻梅》在大陆的一次放映是在北师大,今天是第二次在大陆放映,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在电影院,大家可能看过,我们会有一个指标,这部电影有多少人看过,我们会通过豆瓣看到,有多少评论。有一天,我的监制,在大陆叫做制片人,看到豆瓣很多人看过这部电影,他就很天真地问我:“这些人是怎么看到这部电影?”他好像不知道网上这个事情,后来他问我,如果这些人只给我们五毛钱,我们这个电影就赚翻了几倍。我们电影的成本不多,所以对我们来说在制作上也是有很大的压力,我们只拍了24天。

今天很开心文隽老师来介绍我,我本人是不太会说话,文隽老师刚刚有说到《明媚时光》,因为当年《明媚时光》是我第一部电影,那个电影的成本很低,然后有提名到金像奖,当然提名完全是和文隽老师的关系比较大(笑),当时他推荐这部电影给很多人看,这部电影我现在都不敢再看,因为这个作品不是一个电影,而是一个作业。但文隽老师看到觉得我这个导演会拍出更多香港比较缺乏的电影风格。后来我就继续拍,中间有一次,我联系到文隽老师能不能当我电影的监制,但是文隽老师太忙,我就希望未来有机会和文隽老师合作,我很欣赏文隽老师的作品。 

Q:这部电影是真实事件,还是你改编的?

翁子光:它是一个真人真事,是真实的案件。我是在香港看到这个新闻,然后就把这个新闻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然后我就说,为什么大家看到的只是凶手是个学生,很残暴对待一个尸体?但我很奇怪,我看到那个凶手的样子其实没有那么凶啊,跟白只有七八成像,他不是一个典型的很粗鲁的人,有点无辜的样子,后来我看到那个女孩子的样子,我觉得她很不开心。当时有照片曝出,我看到他们背后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故事是个文艺故事,但是它是学生包装的一个奇案,那我会觉得这个故事是一个电影,表面上看到是一个学生血案,就像香港之前的人肉叉烧包,但这个电影不是讲文艺的内容,所以我觉得很吸引人。 

Q:据说这部电影,你创作了很久,差不多3年到4年的时间,可谓是好事多磨,能不能说一说这个过程?

翁子光:我这个电影在2011年的时候已经在写剧本了,筹备了9个月,有一家投资公司说,香港好久没有奇案电影了,他觉得可以拍。当时他们看了剧本觉得好喜欢,但是他们觉得应该要再商业一点,也想了很多残暴的片名,像《人肉私钟妹》之类的,吓人一跳。我觉得电影叫《踏血寻梅》,当然《踏血寻梅》观众看的时候不是很明白,但投资人说要制造人肉叉烧包的感觉,也要求找郭富城来演出。但我说,如果是一个人肉叉烧包的故事怎么去找郭富城演,有很多问题在里面,而且他们想要找一些香港的偶像派来演丁子聪和佳梅的角色,当时我坚持要用新人,我虽然不想影响别人,但新人看起来更有感觉一些。当时我跟老板讲,要不要找周冬雨来演?我觉得当时周冬雨还没很火,而且当时大家也没有觉得她很有演技,但我觉得她很适合,尤其是她无辜的样子,当时也建议是不是素人演出更好一些,所以和老板想的有一些差距。

当时那个老板和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为了你好,我要撤资。就在电影开机两个礼拜之前,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还是这个电影的老板,我会继续支持这个剧本。当时我理解不了,但回想,我觉得这个老板是君子,因为这个东西不卖钱对他来说就没用,但其他投资人不一定会这么认为,当时李国兴先生问我,你到底有多想拍这个电影?我就眼冒绿光的告诉他,我真的很想拍,时隔三年之久,我当时是发了疯地想拍。就像文隽老师说的,当时香港所有投资公司都在骂美亚,为什么这么笨,要投这样一部电影?但是大老板认为我是一个偏执狂,会拍出一点都不商业的电影,结果在香港的票房也不怎么样,所以大家都在骂这个老板。

