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2018-11-30 13:33:39)
标签:

杂谈

外滩美术馆的展览“消耗(La)”开幕那天,弗朗西斯·埃利斯(Francis Alÿs)重现了自己2015年在墨西哥完成的一个行为作品《Cut》,把一楼展厅入口处挂着的小画对半锯开了。这弥补了他首次中国个展中影像作品过少的遗憾,不过开幕式太热闹,大部分人错过了。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消耗”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18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苍白瘦高的弗朗西斯·埃利斯出生于比利时,艺术实践始于墨西哥。1986年2月,为履行政府间承诺,他作为建筑师被派往墨西哥,为当地NGO工作。三年后合约到期,他却因一系列个人和法律原因无法返回欧洲,不得不留在墨西哥城。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大把空闲时间,埃利斯决定给自己一直很有兴趣的事情一个机会,于是以“外来者”的视角开始了艺术创作。他曾在访谈中说,当时即便已经在墨西哥待了三年,却从未觉得自己真正生活在这里。因此他的作品,无论是行为、影像、绘画还是装置,都是为了与这个新的故乡对话、理解这里的人和自己作为外国人的处境,并且就政治和文化铸造的边界、引起的社会分歧发声。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消耗”展览现场图, 上海外滩美术馆,2018年 图片由上海外滩美术馆惠允

墨西哥带给埃利斯的文化冲击是巨大的,他此前从未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长期生活,他形容墨西哥城“广袤、混乱,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失衡的”。“我无法破译这座城市的密码,无法理解这整个社会是如何运转的。”他最后找到艺术,作为一个“粗糙而诗意的切入点”。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如果你是一个典型旁观者,你真正在做的是等待事故发生》视频截图

最初,弗朗西斯将自己定位为旁观者。观看他较早期的影像作品便可以印证这一点,比如1996年的《如果你是一个典型旁观者,你真正在做的是等待事故发生》(If you area typical spectator, what you are really doing is waiting for the accident tohappen),昵称《瓶子》(Bottle)。视频中,埃利斯在墨西哥城的索卡洛广场(Zócalo)用摄像机“观察”一只塑料瓶。开始它只是被风吹着跑,慢慢地有几个路人出于无聊盘带它几下,最终它徘徊着向街道的另一边滚去,而艺术家因为过于认真地在取景器里追逐它,被车狠狠撞倒在路中间。摄像机被抛向空中,又砸在地上,侧翻着录下了最后几秒钟。

 

这让我想起一个被跨国公司派驻墨西哥城工作的朋友的真实经历。在抵达首日的午夜,公司为他租下的公寓便遭持枪打劫,现金、电脑甚至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瞬间被抢夺一空。等他从惊恐导致的空白窒息中回过神来,穿着睡衣跑下楼,劫匪早已没有踪影,只剩漆黑绝望的漫漫长夜。几天后朋友们才通过校内网得知他的遭遇,他说这个过于隆重的见面礼令他迅速进入了“墨西哥模式”。

 

这座城市很擅长用粗暴的方式拒绝旁观者的存在,被卷入它的秩序只是时间问题。就像埃利斯一样,旁观者最终被动地成了作品的核心。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环行》,1997年

因此这件“旁观者”的作品同时也是一个转折点,埃利斯自此以后调整了他的视角,变旁观为主动。展览展出的《环形》(The Loop,1997),和未展出的《外国佬》(El Gringo,2003)正是两件相互呼应并解释了埃利斯的转变的作品。1997年6月1日,为了从墨西哥蒂华纳到达美国圣地亚哥而不经过美墨边境,埃利斯选择了一条反向的旅途:经过南美洲、大洋洲和亚洲的12个作家和14个城市,在环太平洋地区绕了一大圈,于一个月之后抵达圣地亚哥。

而Gringo,一个有轻蔑意味的词语,在墨西哥又特指北美籍外国人。在这件作品中,埃利斯拍摄的是墨西哥中部地区的一个村子里,一群狗狂吠着驱赶他(其实是他举着的摄像机)这个外来者,摄像机试图靠近一座有篱笆围墙(边界)的房子,或者说想假装迂回但最终正面突围。然而狗群越来越愤怒,最终,摄像机再次砸在了地上。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历经10年完成的《龙卷风》(Tornado,2000-2010)长达39分钟,埃利斯又更进一步:他手持摄影机一次次冲进龙卷风的风暴中心、漏斗云的深处。风暴携卷着火山灰和当地农民焚烧稻秆产生的灰烬,镜头里几乎只能看见这灰黄色混沌的末日疯狂。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弗朗西斯·埃利斯,《龙卷风》(视频截图),2000-2010年,单频录像投影,彩色,5.1环绕声道,39分钟,与朱利安·德沃和拉斐尔·奥尔特加合作

当然,与此前相同的是,摄像机又没有免于被掀翻在地的结局。这场旷日持久的行为还衍生出展览中的另两个作品,绘画《诗学的崩塌》和《外爆/内爆》,前者展现了龙卷风的双螺旋结构,后者则是能量不断累积直至剧变的瞬间。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美术馆为观众准备了舒服的榻榻米,大家可以躺着观看埃利斯对龙卷风的一次次进攻,同时在一种安全的真空中体验被掀翻的摄影机的视角。这时候,人与《龙卷风》这件作品的关系,很像是那占据了展厅5楼的111幅小油画《睡眠时间》(Le Temps duSommeil)中,做梦人的意识与梦中世界的关系。一种精神主体面对它所创造的世界却如困兽般的处境,新的世界迅速建立起自己的秩序和边界,你只能不断尝试向内突围。

 

埃利斯作品中随处可见的互为解说和同构的特性令观看他的作品充满趣味,他说,“也许我寻找的正是生活的经验和存在的自觉并存的时刻”。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佛朗西斯·埃利斯个展「消耗」

地点:外滩美术馆 RAM

2018年11月9日-2019年2月24日

弗朗西斯·埃利斯,冲向龙卷风的男人

撰文:韩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IwODMwNw==&mid=2651103526&idx=3&sn=19f5d09f98066d0c9e782a480b881c4f&chksm=8bb2d73abcc55e2c8e4408daf565036ff5c0aab714d972071c1ed9d6682aee92d35f2a31245b&scene=0&xtrack=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