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LLEMEN
ELLEMEN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8,293
  • 关注人气:7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素人模特占领T台的时刻到了吗?

(2016-10-28 18:16:52)
标签:

杂谈

素人模特占领T台的时刻到了吗?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模特,你通常需要符合以下的标准:颀长、匀称的身材、漂亮的肌肉线条、光滑的肌肤和一张五官如雕塑般立体的面孔。而在这个追求多样化的时代,与众不同的身份和相貌才是模特们更应具备的素质。


近几年来,时装设计师和选角指导们已不再热衷于寻找符合标准审美的面孔,而是更希望模特们保持自己原本的模样。在T台上,除了能看到像 Lucky Blue Smith 这样的翩翩少年,还有像 Sol Goss、Adonis Bosso 和 Shun Ross 这样五官奇崛却让人过目难忘的面孔。越来越多的模特公司也开始在社交网络中寻找有个性的素人模特。一些设计师还会邀请自己的朋友,或是有着特殊身份的真人来走秀。他们是留着非洲发型的滑板少年,也可能是乐队的主唱,或是表演艺术家。这些模特被称作“ Nodel ”,也就是“ Non-model ”的简称。

模特 Sol Goss

模特 Adonis Bosso

模特 Shaun Ross

在纽约、伦敦和莫斯科,几家以“ Nodels ”为主的经纪公司正不断地为时装设计师和品牌输送新鲜血液。26岁的摄影师 Avdotja Alexandrova 在莫斯科创立了经纪公司 Lumpen,并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寻找具有“后苏联”式美学特征的面孔。如今,她的模特们几乎占据了 Gosha Rubchinskiy 和 Balenciaga 的秀场。在伦敦,由两位造型师闺蜜Lucy Greene 和 Pandora Lennard 成立的“ Anti-agency ”网罗了一群来自伦敦街头的舞蹈家、音乐人和作家。这些素人不仅外貌独特,还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和创造力;在纽约,为 Hood By Air 负责选角的 Walter Pearce 则会在地铁、街头和 Instagram 上寻找从未被时装产业“玷污”过的新鲜面孔。“我想找的并不是‘网红’,而是那些在 Instagram 上只有几十个粉丝,并从未接触过这个行业的人。这才是他们有趣的地方。” Pearce 在《 Paper 》杂志的采访中说道。


Lumpen 模特公司旗下的男模 图片©LUMPEN

作为选角指导的 Walter Pearce 也曾为 Eckhaus Latta 客串模特

来自新奥尔良的男孩 Hirakish 正是 Pearce 在一场屋顶派对中发现的面孔。当时,这位 22 岁的黑人男孩刚刚被 Pearce 的一位朋友从新奥尔良带来纽约。在派对上,这位身材高挑纤瘦,走路时步履如风的男孩正在疯狂地喝酒、跳舞,与他见到的每一位女孩调情,行为举止和他在T台上一样浮夸。在成为了 Hood By Air 的模特之后,Hirakish 还与 Rihanna 一起参与了《 》杂志九月刊的拍摄,并与韩国歌手 CL 一起在 Alexander Wang 的后台拍摄了一段舞蹈视频。


Hirakish 在 Hood By Air 的秀场

在时装界,“ Street Casting ”(街头选角)早已不是一个新奇的概念,许多知名的超模都有一段在机场、大街和社交网络平台上被星探发掘的故事(“一哥” Sean O’Pry 就是在他的 MySpace 主页上被发掘的)。而早在十年前, Rick Owens 就已经开始男装系列中启用真人模特。Hedi Slimane 同样也曾在 Dior Homme 的秀场中找来身材纤瘦的摇滚乐手。而在他们之前,Helmut Lang 、Martin Margiela 和 Raf Simons 等人都曾有过用真人替代模特的先例。然而,这些真人模特们往往具有相似的外貌特征,这些特征更符合设计师们的个人审美,而并非体现模特的个人身份。如此看来,真人模特所标榜的“真实性”似乎打了折扣。Balenciaga 的造型师(同时也是模特之一) Lotta Volkova 也曾在采访里直言不讳地表示:“现在的孩子不了解什么青年文化。如果他们穿朋克T恤,那并不代表他们听朋克音乐或是关心政治。”即便如此,她和设计师 Demna Gvasalia 还是会在 Instagram 搜寻这些面目新奇的孩子,将他们打扮成设计师想要的样子。


Vetements 秀场中身着连帽衫的少年

相比之下,一些年轻的独立设计师品牌与“ Nodels ”的合作更加自然与平等。在2017年春夏纽约时装周上,Hood By Air 的设计师 Shanye Oliver 请来了摄影师 Wolfgang Tillmans 穿着敞开胸襟的上衣走上了T台,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此之前,行为艺术家Boy Child 和说唱歌手 A$AP Rocky 也都曾为 Hood By Air 当过模特;在前不久刚结束的LABELHOOD 时装艺术节中,男装品牌 Staffonly 和 Pronounce 纷纷邀请了设计师生活中的好友和熟悉的玩伴在他们发布会上充当模特;而男装设计师王逢陈则请来了 Nike 篮球队的成员来展示她的新系列。当一群性格顽劣的大男孩们聚在一起,玩着 80 年代的街机游戏和桌球时,这场展示仿佛变成了一场好友间的聚会。这些现实生活中的真人并非时装设计师的衣架,而这个集体中的一部分。他们可能是我们的 facebook 好友,也可能是是我们在 Instagram 上追随的对象。而这些独立的个体也为这些时装品牌带来了更为丰富和多元的叙事。


摄影师 Wolfgang Tillmans 出现在 Hood By Air 的秀场


Staffonly 将专业模特和真人模特混合在一起 图片©LABELHOOD

Pronounce 的设计师同样邀请了自己的朋友前来走秀 图片©LABELHOOD

设计师王逢陈则请来了 Nike 篮球队的成员来展示她的新系列 图片©LABELHOOD

在超模的影响力如日中天时,Martin Margiela 曾用头纱、面具和假发遮住模特的脸,迫使观者将注意力集中在服装上。时过境迁,时装评论人 Cathy Horyn 观察道:“像人们在过去三到五年间所讨论的那样,如今有更多品牌,更多噪音,秀场的目的性不再简单直接。时装现在像是传媒业的一个分支,或者说,它对传媒借鉴颇多。”品牌不仅关乎设计本身,也在于时代精神的表达,是时候让那些平凡而独特的真人模特们站出来了。


撰文:Elizabeth Tang 

编辑:Mango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