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曾介入一起霸凌事件,但辅导对象却是班主任……

(2016-12-16 10:17:34)
标签:

杂谈

1

最近,一篇题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文章在网上广泛传播,引起强烈关注。

我丝毫不奇怪这件事会牵动人心,在古惑仔电影流行的年代,遭受霸凌对不少80后而言完全是家常便饭。从小我们就知道,进学校比分班更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交保护费了。毕竟有人罩着的话,被群殴的概率会小很多。

自从当了心理教师以来,很多中学教师朋友,经常请我介入学校的霸凌事件从中帮忙。我一方面要给被霸凌的受害者做心理辅导,一方面要帮助学校协调冲突。

突然,我发现自己之前的认识完全错了。如今的小朋友们即便只看喜羊羊,校园霸凌事件依然层出不穷,而且愈演愈烈。

我渐渐明白,阻止校园霸凌不单纯是“加强教育”一句空话就行,也不是动画片低龄化可以避免。我有过很多想法,思考过很多建议,但只能任它们憋在心里。有人让我憋一辈子,说讲出来就完了。

但我今天就要任性一次,我打算先说一件真实事件。

三年前,我介入了一场小学校园霸凌事件,但和其他不同的是,这次我的辅导对象却是班主任。

班主任馨老师是刚从师范大学毕业没多久的新老师,也是学校重点培养的年轻老师,多次荣获省市教育部门的表彰。

但馨老师却因为霸凌事件,被学校处分,如今她心灰意冷,准备辞职。

“如果将来我有权势,我会杀了这个学生全家。”馨和我说这句话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一个女老师之口。但多年的直觉告诉我,她是认真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馨所任教班级的一个男生小文(化名)被另外两个男生阿虎、阿龙(化名)欺负,被强制小文进行一种名为阿鲁巴(自行上网搜索)的游戏,下手过重导致小文下体受伤——相比之下,垃圾桶套头都不算什么大事了。

小文的父母怒气冲冲找来学校,年级组长告诉馨,这类事情的处理原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馨觉得这样做不太公平,她知道这两人向来都是班上的小霸王。她在办公室里严肃批评阿虎、阿龙,还在家长会上通报了事情经过,希望引起家长重视。阿虎的妈妈听到儿子被点名,当场拂袖离开了教室。

没过几天,馨出事了。有家长告到教育局,投诉馨的班级存在乱收费现象。教育局打电话给校长,要求校长追查。

其实事情是学校为加强管理,中午的时候安排老师守午自习。老师守一次自习大概有十几块钱,这点钱就由班费出了。

校长慌了,因为学校正在面临一项很重要的评比,万般不能出事,他立即撤销了所有老师的补贴,退还了班费。并在大会上严厉地批评了馨。

举报人也没匿名,虎妈坦诚地说就是她干的,而且她手上还掌握着N多证据。她要求学校撤换班主任,并让班主任公开赔礼道歉。

学校的其他老师并没有支持馨,他们都责怪馨“多管闲事”,害得他们拿不到补贴。

前段时间还怒气汹汹的小文家长也没了动静,馨主动联系,希望他们出面说话时。他们回答:“这是学校的事,和我们没关系。”

年级组长痛心疾首地说:“馨啊,你有大好的前途,不要被这种破事毁灭。我会去跟领导协调,给你换个班,你委屈下道个歉,这个事就给它过去吧!”

馨把所有委屈打掉牙吞到肚子里,扣发了一个月工资,并在德育副校长办公室里当场向虎妈道歉,虎妈很气愤,给了馨一耳光,连过来拉架的年级组长都挨了一下。

馨当场就哭了,年级组长比较老到,一点生气的情绪都没有,满脸堆笑地问:“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行吧?”虎妈说:“好。”

可惜忍辱负重还是没有得到尊重,没有任何老师愿意接手阿虎所在班级。第二天虎爸发话了,要求学校协调把阿虎调到重点小学去,理由是阿虎在这个学校会受到歧视。

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学校领导还来不及扇自己耳光,又传来阿龙、阿虎把同学打伤的消息。

年级组长怒了,找到了当年把阿虎弄进学校的领导(据说惭愧地一个月上班都是低着头),要求他证明阿虎进这个学校不合规定。联合了被阿虎欺负过的家长,准备一起到派出所报案。她还用一些方法,分化了跟着阿龙阿虎为虎作伥的同学,甚至让他们帮忙作证。

当把所有证据摆在虎妈虎爸面前时,二人最终决定阿虎自行转学。

这件事是结束了,我尽了我最大努力,说服馨不要辞职。但我无论说什么,我想馨老师再也回不到当年那个关心学生,充满正义感的美女老师了吧!

