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成小二诗歌
成小二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125
  • 关注人气:5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亲戚  8个

(2016-03-11 00:49:03)
 山里的亲戚
 

山里人已不再那么贫穷,
吃饱,住好,不被蚊虫叮咬,
还有一些面子上的事,让活着有了更具体的意义。
有时候大家聚在一起,
交换粮食和烦恼,皱纹挤进一条河流,
有里三层外三层的温暖,
听天气预报,听听火车经过的声音,
孩子们被城市领养,远去的脚步踩着痛,
听听算命先生说几句吉利话,
心里就亮堂多了。
山里人就这样活着,
天上打雷,地上洪灾,先找自己的错,
路边的草木石头都值得供奉,
香烧得好的时候,
哪儿都顺当,地里的庄稼搭楼一样能长出两层。
养活自己依旧是最重要的,
当人们呼唤青虫时,
这些坏家伙,正一点点抢走他们的口粮,
此刻,所有的想象也是无力的。




冬青    


那年腊月,种下的一棵冬青,
依然是孩子模样,
它很听话,比别的植物好养,
从不出去玩,每天在院中陪表嫂说说话。
树底下干干净净,
小蚂蚁往上爬,枝条上提炼出人间的暖,
浓荫里的虫子飞来飞去。
有喜鹊叫的时候,表嫂都会出来看看,
她眼神不好,
总觉得喜鹊就站在冬青上,
总觉得对面的荒山,会飞来一只青鸟,
山路有点远啊,
表嫂老了,有时一个人流着泪,
在树下烧一些零花钱,
冬青代替儿子绿着,那么乖。



磨牙    


夜色浇灭灯火,
浇灭疲惫,浇灭城市的温度和喧闹,
工棚里传来脚步回家的鼾声,
二叔睡得直流口水,
枕边吱吱呀呀,仿佛齿轮碾过命运,
这是磨牙,
二叔在和神对话,
山河起伏,推土机往外倒着土,
神听不懂,二婶嫌弃这土得掉渣的声音,
钱回家就行,壮年的二叔,
总喜欢独自守着工地,
和钢筋水泥过日子,额头上的荒凉,
向外推出几百公里,这几年离家又更远了些。
他在外省磨牙,到底恨着啥,
一轮割掉舌头的残月,把他逼成哑巴,
磨牙,磨牙,
那磨刀的声音,一阵阵捅向自己。



三哥   


三哥是全村最善良的人,
做好人是要吃亏的,
他在桥头开了个修车铺,
生意红火,也就弄了个饭钱,
好人有的缺点,
他全有,和父亲一样穷了一辈子,
三哥每天做得最多的,
就是给车子打气,也给自己打,
桥下的流水,到了夏天几乎要爆胎,
不开心时,他常在河边洗脸,
但并不知道这冰冷的水
流向哪里,就像摸不到三嫂的影子,
大部分时间漂在外面,
他并不着急,这个疯女人,
过完该有的一段生活,迟早会回来的。
三哥每天站在桥头等着
等着等着就流泪了,
他等的,
是多年前,弃家出走的母亲。



四姨
 



人敌不过自然,太太口服液斗不过流水,
四姨不缺钱,但真的老了,
不会广场舞,饭菜也弄不干净,
无法习惯城里生活,
被子还没捂热,就要挪窝平衡儿媳的孝心。
真的还是老家好啊,
锅灶挨着菜园,山路连着墓地,
在熟悉的庭院里,
关上门窗,一个人在休眠状态下,
想起就起,想睡就睡,有自生自灭的闲适,
当然,除粮食之外,
除儿子之外,她有更高级的替代品,
念经文,让灵魂保鲜,
脚前脚后的小土狗,可以分享快乐
四姨偶尔抹泪时才承认,一条小狗胜过三个儿子。


 老舅



整个冬天,我们都停下来,
光阴失去反应,一部分植物在死去,
老舅他放低音量,
不看病,不吃药,也不需要成长。
冷风吹来,
他选择屈服和顺从,
竖起衣领,端坐在枯枝上,
晒太阳,
吃饱了发呆,一脸坏样。


别急,其实
老舅在趴窝呢,
鹅黄的梦,毛茸茸的春天,马上就孵出来了。





五爷



围着火炉的人喊冷,
所有门窗都受冷风压制,
我有点担心,阳台上的一枝梅熬不过去,
也担心院子里的槐树,
叶子落尽,老寒腿在雪天真难以想象。
一直想给隔壁的五爷
送件军大衣,并一直被这个想法温暖着,
五爷的房子漏风,但无需担心,
他经习惯,在外墙角总能收集到更多阳光,
去年冬天就这样过来的,
今年就更好了,
趁没人他就钻进银行自助点,
那儿二十四小时供暖,取款机大口大口吐着热气,
这个年代好得什么都不用担心,
每个季节,都能捡到不花钱的烂白菜帮子。



快递哥


他从山中走出来,
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在快递公司起早贪黑,
新长征的路上,
大街小巷也没能走宽,路都是重复的,
他看见各种货物,
像出远门的人,穿得干干净净,
那么多小人物聚在一起,
在温暖中相遇又告别,
多羡慕啊,它们命好,有人接有人送,
乘飞机坐火车飞往全国各地,
即使中途换车
也轻拿轻放,不耽误一分钟行程。
他多希望把自己打包也寄出去
过黄河,游长江,
哪怕是错分件,
再退回来,继续干他的老本行。

温柔刀点评

四姨这样的女人入眼便是,抬头便见。但以此生动简洁的笔法勾勒出来的,确实凤毛麟角,罄竹难书。撇下那些拉杂的陈谷子烂芝麻不说,刀刀单说两件事:一是念经文。她为什么要这样?刀刀想反问一句的是:对于广大的乡村妇女,除了这还能做啥?二是一条小狗胜过三个儿子。中国有句俗话,不肖有三,无后为大。尽管四姨有三个儿子,又怎么样呢?然而就是这么一双破鞋,却又时常还要挂在乡村人的嘴角上被谈来谈去,小二沉着用笔,紧压着笔尖,以憋气法发力,每个字长都超过了字义本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