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概述近500年来中国武学的发展历程(5)

(2019-02-17 07:55:15)
标签:

武术史

武学

2、需求的解构 

武技从无限制技击解构为体育化的竞技技击、商业化的职业竞技技击以及修身、健身、表演等形式不仅是中国武技的演化历程,也是世界上其他地区的武技随时代需求发展的必然性的解构过程。

但是中国武技在解构为体育化的竞技技击及商业化的职业竞技技击时,为何没有欧美的拳击、自由搏击、日本的柔术、泰国的泰拳那样成功?

这是因为在这个解构过程的关键转折时期,中国大陆的左倾政策阉割了传统武技的技击功能,切断了这一功能的传承链。这一功能不仅是技击的技术、技法,还包括与之密切相关的武技思想、技理等,这些对技击技能的训练都具有直接影响。因此,当1979年中国大陆对技击对抗运动解禁后,真正懂上乘传统武技技击练法的人已经没有了。这是当代中国技击运动(无论是现代竞技技击还是传统武术技击)与欧美、日本、泰国、巴西等现代技击运动的最大不同。当代中国武技的转型(由无限制技击转型为现代体育竞技技击)是在失去了自身最优秀的种子——失去了中国上乘武技这个母体的条件下,以等而下的武技为母体进行的转嫁。因此存在先天不足。造成当代的中国职业竞技技击技术主要是欧美拳击+泰拳膝、肘、腿+源自日本柔术的格雷西柔术的技能组合,源自自身母体的技击技术几乎被淘汰殆尽。

中国武技的解构过程萌发于民国初期,在1949年前还处于一个自然解构的状态中,这一时期还没有国家的行政性政策来阉割中国武技技击功能的传承,这时期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有陈公哲、陈微明、张之江、李景林、马凤图、孙存周、朱国福、郑怀贤等。

陈公哲18901961)广东香山人,生于上海,国学学于章太炎,复旦大学肄业,因同乡关系,与孙中山时有过从,并与叶恭绰、杨千里、陈大年等文化界人士经常往来,受上述背景的影响,他率先努力把中国武技推向现代体育的轨道。他于1910年创立“精武会”,这是当时国内华人创办的与西方体育思想最接近的武术组织。

关于精武会,当今社会一般人士认为是霍元甲所创立,事实并非如此。据陈公哲所撰《精武会50年》所记载,1909年春,因有西洋力士奥皮音在上海北四川路的亚波罗影戏院表演举重、健美等,表演到最后一场时曾扬言愿与华人较力。见于报端后,沪人哗然。因当时沪人少有技击能手,欲聘请外地技击名家登台与赛。筹划此事者中有农某认识河北技击名家霍元甲,于是由农某请霍元甲及其徒刘振声来沪,关于比赛规则曾数度商议,后奥皮音失约未赛。以后霍元甲在与海门习练南拳的张某及旅沪日侨的比武中获胜而名动上海,于是陈公哲等希望霍元甲的武技能够流传。为了安顿霍元甲师徒,有人提议办一间武术学校,接收学费,以维持师徒二人生活,当时定名为精武体操学校。斯时该校即无制度、章程,亦无时间表和设备,随来随教。后霍元甲因患有咯血症,服用日人所卖仁丹药后,病情加剧,不久,于19099月,霍元甲病逝于沪。当时精武体操学校仅有学生数名,且学校毫无组织,无人负责。因此陈公哲召集黎惠生、姚蟾伯商议后,决定结束精武体操学校,另起炉灶,创立精武体育会,确定宗旨,厘定章程,征集会员。因此,精武体育会的创建人是陈公哲而非霍元甲。关于成立精武体育会的宗旨,陈公哲提出:

运用武术以为国民教育。一则寓拳术于体育,一则移技击术于养生,武术前途方能伟大。

在此宗旨下,1919年陈公哲进而提出“精武精神”,其内容直到今天看来,对于武术如何进行体育化也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故全文录下:

 精武精神

 夫儒之宗旨为克己,佛之宗旨为平等,耶之宗旨为博爱。克己也,平等也,博爱也,儒佛耶之真精神也。今以观于精武会员能融会贯通,无以偏驳。

贾子曰:“贪夫徇财,烈士徇名”,财与名固世人所斤斤者也。惟我精武会员,人人知有义务,不知有权利。有时且牺牲一己之权利,助成义务而不居其名,斯其行谊深合儒家克己之旨而不流于虚。