后来,我们在金像奖获奖后,在外国影展也有一些好的回响,票房才好一些,大家又在夸这个老板,说他很聪明,成本又不高。所以这中间我有很长时间压力大,我还出版了一本书叫《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是这个电影的剧本,写的是我整个电影的思路,因为我中间患过抑郁症,我总是觉得我对戏里面的情节有一种很强烈的责任,开拍电影后,我觉得我对不起很多人,而且我也很想看这部电影,当时我和香港很多投资人聊的时候,他们第一句就问我,我们支持你拍电影,但是你不要讲《踏血寻梅》,我们都听过。这变成了我好像过街老鼠一样,很奇怪。所以两三年之后,我拍了这个电影,我好开心,因为有三个人,一个是杜可风,是我的摄影师,三年前答应我帮我拍电影,而且我还听说他有偷偷帮我拉投资。另外一个就是郭富城,还有一个金燕玲,这三个人就是默默的支持我去完成这部电影。还有很多细节,大家可以买书去看,应该拿些书来送给大家,不好意思忘记了。

Q:最后电影那个结尾的时候,那个照片是怎样的一个构想?

翁子光:我只能说它是一个精神上的一个东西,那个女孩到底需要什么,这个女生的微笑到底代表什么,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因为我再说下去,就变成我在解释我的电影了,它是有一个尾巴,一个悬念的。 

Q:我看那个结尾的时候,剪辑师后面有剪,但我不是很明白,您是怎样和剪辑师来合作的?他们是一个怎么样的从属关系?剪辑师的排序是按照工作量来分先后的吗?

文隽:我要补充一下这个版本,超过120分钟的是导演翁子光自己剪辑的。但是因为商业行为,在香港公映的时候,很多在香港有名望的电影圈的人或者媒体朋友,都帮忙去推荐电影。有很多人喜欢,他们找到张叔平老师替他剪了一个90多分钟的版本,所以公映的时候是90多分钟的版本,不是按照工作量的多少,当然也牵扯到发行。导演坚持使用120分钟的版本,因为一部片不能有两个版本,所以参加金像奖的时候,就用的是导演的版本,所以在金像奖除了最佳电影和最佳导演奖没拿到以外,几乎其他奖都横扫,所以这次观看的是导演剪辑的版本,他所说的和他想要表达的,全在这个版本里面,所以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去扭曲他的意图。

翁子光:有一点就是120分钟那个版本是我剪完之后,我还请廖庆松老师帮我去调过,廖庆松老师有参与到第一个版本,后来张叔平老师帮我把120分钟剪成98分钟,是按照他的思路去剪辑的,我中间有一个逻辑的思路有给过他意见,当时他剪掉20多分钟,我也没有非常不开心,因为剪掉20分钟,会和原来的版本差距很大,就变成电影会有两个版本,最后电影公司的人答应我,导演版本也会在局部的电影院放映,但是结果还是太少,因为排片不太好排。很多人觉得98分钟版本的一些东西比较莫名其妙,因为你们看不到120分钟的,可能98分钟的一些东西没有说清楚,它节奏比较快,120分钟的节奏比较慢,可能会感觉像文艺电影,没有那么商业化,就是两个版本的缘故。 

Q:你自己成为导演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有经过学院式的教育吗?

文隽:香港不像内地有北京电影学院、中戏。香港有个演艺学院,现在大家看到很多很牛的香港商业导演如林超贤之类的,几乎都是在片场当副导演、执行导演,他们在片场磨练出来的。在80年初的时候,有一批在外国海归导演,像徐克、谭家明,所以香港的导演每个人都是用自己的本事在电影圈里去争取机会。

翁导用100万先去拍一部片,让人家知道他有这个能力,再去争取第二个机会。很多导演都说没有机会,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中间的过程没有那么顺,但是你去坚持,去把剧本先写好。翁导就是先写剧本,如果剧本写不好,你怎样去让投资人相信你呢。所以香港的电影教育根本没有,有很多是相关的,像灯光、剪辑,但都不是主流。大学有传播系,但也不是主要教电影的,当然现在像黄进导演是谭家明的学生,还有一些内地的朋友到香港浸会大学去学习,但我认为都不够专业,他们在那里交昂贵的学费,但我认为学不到什么东西。

翁子光:我觉得有一些问题能百度出来就不要太在意。今天,黄进导演有来到现场,他的《一念无明》很棒,后天晚上放映,希望大家去支持,有很多残忍的镜头,这个是温和版的《踏血寻梅》。

Q:98分钟的版本能不能引进大陆来放映?

