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横山马坊“7.16”特大爆炸案纪实

(2012-06-11 17:39:14)
标签:

转载

横山马坊“7.16”特大爆炸案纪实

                           

[转载]横山马坊“7.16”特大爆炸案纪实


案件发生在古老的陕北黄土高原。

这起案件的发生,将为这块厚重的土地留下凄惨的一页。

2001年7月16日夜,地处无定河畔的横山县党岔镇马坊村,夜幕深邃,月光朦胧。

劳累了一天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整个村庄显得格外宁静。人们谁也不会想到,一场灾难竟会从天而降。

凌晨3时25分。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把方圆10多里的村民惊醒,人们在惊愕中颤抖,是地震?还是原子弹爆炸?……

随着声响,村庄中心升起一柱巨大的火龙,高达数十丈,卷起的烟土沙尘笼罩了整个村庄。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吓懵了村民,一时间,哭声,叫声,呻吟声,以及牲畜的嘶叫声连成一片,把马坊村搞得天翻地覆,鬼哭狼嚎。

爆炸中心发生在马坊村的余沟自然村。

爆炸现场令人不寒而栗,胆战惊心。

炸点中心位于村民马世贵院中,爆炸形成巨大的漏斗型.

炸坑,炸坑南北长27米,东西长36米,坑深7米多,坑底炸出的地下水也有1米多深,最深处距炸坑边沿达25米左右,把马世贵的窑房院落炸得无影无踪。

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把周围一里多的树木、花草、庄稼全部冲倒,炸伤炸死的猪、狗、羊、鸭不计其数,遍布房前屋后……

整个村庄瓦砾遍地,一片狼藉,严重受损,其中71户311间房屋毁损严重,21户81间房屋全部炸塌。

由于爆炸正好发生在半夜时分,300多熟睡的人们被埋压废墟之中,10多名村民被炸得粉身碎骨,血肉横飞,其手、脚、头颅、五脏、皮肤等器官组织被炸飞在数百米以外的地方,有的挂在树上,有的抛在路上,随处可见,其情景实在惨不忍睹,催人泪下……

死亡人员中,有夫妻,有母女,有老人,有儿童。有一户人家全部被炸死,只有一个小女儿外出走亲戚,才幸免于死;一位上大学的学生刚从学校回来被炸死,随同他来度假的同窗好友也被炸死;尤其是马世贵一家六口竟在这次灾难中全部丧命,尸骨未留。

这次灾难共造成83人死亡,98人受伤,311间房屋严重受损,直接损失高达562万元,是我国仅次于石家庄市爆炸案的又一起特大爆炸案。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横山马坊“7.16”特大爆炸案!

爆炸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惊动了公安部、省公安厅!惊动了省、市、县三级党委及政府的领导!

横山县五大班子的领导和干部迅速赶到现场!

榆林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带领有关人员来到马坊!

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的领导和干警也奉命奔赴现场!

省委书记李建国、省长程安东也飞抵马坊!

一场紧张而有序的抢救工作展开了……

在各级党政机关的重视和领导下,各有关部门的支援和帮助下,在公安干警的努力下,以及广大群众的配合下,救援工作和善后工作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效果。受伤的群众及时得到救治,损坏的房屋开始修建,村民的情绪逐步稳定,马坊村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然而,是什么原因造成这场灾难,人们在猜测、在议论:

是恐怖分子在破坏?不像,因为这里既不是铁路通道,也是不是公路要道,更没有埋设西气东输的天然气管道……

是犯罪分子投掷的炸弹?也不像,炸弹没有如此大的威力……

经过现场勘察和专家的缜密分析,发现爆炸物中含有大量的TNT成分和气味,爆炸很可能是由TNT炸药引爆而形成的。但据专家分析,如属TNT炸药,至少也要有30至40吨左右,这么多炸药究竟从何而来?又是怎样燃爆的?

于是,专案组展开了艰难细致的调查工作。

据村民反映,马坊村近几年来,一直有人私自制造土炸药,而且数量很大,近期由于查的紧,不敢公开制造,但仍在秘密生产中。据一村民反映,死者马世贵(即爆炸中心处)就是生产土炸药的人员。爆炸很可能就是他家生产存放的炸药所致。

那么,这些炸药又是如何爆炸的?是自燃自爆?还是生产制造时引爆的?还是有人故意爆炸的?这一切成了专案组调查的重点。

就在此时,在清理外围现场时,发现了导火索的遗物,经检测分析,竟是点燃后的导火索遗迹。

经过专家们的分析和专案组的论证,一致认为这起爆炸事件是一起人为制造的特大刑事案件!

于是,专案指挥部迅速调集上百名公安干警,对这起爆炸案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刑事侦破工作。

专案组首先对爆炸前一天,即7月15日住在马坊村的人员及其外出的人员一一进行排查。由于死伤人员太多,群众情绪太大,调查工作异常艰难。

接着,专案组又把排查人员锁定在制造土炸药的人身上,破案有了新的突破。

专案组发现马坊村有一个以马耀岐、马世贵等人为主的地下制造土炸药的窝点。

很快,一个人引起了侦查人员的高度注意!

