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骗的清华教授缘何得不到同情

(2016-09-01 00:39:44)
标签:

杂谈

被骗的清华教授缘何得不到同情

这两天能跟王健林的“小目标”与马云的“麻烦”一样聚焦吸睛的,估计只有被骗1760万的清华教授了。甚至,前两者可能还没有后者更耸人。原因很简单,前两者属于一般受众眼里的神仙,神仙飘过,屁民还没眨完眼,人家已从你头上飞过,天空中连鸟屎都没有留下一粒。倒是清华教授,属于没有成仙的妖怪,道与力都不足,沉甸甸的跌在地上了,还能供百姓观瞻一会儿。

有关教授被骗1760万的经典评论就在这种情形下列队出街了:1、清华老师真有钱;2、清华老师也能被骗?3、这么傻的老师怎么也能在清华;4、这么傻的人怎么能赚这么多钱!5、骗子是北大毕业的吧?

有关王健林与马云,舆论是两个方向的:一个方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饱汉不知饿汉饥、何不食肉縻、站着说话不腰疼、放屁割了嗓的、牙哩不轻、原罪、富人的担当与责任、本阶层的掘墓人等等;另一个方向,拜金主义、慕富仇穷、有钱就是爷、有钱任性、相对干净、我们每个人都不干净……两下的风儿互刮,基本可以扯平。

扯不平的,是清华教授。虽然也有人站出来说,并不只是智商低才可能被骗,智商高的,一样被骗。更有人站出来,指斥个人信息不安全等问题,但是总的来讲,没看到多少同情。

为什么不同情?这是我今天的小目标!

首先说清华老师真有钱。在大家的刻板印象里,老师,特别是名校老师,应该都是一幅清贫的样子。甚至我去年叫唤着要转型要挣钱的时候,还眨巴着一双天真无钱的大眼睛双眼皮跟朋友征询说:我们知识分子是不是就不应该挣钱?我一门心思去挣钱是不是就变质了?结果朋友分了两种,一种说,还是挣钱的好,儿子都去上海读大学了,你再不给他挣钱,怎么娶媳妇儿?一种说,哈哈,哈哈,确实有些觉得,老师先富了哪里就不对似的。

按我的估计,这位清华老师,肯定是个老教师,甚至退休很久的老教师。一句话,一个退休很久的老教师,有这么多的现金供人骗,还是有些出乎大家意料的。君记否?前两天一对南京的退休老教师,由于不舍得安装空调而中暑,双双死在家里的新闻?虽然不舍得与穷不是一个概念,但是,不舍得,毕竟离穷更近一些,至少心穷。

以目前的信息,老头应该是刚卖了一套北京的房产,骗子就跟踪而来了。这样解释,也算解了大家的惑。但是,同情都是至上而下的,至少持平,比如小目标已实现十分之一啥的,否则没法同情。因为,同情只能是上位的,而不能是下位的。刘姥姥有资格同情贾母?还是板儿有资格同情宝玉?祖孙俩个,特别是祖,在人家土豪家里耍了几天的活宝,被打赏了20两银子,哧哧。

其次说清华老师也能被骗。这里面倒谈不上冷血,能谈上的,其实还是对清华学府的高看。不得不承认,至少在国内,清华还是排在第一的理工科大学。所以大家对清华老师的想像,虽然可能不富,但至少智商很拽,别说被人骗了,干脆可以帮公安抓骗防骗并破案了。所以,这个评论的背后,其实是对清华学府及其教师的失望。