贫富贵贱,两两相形,乃生芥蒂,惟我精武会员一视同仁,不分阶级。其人而可以为善,虽鄙夫视若弟昆;其人而行检攸亏,虽契友不稍宽假,斯其品性深合佛氏平等之旨而不流于诞。

人己之间,不无界域,为我主义,岂独杨子为然,惟我精武会员善与人同,一以觉后为己任,己有所知惟恐人之不知;己有所能,惟恐人之不能,思其度量,深合耶教博爱之旨而不流于滥。

凡此种种,不过述其崖略,未足云全豹,然而精武之名称已籍籍于社会,究其所以致此,会中人不自知也。会中人所日夕研究者,一以体育为主旨。卒之体育精进则躯干健而道德日以高尚;脑力充而智识日以开通,体育也而德育智育寓焉矣。

且也,有团体斯有优劣,有优劣斯有比较,有比较斯有竞争,有竞争斯有进步,萃群众于一堂,互相观摩,互相砥砺,优者以勉,劣者以奋,有此原因,用能使与斯会者,人人摒嗜欲,淡名利,务求实践,力戒虚骄,期造成一世界最完善,最强固之民族。斯即精武之大希望也,亦即精武之真精神也。若拘拘于形式,不免浅之乎窥精武矣。

由此可见陈公哲创办精武体育会符合武技体育化这个时代潮流,其见识超越了当时的一般水平。他所创建的精武体育会能够迅速发展,与该会合乎社会潮流的需求不无关系。

精武体育会成立早于中央国术馆18年,为后来官办国术,成立中央国术馆奠定了重要的社会基础。陈公哲为此耗尽家资,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历经劫难,取得了罕有人及的成绩,精武体育会先后在国内外设立分会43处,会员逾40万人,成为中国近代最大的民办武术体育教育组织,延续至今。陈公哲作为20世纪普及武术教育的先锋人物,其武术教育思想和业绩在中国20世纪体育史上占有重要一页。

继陈公哲之后,陈微明南下上海传播、普及太极拳,对推动武技向健身、养生社会化方面同样起了很大作用。

陈微明18811958)是晚清举人,清史馆篡修。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三十岁时头发已经白了十之三四,身体衰弱。后来通过练拳使身体逐渐转强。他通过创办“致柔拳社”推动武技向健身、养生的方向转型。

民国初期拳社很多,如果仅仅是创办拳社,这个贡献算不了什么。但陈微明的“致柔拳社”有几个特点是当时一般拳社所不具备的。其一因他个人属于士大夫知识阶层,从学者中不乏在社会上有影响的知识阶层的人物,如胡朴安、李石曾等。因此对社会普及太极拳产生重大影响。其二拳社参照现代教育的模式,始创即订有严格的章程,有明确的教学计划。有不同类别的毕业标准:专为却病、养生者一年毕业,求体用兼通可作师范者三年毕业。其二是有严格的考核制度:一学年以300天为度。每日来社学习必须“画到”。凡学满300天者为一年。凡3年期满,经“考验合格,给以凭证,将姓名登报宣布”后,方可在外教授及表演。其三是打破师徒制,实行学员制。因此,初具现代体育教学的性质,所以从学者甚众。为近代普及太极拳之先声,其主要著作有《太极拳术》、《太极拳问答》、《太极剑》等,对今天太极拳的普及产生直接影响。

这一时期把武技体育化转型推向全国,进入到体制内,成为各级政府一项职能的是张之江、李景林和李烈钧。

张之江18821966),西北军著名将领,在西北军的地位仅次于冯玉祥。张之江的最大贡献是他联合李烈钧、李景林、钮永建等人创建了中央国术馆及后来的国立国术体育师范专科学校。

中央国术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官办的综合了武术管理、研究、教学职能的机构,在武术的整理、传播和人才培养上都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张之江所提出的“国术”概念,含义上是要将中国武技提升到与国学、国医等具有相等的文化地位,以体现其文化价值。

张之江等人创办中央国术馆从体制上提升了中国固有武技的社会地位,使培养武技人才成为政府的一项职能,使拳师成为一项政府设立的职业。张之江等人的这个贡献对提高中国武技的社会地位和促进中国武技向现代体育化的方向转型意义极大。