他就是马宏清,横山县党岔镇马坊村余沟村民小组村民。爆炸案发前一天即7月15日晚上他从延安回到马坊村,案发后去向不明。此人阴险、内向、自私,近年来从事非法制造、买卖炸药,还开办一石料场,因经营不善,债台高筑,行为反常。另查该马懂得爆破技术,是重点嫌疑对象。

7月30日,专案组集中围绕马宏清展开秘密调查,四处查找其下落。

8月1日夜,马宏清潜回家中。

8月2日,专案组传唤马宏清进行审查,马宏清只交代了他非法制造、买卖炸药的情况以及案发前后的行踪。

侦查人员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采取了欲擒故纵的侦破手段,将马宏清放回家中继续秘密监控。

8月4日,再次传唤马宏清,并对其家中进行了搜查。

谁也没有想到,一本日记,竟为这起特大爆炸案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马宏清的二女儿马××,这位年仅16岁的姑娘,在她2001年3月21日、22日、23日的日记中,记载了其父亲近日来的反常情况和酒醉后给人打电话说“我要炸……”的内容,并反映出她害怕、焦虑的心情和对父亲的关爱。

侦查员立即找马××核实,马××谈到其父曾说“如果告不倒,一炮就把他们轰了”,以及“咱村有黑社会”之类的言词。

一系列的线索和证据,使马宏清的作案嫌疑进一步上升!

8月4日至5日,专案组具有丰富审讯经验的公安干警对马宏清再次进行强大的攻坚审讯。在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面前,马宏清供述了他一人到马世贵家存放炸药的地方引爆炸药的犯罪事实。

马宏清的口供与现场勘验笔录、侦查实验、法医的鉴定及所收集的其他证据完全一致。

这起造成80人死亡、98人受伤、311间房屋严重受损、直接经济损失高达5626473.30元的“7.16”马坊特大爆炸案成功告破!

爆炸犯马宏清,又名马谋幸,男,1950年9月19日出生,陕西省横山县人,汉族,文盲,农民,住横山县党岔镇马坊村122号。

就是这样一个山野农夫竟制造了这起令人发指的“7.16”马坊特大爆炸案。

1995年,马宏清在开办石料场期间与本村村民刘世伟产生矛盾。

在之后的六年里,马宏清虽然多次开办石料场,制造贩卖炸药,但总是事与愿违,不近人意,生意连连亏本,欠债高达7万余元,整日债主围门。

这对一个农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没有文化知识的马宏清不总结经验教训,反而认为这一切都是刘世伟背后捣鬼所造成的,怨恨日益加深,进而产生了炸死刘世伟的念头。

2001年7月13日、14日,马宏清正在延安市李渠镇李家沟村经营管理自己开办的石料场,两天内却多次接到本村村民王青娃的电话,向其索要20800元炸药款。

已近身无分文的马宏清根本无力偿还这笔巨额欠款,债主不近人情的催账,令马宏清焦头烂额,从而加剧了要炸死刘世伟的恶念!

7月15日上午,马宏清在石料场找到两枚纸火雷管和约14米长的导火索,将导火索砍成等长的两段,分别安装好雷管,并随身带上搭乘中午的公共汽车从延安返回马坊村。

到达马坊村时,已近黄昏,马宏清将安装好的纸火雷管和导火索隐藏在家中安全的地方,便与王耀清、王耀根商量去内蒙乌海市讨债还款之事,但因种种原因未能谈好,于是又回到家中。

2001年7月16日凌晨3时许,辗转反侧了一夜的马宏清最终没有战胜邪恶的驱使。

趁着家人熟睡之机,马宏清拿着准备好的纸火雷管和导火索,偷偷走到先前探清的本村村民马世贵家存放炸药的小窑背后,准备偷出一袋炸药去炸刘世伟。

但小窑的后窗被铁丝网封死,根本拿不到炸药。这也许是老天爷在冥冥之中不想让马宏清炸死刘世伟吧!

此时的马宏清本应就此打消他的恶念,但当他想到自己几年来坎坷的经历,日夜辛勤的劳作,换来的却是无法偿还的巨额欠款时,一个新的更加可怕的恶念涌上心头: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和这些炸药同归于尽!”

于是,马宏清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站在一个树墩上,将小窑中靠墙的一只装炸药的胶织袋捅破。

接着,马宏清将事先准备好的导火索插入纸火雷管内,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猛吸了两口后才点燃导火索,并将雷管插入捅开的炸药袋中。

马宏清跳下树墩感到全身在颤抖,他猛吸了两口烟。突然,脑海中又一个念头闪过:“不行。如果炸不死自己,成了残废,更让姓刘的耻笑!”

