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雨
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574
  • 关注人气:3,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592)

(2014-02-23 08:38:16)
标签:

邮箱

那个年代

手指

忏悔录

白日

杂谈

分类: 当代小文库

●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592

 

龚学敏

 

在江苏常熟柳如是墓

 

河 东君。西湖的水比铁还凉,马蹄一掠,男汉字们

纷纷凋零。我把自己滴落成了酒杯,让你捏过。也是命门。

天空中长满了女人的首饰,我草一样的腰,无处躲闪,

泊在你写的诗中隐隐作痛。

 

身后的汽车把鸭舌帽戴在金属们潮湿的眼眶上。树,

在远方黯然,像是从书中喷出的烟子。

我坐在饿瘦的公路旁边,想着草蓬勃的理由,

汉字们在雨水中淋透。河东君,青山的青,其实是草,

是在你墓前霜打过的香烟,和我一节节枯萎的手指。

 

河东君。我身后的辫子长到比民国还长了。临着水泥窗户

的人性别模糊。一直夹在书中的是女声,由着我卖身不卖艺。

河东君。艺是气节,是写书的字,多从女旁。

 

一阵从沙家浜飘来的曲子横陈在酒是是非非的幌子下面。

河东君,我说,阿庆那顶长草的毡帽呢?

 

你香熏过的笺,已是过时,被我拧出水来。芦苇在船头闲话。

明末的乌鸦在我的身边饮酒。我洗一次脸,

就离你远了一些黑色的汉字。丢字即丢人啊。

我把酒搁在歌谣们不知死活的水面。庄稼地里的话语,

被铁船运到清朝的风月里。夜夜歌舞,也许白日就升平了。

 

河东君。西湖的水比铁还凉,也罢。这虞山,

终是空怀幽兰,比水还凉。像我的诗,枉然。

 

龚学敏的诗博  http://blog.sina.com.cn/g23303

 

 

昌政

 

影子

 

将一粒瓜籽埋入瓶里

垂在架子之下

 

探出来的藤蔓触手

似乎抓住了阳光

根却爬不出透明的阻隔

花已开过

开花竟然只为了凋落

 

哦,这是谁的试验

吊死了一小块土地和春天

 

昌政姿态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zcz0932

 

 

pingmin

 

显灵

 

用一块红布遮住镜子

拦住澎湃的江河

拦住沉重的雾霾

拦住暴涨的春汛

拦住狂奔的野马

让一切慢下来

重新铺一下醉了经年的小路

把倒在路边的花花草草扶起来

重新修一下斑驳的家谱

把四处流浪的亲情集合在45度仰角的北方

在父母余热的射程里

聆听梵音。铿锵。走正步。

别让往事灰飞烟灭

别让养活我们的光荣日子蒙羞

为此,我用红旗的颜色包裹佛心

睡梦中,母亲

在镜中,显灵

 

 

 麻雀之外

 

麻雀的作息时间跟人类为什么如此相像

生活起居也跟人类若即若离的

这种不解之缘不应该是空穴来风吧

每次我盯住一只麻雀时

总怀有一种缅怀自己的心情

如果它与我对视,我还会脸红耳热心跳

如果它在我眼前飞走,我总在想

它是否?像摘走一朵云那样

摘走仅属于我的表情

而后,带着我的表情去亲近一个鸟人或一个哲人

 

突然想起1975年高中时那些教哲学的老师

他们没有一个长得像黑格尔,叔本华,尼采

跟我们,也没有

像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样的世袭关系

在那个非黑即白的时间概念里,他们更像农夫

我们都像冻僵的蛇。这就是我们

在那个年代,从哲学老师那里获得的唯一哲学概念

直到1977年在家中岌岌可危的书架上

看到一本蒙尘的书《忏悔录》

我这条冻僵的蛇一下子苏醒了

农夫已经远去,我只好回过头来咬了一下自己

然后扮成鸟人,一直在偷偷地练习飞翔

 

pingminBLOG  http://blog.sina.com.cn/weiminpingmin 

 

 

俭秋斋

 

当你再次的到来 

 

记忆长满了青苔

无法剥离创痛

而残缺的都是曾经的快乐

 

冬天刚刚被燕子剪碎了身影

风迷离的方向困在沼泽中

往事充满植物根茎的味道

隔着尘埃向现实伸出花朵

 

我无法把你从过去的伤痛隔离

只希望当你再次的到来不是因为

留恋昨天,我再次的离开也不是

因为要拂去道路上的枯叶

 

 

桃花

 

桃花在田埂上跑

不时发出笑声

风调皮的小鞭子

总能拂到她的痒肋

 

她还要携带更多的粉红,

粉白色的裙子

遮掩那些裸露的红

 

春风只抛出了一个媚眼儿

桃花悟也捂不住的心跳就跃上枝头

绽放萃取的胭脂和锦绣

让馋嘴儿的蜂蝶忙个不停

 

紫燕的天 http://blog.sina.com.cn/u/2761989924 

 

 

西棣

 

预言家

 

此时,乌鸦代替鸽子

的咕咕声

 

让流水在紧张中

挖错河道

 

血还没有流干

早已惊动人间

 

允许人耗尽,更多的

能养活的不多了

 

我站在预言中

渴望事实

 

朝着旷野

赠予尖锐

 

在人间的陡坡上

雪再也造不出它的粉末

 

朝着海洋

人生还需要重新涌起?

 

西棣剃 http://blog.sina.com.cn/cyansharp 

 

 

●这里是诗歌广场,排名不分先后,好诗大家选。直接贴在评论栏,或发到我邮箱xiongyuanbi@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