李景林18851931)为东北军高级将领,下野后,积极从事发展传统武学的事业,是国术运动时期与张之江齐名的倡导者和推动者。

李景林不仅协助张之江担任过中央国术馆的副馆长,并且亲自创办了山东国术馆。更重要的是他组织了中国历史上两次最大规模的武技交流大会即擂台比赛,浙江国术游艺大会和上海国术大赛。李景林是这两次大赛的筹备主任。这两次大赛对检验各派技法的实效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可以说浙江、上海举行的这种不分量级、不带任何护具的全国性的徒手擂台比赛,不仅史无前例,而且绝后于今。为研究中国武技如何向现代竞技技击转型,做出了非常重要的实践,起到了难得的推动作用。李景林对推动武技技击向竞技化体育转型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遗憾的是这种与中国武技结合紧密紧密的竞技类型的实践后来没有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开展下去,对于中国武技后来的发展走向是非常不利的。

此外,马凤图、朱国福、孙存周、郑怀贤以及后来的李小龙等也在中国武技转型过程中,各自做出具有代表性的成就。因此有必要对他们的业绩做进一步的介绍。

马凤图18881973)毕业于北洋师范学院,他是通备武学思想的重要继承人。

根据其子马明达先生的研究,其武学贡献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其一是创建武术机构,推动武技的体育化进程。在1910年陈公哲于上海创建“精武会”不久,1911年马凤图与叶云表等发起成立“中华武士会”,与陈公哲的“精武体育会”一南一北,成为当时国内最有影响的汇总多个武术流派的两大民间武术组织。其二是倡导和推动武术交流。马凤图是戚继光的“各家拳法兼而习之”这一思想的实践者和倡导者。不仅他本人融会了披挂、八极、翻子、戳脚、螳螂九手、鞭杆等多种武艺,而且在他的推动下,影响了后来一批武术家的成长。其三是建构通备武学体系。马凤图坚持“融通兼备”的武术思想,对通备拳不断加以宏阔和熔铸,从而在理论与技术上形成了一个综合性质的完整体系,这就是通备武学。这个体系继承了明清以来一些古典兵器技法的精粹,融合长拳与短打两类拳法为一体,创造出以“刚柔相济、长短兼容”为理论指导的“通备劲”,形成“气势雄峻,身法矫健,劲力通透,打手洗练”的通备拳风格。

朱国福18911968)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把中国传统武技与西方拳击相结合,并在竞技比赛中取得一定成效的代表人物。

把中国武技与西方拳击相结合带来训练方法的改变。中国传统武技的技击训练尤其是拳术技击的训练,不带护具也不戴拳套,因此在进行实战练习时容易受伤,所以老一代的技击家不少都精通跌打损伤的治疗,有的甚至精通治疗内伤的技术。因此传统武技的训练,其优点在于充分解放了手脚,可以最大程度地把所学到的技术通过实战训练来检验。但其不足是由于容易受伤,造成实战训练的频率相对较低。而戴上拳套的西方拳击,虽然限制了一部分技术的运用,但是由于实战训练比较安全,所以可以安排频率较高的实战训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中国武技实战训练方法上的不足。因此,中外武技相结合、高频率实战训练、广泛使用护具是朱国福对传统武技训练方面的重大改革。并经过第二次国考的检验,显示出显著的训练效果。第二次国考成绩最好的三个单位是中央国术馆、湖南国术馆和山东国术馆。朱国福曾是中央国术馆的教务处长是朱国福,朱国福的三弟朱国祯是湖南国术队的主要教官之一。他们在推动传统武艺向现代竞技体育转型的过程中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对现代散打运动有着直接影响,他们的诸多实践成果对今天散打运动的发展仍有启发,以朱国福为代表的朱氏兄弟可以说是20世纪中国现代散打体系的先驱。

孙存周18931963)对武学的重大贡献表现在时代大更迭、文化大冲突的时期,以其深厚的学养、卓绝的见识和精深的武学造诣以及广泛的实践,固守着拳与道合的武学思想和道艺武学体系的精髓,以其绝高的技击功夫和道德修养,捍卫着道艺武学的巅峰地位,同时也积极借鉴现代体育训练的模式和教学方法,为道艺武学体系注入了时代精神。在解决如何使建立在传统文化基础上的道艺武学与时代相接轨的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影响深远。

孙存周的武学贡献主要表现在如下五个方面:

