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概述近500年来中国武学的发展历程(2)

(2019-02-17 07:45:16)
标签:

武术史

武学

三、中国武学的深化

18世纪,由于当时社会民族矛盾激增,匪患不断,此外乡村之间群斗也十分普遍,因此个人掌握技击能力的这种需求得到进一步延伸。

18世纪的中国武技基本延续着17世纪的路线逐步深化,随着武技的单兵化、徒手化、养生化,导致技击技法的丰富以及对技法研究日益向提升人体身心机能的层面深入,一些拳术理论相继产生。表现为对手眼身法步相互关系认识的深入以及从提升身心机能的层面构建技击能力的基础,出现了一些规律性的总结,开始关注到有关养生的中气与技击中神气之间的相互关系。曹焕斗、苌乃周、吴钟、戴龙邦、马学礼等人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但其中只有曹、苌两人有著作流传可资研究。

曹涣斗,生卒年不详。1784年最终由曹涣斗总结完成了历经近两个世纪,其间经过不断删改、不断补充的拳学经典《拳经拳法备要》,该书是18世纪最重要的拳学著作之一。对心法、手法、步法、身法的总结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

该书所总结的手、足、身“一片射入”之法,揭示了冲法的根本。而该书所提出的“拳有身法焉、手法焉、步法焉,实为武艺三根本,根不备不足以精器械,欲精器械必先论夫拳”更是揭示了拳法与身、手、步的关系以及拳法与器械的关系。尤其该书所描述的“手法则凭虚而入,不撄人之力,乘时而进,适中彼之疑,如僚之弄瓦,循环而无端,若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地。至于身法,重如泰山之压,轻如鸿毛之飘,悠扬处花飞絮舞,变换处活虎生龙。其于步法,且妙且玄,难以觅踪,亦长亦短,无能把捉,进则靠山、退则倒海,”等技击境界对后世拳法的发展有着重要启发。而曹涣斗描述的“藏神在眉尖一线,运气在腰囊一条”及“身益软、手益活”等要则,对后来发展起来的形意拳、八卦拳、太极拳、通背拳的技术体系都具有深远影响。

曹涣斗已经开始较为深入地触摸到刚、柔两类劲力形成的要义,他不仅最终完成了《拳经拳法备要》,而且曾“漫游江淮两浙荆楚之间,阅人无数,与人较技,都无败绩”,是有着广泛实践检验的技击大家。但其学术尚处于经验描述,未能进行义理提升,尤其对吴殳提出的“因敌成体”这一现象的形成规律的探究没有取得进展,对技击与内养之间的关系也未有深入认识。

苌乃周(17241783)的武学成就是通过《苌氏武技书》为今人所了解。但该书是在近两百年后的1932年由近人徐哲东收集并进行整理厘定后加工而成。整理者徐哲东承认该书中的内容由其后人添加、增改者不少,而且已经真伪难辨。所以该书中的一些论述不能认为一定就是苌乃周时期的认识。不过该书的源头追溯到苌乃周,差不多可以认为是可信的。该书大致反映出清朝中期中原武技的技理特点。

1932年经徐哲东加工整理而成的《苌氏武技书》,对心法、手法、步法以及劲力的形成与运用都有较深入的论述。尤其出现了以中气论拳的理论,使武艺研修深入到修为人体身心机能的层面,把武技研修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

虽然《苌氏武技书》中已有把拳术的根本归为中气的理论,但苌乃周的中气论仍是刻意之法,强调用意积气于小腹虚危穴内——“必须用口尽力一吸,上闭咽喉,气由上而直下,至丹田,两肩一塌,两肘一沉,两肋一束,气自擎于中宫,不致胸中无物矣。”显然此种方法乃是刻意运气之法,此种刻意运气之法不可能在技击时产生“因敌成体”、“感而遂通”这一效能,因此更无法发现“因敌成体”、“感而遂通”这一技击能力的形成规律。由该书中所绘的拳式可以看出,其身法中多有不合技击规律之处,其关乎其内的中气论与形之于外的拳式及身法之间尚不能统一。也就是说苌乃周及其《苌氏武技书》建立的技击与培养中气之间的修为技理尚存在诸多不合理之处。

苌乃周结合《周易》之理、导引吐纳之术和中医经络之学把武艺的研究深入到人体身心机能的层面,以及对手法、步法、身法的基本规律的探究都在前人的基础上深入了一步。虽然其学说未臻至善,且尚未探究到武学技理的核心。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苌乃周成为18世纪中国武学成就的代表人物之一。

