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蜀东陈宇
蜀东陈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626
  • 关注人气: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档:曲靖日报2018年8月16日之《珠江源晚刊》6版

(2018-11-04 11:18:50)
分类: 陈言简味
存档:曲靖日报2018年8月16日之《珠江源晚刊》6版
读书札记
向诗人致敬
——读《著名诗人眼中的罗平之一、二》

陈宇

鸡鸣三省之地。有山,十万大山;有水,瀑布成串,是吱吱呀呀的水车博览园;有花,是全世界最大的油菜花海。还有鱼化石,它从2.5亿年前游啊游,一直游到今天来和大家见面。你一定感兴趣,问这是什么地方。其实,好多朋友已经知道了,它就是罗平。

有山,就有石头。那就从石头说起。不过这里的石头不是山,他是一个人,诗人。倒过来说,石头也是一座山。因为诗人石头写诗获得过《人民文学》的诗歌奖,自然也成为一座山,一座诗歌写作者心中的高峰。也许正是如此,来到罗平的风水宝地,石头写出诗歌《小独乐》抒发心中的情感“什么样的风也不想追了/什么样的同伙也不想要了”。呵呵,这只是想得美,因为另一个诗人沉河紧跟其后,不约而同地写下了《乐是幽居》:“被路两边盛开的油菜花惊艳/又不断盼望着得到一个归宿的/小山村”。

说到油菜花,我们来看看这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油菜花。李自国说《油菜花在罗平劳动,我在旅游》,“鸡鸣三省的罗平/招惹来了边地上簇拥的蜂群”“多依河的油菜花姐妹走漏你怀春的消息”“让诗人颠三倒四,魂不守舍”。谷禾眼里的《这些油菜花》,则“暴动似地打开/一朵一朵,一枝一枝/一片一片的/从平野到山坡,涌动的金黄/把情欲的花粉/挥洒入少女的眼睛里/它甚至神鬼莫测地挽留住了老妇人的脚步/让羞赧又一次升上她皱纹交错的脸上”。曾经有花为媒成就了姻缘,这里诗人却在以仓颉的文字,以大写意大渲染大抒情的诗歌为媒,将铺天盖地的金黄的锦缎璨烂辉煌地呈现给每一个有幸与这些诗歌相遇的读者,从内心深处激起人们强烈前往的欲望。

就像走入“大观园”。不,更直接地说,就像走进异彩纷呈、每一步都有故事的故宫一样。才一进入,便咔嚓咔嚓不断地按下快门,还没有走到全程三分之一时,手机内存不足,需将前面的片子不舍地删去。这里的情况是,还没有将油菜花看够,罗平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繁衍的多依河又出现在诗人的视野中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多依河有龙吗?回答是肯定的。这龙,就是浇灌罗平人一代代茁壮成长的水车。现在的多依河上,水车仍然是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水车博览园里的水车竟然多达250余架次。于是王单单在《多依河畔沉思录》中沉思:“流水/也有悲伤的时候,要走了/一遍遍抚摸身边的事物/比如,水车,石碾/比如岸,比如你和我之间的距离/流水啊,她如此执着地/一遍遍抚摸,直到你也/心软,老去,心中的铁/布满锈迹”。我们看到了这位1982年出生的年轻诗人面对逝水般的时间生出缱绻温柔的心。重庆诗人金铃子,这个因诗歌成名又“串台”到绘画领域的美女诗人,以首句“你好吗?多依河”入诗,“推动石磨”“来碾压诗歌的肉与骨”,还“跳进多依河,把自己重新洗一遍/把满身的风尘,经年的淤血/那些愤世嫉俗,心底的伤痕洗走”,直到最后一尘不染,泪流满面地向多依河鞠躬。藏在重重大山之中的多依河,这里成了诗人的修行之地、昄依之地、得道升华之地。我们都是人生旅途中匆匆的过客,这山、这水、这花海,在欢迎到我们的同时,也是在送我们远行了。我们彼此间用不知多少年修得的萍水相逢,都不过是在涅槃和归宿。善哉。

油菜花海是无边无际硕大的一桌丰盛黄金宴,多依河款款向远方流去。九龙瀑布又像孔雀开屏一般,尽情地展示灵动的玉石之姿。胡弦写到:“轰轰的声响里/水头跌落下来, 在深潭中/稍作回旋,又挤进一个漏斗/朝下游流去”。而“往下,百米开外/水已平静下来/像一块青玉桌面”(《雷公滩瀑布》)。胡弦和爱松写《九龙瀑布》的诗歌,都简洁、传神,有“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意味,干净利落。在这简单却不简略的书写中,揉进自己的思绪,又将瀑布写得立体起来,写活了!

有了活的风物,就应该有动态的场景。朱零的《多依马帮》,写多依河深处的张大爷和他的瘦马每天早出晚归,彰显了一个诗人“悲天悯人”的情怀。朱零身居京城,使人自然而然地想起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情怀来。

或许应该这样说,罗平的魂,不在油菜花,不在多依河,也不在九龙瀑。因为随着时间随着地壳的变迁,这些都有可能成为“昙花一现”。真正的魂是不散的。那就是距今已经有2.5亿年左右的鱼化石。祝立根《春风谣——在罗平,从化石山到油菜花海》诗中做了阐述:“此刻/在我胸膛之外,汹涌成波涛/比如那群在石里头游了二亿年的鱼/它们又一次望见了那片辉煌的海”。大解像他的名字一样,解说得更为直接:“它游到岩石内部/终于找到了静止/和永久的黑暗/像是藏猫猫,忘记了时间”。这是诗人敏锐地用他们的诗行和古老化石进行握手。用这种方式,对悠久、古老的中华文明给予摆渡、传承。

十万大山,才是罗平的底蕴。它是伟岸的父亲,领风气之先,充当挑大梁的角色。不难想象,没有山,就无从谈及花海、多依河、九龙瀑了。这里的山,成了盛装前面一切一切的硕大盘子。因此,雷平阳写的《十万大山》,要“找到/与自己的心灵是最契合的那一座山/他可以是离天空最近的那一座/当然也可以是头颅”。梁平《写首诗给花海里的山》中“得留一首诗给这里的山/即使只是陪衬”。前者想把自己和山融为一体,后者是即使自己留不下来,也愿意将神圣的诗歌留下。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向罗平的山水大地和勤劳朴实的劳动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