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2019-02-05 16:25:45)
标签:

摩洛哥

撒哈拉

马拉喀什

卡萨布兰卡

分类: 非洲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在这博客上写游记也有七八年了,虽然现在写字的念头越来越淡,但是,旅行却早已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如呼吸饮食般不可缺少。每年,我们一定要安排两到三次旅行,这短暂的旅途时光,就是我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其他日子,只是为它做准备,或是用来回味它的精彩。

但是,每次旅行前,我们心中总有一种强烈的担心。因为,两边的父母都已年迈,身上各种毛病不断。我们也知道,我们的每次出行,都有一种铤而走险的意味,总会有一次我们会中彩,只要他们有一点点风吹草动,我们就不得不黄掉呕心沥血策划的旅程。

这一次,旅行就真的黄了,但黄掉这次旅行的,不是从70岁到90岁不等的老头老太们,不是嗲唧唧弱不禁风的领导,而是天天去健身房撸铁游泳,一身疙瘩肉横练,出门时恨不得把所有摄影器材全部背在身上的老爷我。

真是羞煞人也。

想要知道这次不那么高大上,黄掉了所有预设的浪漫和豪华,无限惊险、无限拉长,差点断送了老爷老命的,受尽折磨、后患无穷的旅行吗?

且听我慢慢道来。


去年11月24日,经过好多年心中痒兮兮的种草和几乎要放弃的等待,几个月算无遗策的筹划,我们终于开始了我们的摩洛哥之行。24日这一天,绝对是漫长的一天,加上时差,足足有32小时。

这次我们尝试了网上值机,为自己抢了个好座位,加上领导自备的小短腿专用搁脚凳,就是一个不加钱的的超级经济舱。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然后,就是18个小时的飞行和吃、睡、吃、睡,法航的小零食还真是多,我们来者不拒,飞机餐虽然不好吃,但闲着也是闲着,慢慢地一扫而空,吃完就是尽可能地睡,一方面养精神,一方面也是倒时差。

接下来,厄运就开始了。

飞机即将在卡萨布兰卡机场降落前,我的腹部突然剧烈地疼痛起来,我还在犹豫是不是抓紧时间去上个洗手间,机舱广播已经告诉我不用考虑了,洗手间已停止使用了。

憋着吧。

经过飞机降落时漫长的滑行、等待,走过漫长的机场通道,终于在海关大厅旁边找到了洗手间。领导去排过关的长队,我赶紧去把法航给的零碎排在摩洛哥的国门之外。

也不能说这一通出清存货的行动不彻底,但是腹痛依然没有缓解。然后,填入境单、过关、拿行李、换钱、领免费的电话卡、充值、跟包车的司机小林碰头,一切顺利,so easy,但是,肚子还是痛啊。

小林问,要不要去医院?

可是,我这才到贵国,就去医院报到?去一趟医院,起码折腾掉几个小时,这一晚也就废了,明天还有重要内容。还是赶紧去酒店,自己找点药吃吧,活到这把年纪,头疼脑热肚子痛,谁还没遇见过几回,不用大惊小怪吧。

当晚的酒店不贵,因为第二天中午就走,总共也就住十来个小时。但我们选的是最靠近哈桑二世清真寺的酒店,领导之前提出,一定要拿可以在窗口看见清真寺的房间,也就是拿金字头银字头的房间,但我觉得,清真寺我们肯定会从远到近、东南西北各个角度、里里外外都会看,没必要为了在窗口阳台上看一眼清真寺而多花几百块钱。领导拗不过守财奴,只好由着我选了铜字头的房间,但她还是不死心,让我发邮件给酒店,问有没有可能在房间里看见清真寺。人家的回复很干脆:the Bronze studio has a street view.

可是,那晚,我们打开房门,就发现打着灯光的清真寺宣礼塔,正像屏保一样悬挂在我们的窗口,外面的大阳台上,更是360度无死角的清真寺全景。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此后,领导让我无数次地领教了,啥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凡事不死心,必有天照应。

