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雨
梅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574
  • 关注人气:3,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308)

(2012-02-25 06:54:12)
标签:

潘红莉

老山

宋体

青蛙

大地永久衣裳

杂谈

分类: 当代小文库

● 诗歌广场·好诗大家选(308

 

潘红莉

 

在初春怀念大雪

 

我的雪走失于冬天使这个冬天缺失了活着

当那些雪在异国他乡增添着厚度

我的冬天和我的灵魂只剩下空空荡荡

我这样惦记着大雪的迷失  遥远的堆积

我相信偏离的雪宣泄的找寻

那本该属于我故乡的大雪

属于高悬的红灯笼下减去风暴的衬托

 

这个没有雪融化的春天

来回走动的看不见的影子  灰色的

好像虚构的大却找不到门

在春天我突然变得卑微

我缺失依依不舍和水滴的声音

那些寄托比如渗透比如再次的等待

都将在这个春天消失  是不存在

灌溉  当四月的田野只有风抚摸着大地的伤痛

 

潘红莉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hebphl [

 

 

老山之界

 

红尘在右,我在左

 

谁的红唇 开满谁的瘦骨

谁的伶仃 嶙峋谁的憔悴

燃烧 这浮光烁金的今生

直至 风儿轻了云儿淡了

哪管它 红雨摇落

屐痕 齿痕 泪痕

尘归尘 土归土

 

亲! 不说执手

此生 共读晨钟暮鼓  

红尘在右 我在左  

那是心脏的位置 你的天河

我只取一瓢弱水

古道 瘦马

去置换 略等于春潮的

空山鸟鸣

 

老山之界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aoshanjie520702

 

 

定军山人

 

金丝血燕

 

我是金字塔顶端的一只金丝血燕

四棱形的针尖刺向天空

顺便把我扎进了云端

 

那里有水  黑色的药液

像陈年的棉花

铺满月光照不到的病痛

 

咳血是我命中注定

墙壁 天花板  

一口口喷成孤独的空间

 

我没有尸体

只有血色的耳朵

悬挂在绝壁

 

定军山人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937565955 

 

 

三色堇

 

照亮远方的雪

 

谁能捂住这些体面的积雪

而无需听到  它消亡的声响

谁能在意这雪中翻卷的细语

轻轻一念  就纷扬了整个大地

 

它们试图告诉我

清白的足印和不被世人眼光

染黑的心灵 ,是一种多么好的习惯

 

我无法感知它的速度,怎样追赶着

灰暗的人群

它落在事物上的冷抒情

正好保留着一段青春与我相视无言

 

我不能回首,不敢有滑落的任何理由

这照亮远方的雪啊一直斜靠在我的肩上

 

 

初春.长安

 

一个沾着露水和花香的长安

承载了多少时光的薄刃

古老的瓷器,泛黄的碑拓,西窗下的烛火

漫过了这座古城的残梦

护城河被一块块沉重的石头托举着

在苏醒的人间,送走疲倦的尘愁

迎来年轻的缱绻. 河边漫步的伴侣  缓慢的叙述

他们朴素的细节  温润   委婉   

在长安越发显得静美.他们感受着人间的美好

感受着所有事物的前世与今生

 

转身,满城的灯火已悄然与春天的薄暖相拥

 

西安三色 http://blog.sina.com.cn/xasansejin

 

 

雁子

 

掬手侯门绣户--------惜春的冷

  

翻开泛黄的红楼纸

感受你像受风的太湖石

伤心刺骨

可我不忍肢解你比黄莲还苦的前世

 

你冷得有质有形

一句纵使山水横拖千里之外

足以放大千里和咫尺的妙笔

也是你独守的先觉先知

 

你是红楼的半缕魂毡

绕过嘈杂的宁国府爱淡如禅

守候一寸瓦房

因为你最懂香尘情凄心凉

 

邢雁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ngyanzi1962

 

 

汤连生

 

处死一只青蛙

 

一个孩子在用自制的七寸长的刀片练习刺杀
他的刀法极准,一刀扎进青蛙的背上
青蛙并不喊痛,背着刀片逃跑,另一群孩子围观
他们在打赌,青蛙中多少刀才会死
孩子向前拨出刀片,青蛙的青绿的背上露出雪白的肉
擅长叫喊的青蛙居然还是喊不出痛
又一刀下去,七刀了,不死不休

 

太残忍了,一个孩子喊到
他站在旁边用语言试图阻止这种凌迟的刑法
但显然没有用,行刑的红了眼,围观的则越加兴奋了
那个孩子突然向前一脚踩在青蛙的身上
他的脚有些抖,他说,太残忍了,不如结果了它
但脚一松,被踩得变了形的青蛙仍然缓缓的爬动
它已经不能跳了,再补上一脚,这一脚下去
青蛙终于断了气,而那孩子的脚抖得更厉害

 

为了不被别人笑话他傻,他趁夜晚悄悄的
一个人收拾青蛙的尸体,埋在一棵老树下

 

后来,这群孩子都长大了
拿刀子的据说成了黑社会的老大
带着这群围观者其中的一部分混社会
再后来,听说关进号子里
而那个用脚踩死青蛙的人
他的脚得了软骨病,一辈子走路
小心翼翼,还曾被人骑在头上,不敢吭声
他愿意做一只临刑的青蛙

