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宗海
甘肃宗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65
  • 关注人气:1,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西笔记(十首)【刊发于《北方作家》2017第二期】

(2017-05-15 10:43:31)
标签:

河西

笔记

西部

诗歌

宗海

分类: 诗歌天地

◎雪落河西

 

一场雪,又一场雪

落在了河西,落在了我一生

走动的土地上

 

覆盖了羊只啃食过的花草

覆盖了麦子的、茴香的、葵花的气息

覆盖了绿洲之上的村庄

——万物陷入短暂的睡眠

梦,是白色的

 

偌大的河西啊

山川喑哑,林木沉默

只有我热爱的双眼,醒着

像一只不肯冬眠的土拨鼠

 

——广袤而神奇的土地,也要

像我们一样,在这寒冷的冬季

歇一歇疲惫的身子——

 

◎冬日河西书

 

风车停止转动。在河西

冬日清澈的阳光,均匀地洒下来

还没消融的积雪,给广阔的戈壁

穿了件斑驳的花衣衫

 

黑色丝带一样的道路

似乎没有尽头,远山苍远,丘陵起伏

寂静和大美

持续诞生,并充溢了所有的空间

 

神安置了如此盛大的教堂

是让我们冷静、收敛、忏悔或感恩?

——此时,所有低伏的柴棵

都是值得我们敬仰或赞美的修行者

所有穿越荒芜的旅人

都是向善的人,怀抱信仰朝圣的人

 

野骆驼

 

脚比我的大

将碱滩踩出了一个个窟窿

头比我抬的高

眼里全是风景

 

偏远的荒野

雨水断流

石头坐化

唯有你,还在逗留

 

因此

大漠是你的

远方是你的

夕阳是你的

明月是你的

……

 

我只是那个,站在画面外

假装坚强的人

 

◎河西,深秋之暮的短暂寂静

 

一朵白云飘过了祁连山顶

我相信,它是去青海的塔尔寺朝圣了

因此,天空中出现的金黄

肯定是大金瓦殿晚祷的钟声

 

“历史总会让人着迷”

在河西,我随一串隐身的驼铃

丈量旷野。这片古老的土地

总会让人想起西戎、乌孙、月氏和匈奴

 

此刻,风吹走廊

吹深秋之暮的短暂寂静

——林木萧萧。落叶还会将多少

细小的流逝,悄悄覆盖

 

◎我想给孤独拍个照

 

地平线上。夕阳

有一张失血的脸。暮色渐次低垂

天空越来越胖

被寒冷怀孕的天气

必定会在今夜,诞生一场大雪

 

酒泉至瓜州的客车

悄然在空旷的河西走廊滑行

林木低矮,四野沉默

我已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景象?

 

车厢内,乘客皆昏昏欲睡

旅途对于他们

只是一张移动的软床

只有我,深陷于生活奔波的苦涩

 

有一瞬间,我想给静置的夕阳

拍个照。并微信给你

可是,手机摄取的孤独

哪有我内心的,真实和清晰

 

◎与一截铁轨相遇

 

在戈壁徒步,然后看见

一截隐于沙海的铁轨

从玉门来,延伸向遥远的敦煌

 

荒芜之地。突现的现代元素

让我忆起,一个衣着单薄的少年

曾在这里游走,漫无目的

 

那时天空阴暗,带着湿气的浓雾

被风掀开一角

汽笛鸣响,火车突然开来

两侧防沙的土墙,微微震颤

 

而后是寂静,陪伴年轻的孤独

我凝神于铁轨的明亮

沿着铺开的枕木,目光搭向远方

 

多少年过去了?我重回旧地

带着一具发胖的肉体

内心的铁轨,早已锈迹斑斑

 

◎寻访老刘而不遇

 

头工四队。面南的庄户

向冬天的阳光索要夏日的契约

门前的梨树上

只剩下几枚今年失败了的果实

瘦小而灰黑

 

我,小康和兴鹏

我们三人,站在狭窄的村口张望

看不出哪一户

像是有名小说家的院落

 

于是给老刘打电话

风大。老刘回话过来

——不在雾岚深处田野里

而是在五十里之外的双塔水库

打短工……

 

◎情人

 

情人就该是他们的样子——

絮絮叨叨,遮遮掩掩,又旁若无人

手拉在一起,肩靠在一起

嬉笑,嘀咕,间或用眼神说话……

 

在酒泉开往瓜州的客车上

我很不幸,坐在了一对情人的后排

有意无意地见证了他们

一路的亲昵,羞涩

或因幸福才会产生的无所顾忌

 

夜色在空间膨胀

唯有沉默的车灯,扫描前方的黑暗

我急于回家。而他们肯定期盼

此趟短暂的旅途,永无终点

 

◎人间烟火

 

光线走过柴门

烟熏火燎的土灶

在每一天,都会

吐出一缕缕新鲜的炊烟

 

带着草木的气息

盘旋,弥散……

慢慢,溶进了村庄

淡远的天空

 

哦,这人间的烟火

在我们忙碌的视野里

无声地,不易觉察地

流泻了几千年?

 

所以,我深信

每一座村庄

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烟岚

——缥缈,但不虚空

 

◎一首老歌,被晨光又唱了一遍

 

站在窗前

沙尘暴洗劫后的天空是蓝色的

因为有细小的绿叶又伸长了一寸

柳树比昨天更绿

 

唢呐声就在此时响起

一支送丧的队伍由远及近

绕过了“镇风亭”

开赴城外

 

悲伤有时是小范围的

也不排除仅仅是个仪式

我看到大街上走动的人群

脸上依然游动着初春的安详

 

仿佛仅仅只是

一首老歌,被晨光又唱了一遍

【刊发于《比方作家》2017年第二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