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蜀东陈宇
蜀东陈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626
  • 关注人气: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抵达人间烟火深处的倾诉——长篇小说《库楼》阅读笔记

(2019-09-30 19:25:44)

 抵达人间烟火深处倾诉

   ——长篇小说《库楼》阅读笔记 

                  

主人公“田龙撒一泡骚尿的山坡下,漫生着蓬蓬勃勃的传说与典故……”,小说从这里拉开序幕,在起承转合、曲里拐弯、恩恩怨怨、波澜壮阔又耐人寻味中流淌而出的洋洋洒洒和淋漓尽致,写出了纵深跨度达50年,主次线索或分明或若隐若现的池河县丘山镇库楼村往事。这就是长篇小说《库楼》。它是四川作协会员唐铭历时三载,五易其稿,辛勤耕耘下的重要收获。小说40余万言,出版成书厚重,牵扯人物较多,篇幅卷帙浩繁。也是广安小说界2018年可以置顶的“高亮”收获。唐铭取得包括《库楼》在内的,已经出版和发表两百多万字作品的写作成绩,主要得益于他对写作的虔诚态度和勤奋、刻苦、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岳池县作协主席徐君说,唐铭的创作是先在稿纸上一个字一个字写。初稿写完后,去打字店请人打印,自己然后拿着打印稿校改,改好了又跑打印店。家里厚厚的几十摞草稿本,是唐铭“很拼”和“著作等身”最好的证明。直到最近一两年,才开始用手写板直接在电脑上写作。

《广安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会员人选推荐登记表》上填着:唐铭出生于1954年,高中文化。1978年参加工作后的简单履历为,先后在岳池县沼气办做技术员和一个建筑企业的总公司办公室工作。1991年到201120年时间,任广安市天星文化艺术公司总经理——也许,公司就是他本人的吧。从2011年开始,退休在家。2012年,广安市文联组织作家在白坪开会,唐铭介绍自己:早年进行诗歌创作,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四川日报》《散文百家》《星星》诗刊等文学刊物和主流报纸发表过作品。中年以后,即“财务自由”后,将生活之外很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主攻小说的创作上。2017年省作协来广安举办“红色文学轻骑兵”启动仪式,下午的文学研讨会上,唐铭做了较大篇幅的发言,涉及文学创作环境等方方面面。给人留下了切中问题、符合逻辑、有条不紊的印象。

《库楼》是一卷栩栩如生的画册。小说主人公明明是田龙,可又偏偏荡开一笔,从另一个人物李慕北说起。如果说人生最大的遗憾是有事不得为外人道的话,那非李慕北不属了。这个解放战争中被国军自己人瞎掉一只眼睛的独光,因为反共工作需要被安排“潜伏”回到家乡后,为形势所迫把工作经费黄金埋藏起来,在担惊受怕中小心翼翼艰难度日。个中滋味,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品得出来吧。当后来被侦破挖掘出来特务身份时,与其说是落网,于他本人来说,不如说还就是一种解脱。小说以此起笔,安排田见智、田见仁、田龙、陈琳等次第粉墨登场,演绎出“库楼人”在社会发展必然会经历种种阵痛的大背景下,多层次多角度多种不同思想的碰撞中,不断努力奋发向上的人物群像之精神风貌。

《库楼》是一段盘旋而上走过的道路。《库楼》中塑造的人物,围绕着田家、周家、李家这些库楼村的三姓大户人家展开。从文革时成立造反团自任司令到后来成为华龙集团董事长的田龙奋斗历程来看,似乎还真应了“大胆骑龙奇虎,胆小骑抱鸡母”“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的谚语。分析田龙“发家致富功成业就”的原因,除了胆儿肥敢冒险,具有有魄力想干事的闯劲或者说奋斗精神外,还有心机、心思缜密等性格特点。1954年出生的唐铭和今年是刚好成立70周年的新中国年岁大体相同。新中国的“富起来强起来”,自然也少不了唐铭等人添砖加瓦。唐铭无论作为一个作家,还是一个时代的记录者,他用手中的笔将蜿蜒曲折盘旋上升的新中国中兴发展伟大复兴之路以小说的方式“留存”下来。这对多少想得多干得少甚至只想不干的,对多少人云亦云缺乏独立有深度思考、对那些不能提炼取舍题材娴熟驾驭文字的,对没有充裕时间潜心全身投入的写作者来说,都怕是只会避而远之的。而唐铭却从阅读《百年孤独》等中外文学的长篇经典小说开始,来挑战并成功写就了《库楼》这部升华自己、反映社会的“皇皇巨著”。

《库楼》是一场众声喧哗的盛会。随着“潜伏”“田龙造反”“旗鼓相当”“办水厂”“借种”“衣锦返乡”等一个个看似各自独立互不关联却又起承转合前后照应的故事的发展。最后以田龙到北京天安门夺得天价“宫灯”达到全书的高潮。乐极生悲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高潮很快落幕了。缘起是华龙集团发展壮大期间,董事长田龙有使用不正当手段的嫌疑。当然也不排除有仇富之人不满的元素。天要让人灭亡,必先令人疯狂。愈加膨胀的欲望迷失了“暴发户土豪”田龙的心,他组建保安队,还私自给保安队配上了真枪实弹。公安来库楼抓人时,竟然还对着干。这个田龙,真还把自己当成“齐天大圣”,不知天高地厚了。结果可想而知,不得不跳出三界,超脱红尘,成为诸事化简、简事化了、一了百了九九归一的 “归一” 道士了。直至走上不归路,最后烟消云散。在众声喧哗之后,拥抱大地,趋于大同。唐铭为什么要将田龙安排这么一个结局呢?联想到他2017年在“红色文学轻骑兵”启动仪式后文学现状研讨会上的发言,似乎可以感觉到他的思想脉络了。那就是现实社会生活中束囿的东西多,对一些不齿的现象无能为力,但写作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却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干脆来一场轰轰烈烈吧。不过唐铭终究是接受传统文化教育过来的,加之他创作的现实主义文本的节制,最后不得不让自己的田龙走下疯狂“独立王国”的宝座,跌落回到民间,并为自己小说中主人公的疯狂埋单。

如果用几个简单的字来囊括这部厚厚的长篇小说,则《库楼》具有“事、史、思、诗、视”的性质。唐铭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心满则溢,有话就说。他将过往岁月里曾经或亲身经历或所见所闻的往事片段连缀起来,以回忆和倒叙、剪裁和整合、讲述和描写等方式,将记忆深处的思考和琐碎存放到物质的书的字里行间。用这种与其他人不同的仪式来完成自己的某种心愿。就像一个诗人说的:轻轻地我走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是在那“挥一挥手”之间,唐铭作为和世界走过一个多甲子的人,他已经向读者倾诉了进入这人间烟火深处的千言万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