按着肚子拍了几张清真寺的夜景,然后找一粒止痛药吃了,准备睡觉。其实,我心里明白,不明觉厉的腹痛,不应该吃止痛药,因为会掩盖病症,耽误治疗。但是,劳资不打算去治疗,不打算耽误行程,那也就只能吃止痛药掩盖病症了。【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早晨醒来,肚子有一点隐痛,谅无大碍,替兴高采烈的领导在阳台上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去餐厅吃了早餐。肚子仍在闹别扭,啥也吃不进,勉强吃了几口。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去清真寺,这是此行第一个正儿八经的景点,也是我们在卡萨布兰卡唯一想看的景点。我们原打算只给它半夜和半天的时间,但是万万没想到,我们后来会在卡萨布兰卡度过半个多月的艰难时光。这是后话了,暂时搁过不提。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哈桑二世清真寺外景宏伟壮丽,加上有半个身子伸进海里,让人有出尘之想,但内景也一般,跟我们以前去过的阿布扎比清真寺根本没法比。只有那个网红打卡点,还能让人有几分兴奋。那里其实是不能靠近的(凡是没有铺地毯的地方,都是不能踏足的),但领导脚快,我手快,在工作人员干涉时,我已经噼里啪啦拍了几十张了,此行任务完成,扯呼。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去酒店取了行李,退房,让小林载我们去大名鼎鼎的里克咖啡馆门口看一看。领导其实是很想进去坐坐的,但我之前看到网上有人说,里克咖啡馆现在拽得很,不让游客在里面拍照。劳资心里就很不爽,你根本就是一个山寨的伪电影景点,大家给你面子,寄托一份致敬电影的情怀,你还给脸不要脸了?所以,我给它的待遇,不仅是过其门而不入,根本我连车也不下。只剩苦逼的领导下车去毕恭毕敬地给它拍了个外观照。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然后我们就出发去索维拉了,这是领导加在行程里的,她也情愿省下这里的时间,早点去自己心仪的地方。

索维拉,窄小、凌乱、拥挤,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海边阿拉伯小城,有着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荒凉港口,有着如同电影布景一般的船舶之冢,还有绚丽到让人想落泪的火红的天际,虽然我的胃里倒腾得厉害,但还是拍下了此行最壮观的夕阳。对于大西洋,虽然并非第一次看见,但这次最深的印象是,这海实在太辽阔,一无遮拦,太阳落下很久之后,阳光依然可以用很倾斜的角度反照上来,把天空染成一片炽热的火红。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附带说一下我的肚子吧:此时,肚子已经不痛了,但是胃彻底罢工了,什么也不愿消化,中午吐掉早餐,晚上吐掉午餐,半夜再吐掉晚餐。

▼照片中的摄影狗,状态不佳,手抖的厉害,照片糊掉的不少。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能蹲着决不站着。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民宿的天台,大西洋一览无余。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清晨4点,领导独自来到天台上的厨房,替我熬粥。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一边熬粥,一边哭丧着脸来了一张自拍。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服侍老爷喝了粥,领导精神抖擞地出去看索维拉的晨景,我躺在床上给她拍了一张。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领导拍的照片。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索维拉之后,便是马拉喀什了,这是整个行程里面我们唯一决定停留两天的地方,原因是,这里的两家酒店,是领导无法取舍的:一个是非洲大陆的第一家安缦酒店,另一个是由传统阿拉伯民居设计改造的法式酒店。


▼离开索维拉,老爷蹲在城门口等小林的车。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这是去马拉喀什途中看到的羊上树奇观,我觉得其中人为的因素居多。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先说安缦,这一家无法在任何订房平台上预订,只能登陆它的官网,再通过它的亚洲办事处完成预订。在以往的旅行中,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每次都要安排一家我们能够负担得起的最好的酒店或最有特色的房间,住——是旅行中极为重要的一个内容,这一次的顶级住宿,就是安缦了。我之前不想耽搁行程,也是不想黄了这里的入住。

酒店如何,我就不多说了,你看照片就知道了。我要说的是,这酒店的价格蛮惊人的,但我们在这里只呆了三个小时,也算是我住过的单位时间最昂贵的酒店了。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我们的豪华套房,房间外是一个巨大的庭院。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入住酒店后,好不容易摆脱了絮絮叨叨介绍(显摆)房间设施的服务生,我匆匆拍了几张照片,立马上床睡觉,指望用一次午睡摆平胃里的造反。但是,胃的脾气比我大多了,它以几次翻江倒海般的呕吐和绞杀人的剧痛,让我打消了继续死撑的念头。我们打电话给司机小林,请他速来酒店接应,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