1.继承了孙禄堂提出的武学与道同符思想,并进而提炼出中国武术精神的内涵和五个特征,即凛然无畏,诚中形外,从容中道,自强不息,圆融中和。倡导通过武技的锻炼旨在提升生命的品质,培养自信心和自强不息的精神气质。培养“文能素手发科,武能舍身临阵”的气概和能力。

2.继承并梳理出孙禄堂武学中以自然为特征的修拳思想、以简明为特征的修习方法、以圆融为特征的技术结构、以实效为特征的训练方式,以中庸为特征的价值标准这一架构。

3.以广泛的技击实践和教学实践印证了孙禄堂武学体系的正确与完备。

4.丰富了不断融合、不断创新、和而不同、开放性的道艺武学的体系。整理出技术—训练—效果的“三三结构”。这是由技术、训练、效果三个层次上的三大环节组成的三个闭合环,构成了技术融合、技术进步与技术创新体系。这就是:

1)由研究、教学、实战三个环节构成的技术闭合环。要求研究、教学、实战三个环节的内容要相互呼应,形成一体。

2)由质量、强度、恢复三个环节构成的训练闭合环。要求大强度、高质量、全恢复的关系是强度要大,但要以高质量为前提,以全恢复为保障。

3)由感应、劲力、打法三个环节构成的效果闭合环。要求感应、劲力、打法三个环节要相互统一,要求三者要在一个瞬间通过一个技术动作来完成。

5.倡导文武合艺,认为文武合艺才能相得益彰、完德复性。

孙存周所做的这些贡献,在同时代的武术家中无疑是出类拔萃的,在极其困难的社会环境下,保存了道艺武学体系的许多珍贵内容。因此孙存周堪称中国20世纪最杰出的武术家之一。

郑怀贤18971981)对武学领域里的突出贡献首先体现在他系统地拓展了传统武技的医疗功能。

1955年后,由于国家体育主管部门开展反真功夫运动和批判“惟技击论”,因此,研究技击术及其教学已无相应的社会环境。于是郑怀贤把研究的重点转到开拓武术的医疗保健的功能方面,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1958年,郑怀贤创建了成都体育学院附属医院,亲自担任院长,先后达23年。1960年,郑怀贤又创办了运动保健系和运动医学研究室,担任主任。他把传统武术的点穴功法熔铸在中医骨伤科的治疗方法中,取得了突出的治疗效果,人称“骨伤圣手”。他还创造了“指针经穴按摩”,摸索出55个新穴位。并经过不断实践与总结,上升为理论。代表作有《正骨学》、《伤科诊疗》、《伤科按摩》、《武术套路编制原则》,共130多万字,曾获1978年四川省重大科技成果奖。中国拳术家精通骨伤科者不少,但是只有郑怀贤先生是将传统武术中的骨伤医治方法发展为一门在理论与技术上具有综合性质的完整的医疗体系,成为一门具有独到疗效的学科。郑怀贤先生不仅在拓展传统武术的医疗功能方面做出了极为重要贡献,而且自身武功阅历丰富,勇于实践,见识高卓,技艺超群,形成了自己独到的武技风格,其特点为:气势从容,劲力深透,身法灵捷,打法精确,将一招制敌与游斗走控结合为一体。把沾、闪、走、透、跌、拿的技艺发挥到很高的水平。在武技训练上也总结出一套自己独到的训练体系。他以孙氏形意、八卦、太极三拳为骨架,融会戳脚、翻子、八极、劈剑、大枪等技艺,熔铸为一个训练体系。形成无中生有、刚柔相济、长短兼备、动静如一的劲力结构。郑怀贤及早认识到在政治环境剧变的社会中,如何将昔日武学的医疗功能进行开拓与发展,确立了他成为20世纪中国代表性的武医大家。

1949年后,大陆的武技发展受左倾政策的影响,1956年开始禁止开展对抗性技击活动,直到1979年才开始解禁,恢复开展对抗性技击,在这个过程中大陆加速了武技向健身、表演、体操化、医疗和娱情等多元化的方向解构。而这一时期,海外的武技虽然没有受到左倾政策的影响,但人才资源稀缺,转型期的母体是残缺的。