第三,正是由于失望,才出现第三个经典评论:这么傻的老师怎么也能在清华。没在清华的,甚至在工地搬砖的,都有可能联想到出身、身份、命运甚至狗屎运之类的东东来。

第四,还是刻板印象,至少在知识分子中,智商高才能挣大钱。所以对被骗得这样惨的清华教师坐拥千万现金而表示怀疑,也属正常范畴。甚至我自己都有这思维,比如被乾隆爷骗走四千万的那位女主,我就怎么也想不通,她这智商,怎么有资格坐拥四千万现金供人骗!不说其它,单说这智商,起点路上就被人骗得裤头都没了,咋能积攒到四千万才开始被人骗哩?如果我们再派个尔康去骗她,她会不会连内裤都脱下来?说实话,我对被骗的清华教授还有几分同情,因为我猜他是个老人,但对这个,只有笑晕的份了,其它没有啦,真没有。

第五,骗子是北大毕业之类,就是纯粹的调侃了。北大清华,一个是中国人文科最牛逼的高等学府,一个是理工科最牛逼的高等学府。说骗子是北大,是想调侃,和平年代,中国传统的政治特色乃是以文制武,文进武退?还是调侃,北大与清华互不服气,就象帝都北京与魔都上海互不服气一样?

不得不承认,新中国从它一开始,就没有公平公正过。农民的普遍贫困,是体制性原因导致的;工人一度相对优越,是顶层故意的设计,上个世纪开始优越不再,也是顶层对尔的摔跌;相应的,跟跷跷板似的,知识分子从批倒批臭的臭老九跃升到现在的利益勾引与利益赎买,还是上面的意思。总之,广义体制内的某个阶层的优越与否,跟整个阶层的市场价值与价格似乎不是正相关关系,全是主子一时的兴起与赏赐。就是商人的崛起,不管是最初的万元户,还是现在王健林那种目标户和马云那种麻烦户,都摆脱不了市场之外,那只真正的看不见的手的操纵。

十几年前,老公一哥们就给我们两口子上过课,他说:现在的政策这么好,既能投机,还能倒把,你们再不富,还能怨谁?还说:不挣钱的我不知道,但凡挣了钱的我敢向你保证,都偷税漏税,不偷税漏税,就挣不了钱。这应该也属于传说中的中国商人原罪之一吧。所以你会发现,中国再富的商人,比如首富王健林所谓的“远离政治,亲近政府”。哧哧,你不亲近政府行么?你的一切,都是政府的恩宠,政府想办你,就办了。红顶商人胡雪岩,那也是政府叫你红,你就红,政府叫你黑,你立马儿黑。

为了自己的人品,我们可以不仇富,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承认商人没有原罪,挣的钱都是干净的;别说大商了,就是一个小商,卖凉皮的,只要凉皮里偷掺了非人宜吃的东西,他就是奸商了!

为了自己的人品,我们可以同情任何被骗的人,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质疑任何阶层任何个人及其财富的来源与正当性了。别说清华老师了,就是那个被乾隆爷骗走四千万的富婆,我们也可以对她财富的来历及智商的高低表示一下好奇嘛!

何况,在中国这个社会混,人品与只与境界相关,与财富并不相关。更何况,同情也是一个奢侈的玩艺儿,你身在坑里,头抬50度,都看不到别人脚底板的灰,咋好意思同情别人哩?打个比方,被骗的那个清华教授若是周树人老师,你说,芸芸众生中的祥林嫂,或者闰土,如何去同情周老师?

祥林嫂难道不能说一句,我一直以为就我傻呢,敢情周老师你也有不精的时候哈?

闰土也能说一句,年都没法过了,带了恁多干青豆去你家蹭借几个铜板吧,吭哧了半天,你也只不过让我在你家不要的东西中,挑了一些破桌椅、烂板凳、香炉、烛台、抬秤和草灰啥的……想不到你阔成这样了,还跟我们装穷……

在中国,啥都可以撕了看,唯有人心与人性,不能撕了看,因为,不忍卒看。制度与文化,双管其下,两头作孽,导致人心与人性,早已丑陋得没法看了。或者说,真,与善美不在一个平台上。在中国,真还远远达不到哩,遑论善美!正如我一朋友所言,很多中国人,欢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不倒霉,人家如何欢乐?哼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