看着满桌学生写给她的挽留信,我内心满是酸楚。而转学的阿龙阿虎未必会因为这件事得到教训,只是去其他学校霸凌别的学生而已。

知乎上有一位“柳柳老师”说得好:有一些人,他们是不适合做老师这份职业的,他们缺乏同情,缺乏耐心,缺乏为孩子考虑的心。有些校领导为了政绩、为了脸面,一味地压制受害者。他们不明白孩子的世界比成年人的世界更残酷,童年的血色青春下,赤裸裸的弱肉强食!当然,他们更多的时候是不想明白。

中关村二小的事件持续发酵,校长、班主任轮番发表声明进行解释。具体到二小的事件,我没有更多的一手资料,不敢妄言。现实中,学生没有积怨偶发冲突,或者玩笑开大也确实是常有的。

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另一种现象也广为存在,即某些学校面对这样的事情,把声誉看得远比阻止霸凌要重要——脸面要紧,大家别闹了好吗?

遗憾的是,即使事情真如二小调查的结果那样,通告还是让很多人闻出了第二种现象的气味。网友往往从各自经历出发看问题,有的人不相信第一种现象的存在,有的人则对第二种现象极为熟悉、敏感,他们当然会在网上发声,这是二小遭受诸多批评的重要原因。

当然,即使事情真如二小老师所说,是学生间的过分玩笑。任何一个负责的老师都应该明白,需要严肃对待“玩笑”,否则下一次学生指不定还会闹出多大的“玩笑”。

阻止校园霸凌也不是一句“明确校园责任人”的空话就可以解决的。我非常赞同校园第一责任人必须是校长,但并不是出了这样的事就要追校长的责。如果是这样,校长会选择在出事后息事宁人,这样必然会助长校园霸凌。

英国教育部门赋予了校长一个权利,就是校长可以根据霸凌者施暴的恶劣程度给与停学或者永久休学的权利。被停学的学生将由校方提供短期的教学及行为支援方案,以协助他们改善偏差行为,如果经过一段时间情况没有好转,校方还可以请求教育部门等第三方外部资源协助完成“行为辅导”。

英国大部分学校设有“反霸凌委员会”,委员会负责评定霸凌者是否需要离校接受特殊辅导,以及什么时候完成矫正重回校园。

我国教育部门对学校管理的评定不应该停留在“是否会出事”,而是应该评估出事后,是否公平公正地处理,是否保护了受害人。

由于霸凌者本身也属于未成年,我们应该以一个或者数个学校为单位,建立一个独立心理干预工作室。既把霸凌学生从学校隔开,又不直接一步到位送进少管所。工作室配备有专门的心理教师,为学生提供辅导方案。

顺便一提,学校可以发表校园令,要求霸凌者的监护人强制陪同学习。

当然,这个建议只能是空想。因为,所有相关部门只会告诉你——没钱。大部分家长对学生心理建设不是很重视,他们比较愿意花天价去上小升初补习班。

在此,我深刻建议家长和老师:孩子们并不太需要您温馨呵护,更不要您关怀备至。当您的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当您的学生开始内向封闭,请摸摸他的头,对他说一句“你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帮助你”也许就足够了,或许就能将其伤害别人、伤害自己的念头扼杀在萌芽状态。

当年奥地利有个小学生拍照时被排在了最后一排,

这种被冷落感对其人生又产生了多大影响?

4

还有一个大问题,霸凌的人会用他们的方法扭曲事实,把对霸凌的反击,反被说成是加害者;当然有时也存在受害者夸大情况的可能。调查事情的真相确实难度很大,在舆论压力下尤其如此。

正如每一次网络事件的发生必然有反转,二小霸凌事件发生不到一天,就出现受害人才是加害者的爆料。

我不知道内幕,但从我多年从事心理咨询的经验来看,一个孩子被诊断为中度焦虑和重度抑郁往往不是一次行为造成的。

所以,不要怕反转,群众虽然爱吃瓜,但群众不傻。面对舆论压力,只要你有充足证据,不管是怕麻烦的学校,还是蛮不讲理的对方家长,就该给他们吃钉子。同样地,学校也不能怕事,如果确实调查清楚了,就要坚持按事实处理。

但我更希望,所有事不要闹到网上来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可以这么说,“怕麻烦”的世界里真正得益的是“找麻烦”的人,但恰恰善良的人多半是不愿意“找麻烦”的。“怕麻烦”的可不少,有时是校领导,有时是老师,有时是家长,但成年人如果没有办法挺起脊梁做事,又如何能教育孩子顶天立地?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正因为你弱,才需要学会愤怒”,而那些和稀泥的人,迟早有一天纸里包不住火时,他会明白是他教会了别人伤害自己。

有人说愤怒不利于社会和谐,在我看来压制愤怒才是。很多人只是单纯地想恶心你,你却在心中自导自演了一出感动自我、原谅他人的戏。从这一点来说,原谅和暗恋没什么不同,总是充满各种脱离现实的意淫。

我未来的孩子啊,假如有人霸凌你,请你一定告诉我,无论对方有多大实力,爸爸有多么卑微。爸爸一定会让他们见识到,真正的男子汉到底能有多硬。

最后补一句,当我跟鑫老师沟通想在网上讲讲她的故事时,她很爽快地同意,并说“写出去,让大家都知道”。霸凌事件受害的不止是学生,受影响的不止是学校,还有处于学校规矩、家长纠缠夹缝中的人民教师。

(原文载于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剑圣喵大师”,文章有修改,已获得作者授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