1955年台湾举办台港澳国术擂台大赛,郑怀贤的学生、42岁的张英振在总决赛中一分钟内多次打倒黄性贤,反映出海外武技人才之稀缺。在1956年第二届台港澳国术擂台大赛中台湾的吴明哲在一个回合内把香港的咏春拳名将黄淳梁踢下擂台,黄淳梁被担架抬走。而吴明哲只是一个习拳没有几年的新手。反映出当时海外的中国武技总体水平不高。这一时期在海外最具影响的是李小龙,李小龙在把中国武技向影视表演方向上发展中,做出突出贡献。

李小龙19401973)是当代具有偶像效应的武术人物。

李小龙武技形成的年代正是大陆武术运动受左倾思想统治的年代。这一时期海外的武术虽然也受到西方现代体育的冲击,以及受到拳师、拳种、资料、人才等传统武术资源匮乏的制约,但终究没有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一些思想自由、见识卓越、勇于实践又寄志于武术的人士,在努力寻找前人踪迹的同时也积极实践,努力探索武学的真谛。李小龙就是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位。他一方面大量收集、努力学习前人的武学著作和资料,另一方面他也通过自己积极的实践不断去理解前人的武学思想,力图为中国武术找回离失已久的真谛。他所创立的截拳道,就是他实践与探索的结果。李小龙在武术向技击实效回归方面,实践尤多,探索尤深。他不仅研究中国诸多传统武术,也研究国外的各类搏击术,包括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的武术以及拳击、自由搏击等。他倡导摈弃固定的招式,继承了中国传统武术中“空而不空”的武学思想,强调空静的作用和动作的突然性、实效性,以及追求劲力品质的训练和博采众长的实践,体现了他对武术真谛追求的良苦用心。尽管从武学学术的层面上讲,李小龙对武学的认识并没有达到前人的成就,在对技击运动规律的探索方面尚不及前人揭示、总结的全面与深刻。但是在中国大陆的武技全面走入“沙漠化”的时期,正是李小龙的武学思想和他的武学实践,尤其是他的功夫电影犹如沙漠中的一片绿洲,不仅使人们再次看到中国武技的希望,而且整整影响了一代人。尤其是他的功夫电影不仅让国人对于传统武技的认识为之一振,更使中国功夫开始走向世界,影响遍及东南亚、日本并波及欧美,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文革后中国大陆的武术向传统武技的本体上回归。因此李小龙对已经严重退化的中国武技如何再次找回其真谛及对中国传统武技的宣传方面都做了弥足珍贵的贡献。

结语:

16世纪的北抗后金、南剿倭寇的社会需求,直接导致军旅武艺的兴起,促使中华武艺得以复兴。而以阵战、齐勇为特征的军旅武艺能取得突出的实战效果,则有赖于俞、唐、戚、程等人的个人创造和天赋。由此有了近500年来中华武艺复兴的起点。

17世纪,满清入关,战乱频仍,社会对武技的需求进一步延伸。这一时期,一方面禁止汉人携带和私藏兵器,另一方面随着西方火器的引入,造成阵战中以齐勇为特征的军旅武艺向单兵技艺上演变。于是冷兵技法向单兵上演化,武技向拳术上演化,技击向养生上演化,吴殳、姬龙峰和陈奏庭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

18世纪,随着社会矛盾的加剧,匪患不断,乡村之间群斗也十分普遍,因此个人掌握技击能力的这种需求得到进一步发展。这一时期,武技的单兵化、徒手化、养生化,造成技击技法的不断丰富和对技法研究的日益深入,一些拳术理论相继产生。突出表现是对手眼身法步相互关系认识的深入和规律性总结,尤其是已经关注到有关养生中中气与技击中神气之间的相互关系。曹焕斗、苌乃周、吴钟、戴龙邦、马学礼等人在拳理拳法上取得的突出成就,是这一趋势下的必然结果。

19世纪,随着天平天国、捻军以及后来的义和团运动,社会战乱频起,刺激人们对掌握武技的需求空前提升。这一时期,对技击技法的研究已经深入对改造身心机能以及神气方面的层面,使对武艺的认识更加个性化,逐渐走向由博转约,突出地表现为由以往注重对技法的研究逐渐深入到注重对劲性的研究。这是武艺的成就个性化之后,武学研究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必然结果。造成个人的武艺特征与自身的先天条件结合的更加紧密,并通过不同的劲力特征表现出来。经过董海川、杨露蝉、李能然、武禹襄、郭云深、李亦畲、赵洛灿、李云标、祁信、黄林彪、程庭华、宋世荣、郝为真、李存义、张其维、高占魁、刘玉春等人的不断融炼,集中地体现为八卦、太极、形意、通背、披挂、八极、戳脚、翻子、红拳等几大劲系。把千百种技法提炼为若干种劲性,无疑是武学技术发展的一次重大飞跃。相比而言,南北武技的发育是不平衡的,北派武艺对拳劲的研究更加系统、深入。因此,当20世纪初南北武技在杭州擂台大交锋的时候,习南派武技者无不溃不成军。由此也可以看到在武技研习中把技法与力量上升为劲性后对提升技击能力带来的优势。同时通过对劲性的凝练,也有助于促使技击与养生的结合和技击与修身的兼顾。