马宏清犹豫片刻,立即改变了死的主意,大步向公路方向走去,很快便回到了家中,睡到炕上。他根本没有想到他点燃的竟然是30吨炸药,其后果是何等的可怕啊!

点燃的导火索在燃烧,马坊余沟村的村民们还在甜美的梦乡中沉睡,而死神却正在悄悄地向他们逼近!

终于,横山马坊“7.16”特大爆炸案就这样发生了。

可怕的爆炸使马宏清家的窑洞也剧烈抖动,马宏清心里充满了恐惧。当他站到爆炸后的废墟上时,全身颤抖,两腿发软,这些和自己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乡邻们、亲朋们,一夜之间,竟葬送在自已的手下,家园消失,死无全尸!

马宏清恨透了自已!后悔不该一念之差,犯下如此滔天罪行!

他根本无法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遂于7月16日上午逃离了马坊。

逃亡的日子异常痛苦,马宏清提心吊胆,夜不能寐,一闭上眼睛,马坊村的惨状便浮现在脑海。

7月30日,马宏清逃到内蒙古乌海市在海南区住了两天,恐惧和悔恨使他再也无法继续承受下去,他买了一桶汽油准备自焚,但还是没有决心去见上帝!

8月1日深夜,马宏清潜回家中,即被公安人员传讯。但他仍然心存侥幸,只交代了制贩炸药的事实,不触及爆炸问题。后在强大的政策攻势和一系列证据面前,马宏清才供述了自己爆炸的犯罪事实。他长舒了一口气,一再要求不要再将他带回马坊,他无法面对自己一手制造的惨案,也无颜再见家人和马坊的父老乡亲!

 多行不义必自毙,丧尽天良理难容!法律岂能饶恕罪孽!

2001年9月3日8时30分。

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当庭认定马宏清犯爆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1年9月17日依法做出终审裁决,维持并核准马宏清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9月23日,马宏清被押赴刑场,一声正义的枪响,马宏清为自己的生命划上了可耻的句号!马宏清死了,但被马宏清点燃的炸药从何而来?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经过进一步查证,非法制造、销售炸药,并获取巨额利润的马耀岐、刘世才也露出水面。

原来,在1995年期间,马宏清曾与马耀岐未经任何机关审批,自行购置了设备,并雇佣工人,在马耀岐旧宅内非法制造硝铵炸药300余吨

1996年马耀岐继续伙同刘明贵、马耀贵(已在该次爆炸中死亡)在原厂址非法制造硝铵炸药340吨。

马耀岐后于1997年将该炸药厂转让给刘世才,刘某又伙同马耀存、刘炳南非法制造硝铵炸药260余吨。

1999至2001年3月,马耀岐又与刘世才、马耀贵合伙非法制造炸药945吨。

他们所非法制造出的硝铵炸药,大都销往神木、府谷等地的煤矿使用,从而赢得巨额利润46万余元。

2001年3月以来,马耀岐与刘世才仍然顶着严厉打击制售爆炸物犯罪的斗争,继续生产炸药。这次爆炸的炸药就是马耀岐和刘世才为逃避“涉枪治爆斗争”的打击,将30余吨销铵炸药藏匿于马坊余沟村村民聚居区的马世贵小窑中,后被马宏清引爆的,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7.16”特大爆炸案。

爆炸案发后,自知罪孽深重的马耀岐、刘世才不得不投案自首。因其罪行严重,亦经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非法制造、买卖、储存爆炸物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2年4月3日,马耀岐、刘世才也以身正法,被执行枪决。

一起震惊全国的“7.16”马坊特大爆炸案虽然就此划上了句号,但那些惨遭不幸的马坊村民们,却永远都无法从这场灾难的阴影中解脱出来!

据统计,“7.16”马坊特大爆炸案中丧生的人员中女性和未成年人居多,那些被喻为“花朵”的孩子们,还没有经历人生的酸甜苦辣,就被无情地夺去了生命!

更有甚者,在这次爆炸中,有的全家都葬身于废墟之中,家破人亡!其中马世贵全家6口人及另外3人,均被炸成碎块,死无全尸!

马宏清曾忏悔地说“我在经济上无法给那些受害者赔偿,就让我的命来顶吧!我今生今世无法补偿,只乞求来生再世当牛作马报答他们……”

马宏清被枪决了,马耀岐、刘世才也被正法了,但他们的死已无法挽回那些生命和美丽的家园!

前车之覆,后人鉴之。

本案留给人们的启迪太多!太重!太深!但最使人无法容忍的是,马坊村非法制造、买卖土炸药,时间这么长,数量如此大,参加人员又是这么多,村委会、乡政府、县政府难道不知道?派出所、公安局难道没责任?除了自醒、自责,还应做些什么?!

   

注:本文引自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震惊全国的榆林十大奇案》之书。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