出了我们的小院,夜幕初降,酒店的草坪上、过道里、水池边,点起了数以千计的烛火,一场盛大的歌舞演出正在进行,三三两两的住店客人端着酒杯在四处闲聊,没有人注意到两个刚刚入住的中国人低着头按着胃,匆匆穿过他们,钻进车里,冲向了外面更深的夜色中。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司机小林深知自己的阿拉伯语无法应付与医生的对话,打电话招来了他的伙伴小张,代价是一千人民币,服务三小时(倒也不是他放刁,因为他是恰巧带团到此,只能抽出这一点点时间)。我对病情的描述,加上他结结巴巴的翻译,让这里的阿拉伯医生很快做出了诊断。我后来想,他就是把我当作肠胃炎来治了,而且,我还做了个CT检查,也没有查出什么大毛病。

▼翻译小张(左)和阿拉伯医生在沟通,当中被放倒的,难道是我?【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当天晚上,我在病房里住了一晚上,输液输了好几瓶,领导就睡在我旁边的另一张床上(好在医院给了我们一个双人间的病房)。晚上,我在黑漆漆的病房里醒来,想到城市另一端同样在漆黑中沉睡的安缦,想到后面的漫漫长途,心事重重。

早晨醒来,反胃症状完全消失,胃也丝毫不痛了,这是好了吗?好不容易等来了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了,如果要出院,可以把输液的药换成口服的。

这话可是非常中听啊,我们立刻做了决定:小林开车带领导去酒店退房取行李,我在这里办理出院手续,结账,配药,再等他们过来接我。

医院的账单不便宜,加上药费,折算人民币将近5400元,加上安缦的更贵的房费,这一晚上的开销,贵得我牙都疼。马拉喀什真是花钱的好地方,但我没想到的是,此后,我还会花更多的钱,在另一个城市的另一家医院里。

我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坐着,晒着热烘烘的北非的阳光,耳中传来一位阿拉伯妇女凄惨的哭声,在医院门口,这样的哭声只意味着一件事。

肩膀上被人轻拍了一下,领导的圆脸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我不痛不痒地坐在医院门口,领导满心欢喜。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先去一家中餐馆吃了午餐,菜烧得一般,味精放得凶猛,但饭菜的量不是一般的足,两个人,两个菜,剩了一大半。

▼这是领导回到安缦房间时所见,因为订房时说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酒店给了一些浪漫布置,可是,领导去时,但见一缸冷水葬名花,红消香断有谁怜。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床单上也全是玫瑰花瓣,不知睡上去如何销魂。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然后就是马拉喀什最重要的地标——伊夫·圣洛朗花园。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1919年,法国人雅克·马若雷勒和年轻的妻子在马拉喀什买了1.6公顷的土地,造了一座摩尔人风格的房子来住,又建了一座柏柏尔人风格的房子作为画室,他喜爱的各种明亮的颜色被刷满了墙壁、门道和凉亭,各种形状和色块在建筑上蓬勃生长,成为一座印象派花园。这座花园迅速耗光了他的资产,离婚和破产让他不得不卖掉了花园的一部分。第二次婚姻后,他遭遇了一次严重车祸,为了筹措医疗费,他不得不把剩下的花园也卖了。几个月后,他又遇上了一次更致命的车祸,只好回法国去治疗。他没能在他心爱的花园里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而是死在了法国。

伊夫·圣洛朗和他的伙伴皮埃尔·贝尔热1966年第一次来摩洛哥时,就爱上了这座花园,为了阻止开发商在此建造酒店的计划,他们最终买下了这个地方。他们以此为爱巢,并继承了马若雷勒的审美,开始了漫长而昂贵的修复和再设计工程。从事时尚产业的圣洛朗,财力自然比卖画为生的马若雷勒雄厚。

这座花园的色彩丰富,但最显眼的只有一种——雷勒蓝,86.3%的蓝,37.6%的红,31.4%的绿,饱和度64%,亮度86%。它在马若雷勒的画册中反复出现,伊夫·圣洛朗著名的18号雷勒蓝也是这个颜色,他在自己设计的睫毛膏、指甲油和流苏高跟鞋上都用过它。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如今,马若雷勒葬在法国南特公墓,而圣洛朗和皮埃尔也已相继离开人世,他们的墓就在花园安静的一角,一根希腊石柱残段作为他们的墓碑,坚定而又无言地站立在周遭的苍翠之中。