20世纪初,社会人群对掌握武技的需求延续着19世纪后期的惯性,同时一些有识之士力图开拓和提升武技的文化价值。随着对各大主要拳种劲性的研修与实践的不断深化,逐步进入到全面探求完善人体身心机能的层面,寻求不同拳种的劲性之间是否存在共同基础,以便相互融合、备万贯一,提升武技的技击效能以臻其极,以及在实战技击、养生与修身之间是否存在共同基础以完善身心,成为这一时期武学实践与认识的核心问题。孙禄堂创立的以完备内劲为核心的技理体系——即中国道艺武学体系是这一趋势下最重要的成就。

孙禄堂建构的中国道艺武学体系使内劲成为融合不同劲性于一体并产生最佳技击效果的基础。换言之,该体系以内劲统御技击制胜所需的全部技能并与道同符,同时与养生、修身并行不悖,这是迄今为止近五百年来中国武学发展的巅峰。

然而由于受到文化潮流的影响,尤其是后来受到长期战乱和左倾政治的制约,国人没有认识到这一成就的重要文化价值。此后在武学认知和技击能力上不仅没有取得进一步的提升,而是出现急剧的衰退和分化。20世纪后五十年直到今天,中国武技逐渐解构为体操化竞技、健身、娱情、养生、职业竞技业态等多元的形态。

21世纪,随着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新认识以及中西方文化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以及相互之间的比较研究,中国武学在修身、教育、产业、休闲、科学、实用技击等领域的多元化发展,将成为这个世纪未来武学发展的必然。而由孙禄堂所建构的中国道艺武学体系作为一种具有独到功能的文化,其立足之本是具有对内劲的培育与完备的功能。这是中国武学未来能够适应时代变化之本。因此研究中国武学的最高境界以及未来的发展,就要研究代表中国武学最高成就的孙禄堂及其武学体系。

通过回顾近五百年来武学发展的历程,可以清楚地呈现社会环境变迁下的武学发展的内在逻辑和规律,这就是:

武技得以提升的内在逻辑就是人的身心适应能力得以提升的逻辑。这一逻辑的发展与人所处的社会环境即外部环境特征密切相关。其规律是,社会对掌握技击能力的需求决定着技击能力的提升和退化。当这一需求迫切时,则促使武学的进步,促使技击技能与技理不断得以提升以及武艺家向身心高度统一与自由上发展。当这一需求降低时,则导致武学的衰退乃至没落和技击技能的退化和大量消失。

此外,人的身心适应能力的提升过程为人的精神自由和自我意识的觉醒提供了重要的实践依据和启发,随着这一适应能力的不断提升,逐渐达到天理与自我的同一,其发展的极致就是孙禄堂先生依据其自身的武学经验所言:心一思念,纯是天理,身一动作皆是天道 ,故能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 ,此圣人所以与太虚同体,与天地并立也。”(见《八卦拳学》第23章)。由此孙禄堂先生指出:“前贤云:圣人之道无他,在启良知良能,顺其自然,作到极处,而成一个全知全能之完人耳。拳术亦然,凡初学习练时,但顺其自然气力练去,不必格外用力,练到极处,亦自成一个有体有用之英雄耳。”(见《八卦拳学》原序手稿)。所以武学对人的精神的作用在于“使人潜心玩味,以思其理,身体力行,以合其道,则能复其本来之性体,”(见《拳意述真》自序),最终达到“志之所期力足赴之”的境界(见《八卦拳学》陈微明序)。使得人的身心达到高度自由的境界。

自明朝中期抗倭战争始,到民国初期的前二十年这两百多年,社会环境对技击能力的需求是迫切的,这一时期武学的发展处于上升期。其规律是技击技能由齐勇到个勇,由博转约,由分立到综合,由身及心,再由心及身,最终达到身心高度统一到自由境界,即精神自由与身体自由的同一,渐臻拳与道合这样一个历史过程。

