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雨
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0,842
  • 关注人气:3,7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534)

(2013-06-15 18:43:13)
分类: 当代小文库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534

 

  藐姑射山人

 

我打算把您安顿在我的诗里

    ——写在父亲节到来之际

 

父亲,自从您走后

我们就把您定格了的微笑

一直悬挂在老家堂屋的中央

而我总是担心在哪一天

或是由于钉子松动

或是由于绳子腐朽

您从上面摔下来

现在,我打算把您安顿在博客里

或者手机里

但还是让我放心不下

博客有时会出现黑屏

我害怕您独自呆在里面寂寞

手机有时会丢失

我害怕您会再次与我们走散

所以我打算把您安顿在我的诗里

这样,我每天读诗写诗

就能见到您

随时陪您聊聊天、唠唠嗑

 

藐姑射山人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690378531

 

 

  风止船直

 

一个人的节日

 

那个夜的继续   飞过一个村庄的鸽子

是端庄的弥撒   从修辞的深处开始

他希望这个祭奠来过   就像旧时代的风筝

和想起相爱的那次回头   开放她的忧愁

 

我原于季节里青涩的旅行

去看对岸的活泼   看映山红的身躯

曾经在这里涌现   以及思想被切割的山界

是一个令人惊讶的时刻   好像放绿的森林

  

那就向往   这样无穷的笑脸

奔赴沸腾的早上   他们祷告佛一样的日出

你可以忘记不朽的房檐   孵出幼鸟和蝌蚪

也可以信守一次匍匐   一片湖泊的闪亮

 

在经过的时代里   节日就是一个瞬间

她生长于我中年的庄园   不久将来

象征红色的舟楫   朝向盛夏   像笑容散去

如同清香的粽子   从遥远处   展现故乡的宁静

 

安静者 http://blog.sina.com.cn/zhujianliuwei 

 

 

  王德席

 

一个在白天看见星星的人(外二首)

 

一个在白天看见星星的人
在黑夜定会看见太阳

让还未回家的月光长成一树梨花
在青石板上揉搓出在水的一方
你看见那个喘着粗气
不堪负重的老人
瞪着那双被汗水腌咸的田园
给人多么慈祥有力的一双
——
沧桑的大眼
汗水早顺着皱纹流进了大地
看呵
他正驮负着几百吨重的
……
蓝天
我真的替他担心
真的担心一不小心
就把他压进了泥土
我想此刻
上帝正用他慈善的眼睛
看着辽阔大地母亲的河
星宿微茫的照在我的痛处……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颗心

人是会长大的
长大的人定会用爱长大每一颗树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颗心
只有一颗心
像花儿一样开过
像鸟儿一样飞过
像风儿一样吹过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颗心
只有一颗心
我没有听到有人哭过
但见过有人把泪擦干过

雨水嬗变的小鸟和鱼群
百里外的河流隐身在我的怀里
你不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颗心
只有一颗心

……低洼里的阳光
在绿色的盆盂
在旷野的金盏
像一丛水草微甜的心跳
让隐约于内心的沉默惊醒一片良知
在辽阔的寂静中听出不同性别的云朵
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一颗心
只有一颗心

 

 

没有我不爱的村庄

似曾相识的人在故乡或在远方
人与人相互躲避的忧伤,总躲不过
我的脊背定会挨上母亲思念的一掌
无论走在哪里都会永远拓在心里
村庄。有我,还有那些——
有理说不出,有理讲不明的乡亲
有鼠目寸光谨小慎微的人
有摔碟子砸碗骂老婆的人
有我吸烟嗜酒的父亲
他们都有一颗对庄稼的不死心
他们翻土、耕种、收获而又贫穷
此生。活着要对得住每一粒粮食
来到这个人世从而得到世人的谅解
我们因苦难与病痛而死死相守
我们因卑微与贫瘠而深深相爱
这里的草民尘寰老少相携
这里的穷山瘦水论斤论两
这里的乡野田地若隐若现
这里的萤虫星明灯火阑珊
一个黄昏一个村庄
一个族人一个远方
阳光提着我的心思
我提着月光满天崖
把它放在枯萎的花瓣上
即使在这受难的大地上
没有我不爱的村庄
没有我不爱的乡亲

王德席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chengjifangge

 

 

  听雪探春

 

好人牛富贵老汉

 

岀门挂锁  多余的筷子或半尺弯柳

床头空箱子的凹处  坐着一尊笑笑佛

是那年观音丢失后  邻村阿福送的  笑笑

从土里回到床头那阵子  鸡鸭鹅都往屋里窜

给它们找定婆家  老汉不管猪圈门链堆满多少锈

 

黄沙牛还没掉牙  老汉总让牛牵着走

谁家的水田旱地他都可以去  都可以

    薅草  一劲儿把日头耗回家

围沟里涮涮脚  土炕头盘腿一坐

两煮山芋下肚  一窝烟燃亮一屋子的暗

 

门扛与没扛  村上老少爷们都摸得着

风也好雨也好雷电也吧  拿笑笑的大肚没办法

蛙鸣知了  夜莺歌野猫叫  全不入老汉的耳

过大年  老汉只点一炷香  灶里塞把冒烟的草

谁家送来稀罕物  老汉也不吱声一个谢

那根抵门的弯扁担  谁临走时都会用

 

听雪探春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775646104 

 

 

  徐慢

 

重生

 

重生者重生了,这跟死亡和降生都不沾边

水里冒出很多怪物,它们手中拿着一个鱼头

鱼,笑个不停

重生的时代早已过去

要甘于绝望,听沉默者用沉默讲述

然后杀掉听众,也许

那是一次没有恶意的出错

 

异端者继续前行,他命令

他的追随者必须抹去他的脚印

直到人们发现,他空荡荡库管里

并没有膝盖和大腿,仅仅是一种步履的印痕

 

死神叛变了,消息在深夜才传到这里

谁也不允许称赞月光,梦也有罪

我们有捍卫黑暗的权利

你们有审判光芒的手段,用于精神的逼迫

哲学家先在观望,然后给出谜题

 

他说肉体无法全面消灭,思考还有火星

思辨对着一群鸟发力,飞是不是非常盲目

公共广场的地砖正在下陷,关于死亡

我想,总有一天会调查清楚

 

甘比人与可换壳的对弈 http://blog.sina.com.cn/xuman 

 

 

  恍惚

 

四月的东北 

 

四月的东北

冷得人直打哆嗦

有情人的家伙

都在相拥取暖

而那些有丈夫妻子的可怜虫们

可就悲惨了

因为他们只会交配

还没学会相拥

 

在这四月的东北

那些号称有丈夫妻子的正人君子

就只能与电褥子

亲密接触了

 

 

诡异的前女友

 

俺那诡异的前女友

携带着俺的情敌

已于昨日飞往维也纳了

 

俺从不嫉妒他们的行为

也不担心飞行器失误

俺只是惦记

在充满音符的城市

俺那扁桃体肿大的前女友

怎扛得住音符的侵袭

呛死情敌也就罢了

若俺那前女友有个三长两短

岂不糟践了维也纳的名声

断送了俺半生的追逐

 

 

这条街停电了

 

这条街停电了

我才发现街的上面挂着半个月亮

它的光不偏不倚

正照在脚前

 

停电不是我干的

月亮也不是我弄半拉的

可走在这月色的街上

愧疚直拍打我的脚后跟儿

 

恍惚疗伤酒吧 http://blog.sina.com.cn/xiangyanzhu 

 

●这里是诗歌广场,排名不分先后,好诗大家选。直接贴在评论栏,或发到我邮箱xiongyuanbi@163.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