此外,吴钟(17121802)作为古典枪法武艺的重要继承人,无疑得到了公认。六合枪与八极拳的结合使古典枪法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并成为后来马凤图等人所建构的通备武艺的重要组成部分。

戴龙邦(17131802)和马学礼(17151790)都是姬际可武学成就的承上启下者,为当今形意拳、心意六合拳各个流派所尊崇。但由于马学礼没有著述流传下来可资研究,目前见到的冠以戴龙邦名义的拳谱拳论,都是后人抄本,其伪托痕迹颇重,对其真伪尚需严格鉴定。因此对他们的武学成就难以准确定论。此外就他们传下来的拳式而言,亦存在不尽合理之处,究竟是传承中走样,还是原本如此,亦难定论,故在这里不就此展开论述。

四、中国武学成就的爆发

19世纪,中国社会战乱进一步加剧,太平天国及同期的捻军相继而起,随后又有义和团运动等,社会环境使人们对掌握武技的需求更为迫切。

因此到19世纪,中华武学的发展逐渐走向其高峰,其标志之一就是出现一大批优秀拳种和优秀技击人才的整体爆发。

这一时期随着对技击技法研究的深入和对生理机能在技击中作用的摸索,对武艺的认识逐渐走向由博转约,表现为注重对各种武艺中劲力特性的提炼。这是武艺成就个性化之后,武学研究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的必然结果。造成个人的武艺特征与个人的先天条件结合得更加紧密,并通过不同的劲力特性表现出来。

这里所谓劲力特性并非仅仅是指某种劲力,而是对技击技能与技法的高度熔铸,一劲出百法。这一变化使得技击效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经过董海川、杨露蝉、李能然、武禹襄、郭云深、李亦畲、赵洛灿、李云标、祁信、黄林彪、程庭华、宋世荣、郝为真、李存义、张其维、高占魁、刘玉春等人的不断融炼,集中地体现为八卦、太极、形意、通背、披挂、八极、太祖、戳脚、翻子、查拳、红拳等几大劲力特性突出的拳派。把千百种技法提炼为若干种劲性,无疑是武学认识上的一次重大飞跃。

这一时期最有成就的代表人物有董海川、杨露蝉、李能然、武禹襄、郭云深等。

董海川(17971882)的最大贡献首先在于他创立了以走圈、转掌为基础的独特的技击技术形态,即八卦拳,突出走中打、打中变,在对技击中身法、步法变化的效能与规律探究方面独树一帜,为技击技术的提升迈出了独到的一步。

八卦拳当时作为一种全新的技击技术不仅在一对一的单兵步战厮杀中能够发挥其突出的效用,而且在以一对众的混战中尤能发挥奇效。董海川本人就有以一人对多人战而胜之的记录。第二代的程廷华、尹福、梁振甫等人也有以一对十数人甚至数十人的传闻。第三代的孙禄堂更有孤身迎战上百人,战而胜之的记载。因此八卦掌的出现,在技击技术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就技击技术本身而言,在董海川先生之前,技击技术的运动形态都是以直线进退为基本运动形式,自董海川先生的八卦拳始,才使人们认识到转圈也是技击的基本运动形式之一,并具有提高劲力与技法的独到功效。这就是后来被孙禄堂先生提炼并总结出的钢丝盘球的作用特性和“变中”之理。八卦拳也因此成为至今为止最为流行的几大主要传统武术流派之一。此外,董海川具有宏阔的武学见识,他以八卦拳的基本转掌为基础,要求他的学生吸收各门各派的技术特点,他的学生尹福、程廷华等都是以八卦拳为基础结合自己原有的武技的成功典范。董海川创立、传播了一大武术流派,而且成功找到了以转圈为法的运动要则,突出劲力与技法形相生变的技击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发展了技击技能,无愧是19世纪中国最著名的武术家之一。

