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读书吧
读书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416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朗读者:濮存昕《宗月大师》作者:老舍

(2017-06-01 12:00:00)
标签:

教育

育儿

文化

情感

朗读者:濮存昕《宗月

分类: 朗读者
采访记录

董卿:濮哥好
濮存昕:董卿好
董卿:您今天带来的是《老舍散文》
濮存昕:对,老舍先生有一篇记述文章,叫《宗月大师》,读完之后你就觉得它谈谈的,平常的叙事下,有对于自己帮助过自己人的一种感恩的情怀
董卿:老舍是在自己大概九岁十岁的光景,遇到了宗月大师(刘大叔),这个人对老舍特别特别地重要,要是没有他,可能就没有老舍,生命当中有没有那么一些人,您可以说,没有这个人就没有濮存昕,有这样的人吗
濮存昕:我小的时候,曾经是个残疾的孩子,然后有一个叫荣国威大夫,他为我做的手术,使我站立起来了,很多人不知道我是曾经,我小学的外号叫濮瘸子,那么你带着这样一个绰号,你带着这样一种同学对你的眼光,你踮着脚走道,一直走到三年级的时候,我父亲找到了积水潭医院,找到了荣国威大夫,他给我做一整形手术,我的脚放平了,我就刹那间我就可以,可以有条件装着让人看不出来了,我就可以慢慢地跑,慢慢地打球
董卿:你会因为这个受到很多欺负吗
濮存昕:上体育课,你分拔跑步,那人家不会要你的,不要他不要他,我们肯定要输,你肯定是,别人去玩,你玩不了,你跑不了那么快,你跳不起来,那么,那肯定是这样的,就濮瘸子了应该,所以曾经我有一个,其实后来我好了以后,这个外号一直叫着,我就特别盼望能上中学,上中学就
董卿:换一拔同学
濮存昕:对,所以一读到老舍先生这样的一种,对宗月大师的感恩之情的时候,你自问自己,有谁帮助过我,有很多很多人,但是往前去想,应该是我的命运中的第一个,真正地帮助我改变命运的人,是荣大夫,荣国威大夫
董卿:真好,没有荣院长,可能您就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样成长,那有没有谁说没有这个人,就不会在人艺的舞台上看到濮存昕,还有这样的人吗
濮存昕:那当然有,我应该感谢我的父亲,那个时候我父亲,恰当时机地让我成为了,今天我是一个有阅读习惯的人,同时我也想到了,那个人也应该,是我能够想起来,就是在我知青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出路了,最后实在不行,我拿着团部请医生帮帮忙吧,帮帮忙吧,给我把那诊断写得确定一下,得过小儿麻痹的一个青年,不适合黑龙江高寒地带,给我写上,我拿着这个诊断书,往那个师部的医生的门前一放,他一看,他一抬头,真的一句话他说,你怎么早不来,就给我盖戳了,这个戳一盖我的命运就改变了,那个医生决定着我离开黑龙江,空政话剧团决定我,能够从事文艺工作,蓝天野老师决定我能够,能够不考试进北京人艺,对吧,林兆华能够把我在迷团中间,表演的误区中间,把我拉到有现代审美的表演观念中来,我今天能够成为我自己,还有很多很多人
董卿:在你自己有能力之后,你也去帮助了很多别的人,无形当中,你也成了他们命中的贵人,也许有些事事情你也不知道,改变了那些孩子的命运
朗读者:濮存昕《宗月大师》作者:老舍

朗读者:濮存昕《宗月大师》作者:老舍

濮存昕:就是我就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这样做的,因为别人帮助过我们,我们是可以帮助别人的,荣大夫他的工作中间,他给多少人看过病,不过就是有一个病例,有一个病人是你,对吧,我觉得我们尽可能地去想到,我是被帮助过的,我可以帮助别人就是,
董卿:记住那些帮助过你的人,不要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而在你有能力的时候也记住,尽可能地去帮助别人,不要认为事不关己,这是做人的一个道理,我想在通过了今天您的朗读之后,大家可能会对此有更深刻的感受,那你要把这篇朗读献给谁呢,
濮存昕:就献给荣大夫吧
董卿:太好了,我们去朗读吧
濮存昕:好

朗读者:濮存昕《宗月大师》作者:老舍

       在我小的时候,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我九岁才入学。因家贫体弱,母亲有时候想叫我去上学,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更因交不上学费,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说不定,我会一辈子也得到到读书的机会。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实在让她为难。
       母亲很爱我,但是假若我能去做学徒,或提篮沿街卖樱桃而每天赚几百钱,她或者就不会坚决反对。贫困比爱心更有力量。
       有一天刘大叔偶然地来了,我说“偶然地”,因为他不常来看我们。
       他是个极富的人,尽管他心中并无贫富之别,可是他的财富使他终日不得闲,几乎没有工夫来看穷朋友。一进门,他看见了我,“孩子几岁了?上学没有?”他问我的母亲。他的声音那么洪亮,他的衣服那么华丽,他的眼是那么亮,他的脸和斤是那么白嫩肥胖,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
       我们的小屋,破桌凳,土炕,几乎禁不住他的声音的震动。等我的母亲回答完,刘大叔马上决定:“明天早晨我来,带他上学,学钱、书籍,大姐你都不必管!”我的心跳得有多高啊,谁知道上学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我像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
       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塾,就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坐道士庙时在,庙不甚大,而充满了各种气味,学生都面朝西坐着,一共三十来人,西墙上有一块黑板,这是改良私塾。
       老师姓李,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刘大叔和李老师“嚷”了一顿,然后叫我拜圣人及老师。老师给了我一本《地球韵言》和一本《三字经》。我于是,就变成了学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