 

汤连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angxin2012

 

 

心尖上的舞蹈

 

美色

1

 
徜徉 。心跳扎着桃花行走
眸光中的七彩,系着田垄和山岗
风提着镰刀,收割满地的金黄
 
飞梭,不够缝补岁月的裂缝
时光的酒杯浅了又浅,念想和虚无在高涨
划破河流的干涸,皱纹爬满山坡
岸边的柳用苍老叩响大地
 
一个梦醒着,站在黎明的路口
吟诵一首《大地永久衣裳》的诗
 
2

 
流连行走在大山中,一瓣美的色
流星划过。二月长出飞翔的翅膀。
我在风声里打捞幸福。赞美的
形容词坐着飞毯,漫游我的眼眸。
眸光中的七彩,系着田垄和山岗
风提着镰刀,收割满地的金黄
 
此刻,梦落地生花,笑了!

 

慧的小屋 http://blog.sina.com.cn/u/2294037914 

 

 

陌上寒烟

 

夜晚

 

 落日苍凉,没有一束篝火可以煨暖夜晚

毛乌素沙漠像一块玄铁,在黑暗中慢慢冷却

   

除了风声,一切退回到低处

此刻,如果有悲伤,一定是浩瀚的

 

羊皮卷,胡杨林,墓碑上的祭文

穿越历史,在午夜被摊开

 

一声叹息,是从谁身体里抖落的灰烬?

突然飞起的鹰隼,扇动两把巨斧,森森

 

陌上寒烟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piaoxuejiejie

 

 

孙淮田

 

清晨,从一位下井的矿工开始

 

与尘世的光亮 

背道而驰  夕阳早已西落 

他才从矿井下  缓慢地爬升 

一位采煤工  终日不见阳光 

劳累的疼痛  还没有从被子里暖歇过来 

上早班的铃声  滴铃铃  又响了 

浩月当空  单身宿舍里 

飞奔而出的  一位农民合同工 

抛开妻女与田地  抛开清晨与日出 

到井下去  到地层深处  煤层或煤海里去 

阴暗  潮湿  黑漆  冰冷 

那个狹小空间  直不起身 

一点点爬  一盏心里的矿灯 

去刨  去挖  去采  去打捞 

那煤  那乌金  那光与热 

那升起的一轮红日  多少人至今还不知道 

真正的日出  是一位普通的矿工 

用鲜血和生命  托举起来的

 

孙淮田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43467170

 

 

云卷云舒

 

淡淡一笑

 

我这样淡淡一笑,

没过深深浅浅的愁

我这样决择,

走出没完没了的网

我这样投入,

奔向心静如水的天籁

不是离去,也不是坚守

由你恨,或者爱。

 

云卷云舒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869380205 

 

 

王晓鹏

 

龙抬头

 

天转璇玑

东宫苍龙跃空

角宿突兀

万物萌发紫衣飘飘

 

冰河拆裂

鱼从远处归来

鹿群穿过柔软的林丛

猪仔拱动泥土中的阳气

种子从梦中醒来,二月二

五千年一路走过

妖孽藏匿,五毒具伏

 

田野涌动耕耘的歌呼

云层转暖,龙抬头

西北突降陨石雨

星空布满了亘古的神秘

 

王晓鹏的诗歌BLOG http://blog.sina.com.cn/666xiaopeng

 

 

窥视的狐

 

 

这掩盖孤独的覆布

它诚实地伪装了我们的意图

以春天的颜色企图感化

却如一晃招手的枝叶

随着诸多事物失色于夜

 

这取意慰藉的着落之举

从飘的过程转为静置

象张纸不只承载了指头的劲力

还有隐约的眉目印记

淤泥自有淤泥的意志,象现在我粗糙着淌血手?

 

如果踏实或不踏实都依赖于目的

那么蓝天下的海水  海水里漂着的蓝天

枉然的都会被贼鸥划破

留下空虚的彩贝

和沙滩的杂碎

 

窥视的狐 http://blog.sina.com.cn/zhaoxianghu 

 

 

死丫头

 

归类

 

他们有凹凸的脸

尤其嘴巴跟下巴

也有长着标准比例的

他们一群一群的生活

在一个正常人的带领下

但他们都有他们的特长

譬如

跟一个实物对话

而我会听

门铃响一整天

或者干脆堵住门口

我们走到门口就停住

我是我身体里的侏儒

 

死丫头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043580910 

 

 

破耳

 

雪忽然停了

 

我忽然僵在路边。

枝桠上落满雪花。

 

你的情话轻飘飘的落下,现在又轻飘飘的飞走了。

我的面红耳赤或者局促不安或者忧郁,平淡,安然

 

你仍然一个也不相见。

 

 

我离梦近,与你远

 

我离梦近,与你远。

我很担心,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做梦

你该怎么办?而我见不到你

多着急。

 

 

春天,与藤有关

 

与一个姑娘有关。

我曾偷偷抽烟,一看见春天的绿慢慢发生的嫩嫩的树芽

看见迎春花迎风招展

我就难免像一只猫一样在半夜不睡

一双眼睛,望着夜空

与星星。满脑子的春意盎然。

 

破耳的坡地 http://blog.sina.com.cn/xiaoxiaohuiha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