杨露蝉(17991872)在武术领域里的杰出贡献是大大发展了技击技术中的柔化技术。

杨露蝉从陈家沟陈长兴那里学到以缠丝劲为基础的陈式拳(当时尚未冠以太极拳之名),但当时陈式拳还是以刚劲为著,即使到了陈发科时,还被杨敬先生称其特点为“特刚强”。杨露蝉的成就是在以刚劲为著的缠丝劲的基础上发展出以柔劲为特征的沾黏劲,增加了以轻柔舒缓为特征的、系统的练习听劲与感应的训练方法,强调并凸现出听劲及其感应的重要作用,并建立了相应的技术体系,发展了技击技术中的一项重要的能力。在拳劲的研究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事实上在杨露蝉以前,练习听劲与提高感应的技术已经产生,但尚不系统。杨露蝉的这一贡献不仅对以后的太极拳的技术走向与风格形成产生重大影响,而且还对八卦拳、通背拳等其他重要武术流派的技术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尤其为以后武术的健身功能的开发建立了重要的技术基础。此后由杨露蝉之孙杨澄甫定型的杨式太极拳业已成为中国目前最普及的武术健身形式,追根寻源,杨露蝉的这一贡献将名垂史册。

李能然(18061890),在武术领域里的重大贡献首先在于发展了技击技术中简约的特质。

李能然从心意六合拳的十大形中提炼出形意拳的五行拳,将技击技术的简约与实效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其次,李能然将五行生克原理引入到技击技术的训练中,从而把对拳法招式的研究深入到对拳劲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为此后的武技研究朝着合理性与精确性发展,建立了一个重要的参考模式。李能然将拳术技术高度提炼的结果,是使人们对技击规律的认识产生重大发展,使人们在继承拳法研修的传统上,更重视对拳劲和拳劲之间相互关系的研修。通过对拳劲的研修与提炼,使技击技术由繁至简。从而使人们对技击运动的认识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李能然与董海川一样培育了一批杰出的武术家,如郭云深、刘奇兰、车毅斋、宋世荣等。李能然称得上是19世纪中国最具影响的武术家之一。

武禹襄(18121880)的武学贡献主要体现在他对太极拳理论所做的大量工作。尤其是他对身法的总结和对心、意、气、神在技击中作用的阐述,在太极拳理论建设上做出了有意义的探索。

武禹襄与其长兄武澄清、仲兄武汝清及外甥李亦畲等写了大量意境深邃、脍炙人口的拳论,形成了一个独具特色的太极拳学派,丰富了拳学理论。诸如武禹襄的“敷盖对吞”、李亦畲的“五字诀”等言简意赅,影响广泛。他们是19世纪具有代表性的太极拳理论群体。

郭云深(18221898)不仅是一位有着广泛实战经验的著名拳法大师,而且他把自己的实际经验经过不断锤炼上升为理论,因此在拳学理论上有重要的创见。其中对于拳劲的研究成果,在郭云深这里达到空前的水平,这就是他和他的学生孙禄堂共同创立的著名的“三层道理、三步功夫、三种练法”的武学理论。

三层道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

三步功夫,易骨、易筋、洗髓。

三种练法,明劲、暗劲、化劲。

郭云深18221898与孙禄堂将形意拳造诣的进阶提炼为劲力性质与品质的变化,并将劲力的品质由内丹进阶来划分,揭示出劲力进阶与人体身心修为之间的内在规律,为中华武学的技术进步体系建构了理论雏形,其意义深远,一方面由此对拳术的研修开始在理论上明确为对劲力品性的研修,这是各派武艺能够融会贯通的一个重要条件。另一方面,揭示了技击效能进阶与人体身心机能进阶之间的内在依据和基本规律,这即是技击与养生以及与修身之间相互结合的重要基础,也是自我意志形成与践行的重要基础。所以郭云深和孙禄堂的这个成就是中国武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19世纪至20世纪初这一百多年,涌现出大量的武术家群体和杰出的代表人物。形成了形意、八卦、太极等几大拳系,以及虽然出自太极拳和形意拳,却带有普遍意义的若干拳学理论。但是武学的终极究竟是什么?也就是武学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如何达到武学的终极目标?以及不同拳派之间在理论与技法上是否存在有共同的基础或规律?如何认识其中的差异?如何构建相互间的相通与相融?这一系列有关武学的核心问题尚未解决。无论是董海川、杨露蝉、李能然、武禹襄,还是李亦畲、郭云深、刘奇兰、宋世荣、程庭华、郝为真,都为探索上述这些武学的核心问题搭建了若干个重要的台阶,但终究还未能深入堂奥,未能系统地提出和解决武学这些核心问题。因为解决这些问题,不仅需要一位武功上的旷世天才,同时还要兼有文化感悟上的超拔天分,以及对东方传统哲学的深刻把握,只有这样的旷代俊杰才可能继往开来、博综贯一,完成武学终极目标的探究,创造旷古绝今的成就。在此武学发展需要出现天才人物之时,幸运地出现了孙禄堂这位具有非凡天赋的、划时代的武学巨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