翁子光:我们有尝试努力,但98分钟的还是不行,很多人问98分钟的版本是否将一些残忍的镜头剪掉,但是没有,反而更多。98分钟的主要是剪掉郭富城自己生活的一些东西,虽然郭富城凭借这部电影拿了金像奖影帝,但我必须要说一句大实话,大家看电影最大的感觉还是佳梅和杀人凶手,这个是现实,警察的作用像一个眼光带入到整个案件。所以如果你要把电影剪短的话,必须要在警察的角度出发。

98分钟的版本把郭富城那条线收的很紧,会有人看完98分钟的版本后认为郭富城为什么会得影帝,我觉得这个对他有点不公平,那看完120分钟的版本就会理解了,因为郭富城还是有他的戏,而且他有突破,有尝试放下自我保护。我们有尝试过,但当时已经答应了制片方,只要能引进大陆,我们这个电影是可以用你认可的方式去剪这个版本,我不会有任何意见,只为了可以在大陆上映。但问题是大家都会觉得你用了很多方法剪出来,结果成为了一个童话故事,那也不是这个电影想要呈现的。后来有一家公司帮我们在大陆发行,而且他还付了一些订金给电影公司,结果还是没有办法,其实我是很希望大陆的观众看到的,结果看到的都是网上的资源。 

Q:这个电影是三级片吗?

翁子光:这个电影在香港是三级电影,所以我觉得今天的导演会没有提到分级制,之前文隽老师有提过就是这个电影的分级制。我觉得大陆的电影急需分级制,因为大陆那些惊悚的电影真的不适合小孩子看,但同时大人需要看更多一些能开阔眼界的电影。 

Q:除了大陆以外,这个电影在国外、欧洲其它地方也有发行?

翁子光:我们都有发行,这个电影也在国外参展,拿了奖,然后在沟通美国的发行。但说实话,发行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电影确实有发行到国外,国外的发行很慢,后面可能会赚钱。 

Q:以后还会坚持这个风格吗?会尝试商业片吗?

翁子光: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Q:谈一些细节的问题,电影中尸体的分解,是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技术上是怎么达到的?

翁子光:是在泰国做的一个1:1的尸体倒模,包括面部表情,整个质感非常好,过程非常仔细,包括里面的内脏,我们也是做的动物的那种。

我要说一件事情,去年我有一部电影,在审查的时候出现一些状况,这是我最想拍摄的一个故事,剧本很了不起,是我很想拍摄的一个非常生活化的题材,但在审查的过程中出现问题。本来我的监制劝我不要抱怨这些事情,但我想向领导讲,我是来示好的,因为我真的觉得不论是香港、大陆,还是台湾,不同的导演他表达对社会的关怀、爱意,都会有不同的方法,这个方法不是没能够用语言表达的,而是我希望用我的电影来告诉你,其实我对这个社会是有关怀的,我不是做一个东西来陷入黑暗之中,我本人是非常胆小的,我从来不看恐怖片的,女朋友求我,我都不看。

但问题是我拍了这部电影,大家都觉得我是一个很变态的人,实际上,我是一个非常懦弱的人,我只是表达一些我自己的看法,我不是用口来说,希望有一天这些东西可以用我的电影表达出来,所以我是来示好的。我在大陆出生,但我在香港长大,很多东西我会从不同角度去想去看,我希望审查会慢慢理解我们有不同的信仰。

来源:中国电影导演协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