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甘肃宗海
甘肃宗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865
  • 关注人气:1,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甘肃宗海诗选十首

(2014-01-19 13:17:26)
标签:

转载

分类: 登载留存
感谢编辑!

   [转载]甘肃宗海诗选十首 甘肃宗海诗选十首

 ————————————————————————————————————————————

    宗海,网名星云,生于七十年代,1996年毕业于张掖师专数学系,现任职于某中学。 2003年左右习诗,有散文、诗歌散见于《诗刊》、《绿风》、《中国诗赋》、《中国诗歌》、《飞天》、《阳关》、《北方作家》、《南方作家》、《意文》等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世界现当代经典诗选》、《中国网络诗歌史编》、《2013年中国当代散文诗》、《中国当代千人诗歌》、《新乡土诗选》、《当代精英诗人300家》、《中国当代短诗选》、《中国短诗选编》等刊物。曾获第一届“新一代”文学大奖赛“70后”一等奖,《绿风》同题诗赛二等奖(2次),“诗歌中国风”诗赛三等奖,首届网络诗歌大展铜奖等奖项  参与过《甘肃诗人》论坛管理工作,《甘肃诗人》纸刊编辑工作。《甘肃青年诗社》、《瓜州文学》发起者,《甘肃青年诗刊》主编。

     崇尚质朴文风,鄙夷晦涩高深。为人正直,为文细腻。

 

 

八月,天空辽阔

 

收获的手,渐次搬走了田垄上的蜜瓜

留下来的藤蔓,还佯装生长的样子

我讨厌翻脸的秋风

每日都来问询大地的容颜

 

河谷的流水,因杨树、柳树的删繁就简

而略显清冷

在早晨,我必须搓一搓双手

才可看见天空的辽阔

 

仍然车水马龙,相邻的棉田里

棉桃正在打开自已

一行行白色的火焰

以燃烧的激情来报答农夫一年的艰辛

 

 

冬天,村庄的边缘

 

一切熟悉的:麦田,瓜垄,棉朵

都被一场初冬的雪悄悄堙藏

我要说的,已倾诉于西风

我要感激的,早已得到表达

 

有时,我会站在村庄的边缘

背倚故乡,像一棵沙枣树一样幸福张望

大地如此厚实,做一个简单的农人

坐拥戈壁的朝夕和黎明

 

眼前的疏勒,仍如丝绸状飘动

只是在冬天,如我曾经泛滥的情感

慢慢细小。在朝圣之途

我愿将尘世的欲望

交付这向西的河流

让其渐行渐远,直至完全消逝

 

 

 

与落日相遇

 

经过村庄

经过一棵棵名曰胡杨的树木

以及成片的,成片的

枯黄的芨芨

——与落日相遇

 

这静穆的事物,收藏时间和风声

苍白的容颜,让人想起虚度光阴的女子

——想起唐朝旧事

它有双簧管奏出的,浑圆的低音

 

其实,我是平静的

在这块硕大的镜子前

我只欣赏它孤绝的凄美

和西部无以复加的苍茫

 

 

 

田埂上站着的一棵树

 

大野寂寂。膝下的

麦子,沿着泥泞的车辙

走入粮仓

肩头的鸟雀,跟随远去的秋风

另嫁他乡

 

田埂上站着的一棵树

兀自坚守着自身的立场

树叶落光了,皴裂的皮肤

抵御着提前到来的风寒

 

它只是深秋坚硬的一部分

仿佛,它的存在,与孤独没有关系

 

 

 

看河的另一种方式

 

我把河流当成一面镜子

历史的,思想的,现实的

河的源头总是干净而透明的小溪

 

流着,流着,污浊渗入进来

轻浮的东西汇聚在表面

形成一层层丑陋的泡沫

遮蔽了前行的,顺畅的,无声游走的

——鱼群

 

 

 

西部•边城(组诗)

 

遥远的边城

 

遥远的边城,黑夜的包袱里

戳出几枚冰冷的星粒

一一天色渐渐放亮

我像一头驻守朝阳的雄驼

熟悉戈壁每一个早晨的清凉

 

枸杞采摘,棉花打包

麻雀依旧逗留在防风林带

它们是戈壁最为久远的居民

一群饮水的黄羊,身披破晓的光芒

悄悄绕过安静的村庄

疏勒河,又经历了一夜向西的奔波

 

遥远的边城,夜色褪却

依次显身的古堡和雅丹

始终不肯讲述往昔的荣辱

只有312国道上甲壳虫样的卡车

把戈壁成吨的温暖送向多雨的南方人家

 

 

四姐妹

 

众神西去,蓝色依旧燃烧天空

在人间的土地上

四姐妹诞生了

 

四姐妹就是四个季节

春天漂亮,夏天善良,秋天活泼,冬天可爱

她们浇灌了旅者人世的平凡爱情

 

四姐妹就是四条道路

一条走向和平,一条走向民主,二条还在路上

她们指明了人类前进的方向

 

四姐妹就是四个词

分别是正义、平等、尊重和关爱

她们用温柔的光,普照众生的迷茫眼睛

 

四姐妹就是草原上的四件事物

绿草、奶桶、信仰和歌声

她们重新引领我们的诗歌开始舞蹈

 

 

疼痛的土地

 

蜜瓜甜了,枸杞红了

棉花被南方的卡车运走了

在西部,绿洲上的秋天走远了

 

有人要离开土地了

他们学会了背叛,扑打衣袖的泥土

有人整夜作梦

梦见黄金、钻石、金钱和王冠

有人一梦不醒

 

而我只爱我的土地

爱它的阳光、河流、炊烟和露水

而我只爱我的土地

爱它的绿草、鸟鸣、贫穷和富有

 

 

我爱着北方的黄昏

 

我爱着,爱着黄昏的天空

暮色将尽,寒鸦驮来一翅夜色

我爱着,爱着隐身夜色的村庄

 

我爱着,爱着北方向西的河流

爱着戈壁堆积的三尺月色

诸神降临,信仰落满大地

我爱着,爱着今夜诞生梦想和生命

 

秋天远去,麦粒归仓

大野一片苍凉

我仍然爱着,爱着北方的黄昏

仿佛一缕孤魂,爱着人间闪烁的灯火

 

 

风吹空空的戈壁

 

葵花熟了,葵花熟了

倾斜的瓜州高原,西高东低

气田和财富,源源不断地转移

而落日和英雄并马向西

 

风吹空空的戈壁

风吹空空的戈壁

 

阳关大道,敦煌矗立

朝圣关牒,人类鸟巢

 

饮尽这一杯最后的秋风

就让不胜酒力的我

醉倒在自已孤单而幸福的梦想里

 

 

 

甘肃宗海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2020zh

 

 

选稿:俭秋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