离开圣洛朗花园,我们草草地看了一下巴西亚皇宫,有了过去看阿尔罕布拉宫的底子,虽然这里的伊斯兰装饰也近乎完美,但我们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致了。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然后,就是入住另一家酒店,领导非常喜欢这里,并愿意为它在马拉喀什多留一天。虽然它的房费只是安缦的四分之一,但它给我们的印象却丝毫不弱于前者。酒店藏身于老城的一条小街上,门脸也并不显赫,但是,穿过酒店昏暗的门厅,进入酒店内部,相信我,你一定会大吃一惊,阿拉伯式的深闺禁苑,在法国主人独特的品位和精心打理下,如同面纱下阿拉伯女子精致的妆容,清丽姿容与浓重眼影的冲撞中,散发出无穷尽的神秘气息与典雅气度。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喷泉池中的鲜花花瓣,是每天清晨更换的。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这是我们的卧室,光是这张古董床,就值回房价。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晚上想拍庭院的夜景,出来晚了,人家刚刚把灯火撤了,阿拉伯帅哥听说我们明天就走了,硬是帮我们把灯全点上了,几十个蜡烛和油灯哈,感激,送了一个月饼给他吃。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早晨,领导穿着酒店提供的摩洛哥传统服装——吉拉巴,在酒店里巡视。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除了当晚短暂的德吉玛广场(不眠广场)之行,我们在马拉喀什剩余的时间都留在了酒店里。


说到不眠广场,我的印象并不佳。一来我从来都不喜欢这种密集的市场、嘈杂的人群、纠缠不休的商贩,二来,我的体力也阻碍我热烈地投入到这种降级的旅游纪念品消费中,去研究一个个耍蛇的、卖果汁的、买拖鞋的、卖铜灯饰的小店小铺。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28日早晨,是时候离开马拉喀什了。这时,我们必须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是不是要靠着这衰弱之躯冲进浩瀚的撒哈拉沙漠?

跟许多前往撒哈拉的人不同,我完全没有三毛情结,虽然我读过她的《撒哈拉的故事》,但我并不觉得我必须把自己的旅行跟她精致煽情的故事扯上关系。我去撒哈拉,原因很简单,是要还几年前在约旦欠领导的骆驼债。

和领导一起,骑着骆驼在沙漠里走一程,比沙漠本身重要得多。

对于领导来说,三天两夜的沙漠之行,她对我的身体状况完全没有信心,虽然我力撑着不让她看出我有多虚弱,虽然自打离开医院后,我好像没有再次呕吐过。但是,万一,万一有什么状况,在沙漠中可没有退路,也没有救援。

我貌似斟酌了一下,但对我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考虑的,我大老远地飞来这里,花了老鼻子的钱,只要不是瘫着起不来,我绝对不会放弃占本次旅行三分之一权重的沙漠之行。

我很坚定地对领导说:“我看行!”

领导也很欣慰,虽然心里忐忑,但能够走这一程,也是她心中所盼。

于是,小林载着我们,兴冲冲地向着阿特拉斯山脉进发了。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后来,领导和我曾经无数次复盘当时一步步走来的思维逻辑和判断依据,我总是认为这一次的事件皆出于偶然,我已经尽我所能做了理智的判断:我们不可能刚踏足国外,就为了一点点肚子痛而放弃整个行程,退一万步说,我也的确去了医院,做了CT,没有查出什么大病来啊,所以,有充足的理由支持我做出带病前往撒哈拉的决定,尽管,我在这些日子里,所有吃进嘴的东西最终都是原路从嘴里吐出来的。

其实,我早就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性格决定命运,而偶然,不过是必然的一种表达方式罢了。悲剧之所以成为悲剧,是因为剧中人有逃脱其命运的可能,却最终未能或不愿逃离。

像我这样的人,永远想做不可能的梦,想打不会赢的仗,想去触摸那遥不可及的星辰,想做那江心的不系之舟,崖边的不勒之马,我永远是我自己的说客,但我一直在说服自己的是,向着风波里扬帆,向着虚空处落脚。

只有这样,我才能说服自己啊。

因为难以推拒的冲动,无法抑制的愿望,不可名状的情绪,因为无数穷追不舍的疑问,因为内心深处轰然作响的呼唤,我总是在狭窄的时间缝隙中,在打死不认输的心态下,做出生命中最难回头的致命抉择,佛家说的“流浪生死,随业浮沉”,大概就是我这种状况吧。

如果有返回键可以重来,这世间便再无悲剧,但这人生也就毫无欢欣和惊喜可言,又哪里会有种种艰辛追索的勇气和悲欣交集的回忆?


▼这是领导在撒哈拉沙漠中夜观天象,掐指盘算,头顶有一星独明,象征着我们磨难重重、希望微茫的旅途。这也是我整个旅程中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丧胆北非】总会有一次黄掉的旅行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