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优秀的人绝不会是“好孩子”

(2013-11-15 09:02:00)
标签:

杂谈

早上六点半,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寄宿家庭里的大床上被闹钟叫醒,而是和同年级的其他女生们在一间湿冷的小木屋里被门外一个低沉的男声叫醒: “姑娘们,起床了!早饭马上就好。” 结果屋里马上就有人回敬了一句:“No Daddy!”大家听见这话都笑着从睡袋里挣扎出来了,因为叫我们起床的人可不是我们屋里任何一个人的Daddy,而是我们的校长Mr. Angel。我们呆的地方就是Senior Trip的营地——Camp Chatuga。

其实像这样师生互动的情境在我们学校Hammond School还是很常见的。学校里大部分人都非常愿意和老师们聊天,因为老师们总会告诉我们一些有意思的事,而他们也乐意了解每个学生的所有特点。我没有课的时候就很喜欢到数学老师Mr. Neal的屋里坐坐,聊聊数学物理,或者是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就是在这里,我知道了MIT Opencourseware 并在高中的最后一年自学了多变量微积分和一些数论知识, 知道了Gilbert Strang (线性代数的权威,MIT教授), 知道了SC All-State Math Team 并成为其中的一员。有的时候我和同学们也会溜进教导主任兼化学老师Mrs. Dunne 的屋里顺走几块糖。毕业前,包括我在内的每个senior都要接受校长的采访,以便让校长了解每个人对学校的看法。我们年级最近的两次出游活动都是校长Mr. Angel 和高中部校长 Mr. Lewis亲自带队,和我们这帮小孩一起花上5、6个小时在溶洞里攀爬两层楼高的瀑布,还带着我们骑车穿过恐怖的single trial, 然后摔得满腿是伤。照Mr. Angel 自己的话说,这样做能与我们打成一片。

在上述这些现象背后,老师和校长们有一个理念: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老师尊重学生,学生也会自然而然的尊重老师和社会上的每个人。同时,学生们的独立思考能力也得到了培养。我们的高中历史教材中讲文艺复兴,还有后来的《独立宣言》的时候会提到一句“人人生而平等”,绝不只是让学生们死记硬背的一句空话,它是渗透在我这两年的留学生活中的。我当了十六年的听话小孩并曾引以为豪,但初到Hammond我便发现自己已经无话可听。开学的第一天,我就被提问什么是事实,什么是正确的和什么是好的,然后讨论它们之间的关系。在老师的引导下,全班七个人经过一节课的讨论发现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大。也就是说,正确的不一定是好的,好的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不过正确或好与否都要通过事实来判断,而判断它们的人就是自己,不是别人。这后来也成为我在美国的生活准则之一,而人人平等的概念也是基于这条准则的。在Hammond 这种平等的环境下,没有人会干预我的决定或是强制我做什么,我自己是决定自己要做什么的唯一的人。而且,在老师们的引导和支持下,我有幸重新开始发掘那个被埋藏在各种规则下的真实的自己,就像Arthur Rimbaud (法国诗人)一样。我渐渐意识到,优秀的人绝不会是“好孩子”,“好孩子”是庸才,是为他人所用的人。我在Math Team 闯出了一片天地,也朝歧视华人的人脸上泼过水,还和各个阶层的人做朋友。毕业的那天和老师们拥抱道别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这两年活得真值.

  ——STS国际交换生郭天静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美国心得
后一篇:2013年12月09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