此后随着社会剧变以及文化、政治等多种原因,造成社会对技击能力需求的急剧降低,导致了中国武技技击能力的急剧衰退,并解构为多元的其他形态。

未来随着这届政府提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重视与弘扬,中国武技的修身价值、健身价值、竞技价值、表演价值、社交价值和作为一种文化产业的经济价值将逐渐突显,并成为未来中国武学发展的方向。上述近500年来中国武学发展的这一过程可归纳为下表: 

16世纪

17世纪

18世纪

19世纪

20世纪初至20世纪20年代

20世纪30年代至今

抗倭战争促进明军提升军队近战冷兵能力的需求

禁止民间私藏武器以及西方强劲火炮的进入促进社会对个体拳术能力的需求

清朝中期,社会相对平稳,颜、李学说盛行,促进武艺进入修身的领域

太平天国、甲午战败,八国联军入侵,火器的普遍运用,促进武艺能力的进一步提升

中西文化冲突,在西方文明的强烈刺激下反作用突显,促使实战武艺的能力走到极致

战争以及现代武器的巨大威力使社会对实战武艺的需求急剧降低,实战武艺异化为竞技体育

学术特点:冷兵的作用开始复兴,武艺研修以齐勇,冷兵阵战为主。拳术尚不是当时武艺研修的主流。

1、思想:武艺为战争服务。各家拳法兼而习之。

2、技理:开始对技法、劲力运用的特点和势法进行初步总结。

3、技法:研究的主流及重点是招式,主要针对各类器械的运用。

代表人物:俞大猷、唐顺之、戚继光、程宗猷等。

学术特点:武技开始强化个体能力的进一步解放,齐勇和阵战逐步向单兵、徒手、养生的方向转向。拳术在武艺中的地位开始提升。

1、思想:从服从于军事战阵转向个体防身、健身。

2、技理:发现劲力形成的六合要则。提出因敌成体这一境界。

3、技法:枪法的研修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拳术技法的地位逐渐取代器械成为武艺研修的重心。

代表人物:吴殳、姬龙峰、陈奏庭等。

学术特点:武技开始向认知的方向深化,开始追求武技与中华哲理之间的关系,各拳派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技术体系。

1、思想:体用兼备,经世至用。

2、技理:技击开始向中气、劲力方面深化。倡导内外兼修。

3、技法:技击技法日趋丰富,追求内外相合的技击之术,滥觞一时。各类不同形式的技击技法在这一时期形成。

代表人物:苌乃周、曹焕斗、吴钟、马学礼、戴龙邦等。

学术特点:武技对中华哲理的追求更加深入,开始关注武技与精神、情感的关系,逐渐产生个体追求身心自由的意识。

1、思想:追求武艺与天道的契合。

2、技理:在技理上开始触及探求技击时感而遂通的人体本能。

3、技法:注重对基础功夫的研修,技法向相互融合、简约上聚焦,并凝练出形意、八卦、太极、通臂、戳脚翻子等几大劲性。

代表人物:董海川、李能然、陈长兴、杨露禅、武禹襄、郭云深、宋世荣、祁信等。

 

学术特点:武技全面融入中华哲理的根本处,所谓拳与道合,全面进入到精神、情感与心性的层面,个体对身心自由的追求达到极致。

1、思想:拳与道合落实在复人本然之性体以及培育志之所期力足赴之之精神。

2、技理:发现了培育技击时感而遂通的形成机制——极还虚致中和。

3、技法:统一基础,融合百家,化归内劲,发挥本能,博综贯一。

代表人物:孙禄堂。

学术特点:武技向竞技体育的方向发展,以教育、健身、竞技、休闲、娱乐等形式开展。实战技击技能逐渐消失。

思想1、思想:修身、健身、自卫三位一体。

技理2、技理:一方面运用现代生物力学和生理学指导竞技武术的训练。另一方面新旧武术理论之间出现严重割裂现象。

技法3、技法:竞技技击、竞技表演、民间武术之间的技法相互分立,难以相容。

无突代表人物:张之江、李景林、陈公哲、马凤图、朱国福、孙存周、郑怀贤、李小龙

中国武学近500年来的发展历程及孙禄堂武学在其中的作用由此可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